• 第九章 满钵而归

    更新时间:2015-09-26 18:41:06本章字数:3110字

    幽澜现在伤痕累累,十分狼狈。他身旁的九头尸鸾已经损失了整整六头,而寒蛭的养棺殪木,不过损失了一具而已。

    而且,幽澜化身的原型——幽瞳尸鹫,也被克制的死死的,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寒蛭是有备而来,他的七九玄木仿佛一头通天盖地的巨兽,将幽澜压制得抬不起头来。幽澜引以为傲的鬼蜮幽火一旦烧上去,七九玄木立刻毫不犹豫地壮士断腕,截断那一段木头,避免造成更大的伤害。

    七九玄木能够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迅速生长,再生能力极为惊人。幽澜的鬼蜮幽火造成的伤害,只需片刻工夫,就能够完全再生,甚至生长得更为繁茂。

    看着越来越茂盛,遮天蔽月一般的七九玄木,幽澜不禁生出一种无力感。

    七九玄木之中适时地传来寒蛭的声音:“幽澜,你还要负隅顽抗吗?跟着乌冥,是没有好结果的……”

    幽澜一声冷哼,说道:“多说无益,如果你要擒拿乌冥大人,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冥顽不灵!”七九玄木之中传来寒蛭的一声冷哼。顿时,七九玄木稍稍迟缓的攻势瞬间暴涨,无数乌贼触须一样的枝蔓纷纷朝着幽澜缠绕过去。

    幽澜一声冷哼,独目之中黑光万丈,再次与七九玄木僵持在一块。

    幽澜正在苦苦支撑之际,猛然,无尘洞中猛然传来一声巨响,金光四溢而出。

    幽澜眼中闪过一道惊喜,而七九玄木之中的寒蛭则是一声冷哼,七九玄木分出无数蔓藤,仿佛无数缠绕的灵蛇猛然朝着洞府生长过去。

    “晚了!”幽澜独目猛然暴射出一道乌光,鬼蜮幽火凭空而生,将七九玄木生出的蔓藤瞬间烧了个干净。

    幽澜一声冷笑,冷冷地说道:“鼎天禹甲已成,寒蛭,此时不走,你就完了……”

    幽澜话音未落,一道幽绿色的光球猛然从无尘洞中窜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幽澜飞了过去。

    幽澜微微一愣,光球中竟然传来乌冥气急败坏的声音:“幽澜,救我!”

    幽澜毫不犹豫,巨翼一展,乌冥的魂魄顿时被他收在背上。幽澜分外惊讶,不禁低声问道:“大人,怎么回事?”

    乌冥声音冰冷,怒气冲冲地说道:“不必多问,快走!”

    幽澜闻言,毫不犹豫,化作一道乌光,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万丈之外。

    “哪里走?”寒蛭一扬手,养棺殪木、七九玄木顿时化作几粒种子,没入他的袖中。转瞬之间,寒蛭化作一道绿光,朝着乌光追了上去。

    乌冥的魂魄在幽澜的背上,冷冷地说道:“想不到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我的法宝、秘籍、丹药恐怕都得便宜那小子了……”

    幽澜不禁问道:“是谁?”

    乌冥的魂魄闪烁不定:“苏尘!”

    归藏山上,苏尘看着乌冥的朽躯,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恍若梦中一般。

    乌冥的身躯现在已经几乎被一种苏尘从来没有见过的怪草所吞没了,四肢百骸全部冒出森森的青藤怪叶,简直就像他小时候见过的冬虫夏草。

    原来,苏尘猝然发难之下,乌冥巫力几乎耗尽,只得硬受一记。乌冥自认为自己也是九黎血脉,大巫陆吾之后,身躯还是十分坚固的,普通的攻击根本就难以奈何他。

    他完全没有想到,苏尘一式氐土貉威力竟然如此惊人!以乌冥的九黎之躯,竟然也被打成重伤。受伤之下,乌冥心神失守,诛心鬼草瞬间反噬,将他的身躯完全吞噬。

    乌冥无奈之下,只得以巫族秘法遁出灵魂,以魂魄逃脱。这种巫族的幽蝉脱壳之术虽然厉害,但是乌冥的一身功力,却全部毁于一旦,这自然让乌冥恨极了苏尘。

    苏尘自然不知道乌冥的魂魄已经遁逃,他反复地在乌冥的尸躯旁转了几圈,确定乌冥是真的死了,才放心地长出了一口气。

    苏尘抖抖索索地在乌冥的尸躯之中慢慢摸索,将他身边的储物法囊取了出来。

    苏尘现在已经知道滴血认主的方法了,他咬破手指,滴在储物法囊之上。

    一道金光闪过,苏尘顿时生出一种与储物法囊融为一体的感觉,使用的法门也好像突然间从脑子里冒出来的一样,变得十分清晰。

    苏尘心念一动,储物法囊之中的物件已经被他全部取了出来。

    苏尘细细清点了一下,里面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丹药,还有两本秘籍以及一把阴气森森的宝剑。

    两本秘籍之中,其中一本秘籍上全部是蝌蚪文一样怪异奇特的巫文,上面的字迹自然苏尘一个也不认识。

    另一本秘籍上的字苏尘却认识,名为九鼎负鳌诀。这本九鼎负鳌诀的书页古朴凝重,不似凡物所制,散发着一种古拙的气息。苏尘只看看这书页,就知道这本九鼎负鳌诀绝对不是凡品。

    此外,那把阴气森森的宝剑也不似凡品,似乎也是什么法器。宝剑的剑刃之上,雕刻着一个极为繁复,玄妙莫名的阵法,剑刃的底端雕刻着两个古篆的大字——“六丁”。

    苏尘依葫芦画瓢,也将鲜血滴在六丁寒剑之上。一瞬间,六丁寒剑剑气纵横,阴气冲天,强横锋锐的剑气瞬间四涌,在地面上划下无数道深刻的剑痕。幸亏苏尘见机躲闪得快,否则也恐怕被剑气所伤。

    六丁寒剑嗡嗡作响,剧震不已。好一阵之后,这把六丁寒剑渐渐平静下来,似乎已经认主。苏尘一抬手,这把锋锐无双的宝剑已经落入手中。

    苏尘想试试这把宝剑的威力,体内星辰之力运转,猛一抬手,六丁寒剑横斩而出。

    刹那之间,六个鬼气森森的阴魂伴随着凌厉的剑光猛然冒了出来。

    这六个阴魂,阴森恐怖,脸上分别写着卯、巳、未、酉、亥、丑六个大字,似虚似实,显得极为怪异。

    六个阴魂仿佛择人而噬一般,凶狠地随着剑指的方向,扑向前方的巨岩。一声巨响,整座巨岩支离破碎,化作齑粉。而那六个阴魂撕碎岩石之后,立刻归入六丁寒剑之中,消失无踪。

    “这把宝剑也太厉害了吧!恐怕丝毫不逊于裂犀……”苏尘看得目瞪口呆,对这把六丁寒剑更是爱不释手,当即挂在背上。

    苏尘也不知道洞外的幽澜等人会不会去而复返,赶紧脚底抹油,准备溜之大吉。

    苏尘又捡起落在一旁的裂犀,正准备离开,一件东西却吸引了他的眼球,

    巨阵的中央,一副气势惊天,古拙雄奇的战甲,正散发着乌黑色的光华,仿佛要吞没一切。

    “鼎天禹甲?”苏尘微微一愣,不禁喃喃说道。

    虽然少了苏尘这一环,但是炼器大阵并没有停止,反而继续运转不休。苏尘的另外八名师兄弟,依旧被炼制成了鼎天禹甲。看到这一幕,苏尘不禁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保命的法宝,苏尘自然不会嫌多。苏尘将鼎天禹甲认主之后,将这套防御性法宝套在身上。鼎天禹甲瞬间没入苏尘体内,消失无踪。

    苏尘又看了看一旁的六臂麓猿捞月,自从乌冥死后,这头捞月就像一头行尸走肉一般,双目无神,顿在原地一动不动。

    苏尘仗着有鼎天禹甲护体,手中又有裂犀、六丁寒剑两把法宝,底气足了不少。他突然生出一种想法:如果将鲜血滴在捞月的头顶上,是不是也能够收服捞月?

    说干就干,苏尘小心地攀爬到捞月的头顶上,一滴鲜血慢慢地滴在捞月的头上。

    滴上鲜血之后,苏尘赶紧跳向一旁,小心地观察着捞月的变化。

    对于捞月一身恐怖的力量,苏尘还是十分忌惮的。苏尘也不知道身上半成品的鼎天禹甲防御力究竟如何,也不敢随意行事。

    苏尘却完全没料到,自己居然歪打正着,恰好收服了这头被乌冥抹去了神智的六臂麓猿。

    苏尘一滴鲜血滴上去之后,一种神灵相通的感觉骤然传了过来。苏尘感觉自己仿佛同时拥有两个身躯了,捞月的六臂双腿,就好像他自己的胳膊与臂膀一样,行动自如。

    最开始苏尘还有些不适应,毕竟是要控制两具截然不同的身躯还是有些困难的。捞月魁梧雄壮的身体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东摇西摆,差点就要撞在岩壁上。

    但是苏尘缓缓适应了一阵子之后,很快渐渐行动自如了。苏尘控制着捞月上跳下窜,在岩壁之间攀爬,十分灵活。

    苏尘微微一笑,神念微微一动,捞月已经跳到他的身前,将他放在肩上。

    捞月双臂把持住苏尘的身躯,防止他掉下去,另外四臂与双腿齐奔,飞檐走壁一般,灵活地在怪岩迭出的归藏山上攀爬,很快朝着山下走去。

    眼看着离归藏山的峰顶越来越远,苏尘的心神也在渐渐放松,长长舒出一口气:终于要回家了……

    想起家乡之中的亲人,苏尘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微笑。

    苏尘现在底气已经足了不少,身上有鼎天禹甲护身,手中还有裂犀、六丁寒剑两把神兵利器,加上身下还有力能通天的六臂麓猿捞月。只要不是太过强大的对手,苏尘自问都有一战之力。

    归藏山蔓延千里,路途遥远,苏尘将九鼎负鳌诀取了出来,细细参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