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虎熊疏壅

    更新时间:2015-09-29 11:30:00本章字数:3386字

    “这混账,早就该死了……”苏尘 粗略地翻阅了一遍九鼎负鳌诀之后,恨得连连咒骂乌冥,恨不得再回去将他五马分尸。

    原来,乌冥所教授给他们的天荒鼎罡决,也就是九州鼎甲诀,根本就不是修炼的功法,而是一套练器之法。

    修仙之法,都是借助天地灵气修行,以获得精、气、神的提升。而五行之气一般只能用于淬器,根本就不能用于修行。

    如果强行借用五行之气修行,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伤害,甚至可能破坏修真之途。

    按照九鼎负鳌诀之中的说法,如果持续修炼下去,就会变得仿佛秦州的嬴皇所铸的丈八金甲一般,四肢都会变得硬如磐石,连关节都无法运动。

    好在上面还记载了破功之法,用于破除九州鼎甲诀的修为。

    按照其上的记载,练功之人可以通过一种功法,将体内已经生根的厚土曜气转嫁在其他人身上,甚至能够转嫁在一些寻常动物的身上。

    苏尘 得知之后,自然希望第一时间将体内的厚土曜气去除。

    苏尘 领着捞月奔走如风,搜寻归藏山上是否有其他活物。但是很可惜,归藏山上一丝绿意都没有,又没有丝毫天地灵气,自然也没有任何活物。

    苏尘 领着捞月在归藏山中奔行了数日,但是一只活物也没见到,恨得牙直痒痒,但也只能作罢。

    苏尘 无奈之下,突然灵机一动:为何不将体内的厚土曜气转嫁到捞月身上?听乌冥所说,捞月原本就是洪荒异种,神力盖世,如果辅之以刚猛无俦的厚土曜气,必定能够互补长短,相得益彰。

    说做就做,苏尘 在归藏山上选了一处遮风避雨之处,按照九鼎负鳌诀上面的记录,缓缓运功,将体内的厚土曜气慢慢灌入捞月之中。

    三天之后。

    苏尘 缓缓睁开双眼,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

    吸纳了苏尘 体内的厚土曜气之后,捞月的躯体足足暴涨了一倍有余,浑身的皮毛都变成了一种深沉诡异的黑色,完全变成了一头深黑色的怪猿。苏尘 轻轻磕了磕捞月的身躯,就仿佛碰在铁石之上一般,叮当作响,十分惊人。

    苏尘 心念一动,捞月猛然发出一声狂啸,巨臂狠狠砸向一旁一块巨石。刹那之间,那块巨石仿佛一块黑色的豆腐一般,被轻松地击成粉碎。

    苏尘 满脸震惊之色,良久,才满意地拍拍捞月厚重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虽然这厚土曜气弊病极多,不过其威力还的确不可小觑……咱们走!”

    盘蛇道。

    盘蛇道蜿蜒千里,九曲十八弯,仿佛一条盘踞吐信的怒蛇。归藏山蔓延千里,只有这条盘蛇道能够绕过这座大山,因此是来往商贩必行之路。

    但是,由于盘蛇道路途狭窄,因此也是贼寇们喜欢伏击劫掠之地,极不太平。

    而这个时候,盘蛇道上兵戈交加,烽火连天,喊杀之声此起彼伏,一场恶战正在激烈进行之中。

    一方足有近五百人,鲜衣怒马,装备齐整,手持长枪利刃,很明显是朝廷的军队。而另一边只有五十来人,个个身着黑衣,脸上蒙面,看不见一丝面容。

    令人惊讶的是,处于下风的不是那帮贼匪,而是数目足足有贼匪十倍之多,装备精良的五百人大军。

    那群贼匪如有神助一般,个个骁勇如虎,浑身闪烁着游离不定的金光。官兵们的兵刃砍在他们身上,如斫败絮一般,竟然完全砍不进去。

    “天音梵掌!”姜擒龙一声怒吼,一掌遥遥击出。

    刹那之间,佛唱之声如呓如诲,一道巨大的佛掌凭空而生,狠狠轰在一名贼匪身上,将他轰出数十丈之遥。

    姜擒龙是禹州的一个佛门旁支――迦叶寺的外门俗家弟子,一身金钟罩横练得工夫已经炉火纯青,更是由武入道,已经初窥佛道之真谛。

    但是,姜擒龙天资有限,加上所修功法并非上乘,因此虽然修炼了这么多年,才刚刚进入辟谷期而已。

    姜擒龙身旁的亲兵黑豹浑身浴血,焦急地跑了过来,说道:“大人,这些人都有妖法护身,刀枪不能入,我们应该怎么办?”

    “让兄弟们给我顶住!”姜擒龙咬紧牙关,冷冷地说道,“如果丢了这伏?凶珠,咱们不但自己没命,恐怕家人也会受牵连……”

    “可是,大人,”黑豹犹豫地说道,“这些人恐怕是修真家族的私军,是我们远远不能抵挡的……”

    “顶不住也要顶!”姜擒龙嘴里虽然依旧强硬,但是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渐渐动摇了。

    姜擒龙清楚地看到,中了他一记天音梵掌的贼匪已经慢慢爬了起来,再次凶神恶煞地扑了上来。

    要知道,姜擒龙的天音梵掌拥有破妖诛邪之力,寻常的妖魔鬼魅,必定是灰飞烟灭。

    但是眼前那帮寇匪,简直就像传说之中**强横无比的九黎一族一样,普通的攻击完全伤害不了他们。

    姜擒龙犹豫之间,两名贼寇已经握着大刀怒吼着冲了上来,猛然朝他砍了过去。

    突然,一道巨大的黑光以快逾电光的速度猛然从天而降,狠狠砸落在两名贼寇身上。两名贼寇一声惨叫,他们坚硬逾刚的身体竟然像烂泥一样,瞬间被碾成粉碎。

    姜擒龙定睛一看,眼前是一头近两丈之高的巨猿妖兽,妖兽的两只脚刚好踩在这两名贼寇身上,将他们碾成齑粉。

    这头巨猿周身乌黑,仿佛铁铸石雕,给一种坚不可摧之感。这头巨猿上,坐着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那少年环顾四周,淡淡地说道:“终于下山了……”

    这名少年,自然就是刚刚下山的苏尘 了。

    姜擒龙看着仿若天神下凡一般苏尘 ,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说道:“仙师救命!我们是荆王手下的军队,现在遭到妖人袭击。请仙师施以援手,我们必定感激不尽……”

    “荆王?”苏尘 微微一愣,他虽然是禹州本土人,但是毕竟只是穷乡僻壤的小村庄之中的人,自然也没有听说过荆王之名。

    苏尘 并不想惹麻烦,因此也并不想介入这场纷争,一时不由得有些犹豫。

    苏尘 沉吟之间,那群贼寇眼见姜擒龙与苏尘 互相交谈,还以为苏尘 是朝廷的援军,纷纷怒吼着朝苏尘 扑了上去。

    苏尘 剑眉一展,眉头不禁一皱。对于主动找上门来的麻烦,苏尘 可不会客气。

    “虎熊疏壅!”

    苏尘 不慌不慢,一声低喝,身下的捞月瞬间暴起,疯狂地迎向冲过来的贼寇。

    瞬息之间,捞月的六臂带着虎啸熊咆之音,仿佛狂风骤雨一般,狠狠地砸向面前的贼寇。

    那一刹那,漫天都是捞月的臂影,每一道臂影都化作一头咆哮的怒虎或是巨熊,狠狠朝着贼寇俯冲而去。

    瞬杀!

    姜擒龙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在战栗,修炼了这么多年,静如止水的佛心荡然无存。

    姜擒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头巨猿仅仅在一瞬之间,就准确地将五十名贼寇全部砸成了肉饼,一个不留,而且也没有一个误伤。

    姜擒龙只看这威势就知道,这头巨猿的实力至少也在筑基期,比他高了整整两个档次。

    碎尸遍地,血流成河,场面仿佛修罗地狱一般。所有的士兵都面带畏惧之色地望着苏尘 ,心中暗暗求神拜佛,希望别惹怒了这魔神一样的人物……

    苏尘 自己也是十分惊讶,他不过小试牛刀,完全没有料到这套功法竟然如此厉害!

    苏尘 这招“虎熊疏壅”,是九鼎负鳌诀上的两套基础动作之一。九鼎负鳌诀上,有两套供于修炼的基础动作,分别为“虎熊疏壅”、“鼍蛟填海”。

    这两套基础动作,主要用于初学者修炼。据说通过这种方式,更适于感悟天地大道,为日后的修行打好基础。

    这两套功法一攻一守,同样也是极为精妙的武功。苏尘 的脑袋还是很灵活的,他看出这两套功法似乎威力不俗,除了自己修行之外,还用来锻炼捞月的筋骨。

    但是苏尘 完全没有料到的是,这套功法的威力竟然如此狂暴绝伦,竟然瞬间就将五十名贼寇消灭得一干二净,一个不留。

    现在,见识了九鼎负鳌诀的威力之后,苏尘 对于这套功法更加信赖了,甚至开始权衡北辰残卷和九鼎负鳌诀,到底哪个更强大,更适合自己?

    九鼎负鳌诀强横无双,但北辰残卷也是妙用无穷,苏尘 现在是鱼与熊掌,都舍不得放弃。况且,这两者谁是鱼,谁是熊掌,苏尘 也分不出来……

    苏尘 这段时日以来,白天修炼九鼎负鳌诀,晚上以太虚天衍诀吸纳星辰之力,双法齐修,希望亲身体验一下两套功法的神妙。但是苏尘 亲身体验之后,依旧分不出这两套功法孰优孰劣,两套都不愿意放弃,只好继续修行。

    一旁的姜擒龙看着苏尘 良久都不做声,更是战战兢兢: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而且我请的还是凶神!我不会是前门拒狼,后门迎虎吧……

    姜擒龙低眉顺眼地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多谢仙师相助!不知这位仙师是哪位门下?”

    苏尘 微微一愣,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何门何派,只能含糊其辞地说道:“嗯……本人云游四海,一介散人,无门无派……”

    姜擒龙心中一惊,更是恐惧无比。

    姜擒龙对于修真界的常识还是稍微知道一点的,要知道,能够自立山头的散修,一般都有其出奇之处,否则根本难以立足。因为天地间的灵脉大多被修真大派所占据,实力弱小的散修根本难以生存。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散修来去自如,没有门派的牵扯,因此更加不择手段。如果被这些散修盯上,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他哪里知道,苏尘 不过是个愣头青而已,不过误打误撞地修炼了点功法,实力弱小得可怜。

    姜擒龙看着苏尘 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更是恐惧无比,赶紧说道:“弟兄们,将黄金拿上来,送与这位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