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天仪蜺

    更新时间:2015-09-30 19:45:54本章字数:2974字

    整整五百两金灿灿的黄金堆在苏尘的面前,苏尘的眼睛顿时直了。

    要知道,苏尘出生于穷乡僻壤之中,连黄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一次,整整五百两黄金摆在他的面前,也难怪他会目瞪口呆了。

    苏尘心中震惊,但面上却并未表露出来,这幅面无表情的样子落在姜擒龙的眼中,更是让姜擒龙心中惴惴,万分恐惧。

    姜擒龙心中暗道:金银这些铜臭之物,又怎么会被修真之士看在眼里?如果不能满足眼前这位修真之士,恐怕他一旦暴起,绝对没有人挡得住。

    他很清楚,要是眼前这位面相年轻的修士要杀人夺宝,他这五百军士绝对如土鸡瓦犬一般,顷刻之间就会被杀得干干净净。

    而且,这伏?凶珠是送给百魅泽的御鬼子的,这御鬼子凶法无边,更有御魑驱魍之能。如果这伏?凶珠有什么闪失,恐怕这御鬼子绝对不介意将自己的魂魄炼成幽鬼幡。

    难道要动用那个?姜擒龙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又觉得十分犹豫。因为那样东西实在太珍贵了,让姜擒龙实在有些舍不得。

    姜擒龙左右思量,最终觉得还是保命要紧,那东西再珍贵,也不及自己的性命重要。

    姜擒龙一咬牙,小心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恭敬地递到了苏尘的面前:“仙师,这件东西,还请收下……”

    苏尘微微一愣,不禁问道:“这是什么?”

    姜擒龙小心地说道:“这盒子之中,是一头钧天界的灵兽――天仪蜺。”

    苏尘对于修真界的常识,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他当然也不知道钧天界是哪个地方,更不知道这天仪蜺到底为何物。

    但只看看姜擒龙一脸肉痛的神情,苏尘也知道这绝对是好东西。他当然不会客气,一挥袖,五百两黄金已经落入他的储物囊之中,而姜擒龙手中的盒子也出现他的手中。

    苏尘将盒子小心地拿在手中,问道:“这天仪蜺有什么用?”

    姜擒龙微微一惊,这位散修大人竟然连天仪蜺都不知道?难道是海外修仙之士?

    姜擒龙当然不敢得罪,耐心地解释道:“这天仪蜺,是一种以天地灵气为食的灵兽。天仪蜺能够凝聚天地之间的灵气,供于其吞噬吸纳。因此,天仪蜺所在之处,其灵气浓度都会大大增加。”

    “因此,”姜擒龙小心地说道,“若修真之人身旁有一头天仪蜺,因为周遭灵气较为浓郁,其修炼速度必然大幅增加……”

    “哦?竟然有这种灵兽?”苏尘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实则极为惊喜。

    苏尘的九鼎负鳌诀就是以吸纳天地灵气而修行,周遭灵气的浓度完全决定了修行的速度。

    这些日子以来,苏尘都在灵气极为稀薄的归藏山上修炼,其修炼进展自然不用说,简直慢得跟蜗牛爬一样。饶是苏尘毅力惊人,也不由得有些气馁。

    陡然听说有这种能够凝聚灵气的灵兽,自然让苏尘大喜过望。

    苏尘将盒子攥得紧紧的,表面上却故意装出一副不敢当的样子:“如此珍贵的灵兽,叫我如何敢当?”

    姜擒龙心中鄙视了苏尘一番,恭恭敬敬地说道:“这天仪蜺虽然有凝聚灵气之能,妙用无穷,但对小人用处不大。但小人本是迦叶寺的弟子,所修的是佛道,毋须灵气。”

    “因此,”姜擒龙继续说道,“这天仪蜺落在小人的手中,无异于明珠暗投。今日偶遇仙师,也是与仙师有缘,不如就送给您了……”

    姜擒龙倒没有胡说,佛门是天衢大陆诸多派系之中,唯一不需要假借外力修行的。佛门弟子,修炼的是自身,完全不需要外力之助。

    故此,诸多派系之中,以佛门弟子修炼的速度最为缓慢。

    但是,由于佛门弟子不假外力,因此也有一个天然的优势,他们没有天劫之忧,甚至还能够脱离轮回之苦。

    而其他的诸多派系,则不可避免地要面对极为强横的天劫,例如妖族有化形天劫,修真之士有四九天劫等等。

    而且,由于佛门之力更为精纯雄厚,因此修炼至极高境界的佛陀至尊,其功力往往胜过其他派系不止一筹。

    苏尘当然不知道这么多,他也懒得打破砂锅问到底,他现在只关心眼前这头神妙无方的灵兽。

    苏尘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却之不恭了……”

    姜擒龙表面上恭顺,心里则偷偷地骂着:老狐狸……

    姜擒龙看苏尘身边一头妖兽就有如此功力,自然下意识地认为,苏尘既然能够驯服如此妖兽,其功力肯定还在这头妖兽之上。

    由于修真之士返老还童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因此姜擒龙自然将苏尘当成了哪里来的千年得道老妖。

    姜擒龙见苏尘收下了天仪蜺,知道他至少也不会夺宝杀人了,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苏尘打开盒子,天仪蜺的外貌顿时尽收眼底。

    这头天仪蜺生得蛟首龟身,后面跟着一条长长的龙尾,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俗之物。不过,这头天仪蜺比壁虎大不了多少,也委实太小了点,十分不禁看。

    苏尘打开盒子之后,果然如姜擒龙所说,天地之间的灵气仿佛百川归海一般,缓缓地朝着苏尘所在的地方慢慢汇聚,十分神奇。

    “咦?”苏尘先是一喜,马上又察觉到有些不对,“怎么才增加了这么点灵气?”

    苏尘清楚地感觉到,灵气才增加了一点点就停止了,仔细感受一下,增长的灵气不过一成而已。

    姜擒龙赶紧解释道:“大人,这头天仪蜺不过是一头幼兽,能够凝聚的灵气自然就少了。如果是成年的天仪蜺,据说甚至能够提升一处的灵气三倍以上。”

    “哦,”苏尘又问道,“这头天仪蜺多少时间才会成熟?”

    姜擒龙老老实实地说道:“根据小人在古籍上查阅的记载,大概需要三千年左右。”

    “什么?三千年?”

    姜擒龙看着苏尘目瞪口呆的样子,赶紧说道:“仙师大人,你是修真之人,三千年对你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而已……”

    苏尘微微思量了一番,觉得姜擒龙说得也有道理。再说了,即使自己用不着,那自己的子子孙孙总是用的着的吧?

    念及此处,苏尘微微一笑:“那就多谢了……”

    说罢,寒光一闪,装着天仪蜺的盒子已经落入苏尘的储物囊之中。

    苏尘是志得意满了,姜擒龙却是肉痛到了极点。

    要知道,这头天仪蜺还是姜擒龙的祖辈传下来的,到姜擒龙这一代才开始孵化。这头天仪蜺,原本是准备作为他们姜家的传家之宝的,却没想到葬送在自己的手中了。

    姜擒龙心中慢慢安慰自己:这天仪蜺反正自己也用不着,这一次结下善缘,说不定子孙后代还能从这位仙师手中得到一点好处呢……

    苏尘又问道:“你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姜擒龙赶紧说道:“我们要送一件物件到百魅泽的御鬼子真人那里去,不知道仙师可认识这位真人?”

    苏尘淡淡一笑,说道:“不认识,你们知道一叶村在什么地方吗?”

    苏尘所居住的一叶村,不过是个无名小村,姜擒龙等人都是禹州大城市之中的人,自然完全不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

    苏尘又描述了一下一叶村周围的山水景致,这些人还是懵然不知,让苏尘不由得有些失望。

    苏尘正准备离开,一声娇咤仿佛平地里一声雷,猛然在苏尘的头上炸响:“噬魂吸魄的妖人,纳命来!”

    苏尘闻言一抬头,一个明眸皓齿、窈窕美丽的少女猛然从天而降。猛然之间,苏尘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心房不由得剧烈跳动起来。

    恐怕成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少女,那少女简直就像出尘脱俗的仙女一样,双瞳似水、娇唇若抹,顾盼之间极为惹人怜爱。

    即使是姜擒龙这个佛门弟子,也露出情迷神授的神情,就更不用说一旁的士兵了。一个个神魂颠倒,连骨头都酥了,完全成了软脚虾。

    这美艳动人的少女脚下踩着一张轻舟一样的法器,乘风而行,快逾闪电。瞬息之间,这美艳少女就出现在苏尘的面前,她一扬手,那张轻舟法器瞬间消失无踪。

    苏尘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少女猛地发出一声冷哼,纤纤玉手之中寒光一闪,一个雪白晶莹的玉环顿时出现在他手中。

    这个玉环一出现,周围的温度就骤降几度,四周顿时变得寒气森森,连苏尘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那少女冷冷地说道:“你这噬魂食魄的妖人,尝尝本姑娘的空桑灵环吧……”

    那少女一扬手,空桑灵环瞬间脱手而出。

    空桑灵环脱手之后,见风就长,瞬间变化到数十丈的大小,狠狠朝着苏尘的头顶上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