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空桑灵环

    更新时间:2015-10-01 15:29:14本章字数:3245字

    那空桑灵环见风就长,瞬间就已经暴涨到数十丈之大,狠狠朝着苏尘头顶上罩了过去。

    那少女手中忽然挽了一个口诀,寒光一闪,空桑灵环之中竟然蜿蜒游出九个巨大的蛇头。那九个蛇头双目呈黄褐色,猩红分叉的舌头滋滋作响,叫人不寒而栗。

    那少女纤纤玉手朝着苏尘微微一指,那九头巨蛇如蒙大令,猛然朝着苏尘咬噬而去。

    苏尘心中大骇,手中的六丁寒剑已经攥在手中,狠狠朝前斩了过去。

    六丁寒剑一出,六个仿佛无常一般的阴鬼猛然从剑锋之中冒了出来,狠狠朝着那九头怪蛇冲了过去。

    这六个阴鬼,额头上分别贴着符篆,写着卯、巳、未、酉、亥、丑六个大字,狰狞阴怖,十分骇人。

    那少女似乎认识这柄剑,不禁微微一愣,转头问道:“六丁缚阴剑?你是阴煞门的弟子?”

    那少女手中再挽一个法决,那九头巨蛇猛然吐出无数深黑色的毒水,瞬间浸在六个阴鬼的身上,将六个阴鬼腐蚀殆尽。

    那少女不依不饶,九个蛇头猛然一扬,顿时朝着苏尘狂噬而去。

    六丁缚阴剑元气大损,苏尘自然分外心痛,但是形势危急,也由不得他心痛了。

    苏尘一声低吼:“鼍蛟填海!”

    座下捞月的六臂齐齐舞动,仿佛化作无数恶蛟巨鼍,恶狠狠地盘踞在苏尘的周围,堪堪挡住九头怪蛇的袭击。

    九头怪蛇的蛇头与捞月的巨臂撞在一起,仿佛金石相撞一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那少女微微一愣,不禁说道:“看你这巨猿不过灵智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挡住我的空桑灵环?”

    苏尘这个时候才有闲暇说话,赶紧说道:“姑娘,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可从没见过你,你为何袭击我?”

    那少女冷冷说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你说,这归藏山附近的居民,是不是都被你摄去了魂魄?”

    苏尘微微一愣,不禁说道:“我今天才从归藏山上刚刚下来,又怎么会摄人魂魄?”

    那少女一皱眉,说道:“即使不是你,也是你师父!我听附近的村民说,那妖人身边有一头独目怪鸟和一头六臂妖猿,难道你身边那一只不是?”

    苏尘心念急转,怪不得乌冥、幽澜每晚都要外出,竟然是摄人魂魄去了!

    那少女见苏尘默然,还以为他默认了,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寒芒:“妖人,去死吧!”

    苏尘赶紧摆手说道:“姑娘,我的确是那妖人的弟子没错,但是我是被他揽去的,迫不得已才做了他的弟子。现在他已经死了,没有人会祸害这归藏山附近的人了……”

    那少女一皱眉,不禁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细细说给我听听,若有一句虚言,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苏尘一声苦笑,言简意赅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细细地说了一遍,不过很多地方苏尘自然稍微隐瞒了一下,七分实而三分虚,当然也了无破绽。

    听着苏尘娓娓道来,那少女也不禁面露诧异与同情之色。

    那少女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哎,原来你的身世这么可怜,怪不得你的修为这么差,才辟谷中期而已……”

    “辟谷中期?”苏尘微微一愣,“是什么?”

    那少女苦笑着说道:“你果然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修真之士,分为九个时期,分别为辟谷、灵寂、筑基、御丹、凝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辟谷期分为上中下三个时期,你旁边那位落荒而逃的将军,就是辟谷下期,而你略高一筹,为辟谷中期。”

    苏尘一回头,姜擒龙领着一干人马,居然已经走出百米之外。原来,他们见仙人相争,害怕殃及池鱼,自然脚底抹油,跑得比兔子还快。

    苏尘摇头苦笑,又问道:“不知姑娘芳名?”

    那少女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编贝一般的皓齿:“我叫夏馨,你呢?”

    苏尘也是善意地一笑:“我叫苏尘……”

    夏馨好奇地说道:“你那头六臂妖猴使用的是什么功法,怎么这么厉害?那头猴子怎么看也只有灵智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挡住我的空桑灵环?”

    苏尘看着眼前言笑晏晏的美丽少女,不自觉地就脱口而出,微笑着说道:“这种功法叫做九鼎负鳌诀,是我从乌冥那妖人的尸身里捡来的……”

    夏馨檀口微张,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九鼎负鳌诀?”

    听到九鼎负鳌诀的刹那,夏馨的心中猛然闪过数百个念头,甚至心中闪过一道杀意,涌起杀人夺宝的念头。

    因为九鼎负鳌诀正是他们夏家的家传绝学,只是在上一次的人巫大战之中,夏家的家主陨落,这本九鼎负鳌诀被九黎一族夺取,一直都没有音讯。

    现在,骤然听说这九鼎负鳌诀就在自己的眼前,夏馨自然大为惊喜。

    夏馨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妖异的紫芒。这紫芒一闪即逝,苏尘的头脑瞬间迷乱了不少,但是却恍然不知。

    夏馨用期望的眼神望着苏尘,吐气如兰地说道:“苏尘大哥,那本九鼎负鳌诀,能不能给我看看?”

    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如花似玉的美艳少女,苏尘拒绝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苏尘心一横,将九鼎负鳌诀取了出来,递在夏馨的面前:“这有什么不能看的?给你!”

    夏馨不禁微微一愣,在修真界中,将自己修行功法随意给别人查阅,这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苏尘如此信任地将功法交给她,倒让她分外感动。

    夏馨小心地接过苏尘手中的九鼎负鳌诀功法,粗略地翻了一翻,俏脸顿时浮现一阵惊喜的红晕,仿佛彩霞一般,让苏尘不觉微微一痴。

    夏馨看到苏尘直愣愣地盯着自己,不禁微微一笑。

    苏尘脸一红,赶紧将自己的目光移开。

    夏馨小心地对苏尘说道:“苏尘大哥,这九鼎负鳌诀原本是我们夏家的功法,不料在人巫之战之中,被九黎一脉给夺走了。又不知道怎么因缘巧合之下,竟然落入了你的手中,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复制一份?”

    苏尘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有点乱,不自觉地说道:“没关系,你就复制一份吧。不过,这里好像没有纸笔啊……”

    夏馨噗嗤一笑,笑着说道:“不需要纸笔的……”

    说罢,夏馨取出一个玉简,一只手握在九鼎负鳌诀上,一只手握在玉简之上,双目紧闭,慢慢运功。

    夏馨的脸上猛然闪过一道灵光,无数金色的字符从九鼎负鳌诀之中慢慢溢出,没入玉简之中。而玉简的颜色,随着文字的没入,也变得越来越深沉。

    很快,夏馨就收功,笑着将九鼎负鳌诀递给苏尘:“谢谢苏尘哥哥……”

    苏尘挠挠头,说道:“不用谢……”

    苏尘傻傻的神情又惹得夏馨觉得一阵好笑,脸上不禁露出月牙儿一样的笑容。

    苏尘也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见到眼前这个美丽出尘的少女夏馨之后,就好像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样,什么都顾不上了。苏尘这整整二十年来,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夏馨获得了失传已久的功法,心情大为舒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但是,夏馨的心中却隐隐有些过意不去:我以紫芒魅眸从他这里骗来了九鼎负鳌诀的功法,是否有些不公道?

    算了,我再补偿他一下,一报还一报,不就可以了?夏馨心里安慰自己道。

    夏馨心一横,问道:“苏尘大哥,你现在要去哪?”

    苏尘微微一愣,说道:“我要回我的家乡一叶村,回去见见我的父母……”

    苏尘脸上闪过一丝苦笑:“可是,我刚才问了一下,完全没有人知道一叶村的所在……”

    夏馨思索了片刻,忽然说道:“一叶村?我似乎去过那个地方……”

    苏尘惊喜地说道:“你去过,太好了!能不能带我去一趟?”

    夏馨微笑着说道:“那有什么关系?我的碧水星梭日行千里,很快就能到了,我带你过去吧!”

    苏尘闻言不禁大喜过望:“多谢夏馨姑娘!”

    苏尘与夏馨二人乘坐在碧水星梭之上,在空中疾驰如疾电流光。

    苏尘感受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不禁啧啧称奇地说道:“夏馨,你的法宝可真厉害!我那把六丁缚阴剑,我还以为是极为了得的法宝呢,想不到顷刻之间就被你的空桑灵环给破了。还有你这碧水星梭,来去如风一般,实在太神奇了……”

    夏馨微微一笑,笑着说道:“那空桑灵环,可是我们的先祖禹皇砍下大巫相柳的脑袋所炼制而成的,可不是普通的法宝。我功力太弱,还不能发挥这空桑灵环的威力,要是我母亲使用这空桑灵环,必定是天崩地裂一般……”

    夏馨看看苏尘那柄六丁缚阴剑,微笑着说道:“夏秋哥哥你这柄六丁缚阴剑,也是下品的法宝,也属于极为不错的法宝了……”

    苏尘略显颓然地说道:“可惜,这件法宝损毁了……”

    夏馨微微一笑,笑着说道:“苏尘大哥,这件法宝并未损毁。这六丁缚阴剑之中,乃是六丁阴神――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的残像,是这剑刃上的阵图所化。”

    夏馨继续说道:“这六丁缚阴剑虽然略有损伤,但是只需要月华滋润,数月的工夫就能恢复元气。”

    最终,夏馨又提醒道:“这六丁缚阴剑,乃是阴煞门的独门法器。苏尘哥哥你平时最好不要使用这件法器,否则可能引来阴煞门的报复……”

    苏尘看着远方,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欣慰的光芒:我终于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