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杀!

    更新时间:2015-10-02 21:35:13本章字数:3035字

    “少爷,不好了,不好了!”夏风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大声说道,“少爷,出事了!”

    夏凌峰与一名小妾正在亲热,正到要紧关头,被夏风这火急火燎的样子一惊,顿时山崩水泻,一蹶不振。

    被打搅了好事的夏凌峰一腔怒意无处发,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大声地骂道:“他娘的,到底什么事情,快说!要不是什么大事,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有人杀进我们别鹤府了!”夏风简直就像一头受惊的母鸡,吓得浑身打颤,“守卫别鹤府的两千灵鹤军,已经被杀了六百多人,被杀得溃不成军……”

    夏凌峰陡然一惊,一腔怒意顿时烟消云散:“对方有多少人?竟然连灵鹤军也挡不住?”

    夏凌峰的两千灵鹤军,都是夏凌峰招募的善射之士,配备了金雕硬弓、鹤翎长箭,杀伤力极为惊人。夏凌峰曾经扬言,这两千灵鹤军据地而守,能够抵挡数万大军的攻击,足见其对灵鹤军的信任。

    夏风腿若筛糠,断断续续地说道:“对方有一个人和一头黑色的妖猿,据说,那个人好像就是苏家外出修真的一子……”

    夏凌峰心中一紧,马上说道:“我那五百龙骧力士呢?都在哪里?”

    夏风赶紧说道:“我已经提前通知那五百龙骧力士了,他们正在赶过去的路上。”

    夏凌峰听到这里,心中顿时镇定了不少,冷哼一声说道:“怕什么,有五百龙骧力士坐镇,我们必定让这小子有来无回……”

    夏风又问道:“少爷,要不要通知仙师武囵?”

    夏凌峰狞笑着说道:“不用了,那小子再厉害,难道会是我五百龙骧力士的敌手?哪里用得着麻烦武囵仙师?”

    夏凌峰来回走了两步,忽然觉得心中烦躁不安,这种突如其来烦躁是他从未有过的,让他不由得有些心悸。

    夏凌峰想了一下,还是说道:“算了,还是让武囵仙师来一趟,有备无患……”

    别鹤府。

    剩余不足一千的灵鹤军远远围着这名仿佛天降魔神一般的少年,徒劳无力地弯弓相对,双腿都在微微发颤。

    灵鹤军的统领夏雨现在浑身发抖、面如土色,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仿佛森罗地狱一般的地方。

    夏雨感觉一切都仿佛做梦一样,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少年,竟然在一炷香的工夫杀了千余人,几乎将自己麾下的灵鹤军屠戮殆尽。而自己这边,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碰到。

    苏尘左手高举,闲庭信步一般,不徐不疾地走向别鹤府的内院。

    苏尘的左手之中,凝聚着一个深沉如夜的黑色光球,黑色光球的四周,十七道仿佛星辰一样的光芒游离其外,绕着特定的轨迹缓缓运行。

    这是北辰残卷之中的神通之一,名为天罗星斗箭。

    苏尘自从废去体内的厚土曜气之后,廿八衍斗之术的神通自然也就不能再用了,苏尘从中又习得一套略逊一筹的神通――天罗星斗箭。

    天罗星斗箭这套神通极为神妙,是将星辰之力分为阴、阳两种,阴力作为操控之力,而阳力则作为破敌之矢。

    苏尘手中的黑球就是阴力,而外面游离的十七道星光则为阳力,苏尘能够通过操控手中的阴力变化,灵活自如地操纵在外的阳力,即星斗灵箭。

    通过这种仿佛磁铁一般阴阳互纵的方式,苏尘手中游离的星斗灵箭能够仿佛飞剑一般,心随意动,如臂使指,甚至能够轻易地百里之外取敌寇首级。

    天罗星斗箭修炼至极高境界,能够控制整整一百零八道星斗灵箭,甚至能够以一百零八道星斗灵箭组成剑阵对敌,仿佛天罗地网一般,天罗星斗箭因此得名。

    苏尘现在修为尚浅,仅仅能够操控十七道星斗灵箭,不过其威力已经十分恐怖了,令人防不胜防。

    夏雨两腿发软,偷偷地对着苏尘身后的灵鹤士卒使了个眼色,暗暗命令他们趁其不备,从后方偷袭苏尘。

    那群灵鹤士卒微微犹豫了一阵,他们实在不愿意这个时候激怒这样一名魔神。但是迫于夏雨的淫威,他们还是搭弓射箭,纷纷朝着苏尘的后背射出箭矢。

    一时之间,箭如雨下,漫天的鹤翎长箭仿佛无数破空的毒蛇,朝着苏尘疯狂噬去。

    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一扬手,手中十七道星斗灵箭仿佛流星破空,金蛟纵横,顷刻之间将漫空箭矢摧毁得一干二净。

    那十七道星辰一般的星斗灵箭去势不止,精准地将他身后的数十名士卒的头颅轰成碎片,一具具无头之尸缓缓倒地,鲜血横流,令人不寒而栗。

    夏雨心惊胆战之间,忽然看到一道耀目的星光猛然朝他窜了过来,在他面前越来越大……

    夏雨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苏尘的眼睛。因此,苏尘直接一记星斗灵箭直袭他的头颅,将他的脑袋瞬间轰成碎渣,让他再也做不出小动作来。

    苏尘脸上露出一丝狠厉之色,冷冷地说道:“你们真的不怕死?不要妄图挑战我的底线……”

    群龙无首之下,灵鹤军的士卒陡然之间全部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鬼啊!”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剩下的士卒瞬间四散而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溃如山倒一般。

    一名灵鹤军的士卒不辨方向,竟然选择往里逃窜,一直逃到别鹤府的内府之中。

    这名士卒正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转,猛然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脑袋,狠狠地将他砸在地上。那名士卒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砸成了一滩肉泥。

    血河将这名士卒的残肢扔到一边,冷冷地说道:“别鹤府,不需要临阵脱逃的废物……”

    苏尘冷冷盯着前方,一群肌肉虬扎,浑身画满光怪陆离的诡异符文的壮汉傲然走了过来,他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杀气,气势不凡。

    他们的手上、身上大多沾有鲜血,这些鲜血自然都是逃走的灵鹤士卒的鲜血。

    领头的一名光头壮汉浑身浴血,周身的诡奇符文仿佛燃烧一样,散发着妖冶的红光,分外醒目。

    那壮汉满脸残忍之色,狞笑着说道:“不知死活的小子,能死在我们龙骧力士的手下,也算是你三生有幸,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血河……”

    血河话还没说完,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座下的捞月猛一发力,冲天而起,狠狠砸在龙骧力士之中。

    “虎熊疏壅!”

    苏尘一声低喝,座下的捞月双目生电,六只仿佛铁柱一样的巨臂仿佛六条蛰伏的怒蛟突然暴起,猛然狂舞起来。

    捞月的六臂狂舞如潮,虎啸熊吼之声不绝于耳。捞月的攻势简直就像暴涨的潮水一样,瞬间爆发,疯狂倾泻。

    血河的耳边响起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无名小卒的名字,我从来都没有兴趣记住……”

    ……

    “怕什么?”武囵满不在乎地说道:“我那五百龙骧力士,个个都有撕熊裂豹之力,身体更是硬逾精钢,即使是筑基期的修真之士,我也能让他有去无回……”

    武囵倒是真没有信口开河,蛟血、鹏羽、骐鳞、玄龟壳等灵物,都有一定程度的免疫仙术的效果。

    而武囵画在在龙骧力士之上的龙髓古篆,同样拥有极为强大的免疫仙法的效果,能够将攻在龙骧力士之上的仙法所造成的杀伤力,消减五六成之多。

    而且,龙髓古篆更具有一种十分奇异的功效,不但能够让龙骧力士力大无穷,更能让他们身体硬逾精钢,刀枪难入。

    因此,即使对于修真之士来说,对于这些龙骧力士,也仿佛鼠咬乌龟一般,无从下手。

    当然,筑基期以上的修真之士,其神通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瞬间秒杀龙骧力士,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武囵从夏风那里得知,苏尘不过修炼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即使天赋再好,也不可能达到筑基期。

    据武囵所知,即使是修真大族之中的直系子弟,灵丹妙药当饭吃的天之骄子,也需要一两百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筑基期,而普通的修真之士,至少也得四五百年才能达到筑基期。

    想到这里,武囵更是心中大定:这小子天赋再好,难道还能顶过天去?

    一旁的夏风也适时地奉承道:“武囵仙长所打造的龙骧力士,个个都有搏蛟捕凤之能,一个修炼了十来年的小子,怎么可能是武囵仙长的对手?”

    夏凌峰也狞笑着说道:“不错,说不定我们说话这工夫,那小子已经被龙骧力士给收拾了。我们现在过去,不过观瞻一下那小子的尸体而已……”

    武囵听得很是意动,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道:“还是不可大意,说不定那小子临死反扑,还能伤我几名力士……”

    说话之间,三人已经走到了内府的门口。

    夏风见机得快,赶紧上前,替夏凌峰、武囵二人开门。

    开门的刹那,夏风看到了令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满目疮痍,遍地残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