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灵篆

    更新时间:2015-10-02 23:48:37本章字数:2751字

    夏凌峰、武囵、夏风三人,仿佛突然间中了石化术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他们三人,都见识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地面上是遍地的残尸与汩汩横流的鲜血,仿佛森罗血狱一般,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在凌乱血腥的尸海之中,一个俊秀的少年坐在一头狰狞丑陋妖猿的肩上,闲庭信步一般,不紧不慢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一人一猿,仿佛置身事外一样,与周围疮痍混乱格格不入,显得平寂如水,产生了一种极为鲜明,令人心神震撼的强烈对比。

    苏尘望着眼前的三人,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他歪歪脑袋,冷冷地说道:“你们……谁是夏凌峰?”

    苏尘一抬脚,一个脑袋骨溜溜滚到武囵的脚边。武囵低头一看,那是一张怒目圆瞪,死不瞑目的脸――血河。

    不用想武囵也知道,自己所打造的五百龙骧力士恐怕就在这堆残尸之中,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猛然之间,武囵感觉自己的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就连简单地迈出一步,都显得十分费力。

    五百龙骧力士!武囵坚信,以龙髓古篆对于仙术的强大免疫力,即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也难以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杀死这五百龙骧力士。

    他哪里知道,苏尘与座下这头捞月,刚好是他这五百龙骧力士的天生克星。

    苏尘所使用的并不是仙术,所动用的并不是灵力,而是狂暴无俦的星辰之力。北辰残卷之中的神通相较于一般仙法,更加锐不可挡,威力无穷。

    龙髓古篆对于仙法虽然有极为强大的抵抗力,但是对于完全不同于灵力的星辰之力,却几乎完全难以抵御。

    而苏尘座下这头六臂麓猿――捞月,原本就是洪荒异种,肉躯极为坚固,更兼力大无穷。加上苏尘已至“龙境”的厚土曜气的传承,捞月简直仿佛金刚不坏之躯一般,所向披靡。

    捞月的金刚不坏之躯辅之以九鼎负鳌诀之中杀伤力极为惊人的虎熊疏壅,其威力自然不是龙髓古篆能够抵御的。因此,龙骧力士在捞月的六臂面前,完全就没有一合之士。

    武囵从一地的残尸之中辨认出几张他熟悉的脸,仅余的一点侥幸也完全消磨殆尽。武囵麾下这五百龙骧力士,的确已经死的一干二净了。

    难道是御丹期的修士?武囵的这个想法让他如坠深渊,浑身发冷。

    不可能,武囵心中暗暗安慰自己,即使天赋如神,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突破到御丹期的境界。这小子一定是服用了什么丹药,令自己短时间实力暴涨,才能解决自己这五百龙骧力士。

    武囵越想越觉得应该如此,如果这样,眼前这小子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外强而中干。

    武囵念及于此,心中顿时大定,他冷冷一笑,自信满满地对一旁的夏凌峰说道:“少爷,待本仙师来收拾这小子……”

    武囵虽然修为极低,但是灵篆宗并不依赖修为,而以符篆取胜。有灵篆宗的符篆在手,即使仅仅是辟谷期的修士,也能够轻易干掉筑基期的修士。

    而武囵是灵篆宗十大长老之一武猛的孙子,手中的高阶符篆自然不少,简直可以说多的用不完。

    武囵猛然抛出一张黄褐色的符篆,怒喝一声:“饿鬼噬身符!”

    黄符横里飞出,瞬间化作五头狰狞怪异的青绿色饿鬼,朝着苏尘狂扑而去。

    苏尘一声冷哼,心念一动,六丁缚阴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苏尘手中长剑狂扫,古怪阴冷的六丁阴神已经破剑而出,疯狂地扑向眼前的五头青面獠牙的饿鬼。

    六丁缚阴剑虽然被夏馨的空桑灵环所损,元气大伤,恐怕仅余全盛时期一半的威力。

    但其中六丁阴神毕竟是这些饿鬼的天生克星,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些饿鬼自然完全不是六丁阴神的对手。

    六丁阴神手中锁魂链一抖,已经轻而易举地将五头饿鬼团团绑住,令其动弹不得。

    五头狰狞怪异的青面饿鬼不断咆哮着,但是完全无法挣脱六丁阴神的锁魂链。六丁阴神阴口一张,鲸吞长吸一般,将五头青面饿鬼顷刻间蚕食干净,然后十分满意地没入剑中。

    苏尘看了看手中的六丁缚阴剑,寒光潋滟,锐气大盛。看样子,这五头饿鬼对于六丁缚阴剑来说,不啻于一流的补品。

    武囵一招不成,又一声冷哼,怒吼着说道:“饿鬼噬身符收拾不了你,看看这这个!”

    武囵手中捏了个法决,一声冷哼:“龟蛇土覆符,灭!”

    武囵手中黄符破空而出,天地五行之气之中的黄褐色土气顿时被引动,迅速凝聚在一起。

    刹那之间,无数股黄褐色的土气在空气中凝聚,瞬间化作巨龟怒蛇交缠之相。

    土气所凝聚的巨型土龟泰山压顶一般,从天而降,朝着苏尘当头砸下;而土气所汇集而成的巨蛇,则从苏尘的四周迅速交缠,绕着苏尘狠狠缠绕而至。

    苏尘只感觉眼前一黑,四面八方都是厚重凝实的土气,朝着他重重地压了过来。

    见识过无论在密度、坚固度都远远胜过普通土气的厚土曜气之后,苏尘对于普通的土气根本就没有半分畏惧之心,因此面对仿佛铺天盖地一般的土气,丝毫也不慌乱。

    苏尘一声冷哼,心神已经全部没入捞月之中:“虎熊疏壅!”

    苏尘全神贯注,全力施为之下,捞月的六臂的威力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虎吼熊啸之声仿佛震耳欲聋一般,恐怖的杀伤力疯狂蔓延。

    巨响之声不绝于耳,刹那之间,周围由龟蛇土覆符所凝聚而成的土气已经完全被击碎,再次缓缓没入天地之间。

    苏尘与捞月傲然挺立的身躯从漫天的风尘之中渐渐显现出来,更加显得仿佛神人下凡一般。

    恐惧再次涌上武囵的心头,武囵感觉到一股寒意在自己的脊梁之上缓缓涌动。

    苏尘与座下的捞月渐渐靠近,更在武囵的心底产生了巨大的压力,让武囵几乎喘不过起来。

    一旁的夏凌峰现在也是浑身打颤,心底不禁涌起一丝悔意:何必为了一个小姑娘去惹这样一名煞神?不但没尝到丝毫甜头,反而被杀上门来,今日恐怕要命丧于此了……

    木已成舟,现在夏凌峰已经坐成骑虎之势,只能寄期望于一旁的武囵了。

    夏凌峰面露狠厉之色,狞声对一旁的武囵说道:“武囵仙师,今日之局,不是这小子死,就是我们亡!仙师,只有奋力一拼,才有活命的机会!”

    武囵浑身剧震,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件保命符篆,双目之间顿时闪过一道厉芒。

    武囵冷哼一声,忽然气势大振,大声说道:“既然你这么急着想死,我就成全你!”

    武囵手一抖,这次他手中出现的,是一张金光耀目的奇异符篆。这张符篆一出,马上就显现出了极为不俗的气势,雷光四溢,极为不凡。

    武囵一声怒吼,这张截然不同的符篆破空而出:“仙都五法雷符,五雷轰顶!”

    武囵一声巨吼,这张符篆顿时冲天而起,化作五道无比凌厉的五色雷光,朝着苏尘猛轰而下。

    这五道雷光迅如流光,水桶粗细的雷光仿佛五头腾起的雷蛟,瞬息之间就落在苏尘的头上。

    这五道雷光来得太快,苏尘完全来不及躲避,这五道疯狂的怒雷就已经生生砸在他的头顶之上。

    五道雷光砸在地面上,轰鸣作响,尘土四扬,整片地面刹那之间被轰出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坑,威力极为惊人。

    武囵狂笑着对一旁的夏凌峰说道:“这小子绝对完了!这仙都五法雷符,相当于御丹期的修真之士的全力一击,这小子即使修为再高,也绝对无法幸存……”

    武囵的狂笑很快就戛然而止,一道迅如电光的星斗灵箭破空而出,瞬间穿透他的头颅,将他的头颅击成粉碎。

    一旁的夏凌峰清楚地看到,武囵的头颅仿佛落地的西瓜一样,瞬间崩碎。

    烟尘之中,一道散发着精光的眼睛盯着夏凌峰,冷漠如冰的声音缓缓传来:“你……就是夏凌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