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斗转星移

    更新时间:2015-10-03 20:27:28本章字数:3302字

    尘土四散,露出苏尘挺拔硬朗的身躯。

    夏凌峰看着眼前这一幕,瞪大了眼睛,几乎说不出话来。

    那五道无比凌厉的仙都五法神雷并没有立即消失,反而锲而不舍地一次次轰击着苏尘的身躯,不断发出轰鸣不断的巨大雷声,震耳欲聋。

    但是,强横无比的仙都五法神雷却被苏尘身上一件古拙雄奇的战甲所抵御,根本完全无法对其造成多大的伤害。

    最终,仙都五法神雷后力不济,渐渐消弭在空气之中,完全消散无踪。

    躲在一旁暗暗观察着苏尘的一举一动的夏馨首次动容了:“这是……鼎天禹甲?”

    夏馨一愣之间,苏尘猛然发出一声痛哼,身上的鼎天禹甲瞬间崩碎,残片一片片地落在地面上,摔成粉碎。

    夏馨眉头微微一皱,自言自语地说道:“恐怕不是完整的鼎天禹甲,否则绝对不可能连仙都五法神雷的一击都挡不住……”

    苏尘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这件残缺的鼎天禹甲在关键时刻抵御了武囵的仙都五法神雷符,帮苏尘抵挡了伤害。

    但是,这件鼎天禹甲毕竟是残品,自然抵御不住其强大的威力,在抵御玩仙都五法神雷的攻势之后,瞬间化为齑粉。

    苏尘不由得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如果不是这件鼎天禹甲之助,恐怕被轰成渣的就是自己了。

    苏尘有些心有余悸,捞月长臂一伸,将武囵的尸身老鹰抓小鸡一样地拿了过来,扔在面前。

    苏尘稍稍一搜,迅速地将武囵的储物囊收入囊中,然后将他的尸身扔向一边。

    苏尘这段时日与夏馨交流,知道修真之士即使肉躯被毁,也能遁出元神。因此虽然确定武囵已死,苏尘也不敢怠慢,生怕他又用出什么诡异的符篆。自己现在没有鼎天禹甲的防御,恐怕难以抵挡。

    因此,苏尘干脆将武囵的储物囊直接取走,断了他的任何机会。

    夏凌峰趁着苏尘取走武囵的储物囊的关头,迅速转身,仿佛受惊的兔子一样,撒腿就跑。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他骇得肝胆俱裂,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跑,跑得越远愈好。

    苏尘刚才听武囵叫夏凌峰少爷,自然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又怎么会任由他逃走?夏凌峰才逃出十来步,苏尘就动手了。

    苏尘一声冷哼,天罗星斗箭已经尽数祭出,十七道星斗灵箭心随意动,仿佛一道亮眼的星河破空而出,瞬息之间已经追上了夏凌峰。

    十七道星斗灵箭精准地穿过夏凌峰的右腿,几乎将夏凌峰的腿刺成了筛子。

    夏凌峰自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痛苦?他一声痛苦地嚎叫,刹那间屎尿齐流,栽倒在地。

    苏尘仿佛一个冰冷的魔神,缓缓地走到夏凌峰的面前,冷冷地说道:“我妹妹呢?”

    夏凌峰一脸的嚣张狂傲的样子早就消失无踪,简直就像一头在屠夫的利刀之下哀嚎的猪,嘴脸十分丑陋。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胆战心惊地说道:“放过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星斗灵箭迅速流转,瞬间将夏凌峰的左腿也刺得千疮百孔,鲜血狂涌。

    夏凌峰再次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恨不得满地打滚。

    苏尘仿佛一块亘古不变的石雕,对面夏凌峰的惨叫哀嚎,他没有丝毫的反应:“我的妹妹呢?”

    夏凌峰喘息着说道:“不知道……”

    苏尘一声冷哼,这次遭殃的是夏凌峰的右臂。星斗灵箭凌乱地穿过他的右臂,让夏凌峰痛得几乎要晕死过去。现在的他,连惨叫的力气几乎也没有了。

    “我的妹妹呢?”苏尘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冰冷冷地说道。

    夏凌峰赶紧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刚把她抢……不,带回来,她就被一位仙人救走了。”

    “那位仙人姓甚名谁,有什么特点?”苏尘眼皮不易察觉地翻了翻,慢慢地说道。

    夏凌峰无奈地说道:“那仙人来去如风,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看清楚他的样子……”

    苏尘沉默了一阵,忽然冷冷地说道:“这么说来,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等等!”夏凌峰惊慌失措地说道,“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苏尘冷笑一声,冰冷地说道:“我现在只想要一样东西――你的命!”

    苏尘正要下手,猛然一道龙啸麒吼一样的巨响在别鹤府的深处响了起来:“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在我夏家撒野!”

    苏尘只感觉一股仿佛九天魔神一般沛莫能御以别鹤府为中心瞬间四涌,苏尘首当其冲,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在微微颤抖。

    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仅仅凭借气势,就让自己几乎动弹不得!苏尘心中暗暗吃惊。

    苏尘一咬牙,手中十七道星斗灵箭破空而出,狠狠朝着夏凌峰周身要害猛刺而去。

    舍得一身剐,他也要将夏凌峰这个仇人手刃于手下!

    “滚!”苏尘的耳边猛然传来一声怒吼,使得苏尘的心神猛然失守,一阵狂震。

    十七道星斗灵箭也失去了准头,瞬间刺在夏凌峰的身上,但是并没有杀死夏凌峰。

    苏尘一抬头,一个披头散发,阔面如狮的老者已经出现在他的上空,怒吼着说道:“不知死活的小子,死吧!”

    一直静观其变的夏馨脸色大变,低声说道:“是夏河那老东西!他竟然已经达到筑基后期了!”

    夏河一声怒吼,一个布满玄异符文,形态古拙的金色鳖壳猛然飞出,悬挂在高空之中。

    天地之间的玄黄之气被这个怪异古拙的鳖壳引动,迅速汇聚,瞬间化作一个三足怪鳖的形态。这三足怪鳖形态诡奇,声势惊人,气焰滔天,仿佛天地都为之变色,十分惊人。

    夏河手中捏了几个法决,玄黄之气凝聚而成的三足怪鳖猛然横扫,疯狂地朝着苏尘横冲而去。

    苏尘一声冷哼,天罗星斗箭的功法已经运转到了极致,十七道星斗灵箭破空而出,毫不相让地迎了上去。

    苏尘的十七道星斗灵箭撞上三足怪鳖的刹那,简直仿佛冰箭遇上火球一样,瞬间冰消瓦解,被撞成粉碎。

    苏尘脸色微变,那头玄黄之气所汇的三足怪鳖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虎熊疏壅!”苏尘与座下捞月,同时将体内的九鼎负鳌诀运转到了极限。

    一声巨响,苏尘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狠狠砸落地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苏尘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筋骨仿佛全部碎裂了一样,动弹不得。

    苏尘的修为的确还是太低了,真正面对强悍无比的修真之士的时候,简直就像蝼蚁一般无能为力。

    “死吧!”夏河一声怒吼,那头三足怪鳖顷刻之间已经暴涨到山峦大小,在苏尘的头顶上当头罩下。

    苏尘咬紧牙关:我不能死!我还要找到我的妹妹!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妹妹!

    如果意念能够化作灵力,苏尘恐怕还有一搏之力。但是现在的苏尘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甚至连逃脱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第一次深切的感觉到:自己……太弱了!

    这个冰冷的世界里,你没有实力,就什么也做不了,连你的亲人也保护不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夏馨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

    夏馨猛然暴起,一声娇喝,手中的空桑灵环猛然飞出,见风就长。

    空桑灵环瞬间暴涨数十丈,九个硕大的蛇头瞬间从中涌现出来,青绿色的蛇鳞闪烁着森冷的寒光,十分狰狞。

    相柳的九个蛇头疯狂四涌,狠狠朝着正向苏尘砸下的三足怪鳖迎了上去。两者撞在一起,竟然不分轩轾,相互僵持不下。

    夏馨眼中闪过一丝银光,瞬间出现在已经伤痕累累的苏尘身旁,她双手一动,两张符篆已经贴在苏尘、捞月的身上。

    夏馨看了苏尘一眼,俏脸突然布满红霞,大声说道:“苏尘哥哥,记住,永远都不要回来!”

    夏馨手中捏了几个法决,在苏尘以及捞月的符篆上一按,猛然说道:“星驰电掣,疾!”

    一瞬间,苏尘、捞月化作一道灵光,消失无踪。

    夏河现在已经认出了空桑灵环,脸上不由得闪过一道厉色:“你是夏云的什么人?怎么会有空桑灵环?”

    夏馨盈盈行礼,淡淡地微笑着说道:“我叫夏馨,夏云正是是家父。算起来,我还是您的侄女儿呢!夏河叔父闭关已经数百年,我才出生了十来年,叔父不认识我,也是寻常……”

    夏河一声冷哼,阴阳怪气地说道:“原来是夏云的女儿,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神通,竟然能够挡住我的玄鳖灵壳。”

    夏馨不急不恼,依旧谦逊地说道:“侄女不过占了法宝之利而已,叔父的息壤堙洪诀已经修炼至筑基后期,御丹期不过一步之隔,侄女儿怎么会是你的对手?”

    夏馨恭敬地说道:“若叔父有黄能玄壳在手,恐怕侄女难为您一合之将……”

    夏河冷哼一声说道:“任你巧舌如簧,也难以掩盖你帮助犯我夏家的贼人逃走之事!虽然我们只是旁支,你家乃是主脉,但是你胳膊肘往外拐,帮助外贼,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夏河冷冷地说道:“我必定会报告家主,请家主做主。”

    夏馨淡淡地说道:“那贼人虽然有过,但对我夏家也有大恩。我们夏家恩怨分明,我救他一次,只是报恩而已……”

    夏河冷笑着说道:“报恩?斗转星移灵符的价值,恐怕你比我还清楚!什么恩情,能值得两张斗转星移灵符?恐怕是为了救情郎,所以不择手段吧……”

    夏馨俏脸微红,冷冷地说道:“叔父,我敬你是长辈,才事事相让,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现在夏凌峰、武囵都未死,那少年不过杀了些凡人而已,又有什么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