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通天壑

    更新时间:2015-10-03 23:29:59本章字数:3035字

    夏河见夏馨动怒,也不愿咄咄相逼,只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他是自家人清楚自家事,虽然同样是禹帝后裔,但是夏河这一脉不过是旁支,在家中的地位远远不及直系的夏云。

    夏河很清楚,如果真的闹僵了,吃亏的绝对是自己这一支。不过,禹帝后裔几大脉可谓同气连枝,夏河很清楚,他一定能够在家主那里讨回一个公道。

    因此,夏河也不再与夏馨多做口舌之争,开始细心地查探夏凌峰的伤势。

    夏馨手一抖,一枚金色的丹药已经出现在手中:“叔父,这是回春丹,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还请叔父收下。”

    夏河见夏凌峰伤痕累累,出气多而进气少,也不矫情,马上接过夏馨手中的回春丹,徐徐放入夏凌峰的口中。

    回春丹果然有效,夏凌峰服下回春丹之后,伤势立刻开始好转。

    夏凌峰周身的伤口之上,无数青绿色的灵气冒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补着夏凌峰浑身上下的伤口。

    这些灵气,是回春丹的药力所化的灵气,名为青木灵气,拥有极强的再生之效。

    在青木灵气的滋养之下,夏凌峰周身几乎千疮百孔的伤口全部开始生出新肉,伤口迅速愈合,很快消失无踪。

    夏凌峰伤口的愈合之处,没有半点疤痕,,雪白如玉,简直就像初生婴儿的皮肤一样。

    很快,夏凌峰的脸上也出现红润之色,双目慢慢睁开。

    夏凌峰刚一睁开眼,就痛哼一声,满脸痛苦地说道:“爹,我的下面好痛!”

    夏河微微一愣,他猛然一惊,掀开了夏凌峰的裤子。夏河惊怒地发现,夏凌峰的阳根竟然已经齐根截断,成了一个不择不扣的阉人!

    原来,当时苏尘 使用天罗星斗箭攻击夏凌峰的刹那,虽然因为夏河的干扰而全部失去了准头,其中一枚星斗灵箭却阴差阳错地刺入了夏凌峰的下体,斩断了他的为祸已久的子孙根。

    夏河很清楚,阳根乃是一身阳力所聚之处,根本就不可能再生!恐怕夏凌峰此生此世,都没有传宗接代的能力了!

    夏河怒火贯顶,转头对着夏馨说道:“该死!你的那个情郎,把我儿凌峰给废了……”

    夏馨毕竟是大家闺秀,自然不好意思看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情郎的称呼,她并没有继续是否否认。

    夏馨转过脑袋,俏脸飞霞地说道:“有因必有果,你的儿子强抢民女,祸害了不知道多少良家妇女,也算得上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夏河怒吼着说道,“就算你的情郎跑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定会将他撕成碎片!”

    夏河的吼声如雷,直冲云霄。

    另一边,武囵的尸身静静地躺了许久,忽然动了。

    武囵的胸口之处,一个银色符篆猛然冒了出来,瞬间化作一个银色的稻草人。

    银色的稻草人刚刚起身,脑袋上突然燃起一阵熊熊烈焰,将整个脑袋烧成焦炭。

    但是在银色稻草人的脑袋烧成粉末的刹那,武囵本来已经破成粉碎的脑袋却突然间恢复原样,变得完好无缺。

    武囵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慢慢站了起来。

    武囵拍拍胸口,惊魂未定地说道:“还好,还好……幸亏我有傀儡替命灵符护体,否则今日恐怕就殒命于此了。”

    武囵摸摸自己的腰间,脸色猛然大变:“我的储物囊被那贼子取走了!里面有两件灵篆宗的至宝――太古通灵秘?和万卷灵笔!”

    转瞬之间,武囵面如死灰,他现在已经想象得到,自己日后的下场是什么了。

    灵篆宗整个宗派也仅仅只有这十大至宝,武囵的爷爷武猛因为疼惜他,硬是巧取豪夺一般地弄到了其中两件至宝,然后全部交托给他,希望他能够借此成才。

    夏凌峰身边那五百龙骧力士身上的龙髓古篆,就是武囵依葫芦画瓢,照着其中的一套符文所画的。

    就连武囵这样修为低微、不学无术之辈,也能够在太古通灵秘?和万卷灵笔的协助之下,打造出龙骧力士这样的颇具神通的军队,这两件至宝的神奇可想而知。

    武囵很清楚,即使有自己的爷爷奋力相救,自己恐怕也没有活路了。弄丢了这两件至宝,灵篆宗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不行,我不能死!强大的执念让武囵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他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无踪。

    夏馨也不愿久留,碧水星梭很快祭出,瞬息之间消失在天际,只留下一脸怨毒神情的夏河、夏凌峰父子。

    夏河满脸狰狞之色,冷冷地说道:“即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掉那小子……”

    三月之后,炎州。

    众妙门居于龙虎灵山之上,是整个炎州排名前十的宗派之一。

    龙虎灵山分为五峰,分别为龙虎峰、正一峰、凝真峰、逍遥峰、灵宝峰。

    五峰虽然同属一体,但是又相对独立,分别各属一脉。

    这五峰之间,遇上外敌入侵之时,就会齐心协力,共抗外敌。但是平素里,龙虎灵山这五脉,却又会相互竞争,各不相让。

    这种奇特的互助又互相竞争的关系,使得五峰都卯足了劲,一心希望超越另外四峰,形成了一种极为奇特的循环。

    正是依靠着这种奇异的循环,使得众妙门一直保持着一股生机与活力,屹立不倒。

    众妙门与其他宗门不同,他们选徒的要求十分严厉,宁缺毋滥。挑选弟子之时,简直是万里挑一,很多时候数年也招不到一个弟子。

    龙虎灵山流云飘渺,平静如昔。

    但是这一日,一个消息却仿佛一滴冷水落入了热油之中,震动了整个众妙门――有人要攀登龙虎灵山的通天壑!

    这通天壑,是龙虎灵山天然而成的一道天险,极为陡峭,仿佛一道拔地而起的山壁。

    通天壑有足足千丈之高,险峻惊人,极难攀爬。而且,通天壑之中蕴藏着一种极为神妙的力量,能够限制修士使用灵力。

    别说是御丹期的修士,即使是凝婴期、乃至于分神期的修士到了这里,也与常人无异,只能靠一双肉腿慢慢向上爬。

    众妙门的祖师爷――玄玄子曾经立下规矩,只要是能够顺着通天壑攀上龙虎山的,不论资质、品行如何,都能够加入众妙门之中。

    但是,通天壑千丈之高,仅凭借一双肉腿走上去,谈何容易?众妙门成立数千年以来,从来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凭借一双肉腿攀上龙虎山。

    众妙门刚刚成立的一千年,还有许多抱着侥幸心理,或意志坚定之辈,为了加入众妙门而攀登这条通天巨壑。

    但是,千年过去了,连一个成功之人都没有。而攀登通天壑之人,上不去又下不来,最终只能饿死于攀登途中。

    因此,通天壑渐渐成了死亡的代名词,人人谈之色变。

    最近的几千年,再也没有任何人愿意攀登这条必死之道。

    龙虎灵山之上,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一名六代弟子兴致勃勃地对另一名弟子说道:“听说了吗?竟然有人不知死活,去攀登通天壑!”

    另一名弟子也面带鄙夷之色地说道:“的确,这小子怕是脑袋被驴踢了,通天壑是能够随意攀爬的吗?通天壑有几百年没有增添新的尸体了,这小子恐怕要埋骨其中了……”

    另一旁的一名弟子也说道:“恐怕又是一些天赋不足而眼高手低的家伙!这些人,天赋低微,却自我感觉良好,着实可笑……”

    龙虎灵山上的弟子,都是傲气十足,特别是对于门外之人,更是居高临下一般。毕竟,他们都是万中挑一所挑选出来,自然都自诩天赋不群,因此也显得盛气凌人。

    这件事,竟然惊动了龙虎灵山的掌门人――清虚子,可见事情闹得之大。

    “石鹤,”清虚子平静地对一旁的弟子说道,“查清楚攀登通天壑的是什么人了吗?”

    石鹤恭敬地说道:“师父,我已经细细查探过了。但是,此人身份成迷,完全查不出个头绪来……”

    石鹤迟疑了一阵子,又说道:“师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攀登通天壑之人,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清虚子微微一愣,微笑着说道:“你说说……”

    石鹤得到清虚子的肯定,马上说道:“那少年似乎经受过大难,目光坚毅,无丝毫动摇之色;而且他在攀爬的过程之中,不徐不疾,不慌不乱,心如止水一般;再者,他身体健壮,而且似乎极擅长攀岩走壁,如履平地一般……”

    石鹤顿了顿,慢慢地说道:“依我看,这少年应该很有机会能够攀上龙虎山。”

    清虚子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你不知道,通天壑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石鹤闻言不禁微微一惊,马上问道:“师父,什么意思?”

    清虚子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这通天壑有百丈之高,并不仅仅不能使用灵力而已,更重要的是,组成通天壑的石头,乃是万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