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突破

    更新时间:2015-10-04 21:45:37本章字数:3048字

    “怎么可能?”石鹤满脸惊诧,下巴几乎要磕到地面上。

    苏尘竟然又动了!

    虽然动作略微有些僵硬,但他依旧像一头呼啸山林的猿猴在树林之中攀爬一样,行动迅速,丝毫不慢。

    “恐怕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石鹤诧异之余,很快找到了一个原因,“再有个数十丈,这小子应该就要暴毙身亡了。”

    石鹤很清楚,通天壑这样强大的引力的作用之下,苏尘越是向上,承受的压力就越大。以苏尘现在所在的高度,只需再向上数十丈,就会被强大的引力挤成肉饼。

    石鹤的想法很快就落空了,苏尘不但没有丝毫后力不济的样子,动作反而越来越灵活,游刃有余,从高空俯视,仿佛一头孤狼在阔野中狂奔一般。

    “不会吧……”石鹤感觉自己的脸几乎都变成了僵硬的石头,“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这个时候,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已经运转到了极致。

    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仿佛植物的根须一样,盘根错节地布满了苏尘的每一寸皮肤、肌肉、骨骼、内脏。

    苏尘身体的每一寸每一毫,几乎全都布满了高度凝练的星辰之力,狠狠地抵抗着万壑石强大的撕扯力。

    苏尘曾经将星辰之力注入虬鼎甲之中,使得虬鼎甲坚韧了数十倍不止,生生抵御了裂犀之中妖犀之魄的袭击。

    这次苏尘将星辰之力遍布周身,以抵御通天壑的强大吸引力,更显得轻车驾熟,老练了不少。

    苏尘全神而待,小心地抵御着通天壑的引力,迅速地向上攀爬,毫不止息。

    万里云壑之间,只看到一道渺小仿佛蝼蚁一样的身影,在通天壑间??向上。

    “怎么回事?”清虚子看着石鹤一副好像见鬼了一样的表情,不禁问道。

    石鹤苦笑着说道:“师父,这十天的时间,我真的是大开眼界。就这短短的十天,恐怕比我修炼这几百年来见到的诡异的事情还要多……”

    清虚子听出一丝不寻常,不禁也来了兴趣,说道:“说说看……”

    石鹤苦笑着说道:“那少年原本已经动弹不得了,连攀爬一步的距离,也显得十分困难。”

    “但是,那年轻人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在通天壑两百多丈的高度之上,竟然行走如风,如履平地一般。”

    “这怎么可能?”清虚子万分惊讶,不自觉地站了起来,低声说道,“难道是回光返照?”

    “我最初也以为是回光返照,”石鹤苦笑着说道,“但是,那年轻人攀爬的速度不但没有减慢,反而在慢慢加速,越来越快。他好像已经适应了通天壑的强大引力,变得行动自如了。”

    清虚子闻言,立刻陷入一种类似石化的状态,良久才说道:“石鹤,你确定这少年的确不是妖族,或是九黎?”

    “师父,”石鹤苦笑着说道,“我的浮云灵眼已经修炼至了第七重,一切妖孽的幻法,都瞒不过我的眼睛。这年轻人的确是个普通人类没错,他可能修炼过几天修真的功法,但是功力十分低微,大概不过在辟谷期而已。”

    清虚子微微一愣,继续说道:“接着说!”

    石鹤继续说道:“那年轻人最初还咬牙切齿,显得十分艰难。但是后来,他不但没有丝毫痛苦的神情,脸上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爬了多少路程了?”清虚子不禁问道。

    “五百丈!”石鹤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笑容?”在五百丈的位置,他竟然还能面带笑容,显得十分轻松?清虚子心头涌起一股别样的感觉,对这年轻人通过通天壑,似乎平添了几分信心。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清虚子不禁想到。

    苏尘端坐在一块岩石上,慢慢地吃着干粮。

    苏尘已经进入了辟谷期,原本是不用吃东西的。但是,通天壑没有丝毫灵气,自然不能通过灵气补充自身。而星辰之力虽然强猛无俦,但是却不能滋养身躯,补充体力。

    因此,苏尘也只能通过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补充体力――胡吃海塞。

    好在苏尘此行也是早有准备,姜擒龙送给他的黄金派上了用场,苏尘买下了数目惊人的干粮与饮水,有备无患。

    这些食物只要一取出来,就会瞬间被万壑石强大的引力碾成粉碎,倒也省了苏尘咀嚼的功夫。

    这段时日以来,苏尘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进境简直是一日千里。他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在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快速地成长着,变化极为惊人。

    苏尘感觉通天壑的强大引力,就好像无数把铁匠用来敲打的铁胚的烧红的铁锤,而他体内的星辰之力,则仿佛铁匠用来搁置铁胚的砧板。

    苏尘的身体,就是那块未经磨砺的铁胚。

    苏尘无时无刻不在忍受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即使一个简单的动作,都会让苏尘感觉疼得仿佛整个人要裂开一样。而在这通天壑中攀爬,其痛楚更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在这种艰苦卓绝,千锤百炼一般的磨砺之中,苏尘感觉自己的躯体仿佛破蛹化蝶一样,正在不断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得更坚韧、更迅猛、更有力!

    更重要的是,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也在发生着恐怖剧变。

    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同样也受到了万壑石的引力的巨大影响。

    这段时日以来,苏尘的作息时间极为规律。

    晚上,苏尘静坐,修炼太虚天衍诀,不徐不疾地吸收九天之上的星辰之力,纳入体内。

    而到了变天,苏尘则开始继续向上攀爬。

    时时刻刻,夜以继日,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都毫不放松地遍布于身体的每一寸,不能有分毫停歇。

    因为星辰之力的保护一旦停歇,苏尘的身躯就被通天壑强大的引力瞬间碾成齑粉。

    无形之中,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也被万壑石强大的引力反复地压缩、精炼,去芜存菁,变得更为强大,更为精纯。

    苏尘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虽然体内容纳的星辰之力的总量没有变化,但是其精炼程度与以前相较,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简直就像洗筋伐髓一样。

    苏尘吃完最后一口食物,自言自语地说道:“怪不得,这通天壑还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苏尘缓缓查探自己的身躯,微笑着说道:“我现在力量,恐怕至少是以前的六倍,肉躯的坚固程度更是之前的十倍以上,肌肉的灵活程度,也是以前的三四倍不止……”

    苏尘的肉躯,原本就是常人的数倍不止。而在此基础上又出现了如此变化,简直称得上是质的飞跃。

    苏尘往上望去,望着头顶上仿佛直通天际一般的巨壑,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我倒真想知道,当我到达顶峰的时候,身体能够达到如何的地步?”

    苏尘正居高望上,忽然心中一动,嘴角猛然扬起一丝狂喜的笑容。

    苏尘赶紧盘膝而坐,双目紧闭,抱元守一,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整整三天。

    石鹤有些恹恹欲睡,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小子的生命力虽然与我们炎州的上古大神刑天大尊有的一拼,但看样子是真的死了。”

    石鹤很清楚,通天壑没有丝毫灵气,任何修真之士到了这里,都跟普通人没有两样,必须像常人一样进食饮水。

    苏尘在通天壑如此艰难的条件之下,整整三天一动不动,而且滴水未进,石鹤自然想当然地认为苏尘已经死了。

    但是就在石鹤喃喃自语的时候,三天三夜丝毫未动的苏尘,猛然睁开了双眼。

    苏尘睁开双目的刹那,石鹤微微一滞,竟然猛然间有一种难以逼视的感觉。

    苏尘睁眼的瞬间,他的双目神光满蕴,中气十足,简直就像皎月烈日一般,让人不能直视。

    恍惚之间,石鹤似乎看到苏尘的双目之中,有无数流星一样的星光不断横流闪烁,仿佛半夜里夜空之中的星河。

    苏尘双目之中的神光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消失无踪,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苏尘的双目很快黯淡下去,与普通人没有丝毫差别。

    石鹤微微一愣,难道是自己眼花?

    但是这个理由完全说服不了他自己,石鹤很清楚,自己的浮云灵眼已经达到了第七重,绝对不可能出现凡人眼花的情况。

    石鹤心中顿时警觉,低声说道:“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简单……”

    苏尘缓缓地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舒活舒活筋骨。毕竟,整整三天的时间一动不动,让他的筋骨都好像生锈了一样,酸痛无比。

    苏尘稍微活络一番血脉筋骨之后,开始细细查探自身。

    渐渐的,苏尘的嘴角开始扬起一丝狂喜的笑容:神霄境,第五重!

    就在这月余之间,太虚天衍诀竟然提升了整整两重的境界!

    苏尘感受着体内因为突破而带来的充盈澎湃的星辰之力,恨不得跳起来,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