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星辰轨迹

    更新时间:2015-10-05 16:19:43本章字数:3146字

    “这家伙是饕餮转生?还是饿死鬼投胎?”石鹤远远看着狼吞虎咽的苏尘,不禁苦笑着低声说道。

    在苏尘醒来的这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他已经吃掉了平常人要吃整整半个月的粮食,而且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石鹤感觉,苏尘的肚子简直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怎么也填不满。

    通天壑中**的千锤百炼,又加上太虚天衍诀之中神霄境的突破,苏尘现在的身躯已经完全不像人类了,反而像一头天生异种的洪荒巨兽。

    这样的一副躯体,对于饮食的需求当然更是大得惊人。加上苏尘又饿了整整三天,现在自然是饥不择食,大快朵颐。

    苏尘一边吃,一边缓缓回忆着刚刚睁开眼的情景。

    在苏尘刚刚睁眼的刹那,他感觉自己仿佛洞悉世事,看破天地一般,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在他的眼中都是另一番情景。

    苏尘的眼中,天不再是天,地也不再是地,而都变成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道”。

    森罗万象、世间百态,万事万物的运转,都循着一种玄奥的“道”的轨迹,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周而复始。

    在那一瞬间,苏尘感觉自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玄妙的感觉停留的时间极短,一闪即逝,让苏尘感觉很可惜。

    苏尘一边大吃大喝,一边喃喃自语地说道:“刚才的神通,似乎与北辰残卷上所记载的星轨灵眸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难道刚才那就是星轨灵眸?”

    星轨灵眸在北辰残卷之中,属于极为高阶的功法。

    星轨灵眸,顾名思义,能够通过仰观苍穹,看透星辰运转的轨迹。星轨灵眸,仿佛返璞归真一般,能够看透表象,直达本质。

    星轨灵眸,不但能够用于对敌,看破虚妄,更能够用于修炼。

    根据北辰残卷之上的描述,修炼到第九重的星轨灵眸,能够看透天地大道,领悟天地至理,提升自己境界。

    刚刚那一瞬间,苏尘一种奇妙的境界提升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奇怪,苏尘体内的灵力、星辰之力、以及自身的身体素质都没有丝毫变化,但是苏尘却明显感觉自己变得更强了,而且变强了很多。

    他明显感觉,自己似乎更加接近天人合一的境界了,与天地大道也显得更为契合了。

    顺天者逸,逆天者劳。

    同样做出相同的动作,苏尘现在明显感觉消耗的星辰之力与体力都少了不少,变得更为轻松了。

    就好像以前做什么事情,都绕了一个大弯一样。

    苏尘微微一笑:这通天壑,还真是一条一步登天的通天大道。

    在通天壑短短月余的时间,自己修炼的速度简直像乘着飞剑一样,快逾闪电。

    这个时候,苏尘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艰难与刻苦,时时刻刻都在忍受的剧烈痛苦,还有濒临死亡的绝境。

    这条仿佛妖兽大口的通天壑,是无数人的埋骨之所。但是苏尘坚信,这里绝对不会是他自己的横尸之地。

    苏尘很肯定,自己绝对会走出去,最终成为众妙门的一员。

    苏尘嘴角闪现一丝笑容,自信满满地向上攀爬而去。

    ……

    “怎么样?”清虚子淡淡地说道。

    石鹤感觉满嘴都是苦水,心里涌起一种十分奇妙的怪异感觉。他苦笑着说道:“师父,那年轻人攀爬如猿,矫健如龙,现在已经爬完了通天壑四分之三的路程。现在,他距离通天壑的顶端,可以说只有一步之遥……”

    “师父,看样子我们的预料都错了,”石鹤忍不住说道,“那年轻人恐怕真有突破通天壑的能力……”

    “你说的这话,还有点为时过早。”清虚子淡淡地笑着说道,“行百里者,半九十。通天壑越是向上,其引力就愈是强大得难以想象,最后那四分之一的路程,才是最难熬的……”

    清虚子说得没有错,苏尘的脸色,现在已经凝重到了极点。

    现在,苏尘每一寸的肌肤之上,都有万壑石重达万钧的引力,极为恐怖。

    虽然有达到了神霄境第五重的星辰之力的重重保护,但是苏尘依旧感觉自己的身躯仿佛随时都要被撕裂一样,痛得叫人难以忍受。

    现在,苏尘每挪动一两丈的距离,就需要休息整整一天的时间。

    一直到等到第二天清晨,苏尘才再次能动身。

    因为,仅仅是挪动一两丈的距离,苏尘所损耗的星辰之力就大得惊人。而另一方面,苏尘必须保留足够的星辰之力,以撑到晚上,通过漫天星斗补充星辰之力。

    否则,只要有片刻的工夫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损耗殆尽,他就会在瞬间被通天壑的引力撕成碎片,可谓恐怖之极。

    苏尘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撑不住了,虽然仅仅还余下两百来丈的距离,但是苏尘很清楚,自己过不去。

    苏尘明白,到最后百十来丈的时候,即使是以现在达到神霄境第五重的星辰之力,也无法抵御如此恐怖的压力。

    自己会在瞬间,化作一滩碎屑。

    难道要原路返回?苏尘的脑海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

    不行,苏尘紧咬牙关,绝对不能回去!绝对不能这样灰溜溜地逃回去!

    “虎熊疏壅!”苏尘心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双臂一动,猛然大吼着。

    刹那之间,苏尘的双臂如狂熊开山,恶虎通涧,一股沛莫能御的强大力量顿时四溢。

    “咦?”苏尘微微一愣,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

    苏尘刚刚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身躯似乎轻便了不少,引力的作用在那一刹那减小了许多。

    刚才那一刻,自己似乎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就往上窜出了一大截。

    当然,苏尘此式一收,强大引力依旧如期而至,狠狠地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动弹不得。

    “鼍蛟填海!”苏尘心念一动,立刻摆出九鼎负鳌诀之中的两招武技之中的守势。

    果然如苏尘所料,在这种姿势之下,苏尘感觉自己体外的引力似乎减少了不少,自己身上的痛楚感也减轻了许多。

    “这九鼎负鳌诀,果然神妙!”苏尘啧啧称奇地说道,“只是其中作为基础式的两式武技,竟然就妙用无穷!看来,我还真是捡了宝了……”

    苏尘心思活络,稍稍思索了片刻,突然想出了一个天马行空一般颇为怪异的法子。

    ……

    清虚子看石鹤的表情分外怪异,不禁问道:“石鹤,怎么了?那年轻人死了?”

    石鹤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哦,难道他爬过通天壑了?”

    摇头。

    “他原路折回了?”

    摇头。

    清虚子不由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那他在干什么?”

    石鹤苦笑着说道:“那年轻人在通天壑的五百丈与八百丈之间来回攀爬,一会儿上,一会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什么?”清虚子也有些愣了,在通天壑的高空之中来回攀爬?这年轻人究竟想干什么?

    “而且,他突然间换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攀爬姿势,让人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石鹤语风一转,接着说道,“他攀爬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是同样的地方,但是他攀爬起来却比以前快了三倍以上。”

    “似乎,”石鹤犹豫地说道,“他已经渐渐开始适应通天壑的强大引力了……”

    清虚子微微一愣,不禁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石鹤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虎熊疏壅!”

    “鼍蛟填海!”

    “虎熊疏壅!”

    “鼍蛟填海!”

    ……

    萦绕的云霄之间,不断地响起苏尘一声声的怒吼声。

    苏尘攀爬的姿势极为怪异,以“虎熊疏壅”一式攀爬,攀爬的动作还未停止,苏尘瞬间变招,立刻化作“鼍蛟填海”的姿势。

    苏尘就这样,在“虎熊疏壅”与“鼍蛟填海”不断地交错,迅速地上下攀爬,动作越来越熟练。

    苏尘虽然意志坚定,但是并不执拗,更不傻。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贸然攀上通天壑九百丈以上的位置,稍有不慎,就可能就会化作一滩肉泥。

    因此,苏尘故意在五百丈与八百丈之间上下攀爬,先将这两式锻炼得足够熟络,然后再攀登九百丈以上的位置。

    这样来来回回,苏尘已经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他夜以继日地锻炼磨砺,全神贯注,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修为在这样枯燥无味、艰难重重的攀爬之中,正在出现极大的变化。

    “虎熊疏壅”与“鼍蛟填海”这两套武技,原本就是九鼎负鳌诀供初学者用来打造根基,锻炼基础的功法。

    而在通天壑沛莫能御、而且不断变化的引力之下,其锻炼的效果更是事半功倍。

    就好像练功之人喜欢在河流、瀑布等之中操练武功一样,一方面,强大的冲击力让即使一个十分简单的动作,也变得十分艰难,更能够锻炼体魄;而另一方面,水流流速的不断变化,使人能够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之中操练武艺,对其理解自然更为精深。

    而在通天壑的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其效果更是水流、瀑布的数十倍乃至数百倍。

    对于这两式的理解,苏尘简直称得上深入骨髓。

    可想而知,苏尘将来修炼九鼎负鳌诀之时,修炼速度绝对远胜常人。

    苏尘忽然长长呼出一口气,嘴角出现一丝笑容:“是时候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