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雷刀

    更新时间:2015-10-09 23:40:51本章字数:3128字

    “多谢师兄指教!”

    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的道理,苏尘还是十分懂得的。

    连续不断的挫折与磨难,早就让苏尘变得圆滑了许多。苏尘也完全懒得计较斐扬的无礼,表现得极为谦和顺从。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尘表现得低眉顺耳,自然让斐扬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施不开力。因此,斐扬也没有继续刁难苏尘,直接进入正题。

    斐扬微微一顿,说道:“你既然是第一次来,那我就给你讲讲这雷澜竹林的规矩吧!”

    斐扬淡淡地说道,“我们这雷澜竹林,不问你耗费的时间,也不问你所花的精力,我们只看结果。砍伐了多少雷音墨竹,就能够换到多少贡献值,一切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

    斐扬指着旁边粗细不一的雷音墨竹说道:“直径一寸的雷音墨竹,每根五十贡献值;直径两寸的雷音墨竹,每根个一百五十个贡献值;直径三寸的雷音墨竹,每根两百五十贡献值……”

    苏尘顺着斐扬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雷音墨竹的粗细程度都各不相同。看样子,雷音墨竹越粗,其砍伐难度就越大,因此其价值也更高。

    斐扬继续说道:“这雷音墨竹,又称为十二节竹。因为这雷音墨竹,从长成开始,就永远是十二节,一节不多,一节不少。”

    苏尘环顾左右,的确如此,这雷音墨竹从上到下都是十二节,每一株都是如此,直让人感慨造化之神妙。

    苏尘不禁啧啧称奇,这天下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

    “注意了,”斐扬说道,“这雷音墨竹,只能取其上九节,多一节、少一节都不行。”

    “咦?”苏尘问道,“也就是说,上缴的雷音墨竹,必须都是上面九节?”

    斐扬点点头说道:“取得少了,未免浪费人力,取得多了,就会影响雷音墨竹的成长。因此,不论取多取少,每相差一节,就会扣除一成的贡献值……”

    苏尘感觉收获极大,不禁微笑着说道:“多谢斐扬师兄指教,实在令师弟我受益良多……”

    另一旁静静等待的两拨弟子,每一拨都是三人。

    这两拨人之中,有一拨人性子较急,早就按捺不住了。

    那三人的领头人,是一个身材魁梧,长相略微有些难看的壮汉。

    那壮汉一个箭步冲上前来,陪笑着说道:“斐扬师兄,我们兄弟三人的租借的费用都已经缴纳了,那三把截雷柴刀,应该给我们了吧!”

    斐扬一声冷哼,手中三道灵光一闪,已经出现了三把寒光凛冽的灵刀。

    苏尘定睛一看,那三把灵刀寒光冷冽,雪光照眼,完全不像三把用来砍伐的柴刀,反而像什么神兵利刃一般。

    斐扬一边将手中的截雷柴刀递给三人,一边冷冷地说道:“雷虎,你们三个干的那些事,别以为我都不知道。你们最好收敛点,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的,别怪我不客气……”

    雷虎闻言,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手也不自觉地抖了一抖。

    不过,雷虎反应奇快,马上换了一副表情:“他娘的,是哪个在斐扬师兄你面前乱嚼舌根?看我拔掉他的舌头,免得他胡说八道!”

    雷虎一脸谄媚得令人作呕的表情,恭敬地说道:“斐扬师兄,我们都是公平竞赛,靠实力说话。双方都是你情我愿的,以修真之法会友,哪有什么乌烟瘴气之说?”

    斐扬一声冷哼,根本就不搭理他,转过头对苏尘说道:“我们这里,有不少种用来砍伐和储存雷音墨竹的法宝,你可以以缴纳一定的贡献值,租借的形式拿去。”

    “不过,不可以带出这雷澜竹林。”斐扬提醒道,“你离开雷澜竹林之时,就必须归还回来……”

    另一边雷虎吃了个闭门羹,脸上猛然闪过一丝狠辣的表情。但是,雷虎的冰冷的表情一闪即逝,瞬间就回到一副谄笑的样子,很难被人察觉。

    雷虎恭敬地哈腰点头,然后转身,领着身旁的两名跟班,缓缓消失在竹林之中。

    苏尘一直注意着这雷虎,对于他表情的变化,苏尘自然准确地捕捉到了。

    苏尘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容,顿时对这雷虎生出几分警惕:这家伙,恐怕是个笑面虎,得小心点才是……

    斐扬完全没有注意到雷虎神情的变化,依旧自顾自地说道:“像你这种刚刚入门的弟子,自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贡献值。这些法宝,我就不给你介绍了……”

    等斐扬介绍完毕,另一拨弟子也围了上来,领取他们的截雷柴刀。

    另一拨弟子的领头人,是一个俊朗不凡的年轻人,双目生辉,顾盼之间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跟在这年轻人身旁的两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生得极为普通,五官属于那种过目就忘的角色;而那女的则生得十分美丽,双瞳含水,娇唇若涂,让人双目为之一亮。

    苏尘微微看了一眼,就感觉这女子美艳多姿,虽然相较夏馨还略逊一筹,但是已经称得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

    不过,苏尘对于那女子却没有半点好感。

    因为那女人的眉宇之间有一种孤芳自赏的傲气,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苏尘很不舒服。

    那领头的年轻人领取截雷柴刀之后,径直向苏尘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苏尘师弟,我叫石鸿,是凝真峰的弟子。”

    接着,石鸿又介绍了一下一旁的一男一女:“我旁边的这两个,左边这个是张赫,右边这个是凝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凝真峰?苏尘想起凝真真人那一副怪里怪气,冷嘲热讽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冷意。

    苏尘脸上不动声色,礼貌地回绝道:“石鸿师兄,实在对不住。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并不喜欢群体活动……”

    石鸿低声说道:“苏尘师弟,刚刚那雷虎三人,都是一群好逸恶劳,性格狠辣的家伙。这三人长期游荡在在这雷澜竹林之中,专门搞些剪径的勾当。”

    石鸿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三人,专挑落单的弟子下手,抢夺他们砍伐的雷音墨竹,掠夺他们的成果。像苏尘师弟你这种,就是他们下手的目标……”

    苏尘嘴角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冷笑:剪径?那还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石鸿见苏尘没有丝毫意动的样子,又说道:“你手里没有趁手的砍伐法器,我可以帮你租赁一把截雷柴刀,必定能够大幅度提高砍伐的效率……”

    苏尘早已经打定主意,自然不会被这些小利所吸引。

    苏尘淡淡地说道:“实在对不住了,我喜欢一人独行,不喜欢被他人所牵绊……”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石鸿也不勉强,微笑着说道。

    石鸿、凝烟、张赫三人,领了截雷柴刀之后,马上也进入雷澜竹林之中。

    苏尘有些奇怪,这石鸿为什么会想让自己加入呢?

    苏尘刚刚查探了一番,石鸿的修为,已经在灵寂期的后期,而凝烟、张赫也在灵寂期的中期。

    而自己不过辟谷期的后期,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谓判若云泥,这石鸿为什么会这么殷勤地邀请自己呢?

    苏尘的耳朵尖,依稀听到了石鸿等人的谈话。

    凝烟冷冷地说道:“石鸿师兄,为什么要邀请那个苏尘加入?不过是个辟谷期的六代弟子而已,能对我们有什么帮助?”

    凝烟越说越气,不禁愤愤地说道:“幸亏那小子没答应,否则我们岂不是要多加一个累赘?而且,石鸿师兄,你竟然要用截雷柴刀来收买他!你要清楚,租赁一个截雷柴刀的价值,可是整整三百贡献值!”

    石鸿恬淡地笑着说道:“凝烟师妹,这苏尘毕竟是我们的同门,同气连枝,怎么能不管不顾呢?而且那雷虎三人,专门寻找落单的弟子下手,恐怕苏尘师弟会有诸多麻烦……”

    “哼!”凝烟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且不说那苏尘不是我们凝真峰的弟子,就算他是我们凝真峰的弟子,这种天资拙劣,完全没有潜力可挖的弟子,本姑娘也绝对懒得管他……”

    石鸿只是洒然地一笑,摇摇头,也不多说话了。

    苏尘听到这一番交谈,对这石鸿的的感觉不禁大为改观。

    所谓爱屋及乌,反之亦然。苏尘看不惯凝真真人,未免对凝真峰的弟子也有些恶感。不过,照实说,这未免有些不公道了。

    苏尘听完石鸿的一番话,不禁觉得这石鸿性格宽和厚道,倒是个值得一交之人。

    不过,石鸿嘴里虽然冠冕堂皇,心里其实是另一番想法。

    石鸿是石鹤的亲弟弟,天赋也是很不错,只是稍逊于石鹤。凝真真人花了很多手段,才将石鸿挖到自己的麾下。

    石鸿与自己的哥哥石鹤,常常在一起相互论道,交流心得。

    石鸿就曾经听自己的哥哥提醒他说:这个苏尘外拙内巧,深不可测,其前途不可限量,切不可轻视之。

    石鸿深知,石鹤的浮云灵眼看人极准,几无疏漏。如果石鹤说某人前途不可限量,那么此人必有其过人之处。

    也正是因为如此,石鸿才刻意交好苏尘,甚至不惜花费价值三百贡献值的截雷柴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付出的,绝对能够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