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先苦后甜

    更新时间:2015-10-10 23:52:23本章字数:3058字

    这一次昏迷,竟然是整整两年的时间!

    苏尘再次苏醒的时候,他身边天地万物,似乎都出现了巨大变化。

    苏尘眼前的一切景物,都变得清晰了许多,变得纤毫毕现。苏尘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十余丈之外的雷音墨竹的竹叶上停歇的虫子,连它有多少只脚、多少根触须都看得一清二楚。

    苏尘的耳边,原本细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现在也在他的耳朵中变得十分清晰。方圆数十丈之内的风声、鸟叫、虫鸣,尽收耳底,完全没有疏漏。

    苏尘马上就明白过来――是自己的神念再次增长了。

    而且这次增长,并不像以往一样,只是量的提升。

    这一次,似乎是质的飞跃。

    苏尘的嘴角出现一丝欣慰的笑容,这十年来枯燥无味、而且痛苦不堪的摸索尝试,果然没有白费!

    苏尘赶紧以神念内视,观察自己的变化。

    “三倍!整整三倍!”苏尘几乎跳了起来,恨不得仰天长啸。

    苏尘的神念,竟然在这次昏迷之中,整整提升了三倍!

    就现在来说,苏尘的神念,恐怕相较筑基期的修士,也差不了多少。

    苏尘很清楚,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苏尘以后能够一心多用,同时使用体内的星辰之力与灵力。也就是说,现在的苏尘,一个人就相当于两个辟谷期的修士。

    苏尘心念一动,双手同时举了以来。

    苏尘的左手星光流转,四十二道星斗灵箭围绕着他左手之中的阴力不断旋转;苏尘的右手灵气盎然,九道灵气汇聚而成的渊鳞灵剑游曳不定。

    “杀!”

    苏尘一声猛哼,四十二道星斗灵箭、九道渊鳞灵剑同时射出,狠狠砸在一旁的一棵雷音墨竹之上。

    一瞬间,雷音不断,电光四溢,青烟缓缓缭绕。

    苏尘定睛望过去,不禁露出满意的神情。

    苏尘清楚地看到,那棵雷音墨竹之上,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断痕,足见其威力之惊人。

    “还有些不足……”苏尘喃喃说道,“一心多用,我似乎还是有些控制不过来……”

    苏尘摇摇头,仰望着苍穹,淡淡地说道:“等砍伐完了雷音墨竹,再去慕蛟师兄那里问问,看看有没有能够一心多用的神通……”

    苏尘对于刚才的那一击,虽然十分满意,但是也察觉到了自身的不足。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同时使用两套神通的时候,还是有些心力不足。

    这并不是他神念不足,而是他觉得好像缩手蹩脚一样,很不习惯。

    苏尘当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继续砍伐那株命途多舛,被他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雷音墨竹。

    这株雷音墨竹,在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自然也是完全恢复了。

    苏尘前面的工作,依旧是白费力。

    苏尘望着那株雷音墨竹,不禁感触良多,笑着说道:“这次,一定要将你砍下来……”

    依旧是老方法,白天天罗星斗箭,晚上渊鳞灵剑诀。

    又是一年。

    与三年前一样,这株雷音墨竹依旧只剩下最后一小截还在负隅顽抗,胜利就在眼前。

    这一次,苏尘当然不会让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苏尘一声冷哼,猛然怒吼道:“给我断!”

    苏尘双手齐舞,全身灵力、星辰之力全部迸发。

    星斗灵箭骤涨到六十四道,渊鳞灵剑也凝聚了整整十二道,六丁缚阴剑之中六丁阴神挥舞着阴间兵刃狂涌而出,裂犀之中的一头妖犀之魄也狠狠冲撞上去。

    苏尘整整一年的攻击,已经耗尽了这株雷音墨竹之中的竹心阳雷。因此,苏尘也不用担心损伤到这两件法器,将两件法器也同时使了出来。

    瞬间,雷音墨竹一分为二,终于断成两截。

    雷音墨竹只是静态之物,因此,苏尘能够一心四用,将自己的四种招式全部使了出来。如果真正对敌的话,苏尘只要使用其中两种,就会操纵不过来了。

    苏尘满是疲惫之色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容。

    这株雷音墨竹有整整五寸之粗,其价值绝对不菲。

    苏尘现在灵力、星辰之力都已经几乎完全耗尽,砍伐下一株雷音墨竹,还需要休息一两天的时间才行。

    苏尘闲来无事,决定干脆先将这株雷音墨竹交给雷澜竹林的管事斐扬再说。来回走动一下,也能够了解一些情况。

    苏尘打定主意,手轻轻一抚,这株雷音墨竹已经消失在他的储物囊之中。

    石鸿、凝烟、张赫三人,依旧在那一块砍伐雷音墨竹。这十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砍伐了三株三寸粗的雷音墨竹、七株两寸粗的雷音墨竹,以及十二根一寸粗细的雷音墨竹。

    这三个人,毕竟都是灵寂期,而且石鸿还是灵寂期后期,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三人通力协作,又有截雷柴刀之助,效率自然不错。

    石鸿看到苏尘回到竹林之中,不禁微笑着说道:“苏尘师弟,收获怎样?”

    苏尘不动声色,淡淡地笑着说道:“总算砍断了一株,正准备交给斐扬管事呢……”

    “哦……那你赶紧去吧!”石鸿微笑着说道。

    石鸿自然下意识地认为,苏尘斩断的,是一株一寸粗细左右的雷音墨竹。

    毕竟,苏尘只是辟谷期的修为,孤身一人,有没有截雷柴刀这样的利器相助,即使石鸿想破脑袋,恐怕也不相信苏尘能够斩断五寸粗细的雷音墨竹。

    他当然不知道,苏尘有接近筑基期的神念,更为威力极为强横的星辰之力之助,实力远远不止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斐扬的下巴几乎要磕到地面上,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满脸都是不能置信的神色。

    “这株雷音墨竹,真的是你一个人砍伐的?”斐扬不敢置信地再次问了一句。

    苏尘虽然不是那种虚荣心很重的人,但是他依旧很享受斐扬现在的表情。

    毕竟,苏尘最初来的时候,被斐扬狠狠地轻视了一把。而现在苏尘的表现,无疑是给了斐扬一记响亮的耳光。

    “斐扬师兄,”苏尘苦笑着说道,“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一遍了吗?这真的是师弟我一人砍伐的,绝对不是从别人那弄来的……”

    “斐扬师兄,”苏尘接着说道,“你想想,这五寸粗的雷音墨竹价值这么珍贵,别人会随意地给我吗?”

    斐扬从一旁取了一把灵剑,狠狠地斩在这株雷音墨竹之上。

    强大的反震力震得斐扬手生疼,斐扬这才相信,这的确是一株雷音墨竹没有错……

    斐扬的面色十分古怪,还是说道:“五寸粗的雷音墨竹,价值六百贡献值,将你的玉牌给我……”

    苏尘将玉牌递过去,斐扬用手一抹,一道灵光闪过,六百贡献值已经没入其中。

    斐扬又在另一张玉牌之上一抹,又是一道灵光。

    苏尘好奇地问道:“斐扬师兄,这个玉牌是干什么的?”

    斐扬突然客气了很多,平静地说道:“你看到这边五枚玉牌了吗?这五枚玉牌,分别象征五峰在此地的贡献值。”

    “你既然是逍遥峰的弟子,你的贡献值,也会纳入到逍遥峰的贡献值之中。”斐扬介绍道,“每隔一百年,众妙门将门中的资源,例如法器、秘籍等,分配给各峰的时候,各峰的贡献值就是重要的评判标准。”

    “哦,”苏尘了然地说道,“也就是说,各峰的弟子与各峰的整体利益,实际上是休戚相关的。弟子的贡献多,其所在峰获得的资源就多……”

    “嗯,不错。”斐扬点头说道。

    看着苏尘消失在仿佛深黑色的海洋的竹林之中的背影,斐扬脸上不由得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这小子,如果不是运气太好,恐怕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苏尘的的目标,依旧是一株五寸粗细的雷音墨竹。

    苏尘苦中作乐,笑着说道:“兄弟,为了我的贡献值,你只好牺牲一下了……”

    半年,这株雷音墨竹嘎然而断。

    苏尘满脸惊讶,不禁说道:“这株雷音墨竹也太不禁砍了,比上一株不是差了零星半点,才半年就砍断了……”

    实际上,不是这株雷音墨竹太不禁砍,而是苏尘所砍伐的第一株雷音墨竹太坚韧了。

    雷音墨竹也跟人一样,越是千磨万击,就越是坚忍不拔。

    苏尘砍伐的第一株雷音墨竹,砍伐了足足数十次。

    每次砍伐之后,那株雷音墨竹愈合伤口,再次长好,就会变得更加坚韧一分。反反复复这么多遭,也难怪苏尘砍伐的第一株雷音墨竹坚韧得惊人了。

    加上这株雷音墨竹,苏尘的贡献值就有足足一千二百了,已经绰绰有余了。

    苏尘微微一笑,就准备离开。

    猛然之间,苏尘忽然发现一株极为醒目的竹子。

    这根竹子,竟然是醒目的紫色!

    苏尘仔细望过去,这株紫竹与一旁的雷音墨竹外形大致相似,五寸粗细,也是十二节。

    不过,这株紫竹很明显要比周围的雷音墨竹高等得多。

    这株紫竹之上,竟然能够看到一头紫电汇聚而成的玄鸟在其旁飞舞不断,就好像有灵性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苏尘微微一愣,不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