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黯殇珠

    更新时间:2015-12-05 12:41:20本章字数:3073字

    龙蛇演武,是众妙门为了提升门中弟子的整体实力,增强他们的实战能力,刻意提出的一种效果极为明显的比试大会。

    修真之士的修为,固然是衡量修真之士实力的最有效方式。但是,神通、道行、法宝等,同样也是修真之士实力很重要的一部分,绝对不可或缺。

    因此,为了防止之门中弟子过度重视修为的修炼,反而忽略了神通、道行、法宝等因素的重要性,门中刻意提出了龙蛇演武的方式。

    龙蛇演武,就是让修为在同一层次的弟子,进行比试大会。比试大会之中,可以使用任何神通、任何法宝,但是必须是自己的。

    比试大会,几乎没有任何规矩。

    除了不能杀死对方之外,几乎什么手段都是允许的。

    这同样也是为了锻炼门中弟子的警惕性,因为修真界就是如此,对方绝对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杀死你。

    龙蛇演武的前三名,都会有极其丰厚的奖励,因此参加的弟子从来都是趋之若鹜。一方面,是为了那丰厚的奖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自身,提升实力。

    不同层次的龙蛇演武,其举办的时间间隔也各不相同。

    灵寂初期的龙蛇演武,是每隔一百年举行一次。

    而灵寂中期的龙蛇演武,则是每隔三百年举行一次。

    越是上层次的龙蛇演武,其中的间隔就越为惊人。当然,其奖励也要丰厚得多。

    逍遥真人听完凝真真人的突如其来的问题,不禁微微一愣:“那苏尘不过刚刚步入灵寂初期,根基还不扎实,修为尚浅。我的意思是,希望他不要参加这一次的龙蛇演武。”

    “不过,”逍遥真人苦笑着说道,“那小子听完这此龙蛇演武的奖励之后,双眼放光,看样子十分意动。如果我猜想得没有错,他应该会参加……凝真真人为何有此一问?”

    凝真真人还没回答,灵宝真人已经抢先回答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灵宝真人接着说道:“凝真真人刚收的入门弟子管冲,也是刚刚进入灵寂期初期才数十年的工夫。这管冲天赋异禀,天资过人,肯定要参加这一次的龙蛇演武。凝真真人,当然是怕这苏尘风头太盛,抢了管冲的风头……”

    龙虎真人一直与凝真真人不对付,自然借机落井下石地说道:“不错,这苏尘入门的时间比这孤芳自赏的管冲,还要短上许多。而且,他也不像那管冲,什么灵丹妙药,什么上等功法,都是任取任求。”

    “不知道……”龙虎真人故意说道:“如果这管冲要是落败了,他会不会去跳虎跃崖?”

    虎跃崖是凝真峰的一座险崖,深达万丈,如果跌落下去,自然是必死无疑。龙虎真人这一番话的意思,讽刺的意味自然谁都听得出来。

    凝真真人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冷冷地说道:“要是那苏尘赢了,我将我的名字倒过来写……但是,那苏尘输了呢?要不要咱俩赌上一把?”

    龙虎真人狡黠地一笑,当场将凝真真人顶了回去:“谁要跟你赌了?我们修真之士无欲无求,哪有输赢之说?”

    龙虎真人与在场的几名真人都很清楚,苏尘如果真与管冲遇上,绝对是败多胜少。

    苏尘才刚刚进入灵寂初期,而管冲已经进入灵寂初期数十年了,境界已经稳固,而且隐隐更有突破进入灵寂中期的趋势。这两个人实力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

    况且,管冲既然是凝真真人的入门弟子,手上绝对有几件威力不俗的法宝。相较苏尘,才刚刚进入众妙门百余年的时间,又能弄到什么法宝?

    而且,清虚子与五位真人也都清楚,苏尘虽然是通灵之体,但是天赋并不是特别突出,只是中上之资而已。

    而管冲刚进众妙门的时候,就被视为栋梁之才,鹤立鸡群。虽然管冲没有通灵之体,但他的天赋还是要胜出苏尘不少。

    整体来说,管冲不论各方面,都稳压苏尘一筹。

    因此,清虚子与五位真人看来,这苏尘如果对上管冲,胜机恐怕不足百分之一。

    凝真真人一甩袖子,冷冷地说道:“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就在三十年后的龙蛇演武上,咱们再看看,这苏尘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天赋过人……”

    伏龙山脉,心斋洞府。

    苏尘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重水庚金,不禁啧啧称奇。

    重水庚金呈乌黑色,仿佛章鱼的墨汁一般,十分奇特。

    按照苏尘的想法,既然名为庚金,就自然应该是金黄色,而且坚逾精钢。

    但是,眼前的这重水庚金却和苏尘想象得完全不同。

    这重水庚金完全是液态的,就像水一样缓缓流动,完全没有固定的形态,就更不用说坚硬了。

    不过,这重水庚金的密度倒是惊人。

    一斤重的重水庚金,不过一小团而已。

    苏尘用灵气小心地包裹着重水庚金,微笑着说道:“嘿嘿,这一次龙蛇演武,就靠你了……”

    夜晚,星辰漫天。

    苏尘双目紧闭,体内星辰之力漫溢而出,与九天之上的星斗遥相呼应,闪烁不止。

    重水庚金在苏尘的神念的作用下,浮在半空之中,仿佛一团流动的水,变幻不定。

    苏尘双臂展开,漫天星斗映照下来,星光如坠,疯狂地倾泻在苏尘的身上。

    苏尘的嘴角涌现一丝意外的笑容,通灵之体似乎不仅仅是对灵气有作用,对于星辰之力,作用也十分显著。

    通灵之体,果然不俗!

    苏尘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吸收星辰之力的速度也大大加快了,丝毫不逊色于吸纳灵气的速度。

    照这个进度来看,自己修炼北辰残卷的速度,恐怕也会因此大幅度提升。

    看样子,让自己花费甚巨,而且差点跌落万劫不复的两次淬炼躯体,没有白费!

    眼观鼻,鼻观心,苏尘很快陷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与天上星斗暗暗相合。

    在苏尘的引动之下,无数缕细微的星辰之力顺着他周身的窍穴没入他的体内,按照星辰运转的轨迹有序运转,最后被他慢慢吸纳,汇于体内。

    实际上,星辰之力由于过于暴戾,极难储于体内。但是,由于苏尘的通灵之体与天地暗合,星辰之力在苏尘体内的暴戾之气,无形之中自然被削减了很多。

    加上苏尘在通天壑的一番锻炼,身体早就锻炼得坚固无比,星辰之力细微的暴动,根本就伤害不到身体锤炼得比精钢玄铁还要坚硬的苏尘。

    也幸亏有通天壑与八荒剑鼎诀的锤炼,使得苏尘的身体极为坚固。否则,以修真之士孱弱的躯体,苏尘早就爆体身亡了。

    因此,在种种因缘巧合之下,苏尘度过了北辰残卷之中最险要的几步。

    而当苏尘踏过这个坎之后,他的身体会开始渐渐适应体内的星辰之力,与其水**融,后面的修炼也就变得一帆风顺了。

    实际上,苏尘修炼北辰残卷的最初几步,是在钢丝上面跳舞。

    不得不说苏尘运气极为不错,竟然次次都能够绝处逢生,化险为夷。

    苏尘双手捏了一个法决,他体内的星辰之力经历一个周天的循环之后,缓缓从他的十指之中涌出,没入天空悬浮的重水庚金之中。

    苏尘吸纳九天之上的星辰之力,而将星辰之力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又由十指之间释放而出,用来淬炼天空之中的重水庚金。

    北辰残卷之中所记载的星器的冶炼方法,与仙器的冶炼方式是完全不同的,简直是天差地别。

    仙器的冶炼,往往讲究一气呵成,毫无滞碍。

    如果修真之士在冶炼仙器的过程之中,因为种种原因而中途停止了,绝对不可能接着冶炼。因为即使冶炼出来,冶炼出来的仙器也会有巨大的瑕疵。

    仙器冶炼的时间也较短,往往是在一年以内,六六三十六天、七七四十九天、八八六十四天、九九八十一天等等。

    而且仙器一旦铸炼成功,就完全定型了,无法再变化,除非回炉重造。

    但是,星器完全不同。

    星器的冶炼,往往是旷日持久的,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数万年的时间,都是很寻常的。

    而星器的冶炼,当然也并不需要一气呵成,断断续续的冶炼,对于星器毫无损伤。

    也就是说,星器根本就没有冶炼成功之说。

    它们可以不断接受星辰之力的淬炼,不断进化,不断蜕变,一直达到它的极限,就好像生物一样。

    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

    只需要不到一年的工夫,仙器就能够冶炼成功,而且威力极为惊人。

    但是星器的冶炼,往往要数十年、数百年的光景,才能略有成效。

    不过,北辰残卷也有解决之道。

    在北辰残卷的记载之中,修炼与冶炼星器可以同时进行,也就是说,修炼与冶炼星器两不误。

    苏尘现在所使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接下来的三十年的时间里,苏尘完全开始了与世隔绝的修炼生涯。

    白天,在心斋洞府之中修炼九鼎负鳌诀。

    而到了晚上,则在漫天星辰之下,修炼太虚天衍诀,同时淬炼自己的这枚星器――黯殇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