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龙蛇演武

    更新时间:2015-12-06 11:29:20本章字数:3071字

    骄阳似火,整座伏龙山脉热气腾腾,云蒸雾绕,场面着实壮观。

    心斋洞府之中,苏尘以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趴在地面上,仿佛一头盘踞在地面上的千年老龟。

    苏尘的周围,乳白色的灵气竟然汇聚成一头巨鳌的形状,笼罩在苏尘的身上。那头巨鳌吞云吐雾,悠长地吐纳这天地之间的灵气,十分神妙。

    而苏尘的旁边,天仪蜺也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疯狂地吐纳这天地灵气。

    这三十年的光景,天仪蜺倒是没什么变化,并没有长大多少。

    猛然,苏尘睁开双眼,两道灵光从他的眼中暴射而出。

    苏尘身旁灵气汇聚的巨鳌瞬间溃散,没入苏尘的体内。

    “短短三十年的工夫,而且一张三清聚灵符也没有使用,我竟然修炼到了一鼎六纹的境界,”苏尘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这似乎……也太快了点。”

    九鼎负鳌诀分为九层,分别为一至九鼎。而九鼎负鳌诀之中的每一鼎,又分为九层,分别为一至九纹。

    而苏尘现在,已经修炼到了一鼎六纹的境界,进展可谓惊人。

    当然,苏尘之所以修炼如此之快,并不是毫无原因的。

    首先,苏尘在通天壑反复操练虎熊疏壅、鼍蛟填海两式,将这两式基础功法操练得深入骨髓,入木三分,已经为九鼎负鳌诀的修炼打好了基础。

    况且,苏尘又脚踏实地、循序渐进地修炼了金鲤化龙诀,更是为他的修真之途铺平了道路。

    再加上苏尘又炼得通灵之体,他的修炼自然事半功倍。

    苏尘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过,时间过于仓促,九鼎负鳌诀之中的神通,竟然连一式都还没来得及学……看样子,只能依靠金鲤化龙诀之中的神通对敌了。”

    “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苏尘嘴角扬起一分自信,“即使只使用金鲤化龙诀之中的低等神通,同样处于灵寂初期的弟子,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苏尘看看自己的双手,低声说道:“无论是灵力、道行、神念以及速度,我都胜过同阶的弟子。加上我的太虚天衍诀也到了神霄境的第七重,能够以星辰之力对敌,而且还有这个帮忙……”

    苏尘心念一动,一枚黑色的圆球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骨溜溜地转个不停。这枚圆球,正是苏尘这三十年来以星辰之力淬炼的星器——黯殇珠。

    “三十年的星光淬炼,虽然时间上还是有些不够,”苏尘点点头,喃喃说道,“但是威力已经十分强大了,用来作杀手锏,倒是不错。”

    苏尘猛然站了起来,微微伸了个懒腰,微笑着说道:“天灵丹、绝巘剑,我要定了!”

    凝真峰。

    管冲生得面如冠玉,唇红齿白,顾盼之间气度不俗,颇有修真之士的风范。

    管冲一脸不解的神色,问一旁的凝真真人道:“师父,为何要在我的身上布下禁制?我现在明明已经有灵寂中期的修为了,为什么要把我的修为压制在灵寂初期?”

    凝真真人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道寒如雪的冷光:“为师就是要让你参加灵寂初期的龙神演武……”

    “为什么?”管冲疑惑地说道,“虽然这一次,灵寂初期的龙蛇演武的奖励,的确比以往要好好上许多。天灵丹对修真之士助益无穷,而绝巘剑更是后天下品仙器之中的佼佼者,威力已经接近后天中品仙器了。”

    “不过,以师父您的身份与手段,比这好得多的东西,也能够轻易弄来……”管冲接着说道,“我们何必去争那蝇头小利?”

    “蝇头小利?”凝真真人冷冷地说道,“这些小利,为师自然不在乎。为师争得不是利,而是一口气!”

    “争什么气?”管冲闻言,不由得问道。

    凝真真人狠狠地瞪了一眼管冲,瞪得他噤若寒蝉。

    凝真真人不愿在这个问题之上多做解释,冷冷地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扬名立威于众妙门吗?现在就是个机会!只要你能一举夺魁,相信众妙门中所有人,都会注意到你这个后起之秀……”

    凝真真人对管冲很了解,管冲有野心,野心极大。他最不能忍受的,莫过于籍籍无名,无人问津。因此,凝真真人故意投其所好,给他抛出了一根胡萝卜。

    凝真真人的一番言语,马上击中了管冲的要害。

    管冲闻言,双目猛然闪过一道寒光,硬骨铮铮地说道:“师父,徒儿必定不负师父所望,将天灵丹、绝巘剑给您拿回来!”

    凝真真人看管冲一副自负的样子,在抛出萝卜之余,又给了一记大棒:“管冲,不要太过得意忘形了!要是你阴沟里翻船,到时候反而成了别人登顶之路上的一块台阶……到时候,不止你,连为师也抬不起头来。”

    管冲自信不改,微笑着地说道:“师父,放心!我现在已经是灵寂中期的修为,只是被禁制压制在灵寂初期而已。以我现在的实力,同样灵寂初期的弟子,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再说了,”管冲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自信地说道“我还有鲸鲵霸刀在手,有谁会是我的对手?”

    凝真真人微微一愣,脸上也闪过一丝笑意:“不错,你有鲸鲵霸刀在手中,恐怕没有谁是你的对手……”

    “管冲,有一个叫做苏尘的人,你要记住。”凝真真人冷哼一声说道,“遇到这个人的时候,你要让他败得越难看越好……”

    “是!”管冲自信满满地说道。

    管冲作为凝真真人的入门弟子,一直跟随凝真真人修炼,足不出户。他既没有名气,同样对众妙门之中的事情,也知道得极少,他自然也没有听说过苏尘的名字。

    管冲这个时候,不由得对那个名叫苏尘的可怜虫心生怜悯:既然是我师父的意思,那就算你倒霉了。不过,能够栽在我管冲的手里,你也算败得其所了……

    管冲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将这个叫做苏尘的可怜虫放在眼里。在管冲看来,这苏尘与其他灵寂初期的修士没有两样,在他的面前,都像蝼蚁一样弱小。

    不过,他很快就会发现,谁是蝼蚁,谁是巨鲸……

    龙蛇演武场。

    龙蛇演武场人山人海,摩肩擦踵,人多的不像话。

    苏尘在龙虎灵神几十年的时间,也没见过这么多人。

    这些人就像突然间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让苏尘感到分外不适应。

    这也十分正常,平素里众妙门的弟子都分散在各处,不是在各自的洞府之中修行,就是为了贡献值在执行众妙门发布的种种任务,自然难以碰到了。

    而这次龙蛇演武,不但参加的人数极多,而且前来观战的人也是多得惊人。很多人都是抱着观摩的心思来的,希望见识一下别人的法宝、神通,以弥补自身,扬长补短。

    苏尘随便拉了一个同样也是灵寂初期的弟子,礼貌地问道:“这位师兄,这龙蛇演武怎么人山人海的,人这么多?他们都是来参加比试的吗?”

    那名弟子一转头,瞟了苏尘一眼:“是刚入我们众妙门的吧?”

    苏尘点头称是,微笑着说道:“我才刚刚加入不到百年的时间,对于众妙门之中的境况不甚了解,还请师兄指教。”

    那名弟子看样子有些不耐烦,但是还是耐心地解释道:“龙蛇演武,几乎每一次都是万人空巷。不过,参加的人并不多,一般只有一两百人。而剩下的,都是来观摩的。”

    苏尘又问道:“我看这些人之中,灵寂初期的弟子极多,怕有近千人,为什么他们都不参加呢?”

    “哼!”那弟子哼了一声说道,“就算要参加,也得掂量掂量自身的实力才是……龙蛇演武,只有前三名才会有奖励,其他人即使参加了,也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已。”

    “因此,参加龙蛇演武的,”那名弟子接着说道,“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实力特别有信心,那就是为了磨砺一下自己的神通而来的。”

    “不过这一次,”那名弟子叹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参加的人比往年更少了,而观摩的人确是往年的数倍……”

    “哦,”苏尘微微一愣,问道,“这是为何?”

    “你连着都不知道?还真是孤陋寡闻!”那名弟子瞟了苏尘一眼,惊讶地说道。

    苏尘微微一笑:“我一直在离龙虎灵山较远的洞府之中修行,所以对于门中之事不甚了解,还请师兄指教……”

    “这一次,前三名早就被预定了。因此,很多人就干脆不参加了,反正也难以争到一席之位。”那名弟子说道,“而前来观摩的人之所以大大增加,大多是为了见识见识这三个人对前三名的争斗……”

    “哪三个?”苏尘不由自主地问道。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苏尘也想稍微了解一下,自己的最大的对手到底是哪三人。

    “管冲、秦渊、苏尘。”那名弟子对于苏尘的孤陋寡闻表现得很不耐烦,但还是一一解释道。

    “苏尘?”苏尘念着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