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对手

    更新时间:2015-12-08 19:39:59本章字数:3124字

    灵寂初期的龙蛇演武,对于六人来说,当然是完全不值一哂的,甚至筑基期的龙蛇演武,六人也几乎从不出现。

    这一次,六人如此默契地出现在龙蛇演武场的观天台上,自然都是为了瞧瞧苏尘与管冲之间的斗法。

    虽然六人无一例外地认为苏尘败多胜少,但是还是按耐不住心底的好奇,想看看管冲这凝真峰的翘楚,与现在风头一时无二的苏尘,到底能够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而这一次观战人物如此之多,同样也是抱着相同的心思而来。

    “这个人就是管冲?”苏尘微微一愣,望着青龙台上的那人说道。

    管冲生得剑眉星目,风神秀貌,倒是十分俊朗。

    这管冲刚一上场,就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摸样,完全没有半分修真之士的风度。这种样子让苏尘不由得想起了横死归藏山的王羽,对这管冲的印象,不禁大打折扣。

    管冲的对面,是一名龙虎峰的弟子。

    那名弟子长相普通,很明显修为又不及管冲,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那名弟子手中灵光一闪,一只赤红的葫芦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遮天火鸦诀!”那名弟子一声怒吼,手中的赤色葫芦已经冲天而起。

    那名弟子手中捏出几个法决,那赤色葫芦猛然暴射出数百道凌厉至极的火光。烈火焚天,纷纷化作无数聒噪长鸣的火鸦,纷纷朝着管冲猛冲而去。

    “哦?”眼见此景的逍遥真人微微一愣,微笑着说道,“这火焰,似乎是赤兜宫之中的炉火。这名弟子采集赤兜宫之中的火精炼制为法宝,威力的确不俗。”

    龙虎真人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此子心思灵活,日后前途不可小觑……”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冷笑着说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耍小聪明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管冲面对漫空的火鸦,丝毫不惧,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芒。

    管冲一声怒吼,天地仿佛为之一滞,声势惊人。

    刹那之间,管冲的身体猛然暴射出一道通天的灵光。那道灵光瞬间暴涨数十丈,凝化成一头大得令人咋舌的巨鲸怪鲲的形象。

    清虚子大吃一惊,几乎要从板凳上跳起来:“这是……鲸鲵吞虚玄功!”

    龙虎真人也是面色大变,变得十分难看。

    凝真真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得意地说道:“不错,管冲修炼的,就是号称吞天噬地的鲸鲵吞虚玄功。虽然管冲现在不过在鲸鲵吞虚玄功的第二重,不过,灵寂初期的弟子,我想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龙虎真人面色难看,冷哼一声说道:“鲸鲵霸刀呢?你是不是将鲸鲵霸刀也交给他了……”

    凝真真人点点头,冷笑着说道:“不过,鲸鲵霸刀恐怕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逍遥真人苦笑着摇摇头:“凝真真人,不过是小孩子的一场游戏而已,何必如此较真?”

    清虚子与另外几名真人也是微微颔首,显然对凝真真人如此偏袒有些看不过去。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毫不相让地说道:“管冲逾矩了吗?既然管冲没有逾矩,诸位就不必多费口舌了吧……”

    清虚子等人被凝真真人一顶,也是无话可说,只得作罢。

    青龙台上,正战得如火如荼。

    “吞!”管冲一声冷哼,那头足有山麓大小的鲸鲵猛然张开大嘴,仿佛吞天纳地一般,瞬间将漫天火鸦全部吸入腹中,消失无踪,连一只漏网的火鸦也没有。

    那名龙虎峰的弟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苦心打造的法宝在这管冲面前,竟然没有丝毫作用,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灭!”管冲又是一声怒吼,那头鲸鲵仿佛泰山压顶一般,朝着那名龙虎山的弟子当头压下。

    那名弟子大惊失色,手中的赤红葫芦迎风而长,挡在那头鲸鲵的下方。

    一声巨响,那名弟子的赤红葫芦完全不是管冲鲸鲵吞虚玄功的对手,瞬间崩裂,化为齑粉。那头鲸鲵去势不止,从天而降,狠狠砸在那名弟子的身上。

    又是一声轰隆巨响,烟尘四起,那名弟子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龙虎峰的另外几名弟子见状不好,马上跳上龙虎台,围在那名弟子的周围。其中一人赶紧观察那名弟子的伤势,剩下的几人则对管冲怒目而视,表情十分激愤。

    管冲故意装出一副歉意的神情,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吗,我一直跟随师父修炼,很少与人拼斗,下手未免有些没有分寸,实在抱歉!”

    管冲一抬手,手中已经多出一枚灵气四溢的丹药:“这位师弟的骨头,恐怕已经完全被碾碎了。我手中的这枚回春丹,能够救回他的性命……”

    龙虎真人怒火中烧,猛然拂袖而起:“凝真真人,你的弟子出手未免也太不知轻重了!对待同门,手段竟然如此毒辣,还算得上我们正派的弟子吗?”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刀剑无眼,何况是修真之士的对搏?管冲已经第一时间给了他丹药了,你还要如何?”

    “哼哼!”龙虎真人怒极反笑,冷哼一声说道,“我将你打成重伤,再给你两枚丹药,看你是否愿意?”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也站了起来:“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眼看两位真人剑拔弩张,就要发生冲突,清虚子、逍遥真人等几位赶紧劝架,费了很大的工夫,才将两人再次拉开。

    凝真真人冷笑着说道:“你的弟子本领不济,何必怨别人?”

    “你!”龙虎真人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着吧,有你哭的时候……”

    清虚子与几位真人修炼数千年,都是人老成精之辈,哪里看不出管冲是故意下辣手以扬威?

    清虚子与几位真人,都觉得这管冲未免太过暴戾,沽名钓誉,反而失了修真之士的本心。对着管冲的印象,未免差了很多。

    这管冲还浑然不知,一副傲气凌人的样子,缓缓走下青龙台。

    场下的苏尘也是同样的感觉,苏尘低声对一旁的百晓说道:“这管冲手段未免过于狠毒了,不过为了示威,竟然下如此辣手……咦,你怎么了?”

    百晓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低声说道:“这管冲,未免太可怕了!苏尘,他可能会是你的对手,你竟然丝毫不惧?你有信心打败他吗?”

    苏尘淡淡一笑:“没有交过手,又怎么知道?”

    百晓闻言,心中更是惊诧莫名。

    他很清楚,苏尘既然这样说,很明显也有几分把握。也就是说,这苏尘恐怕也有不逊于管冲此刻所展现的实力!

    百晓心中的惊诧很快就被激动所取代:这一次的龙蛇演武,果然是卧虎藏龙……

    朱雀台。

    “秦渊,”百晓介绍道,“是我们众妙门有名的废物。”

    “废物?”苏尘微微一愣,不禁说道,“你不是说秦渊是我最大的对手吗?怎么会是个废物呢?”

    “这个秦渊,已经停留在灵寂初期千余年的时间了,你说不是废物是什么?”百晓微笑着说道。

    “在灵寂初期停留了千余年的时间?”苏尘惊讶地说道,“这怎么可能?灵寂初期的寿元,仅仅也只有一千年而已……”

    百晓早就料到苏尘会有此一问,马上笑着说道:“这秦渊,就是依靠延寿丹延长寿命,才活到今天……不过,延寿丹虽然能够延长寿命,却对修真之士的修炼的潜力损伤极大。”

    “这样也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这秦渊越是使用延寿丹,就越难以进阶;而他无法进阶,也就必须实用延寿丹延长寿元。”

    “不过,所谓百炼成钢!你可要警惕了,”百晓郑重其事地说道,“这秦渊在灵寂初期停留了这么久的时间,无论神通、道行、法宝都高人一等。前几届的龙蛇演武,这秦渊就一直都稳居榜首。这一次你们二人冒了出来,这秦渊的风头才被你们二人比了下去。”

    百晓见苏尘默然不语,接着说道:“走,那秦渊也该上场了,去看看……”

    秦渊生得虎背熊腰,肩宽背厚,一点不像修真之士,反而像是一名武者。

    秦渊的对手,是一名逍遥峰的弟子。

    秦渊手中捏了个法决,猛然一声怒喝:“缠!”

    刹那之间,无数道幽绿色的青木之气从地底狂涌而出,仿佛灵蛇出洞,疯狂地从地面八方朝着那名逍遥峰的弟子浑身上下缠绕而去。

    那名弟子也颇有些实力,并没有束手就毙。

    他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一张嘴,喷出一柄仿佛游龙一般的飞剑。

    那名逍遥峰弟子的御剑之术十分精妙,飞剑破空,横斩竖劈,将缠绕周围的青木之气纷纷斩断。

    但是,数不清的青木之气源源不绝,断则重生,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百手、千手?

    那名逍遥峰弟子仿佛置身蛇潮之中,四面八方团团的青木之气简直就像潮水一样,让他生出一阵无力之感。

    那逍遥峰弟子终于后力不济,数以千万计青木之气将他团团包裹,动弹不得。

    一旁的百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介绍道:“秦渊修炼的是木系功法,虽然爆发力不足,但胜在绵延不绝,持久力极强。他还有一柄中品仙器——缠龙尺,配合他的木系功法,威力更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