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御风

    更新时间:2015-12-09 18:23:58本章字数:3007字

    “再去看看兀峦吧……”苏尘面色不改,微笑着说道。

    “我看不用了……”百晓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兀峦与管冲、秦渊二人相比,相差可不是零星半点。我看你见识了秦渊、管冲二人的实力之后,依旧面不改色,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只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百晓微笑着说道,“兀峦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你还是准备好怎样亮相吧,看完管冲、秦渊之后,恐怕所有的人都想见识见识你的本领了。”

    苏尘淡淡一笑,脸上也是狐狸一样狡黠的笑容:“恐怕,他们得失望了……”

    玄武台。

    苏尘的对面,是一名灵宝峰的弟子。

    清虚子、五峰真人都拭目以待,在看完管冲、秦渊二人声势浩大、威风凛凛的亮相之后,他们都很好奇,苏尘会以怎样的方式登场。

    灵宝真人眼光瞟过那名灵宝峰的弟子,嘴角猛然涌现一丝诧异的笑容:“竟然是他?苏尘啊苏尘,恐怕你的第一场比试,就会很不好过……”

    灵宝峰并不以修为见长,而以法宝取胜。灵宝真人更是极为精通仙器冶炼,灵宝峰的弟子手中法宝总是胜过另外四峰许多。

    因此,龙蛇演武之时,各峰弟子最头痛的,莫过于灵宝峰的弟子。

    而灵宝真人的这名弟子,手中刚好就有一件威力极为惊人的法器――烈阳壶。

    一名灵宝峰的弟子微笑着说道:“这苏尘竟然遇上了韩猛师弟,恐怕他取胜就没那么容易了,说不定,还会阴沟里翻船呢……”

    百晓微微一愣,不禁微笑着问道:“这位师兄,我的龙蛇册上也记载了韩猛的资料,似乎也并不是特别厉害,这位师兄为何有此一言……”

    那名灵宝峰的弟子很明显认识百晓,得意地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不知道吗?我们韩猛师兄,最近得了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名为烈阳壶……”

    “烈阳壶?”百晓好奇之心大起,赶紧问道,“是什么?”

    “烈阳壶,是我们师尊(各峰弟子称自己峰的峰主为师尊)亲自冶炼的一件法器。”那名灵宝峰的弟子唾沫横飞地说道,“师尊以烈阳石、黑硝尘、金乌火羽冶炼,花费整整七七四十九日……”

    “金乌火羽?”深知金乌火羽的珍贵的百晓大惊失色,赶紧说道,“金乌火羽冶炼出来的法器,至少也是后天上品仙器,怎么会在韩猛的手中?”

    “听我说完!”那名弟子不耐烦地说道,“不想师尊冶炼的第四十八天,竟然炸炉了……”

    百晓博闻强记,自然知道炸炉的意思。

    炸炉是炼器的术语,所谓炸炉,就是炼器到重要关头,因为种种原因,炉崩器损的现象。

    越是高品阶的法器的冶炼,就越容易出现炸炉的现象。

    “功亏一篑之下,师尊雷霆震怒,拂袖而走,将那烈阳壶扔给了韩猛师兄。”那名弟子滔滔不绝地说道,“于是……”

    后面的话,百晓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烈阳壶到最后关头才损毁,恐怕尚且保留了七八成的威力。而且金乌火羽之中,大多蕴藏着金乌精魄。因此,金乌火羽冶炼出来的法器,大多拥有器魂,威力远胜普通法器。

    百晓望着玄武台上镇定自若的苏尘,嘴角不由得出现一丝笑容:“嘿嘿,不知道你会怎么应付呢?”

    苏尘微微屈身,身体向前倾,双腿一前一后,摆出了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好像奔跑一样。

    韩猛虽然心中诧异,但是没有丝毫放松警惕,他一伸手,烈阳壶已经出现在手中。

    韩猛正要释放烈阳壶之中的金乌精魄,眼前的苏尘竟然刹那间消失无踪。

    韩猛一愣之间,身后衣领猛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好像有个巨人提着他的衣领一样。

    瞬间,韩猛被一股大得惊人的力量甩了出去,远远落在擂台之外。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兔起鹘落之间,胜负已分。

    全场一片寂静,但是很快就是一片哗然。

    “障眼法?未免太有失风度了吧!”

    “竟然用这种低劣的手法取胜?”

    ……

    百晓身旁的那名灵宝峰的弟子,也是连连怒骂不止:“竟然耍这种小聪明?看样子这苏尘也不过尔尔……咦,你瞪什么眼?”

    百晓心底冷笑,低声说道:“障眼法?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百晓的青灯寒瞳仿佛蛇的瞳仁一样闪烁不定,他的脸上闪现一丝兴奋之色:“这苏尘,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台下的凝烟一脸鄙夷之色,冷哼一声说道:“我说这苏尘不怎么样吧?靠这种小伎俩取胜,实在胜之不武……”

    “小伎俩?”石鸿微笑着说道,“胜了就是胜了,哪分什么手段?咦,哥,你怎么了?”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石鹤一脸惊讶之色,连连说道,“这苏尘,实在太厉害了……”

    “怎么回事?”石鸿不禁问道。

    “这是什么神通?那似乎是金鲤化龙诀之中的金鲤御风之术,但是却比金鲤御风之术还要快上数倍!”清虚子几乎有些失态,惊讶地站了起来,“诸位,你们都看到了吧……”

    “他在刚才那一瞬间的速度,竟然达到了筑基期的遁光的速度。”龙虎真人也是满脸震惊之色,“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灵寂期初期的弟子,恐怕没几个是他的对手了……”

    清虚子与五峰真人,自然清楚地看到了苏尘动作的全过程。苏尘的动作十分简单,就是纵身一跳,跳到韩猛的身边,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扔了出去。

    这些动作自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是其速度却是快得难以想象,竟然达到了筑基期的遁光的速度,简直惊人。

    这种速度之下,灵寂初期的弟子,连看清楚都很难,更不用说追上了。

    凝真真人也是心中一紧,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冷笑一声说道:“速度再快又怎样,灵力如果不足,根本无法撼动修炼鲸鲵吞虚玄功的管冲分毫……”

    凝真真人心有惴惴,这苏尘,难道真这么厉害?

    苏尘面色如常,也不管场下不绝于耳的喧哗嘲讽之声,从台上跳了下来。

    对于这些冷嘲热讽之词,苏尘早就听惯了,毫不在意。

    相反,对苏尘来说,那些看穿了他的动作的,反而更值得他警惕。

    苏尘将韩猛扔出去的一系列动作,动作虽然简单,但是其中的神通,却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金鲤御风之术,同样也是达到金鲤化龙诀的第九重之后才能修炼的神通。这种神通,能够御风而行,将速度提升到十分惊人的程度。

    当然,如果仅仅是金鲤御风之术,韩猛断然不可能完全无法阻挡。

    在那一刹那,苏尘将体内星辰之力运转到了极致,将星辰之力在自己的脚下喷薄而出,瞬间产生了极为惊人的反冲力。

    辅之以金鲤御风之术,自然将苏尘的速度提升到了接近筑基期遁光的恐怖程度。

    也只有苏尘,身兼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才能够施展出如此神妙的神通。

    而且,也得拥有苏尘这样强悍的身体才行。以星辰之力产生的强大反冲力,若是普通修真之士的躯体,双腿肯定会在瞬间崩碎。

    因此,即使清虚子、五峰真人境界远超苏尘,也丝毫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苏尘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脚下发麻,酸痛不已。

    他不动声色,暗暗运转体内灵气,瞬间将脚部的伤势抚平。

    接下来的三天里,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演武台,比试依旧是如火如荼。

    管冲第一日立威之后,就再没有人敢捋其虎须了。遇上管冲的,都自认倒霉,个个弃权。

    秦渊积威犹在,因此也较为轻松,大多数人面对他时,也选择了弃权,以免自取其辱。

    唯独苏尘,大多数人都认为苏尘是投机取巧而胜,胜之不武。因此,个个摩拳擦掌,希望能够将苏尘拉下马来。

    但是,很快这些人就发现,这招“障眼法”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从头到尾,苏尘依然是这一招,完全没有变过。

    但是,从没有人能够逃脱这一招,无论他们使用什么手段,都被苏尘一招甩了出去,完全没有例外。

    从头到尾,无一合之将!

    这些弟子们开始对苏尘渐渐改观了:这个苏尘,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而另一方面,从石鹤、云隼、百晓等这些有眼力的人的口中,他们也渐渐得知了这“障眼法”的真相――竟然是速度!

    快到他们看不清的速度!

    很快,苏尘的赛程也变得轻松起来。毕竟,一个照面就被扔出去,着实也是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

    第四日。

    玄武台旁聚集的弟子,至少是前三日的一倍之多。

    他们候在这里,都是为了观看两个人之间的比试。

    苏尘。

    兀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