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龙蜿虎扑之势

    更新时间:2015-12-11 13:08:46本章字数:3152字

    兀峦,惨败!

    从头至尾,兀峦连苏尘的一根毫毛也没有碰到,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败得很难看,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轻视兀峦。

    所有灵寂初期的弟子都很清楚,如果自己处于兀峦的位置,只可能败得更难看。

    就连以防御力著称的兀峦都被如此凌厉的剑网杀得溃不成军,其他人在这六柄龙骖天叱灵剑的汹涌攻势之下,坚持的时间只可能更短。

    全场出奇地寂静,所有人都还沉醉在六柄龙骖天叱灵剑组成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剑网之中,难以自拔。

    操控多柄法器,一般只有筑基期以上的弟子才能够做到。

    但是,苏尘不但操纵六柄飞剑,而且圆润自如,去留如意。其中的微妙之处,也只有清虚子等人才能够轻易地看出来。

    逍遥真人叹了一声,不无惋惜地说道:“如果这苏尘修炼我逍遥一脉的神通――七窍慧心,其造诣恐怕不可估量……”

    龙虎真人虎眼一瞪,低声说道:“如果他修炼我龙虎一脉的龙蜿虎扑之势,难道造诣就会低于你的七窍慧心?”

    龙虎真人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猛然闪过一道狡黠的寒光。

    龙虎真人冷冷瞟了凝真真人一眼,嘴角涌现一丝冷笑:凝真,所谓来了人不往非礼也。你的弟子伤我弟子,我也是时候该讨回公道了……

    夜晚,幽月如钩。

    苏尘端然而坐,手中不断变幻着剑诀。

    两柄灵气凝化而成的龙骖天叱灵剑相互交错,游离不定,龙叱之音四起。

    苏尘的愁眉紧皱,似乎遇上了什么难题。

    猛然,两道龙骖天叱灵剑怦然而碎,消失无踪。

    “不行……”苏尘的眉毛仿佛两条纠缠在一起的虬龙,愁眉不展,“操纵多柄灵剑,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圆转如意,毫无滞碍,但实际上还有所缺陷。”

    “每多操纵一柄灵剑,单柄灵剑的杀伤力,就会降低半成左右。当操纵六柄灵剑时,每柄灵剑的威力,就只有原来的七成五左右。如果操纵的灵剑数目再多,其威力恐怕还要大打折扣”

    “而且,”苏尘苦笑着说道,“操纵多柄灵剑,对神念的消耗也大得惊人。如果面临恶战,恐怕难以长持……”

    “如果以这种状态,”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恐怕得动用暗殇珠,才能够对付那管冲。毕竟,我虽然留有后手,但别人也肯定留有后手……”

    苏尘缓缓吐出一口气,正准备继续修炼龙骖天叱剑诀,他猛然一惊,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是哪位前辈三更半夜大驾光临?”

    “哦?”一旁的一座巨岩之后传来龙虎真人意外的声音,“你的神念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上几分,果然不错!”

    “拜见龙虎真人!”虽然苏尘不怎么待见这位龙虎真人,但对方毕竟是一峰之主,苏尘不敢怠慢,赶紧参拜。

    龙虎真人脚下不止动用了什么神通,缩地成寸,瞬间就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啧啧,”龙虎真人望着苏尘,仿佛品评什么东西一样,啧啧赞叹地说道,“虽然根骨不佳,但双目神光内敛,外谦内傲,意志坚定。加上又有通灵之体,你这小子,果真不可小觑啊……”

    苏尘被龙虎真人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弄得有些不知所以,不卑不亢地说道:“龙虎真人深夜拜访,不知所谓何事?”

    “没有一心多用的神通,控制多柄飞剑的时候,是不是总觉得左支右绌,心有余而力不足?”龙虎真人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微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一套神通,名为龙蜿虎扑之势,要不要学?”

    “龙虎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尘几乎完全愣住了,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说道。

    半夜三更,与自己毫无交集的龙虎真人突然冒出来,竟然要传授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心多用的神通,恐怕任谁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因此,苏尘不知道龙虎真人的用心,不由得有些迟疑不决。

    龙虎真人见苏尘一脸愕然,不耐烦地说道:“就算你不愿意学,老子也硬要教。以你现在这点三脚猫的神通,怎么可能是管冲的对手?”

    说罢,龙虎真人一拉苏尘,猛然化作一道遁光消失无踪。

    苏尘心念急转,很快就从龙虎真人的只言片语之间,将事情条理理了个七七八八:龙虎真人一向与凝真真人不对付,而这次龙蛇演武,管冲以龙虎峰的弟子立威,更是惹得龙虎真人勃然大怒。

    恐怕,龙虎真人是想拿自己当枪使,又怕自己这把枪不够锋利,难以对管冲造成威胁。因此,龙虎真人临阵磨枪,要将自己这杆“枪”磨一磨。

    “龙虎真人,”苏尘想通了这一点,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龙蛇演武,明日我与朱雀台的秦渊还有一场比试。若错过了这场比试,恐怕我就没有与管冲对垒的机会了……”

    “不用担心,”龙虎真人早有准备,冷哼一声说道,“我已经让秦渊弃权了,你直接参加后天与管冲的一战就可以了……”

    龙虎真人看苏尘一脸诧异之色,冷冷地说道:“秦渊是我龙虎峰的弟子,我让他退出龙蛇演武,他难道敢放半个屁?再说了,我给了他两枚延寿丹,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苏尘苦笑着问道:“为什么真人不助秦渊一臂之力呢?他是龙虎峰的弟子,不是更给真人你长脸吗?”

    龙虎真人冷哼一声:“秦渊天资低劣,我还不知道他?所谓烂泥扶不上墙,我再怎么助他,不过也是贻笑大方而已。”

    两人交谈之间,龙虎真人猛然停下,两人已经出现在一个灵气浓厚,仿佛仙境一般的洞府之中。

    苏尘心中极为震惊:这个洞府之中的灵气,比心斋洞府中贴上足足三枚三清聚灵符的时候,还要浓厚数倍。

    浓郁的灵气简直如同潺潺流水一样在身边流过,苏尘的每一次呼吸,都觉得神清气爽。流转的灵气甚至不时形成龙腾虎跃之相,飘忽不定,时聚时散。

    龙虎真人看苏尘一脸惊讶的神色,得意地说道:“本真人的无为洞府之中的灵气浓度怎样?以你现在的修为,在本真人的无为洞府之中修炼一日,至少等于在你自己的洞府之中修炼半个月。”

    龙虎真人得意之色很快收敛,猛然将一个玉简甩到苏尘的跟前:“这里面记载着龙蜿虎扑之势的功法,赶快记下来。”

    苏尘接过玉简,也不矫情,神念立即扫过玉简,开始默记龙蜿虎扑之势的神通。

    龙虎真人站在苏尘的面前,冷哼一声说道:“你给我看清楚了,我不会演示第二遍的……”

    说罢,龙虎真人猛然一声怒吼,双手之间猛然燃起翻腾不定的深黑色火焰。

    那黑色的火焰凶气冲天,煞气四溢,散发的不是热气,而且阴冷的寒气。那黑色烈焰滋滋燃烧之间,时而凝聚成饿鬼凶煞的魔相,不断发出鬼哭魔嚎的怪音,十分惊人。。

    苏尘站在这黑色火焰三尺之外,竟然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种油然而生的心悸。

    不用说,这自然就是龙虎真人的三昧戾火了。

    龙虎真人一声冷哼,又是一声虎吼:“看清楚了,龙蜿虎扑之势!”

    龙虎真人一抬手,双手之中的三昧戾火顿时起了变化。

    左手之上,三昧戾火形成龙蜿之势,火龙如蛇,蜿蜒游走;右手之上,三昧戾火呈现虎扑之势,炎虎若扑,饿虎扑羊一般。

    龙虎真人的双手之上,虽然同为三昧戾火,但是其形其象却截然不同。

    一龙一虎,一柔一刚,截然相反,龙争虎斗,似乎却又相得益彰。

    苏尘看得目瞪口呆:那一龙一虎,虽然都是三昧戾火所化,但却栩栩如生,甚至一毛一鳞,都尽显无疑。

    苏尘暗自感叹,自己与龙虎真人这些修真界顶端的人物,相差还是太远了……

    龙虎真人见苏尘似乎有些走神,猛然一声怒吼:“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

    苏尘幡然醒悟,心神合一,结合玉简记录的功法,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龙虎真人手中三昧戾火凝化的龙虎之形。

    不多时,龙虎真人收功,手中的龙腾虎跃的三昧戾火消失在他的手掌之间。

    苏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但也只能就此作罢。

    “几成?”龙虎真人问道。

    苏尘闻弦歌而知雅意,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三成……”

    “三成?”龙虎真人微微一惊。他原本以为,苏尘能够领悟一成就很不错了,想不到苏尘竟然领悟了三成之多,倒让他十分意外。

    “不可能,以你的根骨,”龙虎真人皱眉说道,“恐怕两成就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领悟到三成?你演练一番给我看看……”

    苏尘闻言,也不恼不燥,双手舒展,灵气瞬间在他手中汇聚。

    很快,苏尘的左手之上,灵气汇聚为龙蜿之形,而右手之上,灵气汇聚为虎扑之相。

    一龙一虎,翻腾踊跃,相争相斗,仿佛活物。苏尘手中灵气所凝化而出的龙虎之相,相较龙虎真人的三昧戾火所凝聚出来的龙虎之相,相差不是零星半点,但是已经颇有几分龙腾虎跃的精髓了。

    “怎么可能?”这次轮到龙虎真人呆了,“以你的根骨,竟然真的领悟了三成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