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寒骊九霜剑

    更新时间:2015-12-12 19:57:05本章字数:3091字

    六柄龙骖天叱灵剑飘忽不定,忽而化作灵剑之态,忽而化作骐驰骥奔之相,风驰电掣一般,在苏尘的周围不断来回。

    六道灵剑进退有据,变幻莫测,忽聚忽散,隐然似乎形成某种神妙无方的剑阵,威力成倍增长。

    龙虎真人看着心神合一,毫无杂念的苏尘,不禁暗暗点头。

    “想不到,这小子虽然天赋不佳,但是却有破妄明眸,怪不得能够看破我的龙蜿虎扑之势……”龙虎真人面带赞许之色,低声说道,“比试迫在眉睫,这小子竟然不骄不躁,不徐不疾,倒是不错。按照此子的心性来看,日后前途难测……”

    说到这里,龙虎真人脸色一变,忽然骂了一句:“哼,真是便宜那逍遥真人了!要是这苏尘是我龙虎峰的弟子,我就直接将他掠到我的无为洞府之中,强收为弟子。老子霸王硬上弓,还怕他不从?”

    苏尘面带淡淡的微笑,完全沉浸在龙蜿虎扑之势一心多用的奇妙境界之中,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联。

    苏尘的神念已经化作无数细丝,不断分化,越分越细。他的神念将龙蜿虎扑之势的神通不断分解,每一处细微之处都仔细琢磨,不敢有丝毫放松。

    “醒神吼!”龙虎真人掐指一算,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一声低喝,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吼。

    吼声如龙吟深涧,虎啸山林,仿佛一记棒喝,让苏尘猛然一惊,睁开双眼。

    苏尘正修炼在要紧关头,被龙虎真人突然打断,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怒色。

    “瞪什么瞪?”龙虎真人虎目如炬,冷冷地说道,“我这醒神吼,对你这种低阶弟子裨益极大,对你的道行更是有极大的好处。寻常的弟子,我才懒得用一记醒神吼去叫醒他呢……”

    苏尘很快醒悟过来,马上说道:“一日一夜的工夫,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

    龙虎真人哭笑不得,马上恢复正颜,冷声说道:“你沉浸在龙蜿虎扑之势之中,自然没有察觉时间的流逝……现在,我要送给你几件法器,你自己掂量掂量,该怎么选择。”

    “法器?”苏尘闻言,不禁一愣。

    龙虎真人一声冷哼,怒声说道:“管冲的法器,名为鲸鲵霸刀,即使在后天中品法器之中,也属名列前茅。你手中没有任何法器,又怎么可能是管冲的对手?”

    “不多说了,我虽然能够助你,但是也不能逾矩。”龙虎真人一声冷哼,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你可以选择多件下品仙器,以你现在神念,同时操纵多柄仙器,绝对游刃有余;其二,你可以选择一件中品仙器,与管冲的鲸鲵霸刀抗衡。”

    苏尘毫不犹豫,微微一笑:“我选择一……不过,我要九柄下品飞剑。”

    “九柄?”龙虎真人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说道,“以你现在的修为,竟然能够操纵九柄下品飞剑?你不会是坐地起价,讹本真人吧?”

    这龙虎真人说话,怎么总是跟地痞流氓一般腔调?苏尘闻言苦笑,微笑着说道:“多大的脑袋,就戴多大的帽子。我自己的事情,我还是很清楚的……”

    龙虎真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幻不定。

    苏尘看着龙虎真人粗犷的脸上不时闪现犹豫的神情,也懒得去管他在想什么,悠然自得地坐在一旁,静等着他的回复。

    龙虎真人猛一咬牙,脸上露出肉痛的神情,手中猛然出现一柄寒气凛冽、冷光映天的仙剑。

    苏尘定睛一看,这柄飞剑形态极为玄妙,竟然是由九道剑刃组合而成。左右各四道剑刃,仿佛绿叶相衬,中央一道细长的剑刃,寒锋如雪。

    冰寒彻骨的寒气扑面而来,竟然在龙虎真人脚下的地面上凝结上一层青霜。

    “后天中品仙器?”苏尘微微一愣,不禁低声说道。

    “不错,这柄寒骊九霜剑,正是一柄后天中品仙器,”龙虎真人满脸怒色地说道,“这柄寒骊九霜剑,能够一分为九,分出九柄子剑,威力强横。”

    “而且九剑同属一体,同出一辙,其威力更是远远胜出九柄下品飞剑。”龙虎真人慢慢介绍道,“这柄寒骊九霜剑刚好又是冰系灵剑,与你金鲤化龙诀的水系功法相得益彰。

    “真是便宜你了……”龙虎真人将寒骊九霜剑递到苏尘的面前,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是你输给了管冲,老子一定将你抽筋扒皮……”

    苏尘看着龙虎真人横眉怒目的样子,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果然是好处越大,风险越大……

    苏尘接过寒骊九霜剑,一股水**融一般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这把寒骊九霜剑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抽筋剥皮的酷刑,小子可受不了……”苏尘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微笑着说道,“俗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苏尘只好费点劲,将那管冲拉下马了……”

    “油嘴滑舌,”龙虎真人笑着说道,“不过,这份自信倒是不错!”

    ……

    “龙虎真人,一日一夜都没有看到你,不知道你到哪里修行去了?”凝真真人冷冷瞟了一眼龙虎真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还有,你们龙虎峰的秦渊怎么突然弃权了,难道是怕了那苏尘?”

    龙虎真人突然望着天空,豪迈地一笑:“今天天气不错,晴空如洗,万里无云……”

    龙虎真人顾左右而言他,完全没有反唇相讥,反而样凝真真人一阵不适应。

    凝真真人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中暗暗冷笑道:老狐狸……

    管冲、苏尘遥遥相对,两人都是一脸淡然,沉寂如水。

    场下群潮汹涌,隐然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管冲,一派支持苏尘。

    不过,照着场下的形势来看,管派似乎处于下风。

    支持苏尘的呼声此起彼伏,而支持管冲的声音已经完全淹没在那声潮之中,几乎完全听不见。

    这也是情理之中,管冲出手毒辣,又每每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自然惹得天怒人怨。加上他出手次数太少,也没有什么展示的机会。

    而苏尘出手,从头到尾也未伤一人,六柄龙骖天叱灵剑所化的剑网更是令人目眩神晕,眼花缭乱。无形之中,苏尘人气高涨,呼声如雷。

    高台之上的龙虎真人哈哈大笑,嘲讽地说道:“这管冲似乎人缘不怎么样嘛……人家说名师出高徒,果然不假!”

    凝真真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一阵青一阵白,冷冷地说道:“人缘?修真之士修的是大道,人缘如何,又有什么关系?”

    凝真真人冷笑着说道:“等这苏尘大败之时,我看这些矫揉造作的呼声又能顶什么用?”

    “大败?”龙虎真人冷笑着说道,“孰胜孰负,尚未可知……”

    台上的管冲首当其冲,也是满脸愤然之色:等我收拾了这苏尘,看你们如何呼喊?

    管冲念及于此,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厉色。

    管冲一声冷哼,手掌间猛然闪过一道乌光,鲸鲵霸刀瞬间被他攥在手中。

    管冲一身鲸鲵吞虚玄功很快祭起,他的呼吸瞬间变得极为悠长,仿佛巨鲸长吸,隐然带着风雷之声。

    他手中的鲸鲵霸刀也发出一声苍茫恢弘的长鸣之音,仿佛鲸鲵啸天一般。

    管冲猛然一声低喝,天地灵气瞬间汇聚,瞬间凝化为一头足有山峦大小,吞日食月的巨鲸之相。

    管冲人刀合一,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乌光,朝着苏尘猛冲而来。

    那头灵气所汇聚而成的巨鲸大鲵,也巨峰压顶一般,朝着苏尘的头顶砸了过来。

    苏尘眼前一黑,那头仿佛山峦一样的鲸鲵已经从他头顶上压了下来。

    苏尘猛然发出一声低喝,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凌厉的厉芒。

    苏尘一跺脚,瞬间化作一道快逾闪电的流光,在白驹过隙之间消失在原地。

    管冲收势不及,鲸鲵霸刀狠狠斩落,砍在苏尘脚下的地面上。

    瞬间,苏尘脚下的地面已经支离破碎,碎石崩裂。鲸鲵霸刀强大的冲击力,仿佛潮水一样疯狂四涌,吞没一切。

    另一边,擂台周围的四名弟子,身形都是微微一震,脸上闪过一抹苍白。

    擂台四周的弟子,都是清虚子安排的筑基期的弟子。清虚子安排这四人布下禁制,自然是为了防止苏尘、管冲之战,波及到其他人。

    但是四人完全没有料到,两人乍一交手,就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声势惊人。

    猝不及防之下,四名筑基期的弟子也都吃了点小亏

    而苏尘已经在刹那之间出现在擂台的另一侧。

    刚才那一瞬间,苏尘依旧是故技重施。

    苏尘以星辰之力在脚底爆发,产生巨大的冲击力,辅之以金鲤御风之术,来去自然如疾风迅电一般,难以追踪。

    苏尘现在修炼了龙蜿虎扑之势,同时运用星辰之力、灵力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更显得挥洒自如,游刃有馀。

    苏尘一声长吟,手中猛然闪过一道寒光,一柄寒刃如霜,冷光照人的灵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寒骊九霜剑?”凝真真人很明显认识这柄灵剑,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寒芒,对一旁的龙虎真人说道,“龙虎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