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寻幽

    更新时间:2015-12-14 17:43:12本章字数:3047字

    清虚子与五峰真人率先反应过来,瞬间化作五道流光,朝着台下冲了过去。

    “凝真真人,你好卑鄙!”龙虎真人冷笑着说道,“竟然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让灵寂中期的弟子冒充灵寂初期的弟子参加龙蛇演武!”

    刚才那一瞬间,管冲的身上明显冒出了禁制的光芒。清虚子与五峰真人都是见多识广,哪里会认不出来?

    凝真真人虽然理亏,但是嘴上却丝毫不肯吃亏:“管冲恰好在龙蛇演武之中进阶,不过是巧合而已,哪有什么禁制之说?”

    “无耻!”龙虎真人也懒得辩驳,冷哼一声说道。

    清虚子、五峰真人的遁光虽快,但毕竟距离太远,还是有些鞭长莫及。

    刹那之间,管冲已经冲散九柄寒骊霜刃所组成的浪漩剑阵,瞬间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苏尘以龙骖天叱剑诀操控寒骊霜刃,布置防线重重的浪漩剑阵,早已经将体内的灵力消耗了七七八八,面对如此威势,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苏尘双手挽了一个剑诀,九柄寒骊霜刃瞬间合一,化作寒骊九霜剑的初始形态。

    一声低喝,寒骊九霜剑在龙骖天叱剑诀的操控之下,瞬间化作一头怒兽,朝着管冲猛冲而去。

    苏尘现在灵力不济,分散力量无异于自寻死路。苏尘将灵力汇聚在寒骊九霜剑之上,准备以点破面,击溃管冲的疯狂侵袭。

    管冲不闪不避,鲸鲵吞虚玄功已经运转到了极致。

    鲸鲵吞虚玄功所凝聚的狂暴灵气,化做一头怒鲸怪鲵之形,吞吐**一般,竟然瞬间将寒骊九霜剑吞入腹中。

    苏尘心神一震,寒骊九霜剑已经完全与他失去了联系。

    管冲来势不止,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饿鬼,满脸狰狞之色,张牙舞爪,瞬间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鲸鲵吞虚玄功的暴怒的力量,仿佛狂风巨浪一般,瞬间就要将苏尘疯狂吞噬。

    生死存亡的关头,苏尘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寒芒,星辰之力陡然在体内疯狂运转。

    苏尘一抬手,一枚深黑色的珠子已经破空而出。

    黯殇珠!

    黯殇珠带着刺耳难听的鬼嘶灵啸之音破空而出,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朝着管冲猛扑而去。

    黯殇珠来势之快,竟然比飞剑还要快上数倍!

    黯殇珠以至刚至猛的星辰之力淬炼而成,刚猛、迅捷有余,却柔变不足,极难操控。

    即使以苏尘强大神念,也只能控制黯殇珠发出一次攻击。若是攻击落空,苏尘很难操纵黯殇珠准确地回到自己手中。

    如果管冲能够躲过黯殇珠的攻势,苏尘必然避免不了败亡的结局。

    但管冲自恃鲸鲵吞虚玄功刚猛无敌,竟然丝毫不让,意图以硬碰硬。

    一声巨响,两股至刚至强,毫无柔变的力量,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强大的冲击力引起的巨大风暴,竟然让周围四名筑基期的弟子也是身形不稳,脸色一阵惨白。

    管冲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仿佛断线的风筝,遥遥坠落在地。

    而另一边,寒骊九霜剑脱离了鲸鲵吞虚玄功的操控,瞬间回到苏尘的手中,消失无踪。

    苏尘虽然收回了寒骊九霜剑,但是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他花费了整整三十年冶炼而出的黯殇珠,已经在鲸鲵吞虚玄功强大的冲击力之下化为了粉末。

    而在这一瞬之间,清虚子与五峰真人也同时出现在擂台之上。

    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鸡:苏尘以灵寂初期的修为,竟然战胜了灵寂中期的管冲?而且仅仅只用了一招,更是丝毫不拖泥带水,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那黑色的珠子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在揣测,那是否是上品仙器?

    清虚子很快反应过来,沉寂的声音瞬间传遍全场,他淡淡地说道:“我宣布,此次龙蛇演武,苏尘拔得头筹。剩下的人,都各自散去吧……”

    刚刚看完一场数百年来从未如此激烈的灵寂初期的龙蛇演武,所有人都觉得意犹未尽,不愿轻易离去。

    但是清虚子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因此所有人也只能遗憾地离开。

    清虚子与五峰真人相互对视一眼,瞬间化作一道灵光,带着苏尘、管冲消失无踪。

    “苏尘,你那枚黑色的珠子,究竟是何物?”清虚子严肃地问道,“威力如此巨大,竟然能将灵寂中期的管冲击成重伤……”

    “苏尘,我们几人并非怀疑你。”一旁的逍遥真人语重心长地说道,“但是这枚黑色的珠子,煞气熏天,威力惊人,与魔器十分相似。你只需要告诉我们,此物从何而来就可以了……”

    苏尘也很清楚,清虚子与五峰真人,其实是不希望自己坠入魔道,误入歧途。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并无他意。

    苏尘依旧秉持这七分实、三分虚的原则,面色如常地说道:“这法器,是我自己炼制而成的。”

    “自己冶炼的?”清虚子微微一愣,脸上不禁露出迟疑之色。

    苏尘早知如此,缓缓解释道:“我刚刚进入灵寂初期之时,由于没有趁手的仙器,就在百宝窟购买了两千贡献值的重水庚金。这件事,慕蛟师兄可以作证。”

    一旁的灵宝真人也低声说道:“我检查过了,那的确是重水庚金冶炼而成,苏尘并没有说谎。”

    清虚子闻言,不禁问道:“苏尘,你是如何冶炼的?”

    苏尘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不慌不忙地说道:“我花了两千贡献值购得重水庚金之后,贡献值已经完全用光,没法租用炼丹炉。

    “我听人说,星辰之力可以淬炼法器。因此,我每晚以星辰之力淬炼那重水庚金,最后化作了这个圆球。”

    “你花了多长时间?”灵宝真人是炼器的行家,闻言不禁问道。

    “三十年……”苏尘据实说道,“从我获得重水庚金起,三十年间,我每晚都以星辰之力淬炼这重水庚金。”

    “整整三十年!”灵宝真人与其他几人脸色都是一变,灵宝真人摇头苦笑,“以你这沉稳坚定的心性,简直天生就是炼器的材料。不如加入我灵宝峰,让我教你炼器之道?”

    苏尘还没来得及回答,逍遥真人马上笑着说道:“灵宝真人,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怎么明目张胆地挖我的墙角?”

    灵宝真人诉苦地说道:“逍遥真人,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们众妙门的弟子,都以根骨、天赋挑选弟子,却忽略了心性。”

    “我灵宝峰的弟子,虽然天资不俗,但是眼高手低,毫无韧性。他们都对修炼之道感兴趣,对变化莫测的神通感兴趣,对枯燥无味的炼器之道,他们却是是避之不及。”

    灵宝真人苦笑着说道:“灵宝峰天资聪颖的弟子满目皆是,但是能够继承我的衣钵的,却是寥寥无几……”

    “难道我不是一样吗?”龙虎真人瓮声瓮气地说道,“现在那些弟子,性情懒惰,毫无耐心。让他们修炼功法,锻炼神通,他们个个兴高采烈。”

    “但是让他们冶炼丹药,那可就要了命了!如果我不看紧点,他们在炼丹的过程之中,也会打瞌睡,梦周公……”

    清虚子看场面似乎要变成诉苦大会了,赶紧出面阻止,笑着对苏尘说道:“苏尘,现在你的嫌疑既然已经洗清,那我就将此次的奖励――天灵丹、绝?剑赐予你吧。”

    “等一下,”苏尘微微一笑,笑着说道,“掌门人,是否能够将绝?剑换成别的法器?我手中现在已经有龙虎真人送我的寒骊九霜剑了,这柄仙剑落在我的手中,恐怕只是暴殄天物……”

    “这个东西,送给你吧……”清虚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凝真真人已经取出一件仙器,放在苏尘的面前。

    那是一双乌黑色靴子,上面绣着无数分分合合的黑云之图。那些幽黑色的流云,竟然仿佛活物一般,苍云白狗,变幻莫测。

    “寻幽靴?”龙虎真人显然识货,讽刺地笑着说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毛不拔的凝真真人,竟然会赐一件中品仙器给非自己峰的弟子?莫非又有诡计?”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冷冷地说道:“我以禁制压制管冲的能力,强制让他参加龙蛇演武,的确是我的过错。管冲毁坏了了苏尘的法器,我现在赔他一件中品仙器,大家互不相欠……”

    苏尘闻言,对于凝真真人的印象不禁大为改观。凝真真人虽然奸猾刻薄,但是并不是什么坏人,也颇有担当,并没有将责任推卸在自己的弟子身上。

    清虚子微笑着说道:“既然凝真真人送给你,你就收下吧!寻幽靴也是中品仙器,是行走防身的一流法宝,你试过就会知道……”

    苏尘当然不会推辞,恭敬地说道:“谢过凝真真人!”说罢,苏尘就将寻幽靴取在手中。

    凝真真人毫不领情,冷冷地说道:“不用谢我,我们双方各不相欠而已……”

    一番客套之后,苏尘很快回到心斋洞府,继续自己枯燥烦闷的修炼之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