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丹鼎宗

    更新时间:2015-12-17 13:21:57本章字数:3093字

    13:14:10

    绝尘 2015/12/17 13:14:10

    苏尘尾随在捞月身后,紧紧咬住不放。

    捞月奔驰如电,电光火石之间已经窜出了数百里。

    更让苏尘惊诧的是,在如此恐怖的速度之下,捞月竟然还能够灵活转向,东奔西折。

    每次苏尘就要靠近他的时候,他就会猛然转向,逃往另一个方向。

    苏尘虽然直线速度上还略胜过捞月一筹,但是寻幽靴毕竟是后天中品仙器,苏尘还难以操纵的灵动自如。

    况且作为反冲力的星辰之力也是刚猛有余,柔韧不足。

    星辰之力一旦爆发之后,完全没有转向的空间,只能一往无前。

    苏尘虽然速度上略胜一筹,但是灵活上却略显欠缺。因此,虽然紧咬着捞月不放,但是也难以截住他。

    不过,苏尘倒也不骄不躁,丝毫不在意。

    捞月明显是借助秘法、丹药之类的东西,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必定不能久持。

    苏尘很清楚,自己只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捞月必定会自己慢下来。

    果然,捞月似乎后力不继,身形渐渐迟缓下来。

    苏尘微微一笑,正准备发力追上去,捞月猛然一缩身,窜入一座布满蜘蛛网的腐朽洞穴之中。

    “哦?这不是我放置捞月的洞穴吗?”苏尘看到那座陈旧不堪的洞府,不禁低声说道。

    不错,这座乌黑的洞穴,正是苏尘刚刚准备加入众妙门之时,用来放置捞月的洞穴。

    但是,虽然依旧陈旧腐朽,没有半点活物的样子,但是苏尘却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危险的味道。

    这是苏尘修炼了河洛灵衍之后,所衍生出来的类似于第六感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际上是苏尘的河洛灵衍通过周围环境,以河书洛图之道演绎推算所得。虽然不甚明了,但是却极为准确。

    苏尘当时躲过捞月悄无声息的攻击,凭借的就是这种看似虚无缥缈一般的感觉。

    对于这种感觉,苏尘自然十分信任。苏尘的心中生出几分警惕,缓步走入洞穴之中。

    苏尘走入洞府的刹那,似乎触发了什么禁制,地面上猛然亮起灼目的光芒.

    “这是……阵法?”苏尘微微一愣之间,汹涌的攻势瞬间爆发。

    沉重枯黄的厚土之气在苏尘身后瞬间凝聚,化作一个手持重锤的土黄色巨人。

    那土石巨人一声刺耳的利啸,手中的重锤朝着苏尘的头顶猛砸而去。

    苏尘不慌不忙,寻幽靴变幻不定,瞬间躲过那土石巨人的重击。

    一声巨响,地面已经完全崩裂。

    苏尘暗暗吃惊,那土石巨人的恐怖力量,倒是丝毫不逊捞月的铁臂。

    苏尘双目紧盯这那头土石巨人,缓缓与他拉开距离。

    苏尘刚刚走出没两步,周遭的环境猛然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四周蓦然变得烈火炎炎,暴戾狂乱的离火之气化作四头火蟒,朝着苏尘疯狂吞噬而来。

    苏尘的双目闪过一道寒芒,九道寒骊霜刃破空而出,寒骊霜刃强大的寒气,瞬间将四头火蟒冻成冰雕。

    “五行阵?”苏尘的嘴角闪现一丝惊讶,他对夺舍捞月的身躯的人更为好奇了,他的手段之层出不穷,让苏尘都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阵法有很多种,苏尘的浪漩剑阵就是其中的一种,为剑阵。此外,还有借助五行之力的五行阵,借助三光之威的三才阵,由修真之士组成的仙阵等等。

    困在苏尘眼前的阵法,明显是五行阵之中的其中一种。

    苏尘还没来得及细看,阵法又变。

    坎水之气汇聚成一头吞舟之鱼的巨相,朝着苏尘狂吞而至。

    “天罗星斗箭!”

    苏尘一声低喝,六十三道星斗灵箭破空而出,仿佛星辰坠地一般,瞬间将这头吞舟之鱼击成粉碎。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苏尘眼中骤然闪过一道冷光,黑色的瞳仁之中猛然出现无数银亮的丝线,不断交错,极为神妙。

    一瞬间,苏尘的两眼闪烁着星河横流一样的光芒,九成的神念都已经沉浸在河洛灵衍的筹算之中。

    眼前的五行大阵落在苏尘的眼中,已经不再是阵法,而仿佛是一颗颗拨动的算珠。

    捞月傲然立于阵外,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

    他赤红色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寒光,低声说道:“这五行妖绝阵,是用五枚分属五行的妖兽的妖丹布置而成,借助五行之威,威力暴增百倍。你不过灵寂期的修为,妄图破阵,简直是痴心妄想!”

    捞月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寒光冲天而起,让捞月充满信心的五行妖绝阵竟然土鸡瓦犬一般,瞬间烟消云散。

    五枚妖丹暗淡无光,骨溜溜地在地面上滚动不止。

    苏尘的身形,渐渐显露出来。

    苏尘的双眸黯淡无神,显得极为疲惫。

    “这河洛灵衍,对于神念的消耗,未免也太恐怖了点。”苏尘双眉紧皱,“破解这个五行阵法,竟然耗费了我足足八成的神念!”

    苏尘猛然一惊,背后已经出现了一个乌黑的巨大身影。

    “虎熊疏壅!”捞月猛然发出一声厉啸,六臂疯狂挥出。

    捞月的六条巨臂猛然发出虎啸熊咆之音,轰鸣作响,狠狠地朝着苏尘砸来,声势极为惊人。

    “他怎么可能会虎熊疏壅的武技?”苏尘心中惊诧莫名,也是一声厉呼:“鼍蛟填海!”

    九柄寒骊霜刃在苏尘的操纵之下,挟裹着鼍吼蛟嘶之声,仿佛一张大网一般,横亘在苏尘的身前。

    九鼎负鳌诀之中的两道武技,瞬间碰撞在一起。

    两者相撞,都是微微一震。

    捞月是被九柄寒骊霜刃的巨大力量震退,而苏尘则是神念耗损过度,头晕眼花。

    苏尘眼前景物一震晃荡,心知这是神念耗费过巨的征兆,必须速战速决才是。

    苏尘心中涌起速战速决的念头,而另一边的捞月也是一样的想法。

    捞月猛然一声厉喝,他的头顶骤然冒出一道绿光。

    夺舍捞月躯体之人的元婴瞬间遁出,凶神恶煞一般地朝着苏尘狂噬而来。

    看样子,此人兴了夺舍苏尘的躯体的心思。

    山洞狭窄,闪躲腾挪都十分困难。这名修真之士,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才准备乘机夺舍苏尘的躯体。

    这名修真之士的元婴里苏尘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转入他的躯体之中。

    就在苏尘的肉躯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他猛然看到苏尘的嘴角,闪现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名修真之士心中一寒,猛然警觉。他心叫不好,元婴往远处遁去,准备瞬间遁逃。

    苏尘又怎么会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自己手中的漏网之鱼?

    苏尘一声低喝,六丁缚阴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六丁缚阴剑?”那名的修士元婴的脸上,闪过一丝惊骇的光芒,遁逃的速度更快了。

    可他再快,又怎么快得过苏尘?

    苏尘的寻幽靴猛然暴射出一道乌光,瞬息之间苏尘已经挡在元婴遁逃的路上。

    那名修士的元婴猛然一惊,就要继续遁逃,苏尘的六丁缚阴剑已经暴射出万道冷光。

    六丁阴神瞬间破剑而出,脸上闪烁着凶狞的笑容,朝着修真之士的元婴狂扑而去。

    六丁缚阴剑当初吞噬了赵常的凶魅剑之中的一只阴魅,被夏馨的空桑灵环所造成的损伤,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现在的威力,与苏尘刚刚获得六丁缚阴剑之时,也相差无几。

    六丁阴神的六道锁魂链,瞬间将那名修士的元婴团团困住,就要收入剑中。

    只要收入六丁缚阴剑之中,那名修士的元婴就会被六丁阴神完全蚕食干净,魂飞魄散。

    那名修士自然也知道这一点,眼见死亡越来越近,赶紧大声疾呼道:“别杀我!”

    苏尘面色不变,淡淡地说道:“我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嗜杀如狂之人,但是也并非什么良善之辈。你让我不杀你,给我个理由……”

    那名修士的元婴赶紧说道:“我是一名炼丹师,能够帮你冶炼丹药。”

    他为了保命,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将自己的老底都给掏了出来:“我是昔年炎州第一大炼丹宗派――丹鼎宗的长老,我名为陶仲,擅长冶炼多种丹药。”

    陶仲诱惑地说道:“如果有我的丹药之助,相信你进入御丹期、乃至凝婴期的时间,都会大幅度地减少……”

    “丹鼎宗?”众妙门所发的玉简之中,也有对修真界一些大型宗派的介绍,因此苏尘对于丹鼎宗也是略知一二。

    苏尘略微有些诧异地说道:“据我说知,丹鼎宗不是在数百年之前,就已经覆灭了吗?”

    陶仲脸上闪过一丝痛色,低声说道:“不错,丹鼎宗虽然已经灭亡,但是还留下我一人……”

    陶仲幽绿色的元婴低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是丹鼎宗硕果仅存的一人,丹鼎宗的九曲丹笈,就只有我一人知晓……”

    “九曲丹笈?”苏尘也有些动心,根据玉简之中的记载,这九曲丹笈是丹鼎宗不传的炼丹秘笈,能够冶炼出许多神妙无方的丹药。

    苏尘眉头微微一皱,淡淡地说道:“你又怎么保证,你不会暗怀鬼胎?我看你竟然能够凝化元婴,必定是凝婴期以上的强者,若是你意图不轨,我岂不是引狼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