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涅槃炉

    更新时间:2015-12-18 21:31:49本章字数:3097字

    陶仲觅得一线生机,赶紧说道:“我可以与你签订魂契,成为你的仆从。只要你心念一动,我就会瞬间魂飞魄散。这样,你自然就不用防备于我了……”

    苏尘得到想要的结果,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恐怕,没那么简单吧!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苏尘很清楚,陶仲竟然愿意签订魂契,作为自己的奴仆,必定还有别的条件。否则,陶仲毕竟也是有傲骨的修真之士,恐怕即便灰飞烟灭,也不愿意作为别人的仆从。

    陶仲对于苏尘的知机也十分诧异,稍稍一愣,马上说道:“如果你能够进入分神期、乃至合体期,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苏尘面色不变,淡淡地问道。

    “剿灭尸心宗!”陶仲脸上闪过一丝凶戾的冷笑,“我丹鼎宗就是灭于尸心宗之手,尸心宗一定要为本宗陪葬!”

    陶仲的要求,果然与苏尘料想的**不离十。

    苏尘郑重地说道:“我保证,如果肉日后有实力能够剿灭尸心宗,绝对会助你一臂之力……”

    尸心宗是炎州魔门第二大宗派,其势力之大,就连众妙门也十分忌惮。

    苏尘很清楚,以自己的现在的修为,要剿灭尸心宗,恐怕是千年、万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尸心宗是否还存在,也是犹未可知。

    因此,现在的许诺,不过是空头支票而已。

    不过,陶仲现在落在自己手中,也是毫无任何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自己。

    “现在,签订魂契吧!”苏尘淡淡地说道。

    陶仲得了苏尘的承诺,也不再犹豫,眉间猛然闪烁起一道幽绿色的光芒。

    苏尘割破手指,一滴鲜血瞬间滴在陶仲的眉间之上。

    苏尘的鲜血瞬间化作无数鲜红色的古篆,从陶仲的眉心开始,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

    无数血色玄奥的古篆,瞬间遍布陶仲仿佛婴儿的身躯一样的元婴,将陶仲的元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血色的古篆很快没入陶仲的元婴之中,仿佛石牛入海一样,了无痕迹。

    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苏尘的魂契已经种上。只要苏尘心念一动,陶仲的元婴就会瞬间魂飞魄散,不留任何痕迹。

    签订魂契之后,苏尘很快收起六丁缚阴剑,六丁阴神的残像发出不满的嘶吼声,缓缓没入剑锋之中。

    苏尘看着浮于空中的陶仲的元婴,淡淡地说道:“元婴如果离开肉躯,应该不能久存吧!你先用捞月的身躯凑合着吧,要不要我给你找一具人的躯体?”

    陶仲苦笑着说道:“不用了,我用这头六臂麓猿的躯体就可以了……”

    说罢,陶仲的元婴,瞬间没入捞月的头顶之中,与捞月合为一体。

    “你确定不需要我给你找一具人躯吗?”苏尘疑惑地说道,“你毕竟是修真之士,顶着一具妖躯,似乎还是有些不妥。而且,你修炼的是修真之士的功法,在这妖躯之中,根本完全发挥不出你的实力”

    陶仲没入捞月的体内之后,捞月赤红色的双目瞬间又出现了一抹神光。很显然,陶仲对于这具妖躯,已经颇有些轻车驾熟的意思了。

    陶仲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淡淡地说道:“功法?若是我们丹鼎宗的功法强大,又怎么会殁于尸心宗之手?况且,我现在一身修为,已经尽毁无余,即使夺舍了凡人的躯体,实力比灵寂期的弟子可能还要弱小。”

    “还不如使用这头六臂麓猿的身躯,”陶仲苦笑着说道,“这六臂麓猿,毕竟是洪荒异种,天赋惊人,比凡人的身躯,不知强上多少倍。”

    陶仲接着说道:“况且,我也懂得冶炼妖族的灵丹,能够大幅强化这具六臂麓猿的身躯。只要我以灵丹相育,这具六臂麓猿修为的提升速度,绝对是人躯的数十倍……”

    “你确定?”苏尘淡淡地说道,“你以后可能会因此被视为异类、妖族,你也在所不惜?”

    陶仲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芒:“只要能够报仇雪恨,即使让我千刀万剐、灰飞烟灭,我也在所不惜!”

    苏尘暗暗赞赏,这陶仲虽然略微有些偏激,但是坚毅刚烈,倒的确值得敬佩。

    苏尘的手中猛然闪过一道红光,骤然之间,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一本赤红如火,散发着浓浓腥煞之气的秘籍。

    苏尘一声冷哼,将这本秘籍扔到陶仲的手中:“如果你想报仇雪恨,这本秘籍应该适合你……”

    陶仲茫然地接过秘籍,赤红如血的双目之中猛然闪过一道惊喜的厉芒:“血颅魔经?这血颅魔经可是魔门高等功法,自从当年的魔门散仙血骨子陨落于龙虎灵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你……”

    陶仲迟疑了一番,改口说道:“主人,你修炼的是正道功法,又怎么会拥有魔门秘籍?”

    苏尘故作神秘地一笑:“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了,只要你一心一意地追随于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苏尘当然不会直说自己是随手捡到的,为了震慑陶仲,他自然是故作神秘地打马虎眼了。

    苏尘曾经翻阅过,这本血颅魔经也绝对属于魔门上乘功法,以血炼骨,威力惊人。

    不过,苏尘已经修炼了九鼎负鳌诀与北辰残卷,他缺的不是功法秘籍,而是时间。

    这本血颅魔经即使再神妙,对于苏尘来说,实在没有太大用处。

    况且,血颅魔经毕竟是魔道的修炼功法。苏尘现在身处众妙门之中,自然更不能修炼这套血颅魔经。否则,一旦魔气外泄,苏尘瞬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样一来,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将血颅魔经送给陶仲。

    一方面,陶仲已经与自己签订了魂契,已经是自己的下属。陶仲的实力,现在已经算得上是自己实力的一部分。陶仲的实力提升,同样也是自己的实力提升。

    另一方面,虽然有魂契的约束,但是难免陶仲也会阳奉阴违,办事不尽力。自己先以实力震慑他,这时候也该适时地给一根胡萝卜,恩威并施,才是驾驭之道。

    果然,陶仲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毫不犹豫地跪下说道:“多谢主公!”

    事情已了,苏尘也淡然了不少。

    苏尘淡淡地问道:“你们丹鼎宗,究竟是如何覆灭的?”

    陶仲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他现在由于是附身在六臂麓猿捞月的身上,因此显得更为狰狞,凶气冲天。

    “当年,我们丹鼎宗的实力,在整个炎州,也能够名列前九之列。整个炎州各门各派,都必须仰仗我们丹鼎宗的丹药。各门各派之中的直系弟子,几乎就没有没吃过我丹鼎宗的筑基丹、炼神丹等丹药的。”

    苏尘微微点点头,对于丹鼎宗的盛状,苏尘也略知一二。

    “不过,我们丹鼎宗重视丹药的冶炼,却忽略了修行之道。因此,我们丹鼎宗的修真之士修为都并不高,实力较弱。”

    “不过,我丹鼎宗人脉极广,正派数大正派,都与我们丹鼎宗唇齿相连。寻常的宗派,根本就没有胆子,更没有实力动我丹鼎宗。”

    苏尘点点头,又问道:“据我所知,尸心宗竟然在半天之内,就将整个丹鼎宗完全摧毁,以至于周围的正道门派准备救援之时,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苏尘疑惑地说道:“尸心宗虽然是炎州第二大魔宗,但是以他们的实力,要在短短半日之内摧枯拉朽一般地摧毁整个丹鼎宗,也绝非易事。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陶仲面带残忍之色,冷冷地说道:“尸心宗为了毁我丹鼎宗,不但联合了僵骸宗、恶鬼宗等魔门宗派,更发动了尸心宗的万尸解体大阵。”

    “那一日,尸心宗的万千血尸仿佛潮水一般攻上我丹鼎宗,即使我丹鼎宗的守护大阵,也完全守卫不住。而且,被血尸所杀的宗派弟子,也会在万尸解体大阵的作用之下,瞬间化为血尸,倒戈相向。因此……”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苏尘点点头,又问道:“不过,尸心宗为何要攻打你们丹鼎宗?据我所知,尸心宗与丹鼎宗井水不犯河水,根本毫无交界之处。他们攻打你们丹鼎宗,究竟是为了什么?”

    “涅槃炉!”陶仲脸上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尸心宗不知从何得知,我们丹鼎宗竟然拥有七大仙炉之一的涅槃炉。因此,他们费尽心力,就是因为觊觎我们丹鼎宗的涅槃炉。”

    “涅槃炉?”苏尘微微一愣,不禁问道,“涅槃炉对于你们丹鼎宗来说,其重要自然不言而喻。但是,尸心宗根本不通炼丹之道,为何要抢夺涅槃炉?”

    “炼尸!”陶仲耐心地向苏尘解释道,“涅槃炉不止可以炼丹,更可以炼尸。尸心宗的宗主血心老妖,就是希望夺得我丹鼎宗的涅槃炉,供他炼尸。”

    “炼尸……”苏尘对于邪门功法没有丝毫了解,只是一知半解,倒也没有多问。

    “那么,你又是如何生还的呢?而且还辗转夺舍了我这头捞月的身躯……”苏尘接着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陶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慢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