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猰貐

    更新时间:2015-12-23 17:57:28本章字数:3027字

    黑夜对于齐猛、苏尘等人来说,当然是完全没有什么关系。

    苏尘、齐猛等人都是修真之士,以神念查探周围的动静,比用双眼还要灵敏得多。

    不过,齐猛手中的中品仙器——月藏镜,其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月藏镜反射月华对敌,月光越强,月藏镜能够发挥的杀伤力就越为恐怖。这一夜没有一点月光,月藏镜能够发挥出杀伤力,自然就要逊色不少了。

    无涯林是凝真峰上的一处密林,灵木成群,无边无际,仿佛无涯的海洋一般。无涯林中有许多极为珍稀的灵木,冶炼丹药、炼制法宝,都是完全不可或缺。因此,无涯林在凝真峰上,也算的上是极为重要的一处所在。

    而那头赤貙的袭击,其中就有两次在这无涯林之中。

    无涯林是一片林海,即使受到袭击,其他人也很难察觉。况且,一击不成,远遁千里。有这重重树木的掩护,这头赤貙也更容易逃离。

    对于这头赤貙来说,这无涯林,绝对是个不错的伏击地点。

    苏尘漫无目的地在无涯林之中游荡,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但实际上,苏尘的心弦已经绷到了最紧,全神以待。

    “这头赤貙,怕是要动手了……”

    “我的河洛灵衍虽然尚未大成,但是也已经能够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这头赤貙,似乎紧盯着我,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万钧的袭击。”

    “它的耐心很好,它在等,等我露出破绽。相信,只要我露出一丝破绽,它就会瞬间暴起。”

    苏尘念及于此,心中微微一动:这样等下去,似乎也不是个办法,何不引蛇出洞?

    苏尘走在颠簸不平的山路上,似乎突然失足,脚下一滑,就朝地面上摔了过去。

    猛然之间,一旁的密林之中,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

    刹那之间,一头赤红如火的妖兽,带着一声声嘶力竭一般地巨吼,猛然从密林之中窜了出来。这头赤红色的妖兽四爪一蹬,仿佛一道从天而降的火流星,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着苏尘猛扑而来。

    快!

    极快!

    那头妖兽速度之惊人,竟然连静候在苏尘身后,准备收网拉钩的齐猛等人,竟然也完全来不及反应。

    “九极灵鳌剑诀!”苏尘一声低吼,寒骊九霜剑已经一分为九,瞬间破空而出。

    九柄寒骊霜刃带着凛冽的寒气瞬间裂空,排列为九宫之形,稳稳地横亘在苏尘的身前。

    依稀之间,九柄寒骊霜刃竟然化作一头背生九甲的玄龟灵鼋之态,死死抵挡住那头赤貙的利爪。

    一声巨响,那头赤貙的一对利爪,仿佛撞在铜墙铁壁上一般,竟然难有寸进。赤貙一声厉喝,远远弹开,警惕地盯着苏尘。

    九极灵鳌剑诀,也是一套守强于攻的剑诀。苏尘以此防御,这头赤貙自然难以攻破。

    “这真的只是一头变异的赤貙吗?”苏尘心中暗暗吃惊,“这实力,恐怕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可能?”隐匿身形的一人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芒,“这苏尘不过灵寂初期的修为,怎么可能闪过这一击?”

    那头赤貙一击不成,瞬间又发出第二击。

    赤貙往返奔腾,瞬间化作一道凌厉的血光,朝着苏尘猛扑而去。

    “斗罡步!”苏尘仿佛脚踏七星一般,踏着一种极为神异的轨迹,仿佛疾风迅电,瞬间躲过这头赤貙的袭击。

    同一时间,另外六人强大的攻势也如期而至。

    石鸿手中是一柄乌黑色、形态诡异古拙的长枪,凶气冲天。石鸿手一抖,那头乌黑色的长枪骤然化作一头黑蛟,朝着那头赤貙猛扑而去。

    凝烟手中的法器,是一柄玉如意。凝烟手中玉如意往空中一举,三道颜色各不相同的灵光瞬间从天而降,朝着那头赤貙狠狠砸落。

    何云使用的是一把散发着万丈毫光的宝伞、孙灏手中是一柄赤刃如血的灵剑,秦渊的手中则是一柄青色的灵尺。

    此外,齐猛的月藏镜威力大减,因此齐猛使用了另外一柄仙器。齐猛不愧是以法宝为长的灵宝峰的弟子,手中竟然有两件中品仙器。

    齐猛使用的另一件仙器,同样也是一柄仙剑。这柄仙器寒气凛冽,冷光映人,属性应该与苏尘的寒骊九霜剑相同,同样为水系。

    虽然同是中品仙器,但相较于寒骊九霜剑,齐猛手中的仙剑还是略逊一筹。不过,齐猛不过是筑基初期的弟子,拥有两件中品仙器已经十分惊人了。

    他毕竟不像苏尘,因缘巧合之下,竟然能够在一次龙蛇演武之中,获得两件中品仙器。而且,这两件中品仙器还都是中品仙器之中的中上品。

    这些法器之中,苏尘只认识秦渊手中的缠龙尺。不过,苏尘也只是听百晓说过而已,并没有亲眼见过。

    瞬间,六道凌厉之极的攻势已经从天而降,朝着那头赤貙狠狠砸了过去。

    那头赤貙迅捷如电,见状不妙,立即抽身遁逃。

    “好快!”苏尘望着那头赤貙逃跑的速度,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冷芒,“这头赤貙,难道是风系的变异妖兽,怎么会这么快!”

    这头赤貙奔驰如电,刹那之间,齐猛等人的攻势已经全部落空。

    只有孙灏手中的血剑,仿佛嗜血的鲨鱼,紧跟不放,狠狠地朝着那头赤貙猛追而去。

    秦渊手中缠龙尺在空中一展,四周幽绿色的树木仿佛全部活过来了一般,疯狂滋生,无数蔓藤朝着那头赤貙缠绕而去,挡在那头赤貙的前方。

    这里毕竟是树海,五行之中的灵木之气最为浓厚的地方。因此,秦渊在此,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一般,实力暴涨。

    那头赤貙一声厉喝,速度惊人再次暴涨。

    在四周无数蔓藤合围之前,猛然窜了出去。

    “好快!”齐猛眼中闪过一抹惊异,讶异地说道,“即使是风系的变异赤貙,这速度,似乎也……太快了点!”

    石鸿也是一脸惊讶,揣测地说道:“这头赤貙,应该是吞噬了不少我们凝真峰的弟子,因此修为暴涨……”

    一旁的孙灏一脸焦急,急忙说道:“我的血啼剑已经锁定了这头赤貙,我们赶紧追吧!如果离得太远,我的血啼剑就无法追踪了……”

    “好!”齐猛当机立断,马上说道,“我们追!”

    达到筑基期之后,就有凌虚御风,御器而行的神通。何云、孙灏、秦渊、齐猛虽然都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也都能够御器而行,来去如龙。

    但是,石鸿、凝烟、苏尘这三人,还没有筑基期的修为,自然无法飞行。

    齐猛作为领头之人,马上嘱咐地说道:“石鸿、凝烟、苏尘你们三人速度太慢,就不用追了。你们三人切不可放松警惕,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特别是你——苏尘,你不过灵寂初期的修为,须要防止这头赤貙狗急跳墙,去而复返。”

    “是,齐猛师兄!”苏尘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何云、孙灏、秦渊、齐猛瞬间跃上天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那头狼狈逃窜的赤貙猛冲而去。

    孙灏与自己那柄血啼剑心意相通,而血啼剑紧追那头赤貙不放,自然也难以逃脱孙灏的掌控。

    在孙灏的带领之下、齐猛等四人,迅速地朝着那头赤貙紧追而去。

    而石鸿、凝烟、苏尘这三名筑基期的弟子,自然就被留在了原地。

    苏尘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反正,修炼河洛灵衍而演化出来的第六感告诉苏尘,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石鸿看着沉吟不语的苏尘,笑着说道:“以那头赤貙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是齐猛、何云等几位师兄的对手的……苏尘师弟放心,我们只要静静等在这里,等着齐猛师兄拎着那头赤貙的脑袋回来,就大功告成了。”

    苏尘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前提是,那头妖兽,的确是一头赤貙……”

    凝烟闻言,不禁柳眉倒竖,冷哼一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凝真峰的弟子,都在撒谎啰……”

    凝烟的咄咄逼人,并没有引起苏尘的反弹。

    苏尘面色如常,淡淡地说道:“你们的描述,自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拥有这种特征的,并不只有赤貙这种妖兽而已,可能还有别的妖兽……”

    凝烟冷哼一声说道:“那你说,那你说还有什么妖兽是这般模样?”

    苏尘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淡淡地一笑,也没有多说。

    齐猛、何云等人紧跟不舍,仿佛附骨之锥,丝毫不肯放松。这头赤貙逃窜得虽然飞快,但是也甩不开齐猛等人。

    那头赤貙猛然停下,一双血目冷冷地盯着齐猛等人。

    霎时之间,这头赤貙浑身上下散发出凛冽的凶气,煞气逼人,如有实质一般。

    齐猛等人严正以待,齐整整地站在这头凶气冷然的妖兽的面前。

    “这……不是赤貙,”秦渊似乎看出了什么,眼中猛然闪过一道惊异莫名的光芒,“这似乎是猰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