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抢尸

    更新时间:2015-12-27 14:08:21本章字数:3154字

    这道从天而降的血影,不是别人,正是附身在六臂麓猿捞月身上的陶仲。

    陶仲以妖躯修炼血颅魔经,已经小有所成。

    六臂麓猿本来就是洪荒异种,天赋惊人。成年的六臂麓猿,拥有揽日月,移千山的本领,顶天立地,神力通天。

    相较于洪荒异种??,六臂麓猿的血统也丝毫不差。

    陶仲拥有这样一副强大的妖躯,加上陶仲性格坚毅刚强,修炼刻苦,因此血颅魔经的修为,也十分不俗。

    现在的陶仲,不但双眸如血,浑身上下原本乌黑如墨的猿鬃,也变成了一种显眼的赤红色。

    陶仲的猿躯,就好像在血水之中浸泡过一样,浑身赤红,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

    日后陶仲的血颅魔经大成,魔血入髓,就连浑身的骨骼都会变成鲜艳的红色,就与苏尘在通天壑见到的那副血骨一样。

    “这段时间,可累死我了……”陶仲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用神念与苏尘交流道,“主人,你们众妙门那四个筑基期的弟子的神念太敏锐了!我只能远远吊在后面,才能躲过这群人的神念……”

    石鸿、凝烟都在身侧,苏尘当然要装出一副完全不认识陶仲的样子。

    苏尘连退两步,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何方妖孽,竟然敢在龙虎灵山作怪?”

    而暗地里,苏尘则与陶仲用神念交谈道:“刚才形势危急的时候,你置身事外,事不关己。现在这头??已经被杀死,你倒冒出来了,你摆明了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啊……”

    陶仲龇牙咧嘴,用神念说道:“主人,不是我不想帮忙,实在是实力有限啊!这副妖躯固然强大,但我修炼了不是六臂麓猿一族的本族修炼之法,根本无法发挥它们一族的强大战斗力。”

    “血颅魔经毕竟是魔门功法,并不是十分适合这六臂麓猿的躯体。我现在修炼血颅魔经,不过辟谷中期的修为,能够帮上什么忙?”

    苏尘、陶仲大眼瞪小眼,仿佛虎视眈眈,相持不下一般。恐怕任谁也料不到,这一人一妖竟然正在紧锣密鼓地用神念互相交流着。

    苏尘暗暗点头,用神念继续问道:“你此刻现身,究竟所为何事?”

    虽然陶仲脸上没有表情,但是苏尘能够感觉到这家伙似乎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狞笑:“主人,这??的躯体,可谓一身都是宝!??煞血、??血牙、??赤筋,还有它的内丹等等,都是冶炼诸多珍稀丹药的上好材料。”

    “如果有这些丹药之助,主人与我的实力,能够在短期之内暴涨数倍!主人想要一举进阶到筑基期,也是轻而易举……”

    苏尘不禁怦然心动,筑基期对于苏尘来说,还真是个不小的诱惑。

    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淡然地用神念说道:“收上这头??的尸身,你立刻服下风行丹,赶紧返回我的心斋洞府,切不可做片刻的停留!以你现在的实力,要是撞上龙虎灵山之中的任何一名修士,必定凶多吉少!”

    “谢谢主人!”陶仲心中大喜,恨不得扑上来亲苏尘一口。

    不过,表面的工作也是要做的。

    陶仲一声猿吼,六只仿佛铁柱一般的巨臂疾风骤雨一般,疯狂朝着苏尘当头砸下。六只巨臂带动的劲风,竟然像响雷一样轰鸣作响。

    这小子,竟然丝毫不留手!

    苏尘心中暗暗怒骂,但是表面工作也得做足。

    苏尘一声冷哼,抵挡了几记攻势之后,假做不支,被陶仲狠狠砸飞。

    陶仲也不恋战,迅速抓起地面上??的尸躯,迅速逃离。

    陶仲两只猿臂举着??的尸躯,一只猿臂往嘴里塞了一颗风行丹,然后瞬间化作一道血光,消失无踪。

    而苏尘被陶仲神力惊人的巨臂打中,仿佛一颗炮弹一般,连连轰断了几棵灵木,直到撞到一根坚固无比的铁木树上,才狠狠跌落在地上,止住势头。

    幸亏苏尘修炼的是防御力极强的九鼎负鳌诀,又有星辰之力护体,因此也没有受太重的伤。

    饶是如此,苏尘也疼得直抽凉气。

    苏尘疼得面容都扭曲了,不禁暗暗怒骂道:“就算做戏,这厮出手也太重了吧!”

    “你没事吧!”一旁的凝烟见状,破天荒地关切地说道。

    苏尘强忍住剧痛,微笑着说道:“放心,没什么大碍……”

    凝真峰,聆音洞府。

    苦修之中的凝真真人,猛然睁开双眼。

    凝真真人双目圆瞪,脸上涌现一丝狰狞的怒色,猛然化作一道灵光,冲天而起。

    凝真真人凌空而行,仿佛一道来去无踪的流光,以极为惊人的速度从长空之中掠过。苏尘的斗罡步与之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哂。

    “怎么可能?”凝真真人心中惊怒,暗暗地说道,“这三光坠的神通,我让烟儿只在最危急的关头,才能使用。一头不成气候的赤?而已,怎么可能让烟儿陷入险境?”

    “何云、齐猛这些筑基期的弟子,都是干什么吃的!”凝真真人的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厉芒,咬牙说道,“如果我的烟儿有丝毫损伤,我一定让他们陪葬!”

    猛然之间,凝真真人忽然看到一头浑身赤色的血猿从他身下掠过。不过,这头血猿的气息实在太微薄了,完全不值得凝真真人注意。

    况且,凝真真人此刻只想第一时间赶到凝烟那里,一头小小的妖兽,他根本毫不在意。

    只是在一瞬间,凝真真人与身下的陶仲擦身而过,越来越远。

    陶仲还完全不知道,刚才那一刻,自己离鬼门关究竟有多么近……

    苏尘缓缓吐纳,吐出浊气,体内翻腾的气血已经平静了不少。

    苏尘很快起身,淡淡地说道:“齐猛、孙灏等几位师兄,不知道是否遇上了什么麻烦,我去看看……石鸿师兄、凝烟师姐,你们二人好好呆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

    “你……”凝烟犹豫了一下,温声地说道,“如果齐猛、孙灏几位师兄都遭遇不测,你又有什么解决的法子?我弄出的动静这么大,很快就会有援助的人来了。”

    凝烟的声音如此温柔,倒让苏尘有些不适应了。

    苏尘淡淡一笑,微笑着说道:“这头??已经毙命,哪里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的东西?我只是去看看,去去就回。如果遇上危险,虽然不一定能够解决,但是全身而退,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说罢,苏尘已经缓缓走入密林之中。

    苏尘才刚刚消失,凝真真人已经从天而降。

    “烟儿,你没事吧?”凝真真人瞬间出现在凝烟的身旁,关切地说道,“让爹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凝烟淡淡一笑,温柔地说道:“爹,我没什么大碍,只是消耗灵力过甚,虚脱了而已……”

    凝真真人眼中闪过一道怒芒,声音尖利得几乎有些变形了,足见其愤怒:“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派来保护你的何云呢?还有齐猛、秦渊那些人呢?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凝烟正要说话,凝真真人止住了凝烟:“烟儿,你消耗灵力过甚,还是先好好休息。”

    凝真真人一转头,对一旁的石鸿说道:“石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好好地说给为师听!”

    虽然说是舔犊之情,但是师傅对自己的女儿和对弟子的待遇,这相差未免也太远了吧!石鸿心中苦笑,脸上自然不敢表现出来。

    石鸿强忍着剧痛,缓缓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描述出来,事无巨细,全部告诉凝真真人。

    ……

    “这苏尘,竟然如此厉害?”凝真真人满脸诧异之色,喃喃地说道,“此子的进步,真可谓一日千里!怎么每次露面,都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让人耳目一新!”

    石鸿苦笑着说道:“师父,原本我也有些自负,自诩天资过人。但是与苏尘师弟相较,唉……”石鸿的声音之中,竟然有一丝颓然。

    不过,也由不得石鸿会有些颓然了。

    苏尘加入众妙门不过百余年的工夫,而且更是只有灵寂初期的修为。但是,高出苏尘整整两阶的石鸿,却自认为完全不是苏尘的对手。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冷冷地说道:“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要想胜过他,就好好修炼!这这小子天赋远远不及于你,但他性格坚韧,吃苦耐劳,而且脚踏实地,所以才有如此成就……”

    凝真真人微微一停,又说道:“这么说来,还是苏尘救了烟儿?”

    石鸿赧然地说道:“不错,若不是苏尘师弟一直护住凝烟师妹,恐怕师妹已经遭遇不测了……弟子没用,请师父责罚!”

    凝真真人一声冷哼,冷冷地说道:“责罚?责罚是应该的!此番回去之后,你就闭门思过,不进入筑基期,不准出来!”

    “是,师父!”石鸿猛然跪下,扬声说道。

    凝真真人淡淡地说道:“本真人恩怨分明,这苏尘救了烟儿,我一定会好好答谢他……烟儿,你的意思呢?”

    凝烟想起苏尘的脸庞,忽然觉得有些脸上发烧,她声如蚊呐,低声说道:“爹爹自己做主就行了……”

    凝真真人看到面泛红霞,破天荒地小女儿娇态地凝烟,不禁微微一愣。

    “这苏尘的脾气虽然和我不怎么对路,”凝真真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但是,这小子倒也配得上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