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碧鳞

    更新时间:2016-01-02 00:03:37本章字数:3102字

    浮戮妖境。

    一头幽绿色的妖蛇蟠曲的身躯,怒态昂扬,滋滋地吐着鲜红色的蛇信。

    这头妖蛇浑身上下密布着一片片铠甲般的蛇鳞,闪动着妖冶的绿色幽光,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头妖兽,名为碧鳞,在浮戮妖境之中,属于血脉较为低劣的妖兽。

    因此,这头碧鳞只能呆在浮戮妖境灵气极为稀薄的边际,苟延馋喘,缓缓地修炼蛇妖一族与生俱来的天赋功法。

    不过,这头碧鳞血脉对然低劣,但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天赋神通。它的血盆大口之中的一对幽蓝色的蚀骨蓝牙,拥有毒性极为刚烈的剧毒。

    即使是毒抗极为强大的洪荒异兽,对碧鳞的这一对蚀骨蓝牙,也是十分忌惮。

    正因如此,这头碧鳞才能够在浮戮妖境的边境上,占得一隅之地。

    这头碧鳞占据这片区域,已经接近千年的时间了。妖兽修炼的都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功法,往往是摸着石头过河,因此修炼的速度都极为缓慢。而且,这头碧鳞所占据的这块地方,灵气极为稀薄,完全不能满足其修炼的需要。

    因此,千年的时间,这头碧鳞才堪堪进入二级上阶妖兽的境界。

    不过,二级上阶妖兽,已经相当于修真之士的灵寂后期的修为。而且,这头碧鳞的长成,是身经大大小小数千次恶战,不断地与其他妖兽作战而成长起来的。

    其战斗力真正算起来,即使是筑基期的修士,也很难在它这里讨到便宜。

    这头碧鳞猛然睁开双眼,不断晃动的蛇瞳之中,闪过一道凌厉之极的寒芒。

    这头碧鳞的神念已经感受到,一头妖兽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领地。而且,这头妖兽不知天高地厚一般,径直地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这头碧鳞幽绿色的蛇瞳之中闪动着嘲讽的神情,它的神念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来者不过仅仅是一级上阶妖兽的实力,与自己是整整一级的差距。

    已经修炼千年,见闻广博的碧鳞,隐隐感觉这头妖兽所修炼的并不是妖兽一脉的功法,而是人类的功法。这头不速之客的妖兽浑身所散发着凶煞腥气,与妖族的妖气完全不同。

    恐怕又是浮戮妖境之外,哪个没头没脑的妖兽穿过了陷妖雾,闯了进来吧……碧鳞的眼中闪过一道兴奋之色,自己终于又可以开荤了……

    不过,这头碧鳞虽然兴奋,但是并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显得十分的警惕。

    这段时间以来,碧鳞周围有不少妖兽都骤然身死,而且全部都是尸骨无存。既不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知道它们的尸身到哪里去了。

    最让碧鳞心生警惕的是,在它的领地之畔,与它争斗了数百年,同样也是二级上阶妖兽的一头血鬃熊,也骤然之间消失无踪。

    如果这头妖兽能够悄无声息地解决血鬃熊,那么同样,它也能悄无声息地解决自己。

    这头碧鳞能够生存至今,除了因为它强悍的实力,同样也因为它冷静的头脑与卓越的智慧。因此,碧鳞最近这段时间,简直如履薄冰一般,不敢有丝毫放松。

    来了!这头碧鳞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惊喜而贪婪的厉芒:竟然是六臂麓猿!

    碧鳞很清楚,六臂麓猿属于洪荒异种,血统极为高贵,智慧也相当之高。幼年的六臂麓猿,大多跟随在成年的父母身边,受到重重保护,并由父母传授猿族天赋功法。

    眼前的这头六臂麓猿,不但尚未成年,而且修炼的功法更是人族的功法。很明显,这头六臂麓猿,应该是因缘巧合之下被人类捕获的幼兽。

    碧鳞贪婪地望着这头六臂麓猿,剧毒的幽蓝色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一滴滴地滴在地面上,腐蚀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洼。

    如果能够吞噬这头幼年的六臂麓猿,它的洪荒血脉绝对能够让我进阶到三级妖兽的境界。

    如果这样,我就是这片区域独当一面的王者了!

    碧鳞虽然心生贪念,脑袋却是清楚得很。它的神念迅速扫过四周,探查是否有其他人的气息。在碧鳞看来,这头妖兽既然敢直冲自己,必定有所依仗。

    但是,碧鳞惊讶地发现,周围竟然毫无声息,除了这头六臂麓猿的气息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人的气息。

    “人类有一句话,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碧鳞望着眼前这头六臂麓猿,嘴角猛然扬起一丝仿佛人一样的狞笑,“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似乎十分合适。”

    陶仲冷冷一笑,同样露出一口腥黄得牙齿:“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了……”

    “血罗刹!”陶仲一身冷哼,浑身的精血破体而出,猛然凝化为一个手持开山魔斧的六臂罗刹巨相。

    这头六臂血罗刹生得血面獠牙,手持六柄骷髅吞口的开山魔斧,腥臭的血气疯狂涌动,显得凶神恶煞,戾气冲天。

    “人族的功法,果然神妙!”碧鳞的眼中闪过一道诧异的光芒,“不过,你认为你这头不过一级上阶的妖兽,能够奈何得了我吗?”

    陶仲一声冷哼,也懒得多说话。

    陶仲六只巨臂猛然向前挥斩,它身外凝化的六臂血罗刹之相仿佛提线木偶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地向前狂斩而去。

    碧鳞巨大的蛇躯游动如龙,游刃有余地躲过六臂血罗刹的开山魔斧的砍杀,蜿蜒游动到陶仲的身前。

    碧鳞猛然起身,蛇头腾空而起,朝着那头六臂血罗刹狂咬而去。

    陶仲所修炼的血颅魔经,是一种十分诡异的魔门功法。

    他身外凝化的六臂血罗刹,乃是陶仲体内精血所化。等战斗完毕之后,浑身精血还会重新没入体内。

    这六臂血罗刹无形无体,若是被刀剑所伤,完全没有丝毫大碍。但是,如果被毒液浸染,那后果不言而喻。

    陶仲心念一动,就要收回体外的精血,但是已经太晚。

    碧鳞猛一张嘴,朝着陶仲身外的血罗刹之相狠狠咬了过去。

    “斗罡步!”千钧一发之际,苏尘仿佛破空的流星,以快逾电光的速度出现在碧鳞的额头之上。

    星辰之力至快、至刚、至强,在斗罡步的神通之下,苏尘的一记毫无花俏的一记重脚已经狠狠地砸在碧鳞的额头上。

    斗罡步配合上中品仙器寻幽靴,使得苏尘的一记重脚快逾疾风曜电,碧鳞竟然完全看不出苏尘是如何出脚的。

    碧鳞只感觉一股雄浑凝实的力量在它的巨大的蛇头上爆发,瞬间将它的脑袋狠狠地砸在地面上。

    碧鳞一阵头晕目眩,强大的冲击力竟然让它的脑袋一阵发懵。

    怎么可能?

    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竟然没有丝毫气息?

    碧鳞修炼千年,也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的状况。

    苏尘自然不会给他多想的机会,手中瞬间闪过一道青绿色的光芒,缠龙尺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去!”苏尘一声低喝,手中的缠龙尺已经插在碧鳞身畔的地面上。

    瞬间,缠龙尺之中爆发出无数的灵木之气,瞬间化为无数生命力极为旺盛,无孔不入的疯狂蔓藤。

    刹那之间,缠龙尺狂暴的灵木之气所衍生的数以万计水桶粗细的蔓藤,已经在瞬息之间缠上碧鳞的身躯。

    缠龙尺号称缠龙,虽然没有缠龙之能,但是缠住一头蛇妖,还是可以的。

    碧鳞疯狂地抖动着身躯,缠绕它的蔓藤纷纷崩碎,但是很快又重新滋长,生长在一块。蔓藤越生越多,几乎将碧鳞巨大的身躯完全覆盖。

    不过,碧鳞依旧仿佛一头翻江倒海的怒蛟,疯狂地负隅顽抗。

    苏尘不能发挥出缠龙尺十成的威力,因此还难以完全制住碧鳞。

    不过,他脚下还有一双寻幽靴。

    苏尘体内灵力涌动,一对寻幽靴之中,两头幽蚺的精魄狂涌而出,与碧鳞纠缠在一起,来了个同族相残。

    苏尘现在已经是灵寂中期的境界,虽然同样是寻幽靴,但是在苏尘手下的威力却变得更为强大了。

    碧鳞原本就被缠龙尺之中的灵藤缠绕得密不透风,两条幽蚺之魄纠缠上去,立刻将碧鳞缠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这究竟是什么人?不但神通诡异,而且居然有这么多法宝!

    碧鳞挣脱不得,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芒。

    碧鳞一张嘴,蛇口之中的一对蚀骨蓝牙已经破空而出。

    妖兽都以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炼制为妖器,心神相通,威力惊人,碧鳞同样也是如此。

    碧鳞的一对蚀骨蓝牙,已经被它祭炼成了本命妖器,名为蚀心刺。

    碧鳞心念一动,一对蚀心刺已经以快逾电光的速度,朝着苏尘的面门狂刺而去。

    这是围魏救赵之法,碧鳞既然挣脱不得,就干脆硬拼了。

    “九极灵鳌剑诀!”苏尘不慌不忙,寒骊九霜剑已经一分为九,密布九宫之形,瞬间挡在他的身前。

    在碧鳞震惊的眼神之中,它那一对无坚不摧的蚀心刺,在这九宫之形面前,竟然难有寸进,就连蚀心刺之上的蚀骨之毒,竟然也无法突破这九宫之形的防御。

    “斩!”苏尘一声冷哼,对一旁的陶仲猛然说道。

    陶仲一声怒喝,六臂猛然凭空斩下!

    而凝化在他周围的六臂血罗刹之相,也顺着他的动作,狠狠斩向一脸惊恐神情,动弹不得的碧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