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妖器

    更新时间:2016-01-03 13:21:08本章字数:3012字

    陶仲手持六把由棘齿妖狼的利齿所磨制而成的匕首,灵活地分割着碧鳞魁梧的妖躯,显得轻车熟路。

    一旁的苏尘看得心悦诚服,不禁啧啧称奇。看样子,陶仲自称是丹鼎宗的狩妖部的管事人,应该所言非虚。

    陶仲六臂齐挥,庖丁解牛一般,精准地将碧鳞身上的蛇鳞、蛇骨、内丹等诸多能够用于炼器、冶丹的材料一一分割下来,而将无用的部分放置在一边。

    分割下来的材料,陶仲全部置入储物囊之中。

    苏尘手中原本就有两个储物囊,其中一个是从乌澜那里所得,另外一个则是从武囵那里所得。

    武囵修为低劣,因此苏尘获得武囵的储物囊之后,很快就破开了其中的禁制。

    为了方便,苏尘将其中的诸多符篆、万卷灵笔、太古通灵秘?等全部放置在自己从乌澜那里缴获的储物囊之中。

    而武囵的储物囊,苏尘则一直没有使用。

    后来,收复了附身在六臂麓猿之中的陶仲之后,就将储物囊赐给了他。

    陶仲一边用炉火纯青的切割技巧将碧鳞身上的有用的部分取下来,嘴里一边嘟囔着说道:“主人,刚才可真是千钧一发啊!你要再出手晚一丁点,我恐怕就得命丧黄泉了……”

    苏尘脸色如常,淡淡地笑着说道:“还不是因为你为了提升血颅魔经的修为,要以血颅魔经的魔相――血罗刹来斩杀这些妖兽。如果我一个人动手,斩杀这些妖兽,并不需要费太多的工夫。”

    “这也没办法……”陶仲苦笑着说道,“根据血颅魔经的记载,生物将死之际,其怨念、执着、怒意等诸多念头,都是最为强盛的时候。”

    “这一刻,它们体内的精血也是最为强盛的时候。只有在它们被斩杀的瞬间,同时吞噬其精血,才能获得最佳的效果。”

    “因此,以血罗刹斩杀妖兽,是提升血颅魔经的修为的最佳方法。”

    陶仲摸摸自己这副魁梧如山的躯体,微笑着说道:“也是这头六臂麓猿的身躯,天赋异禀,强悍无比。若是以凡人的躯体,每年能够吞噬一头妖兽,就很不错了。这段时间我已经吞噬了数十头妖兽了,这副躯体竟然没有丝毫不适的地方。”

    “你的血颅魔经,修炼到什么境界了?”苏尘闻言,不禁问道。

    “血颅魔经分九重,每重分九品,我现在已经是第一重第九品的境界了。”陶仲自得地说道。

    陶仲这修炼速度,按照常人的标准来看,简直是惊人。

    因此,陶仲也难免有些自得。

    “哦……”苏尘微微颔首,又说道,“蚀骨刺、震麓爪两件妖器,你运用得怎么样了?前面那些低级妖兽的妖器你看不上眼,现在有两件中品妖器在手,你也不用抱怨手中没有法器了吧……”

    蚀骨刺、震麓爪两件妖器,实际上就是妖蛇碧鳞、血鬃熊两头二级上阶妖兽的本命妖器,蚀骨刺是碧鳞的毒牙所炼,震麓爪是血鬃熊的坚爪所化。

    陶仲吞噬了这两头二级上阶妖兽的精血,因此也能够较为轻易地驱使这两柄中品妖器。

    这段时日以来,苏尘领着陶仲也猎杀了不少头妖兽。

    不过,苏尘与陶仲猎杀的妖兽,大多是二级下阶和二级中阶的妖兽。这些妖兽的本命妖器大多十分弱小,陶仲完全看不上眼。

    苏尘、陶仲二人所斩杀的血鬃熊以及碧鳞,是他们这段时间猎杀的最强大的妖兽。

    蚀骨刺、震麓爪两件妖器,同样也是中品妖器,十分不俗。

    陶仲苦笑着说道:“虽然是中品妖器,但是却太粗糙,太拙劣了,实在有点不够看。这两件中品妖器加起来,也比不上主人你那柄寒骊九霜剑。”

    “哦,”苏尘微微一愣,“这是什么原因?”

    “碧鳞、血鬃熊虽然已经是二级上阶妖兽的修为,但是他们所处之地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因此,即便它们祭炼了千年的本命妖器,照样威力有限。”

    “不过,”陶仲语风一转,微笑着说道,“这两件妖器,毕竟是这两头妖兽身上精华所在,其根底还是有的。蚀骨刺毒性剧烈,腐肉蚀骨;震麓爪坚硬有力,能够移山拔岳。如果由我回去再祭炼一番,其威力绝对会大幅增加。”

    苏尘点点头,又说道:“水系的碧鳞的妖丹、火系的血鬃熊妖丹,与我们前几日斩杀的妖兽的妖丹加起来,刚好又是一笔五行妖丹。算一下,我们这一年以来所收集的妖丹,足够冶炼二十多枚晟妖丹了。”

    苏尘摇摇头,微笑着说道:“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陶仲还有些意犹未尽,不禁说道:“主人,我们要不要再深入一些,看看有没有什么更为强大的妖兽?我的血颅魔经已经修炼到了第一重第九品的境界,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破。”

    “只要一头三级上阶,不,三级中阶的妖兽的精血,”陶仲自信满满地说道,“我就能够一举突破到血颅魔经第二重的境界。”

    苏尘目光如炬,扫了陶仲一眼,说道:“欲速则不达,你还是先巩固自己的修为再说吧!”

    “你现在不过辟谷后期的修为,强行突破到血颅魔经第二重,你恐怕难以驾驭血颅魔经强大的凶煞之力。而且,被你吞噬的数十头妖兽的精血,你现在根本还未完全吸纳,只是滞积于体内而已。”

    苏尘盯着陶仲,铮铮然地说道:“现在,你依仗六臂麓猿强悍的身躯,强压下这些躁动的精血。如果你吞噬一头三级上阶的妖兽,很有可能瞬间遭到精血的反噬。”

    “修炼之道,最重要的莫过于根基。一步一个脚印,稳住根基,才是修炼的法门。”苏尘叮嘱地说道。

    陶仲猛然一惊,瞬间醒悟过来。

    他报仇心切,加上最近的修炼一日千里,进境如神,因此失去了平常心。

    若是放在平时,陶仲肯定能够领悟过来。但是现在,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加上修炼过快,难免遁入魔障。

    我陶仲修炼数千年,曾经也是凝婴期的修为,难道见识还比不过一个修炼未及千年的毛头小子?陶仲也是修炼千年的修真之士,苏尘微微一点拨,他马上就醒悟了。

    陶仲幡然醒悟,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恭敬地说道:“多谢主人指点……”

    苏尘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吧……”

    实际上,苏尘也有自己的一番考虑。

    二级妖兽的实力,苏尘已经见识到了。虽然表面上看,二级妖兽的实力应该与灵寂期的修真之士差不多,但是实际上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些妖兽完全不像修真之士,是在平和的环境之下慢慢修炼出来的。它们是在穷山恶水之中,不断地战斗厮杀,一步步地成长起来的。

    它们更为奸猾,更懂得战斗、杀伐之道,其手段也更加防不胜防。而且,这些妖兽的本命妖器也十分强大,并不逊色于仙器。

    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天赋神通一个比一个诡异,令人防不胜防。譬如这头碧鳞,其毒液的腐蚀性就是无孔不入,苏尘自诩身体强横,但是也完全不敢触碰。

    苏尘完全不知道,再深入浮戮妖境之后,自己会碰到什么样的妖兽。稍有不慎,自己就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苏尘虽然也急于求成,希望能够迅速提升自己的修为。但是,他同样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搏。

    况且,此行的收获,已经远远超出苏尘的想象之外了。

    且此行的原本的目的,妖丹与妖兽身上的各种材料都已经超负荷的完成了。

    此外,陶仲的血颅魔经大幅突破,对于苏尘来说,也是个意料之外的巨大收获。这副六臂麓猿的躯体强悍无比,配合上血颅魔经的功法,绝对会是苏尘日后的一大助力。

    而且,在浮戮妖境之中整整一年猎杀妖兽的锻炼,让苏尘也是受益匪浅。不但神通更为纯熟,收放由心,而且道行也大有提升。

    总体来说,苏尘感觉,此行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陶仲取出结心草,以结心草指点方向,很快找到了走出浮戮妖境的方向。

    苏尘忽然微微一滞,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浮戮妖境之中,好像还有别的修真之士存在……”

    “怎么可能?”陶仲诧异地说道,“当年我们丹鼎宗捕获妖兽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修士,难道是近年以来陷入其中的修士?”

    苏尘面色平静地说道:“刚才有一道神念从我们这片区域扫了过去,还在你的身上微微停留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扫过去了。”

    苏尘修炼鼋息之法,那道神念自然不能捕捉到苏尘的踪迹。因此,这道神念就将苏尘完全忽略了。

    苏尘继续说道:“根据这道神念的强度来看,对方很有可能是筑基期的修士。”

    苏尘心念一动,神念瞬间扩展,顺着对方神念的方向,飞快地延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