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福至

    更新时间:2016-01-07 18:10:54本章字数:3007字

    太强大了!

    在四级中阶的妖兽――巽风狻猊的面前,苏尘的自信心已经受到了空前的打击。

    自己与这头巽风狻猊之间的差距,完全就是蜉蝣与巨象之间的差距。

    不论是速度、还是神通、亦或是力量,自己与眼前这头御风而行的妖兽之间的差距,都是天壤之别。

    不过,苏尘心性坚韧,意志刚毅,倒也完全没有气馁颓废之心。

    况且,苏尘手中还有一枚在关键时刻保命的匿息丹,即使计划不成,也能够从容遁逃。实际上,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苏尘又怎么会那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苏尘的斗罡步迅捷如电,脚踏星斗,简直已经完全化作一道横扫天际的流光。

    但是,巽风狻猊是各系妖兽之中,速度仅逊雷系妖兽的风系妖兽。况且,它更是风系的四级中阶妖兽,其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这头巽风狻猊以天赋神通御风而行,周身风声呼啸如雷,同样迅如流光。

    苏尘耳边听得风雷之声越来越响,就知道这头巽风狻猊距离自己的距离已经是越来越近。

    苏尘一声低哼,巫器裂犀已经握在手中。

    “犀象撞天柱!”苏尘一声怒吼,手中的裂犀遥遥一指,灵力瞬间迸发。

    五头怒犀、四头巨象的妖魄在苏尘的怒吼声中破空而出,纷纷带着狰狞苍茫的咆哮,朝着那头巽风狻猊狂扑而去。

    苏尘手中的巫器裂犀,虽然也是后天中品巫器,但是其威力却远远不及寒骊九霜剑、寻幽靴、缠龙尺这些中品仙器。

    并不是这柄中品巫器裂犀不及寒骊九霜剑、缠龙尺这些中品仙器,相反,乌澜这件冶炼自九黎的巫器,其威力还要略胜这几件中品仙器一筹。

    不过,这件裂犀毕竟是一件巫器,需要九黎一脉的巫力驱动,才能发挥其真实的威力。苏尘以灵力驱动,能够发挥的威力,自然只有十之一二。

    不过,苏尘现在也有灵寂中期的修为,能够发挥的杀伤力,比以前自然强出不少。

    五犀四象之魄以苏尘的灵力为体,瞬间凝化成型。九头以灵力为形体的乳白色妖兽,竟然爆发出万兽狂奔之势,疯狂地朝着巽风狻猊狂扑而去。

    这头巽风狻猊雄霸浮戮妖境边际这一块地方,足足数千年的光景,从未有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它,不禁勃然大怒。

    巽风狻猊一记利爪挥出,碎虚爪的天赋神通瞬间爆发。

    无数割骨狂风凝聚为一个遮天蔽日一般的利爪之形,狠狠地朝着五犀四象之魄撕斩过去。

    四级中阶妖兽巽风狻猊的神通,何等强大?

    将五犀四象之魄还没来得及近身,就被巽风狻猊的碎虚爪撕成齑粉,在哀嚎声中魂飞魄散。

    苏尘一声低哼,裂犀之中的九犀十象之魄折损了近半,自然让苏尘颇为心痛。

    苏尘摒除杂念,体内星辰之力运转不休,斗罡步圆转如意,速度竟然再次增加。

    在浮戮妖境之中整整一年的工夫,苏尘的斗罡步、九极灵鳌剑诀的神通在不断的实战历练之中,已经变得十分纯熟,隐隐有蜕变之势。

    神通的威力,与三者有关。

    其一,使用者自身的修为,这自然不必多说。

    其二,使用者功法的境界。功法是神通的根基,没有功法的支撑,神通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其三,则是神通本身。使用者越为熟练,越为了然于心,越为信手拈来,自然如庖丁解牛、公孙舞剑,威力无穷。

    而且,神通本身,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苏尘心中心念急转,惊异无比:“我现在所使的斗罡步,不过是斗罡步的基础招式,其威力只算初级而已。”

    “我的斗罡步,在浮戮妖境之中磨砺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经历数十场各类恶战,已经濒临突破。”

    “斗罡步的神通,突破之后,就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仿佛一气化三清一般,斗罡步的神通也是一分为四。”

    “其中包括,以身法为主的‘彗掣’、‘斗烁’,以腿法为主的‘恒殒’、‘辰坠’。”

    苏尘瞟了身后如附骨之锥的巽风狻猊一眼,不禁低叹一声:“如果能够领悟到斗罡步之中的‘彗掣’的神通,辅之以风行丹、寻幽靴,这头妖兽哪里追得上我?”

    苏尘隐隐感觉自己的斗罡步已经濒临蜕变,能够更进一层,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已。

    因此,苏尘去引这头巽风狻猊,实际上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以此险地助自己的斗罡步取得突破。

    不过,看样子这招是行不通了。

    苏尘原本还准备将这头巽风狻猊引到阴旬、李铭那一伙尸心宗的妖人那里,但看样子这个目的是难以达到了。

    巽风狻猊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巨爪已经猛然挥出!

    巽风之气在空中汇聚,瞬间凝化成一个无色无形、锋锐无敌的巨爪。

    碎虚爪!

    苏尘一抬手,寒骊九霜剑一分为九,九极灵鳌剑诀的神通已经祭起。

    九柄寒骊霜刃呈九宫龟甲之形,仿佛一块峥嵘的古拙龟甲,罩在苏尘的身后。

    苏尘知道,九黎灵鳌剑诀虽然防御力惊人,但是要抵御眼前这头四级中阶的强大妖兽,还是远远不足。

    同一时间,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疯狂运转,在周身经脉之中流转,瞬间密布浑身肌肤。

    瞬间,苏尘的皮肤表面仿佛镀了一层镏金一样,与佛宗的金身罗汉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果然不出苏尘所料,巽风狻猊的一记碎虚爪,势如破竹一般,毫无滞碍地就将九柄寒骊霜刃密布的玄武坚壳之形瞬间击溃。

    巽风之气的强大杀伤力瞬间在苏尘的后背上爆发,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将苏尘崩落在地面上。

    苏尘一声痛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瞬间,强大的巽风之气在苏尘后背的伤口处迸发,沿着苏尘周身的经脉瞬间暴涌,疯狂地摧毁苏尘体内的经脉。

    巽风之气锋利如刀,瞬间就撕裂了伤口附近大部分的经脉。

    “好厉害!”苏尘一声痛哼,就要将匿息丹吞入腹中。

    猛然之间,苏尘的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灵光,仿佛醍醐灌顶一般,让苏尘的双目骤然一亮。

    刚才那一瞬间,苏尘清楚地感觉到了斗罡步突破的征兆。

    一时之间,苏尘吞下匿息丹的动作不禁有些迟疑,苏尘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之中。

    要不要多撑一会?说不定再多撑一会,斗罡步就能够突破了。

    但是,在眼前这头妖兽的面前,多撑一刻,死亡的几率就会增加一分。

    但是,眼前突破的契机,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等日后突破,不知道还需要等多长时间。

    求险,还是求稳?

    “拼了!”苏尘一声冷哼,快刀斩乱麻一般作了决断,匿息丹收回,一枚回春符瞬间贴在身上。

    回春符的作用,与回春丹一般无二,都是恢复伤势的绝佳灵物。苏尘的手中有十枚回春符,危急关头,他自然不会吝啬。

    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灵力瞬间运转,星辰之力固守,抵御巽风之气的侵袭;而灵气则消化回春符的符气,迅速修补躯体。

    在回春符的滋润之下,苏尘的伤势瞬间恢复了五六成。

    但是,苏尘头顶上巽风狻猊的利爪,已经当头罩下。

    苏尘脚底星辰之力迸发,瞬间凌空而起,狼狈地落在一旁。

    巽风狻猊的利爪瞬间落在地面上,强大的巽风之气狂涌,地面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大得恐怖的狰狞爪印。

    四面狂涌的巽风之气让苏尘也有一种立足不稳的感觉,不禁暗暗心惊。

    巽风狻猊御风而行,瞬间就出现在苏尘的头顶之上,以及利爪疯狂砸下。

    泰山压顶一般的巨爪当头砸下,苏尘竟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这一刻,他竟然感觉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

    黑暗、死亡、一丝绝望的气息。

    天地昏暗,但是却似乎又有一线曙光。

    风声呼啸,斗转星移。

    天地大道,周而复始。

    福至心灵一般,仿佛一张大门,在苏尘的眼前訇然中开。

    “彗掣!”苏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星辰之力以一种玄妙的轨迹运转,冲天而起。

    仿佛彗星破空,苏尘竟然瞬间化作一道让人难以逼视的耀目流光,带着长长的光尾,瞬间消失在天际。

    “什么?”巽风狻猊嘴角不禁出现人一样的诧异神情,嘴里嘟囔地说道,“这个修士的速度,怎么又变快了!难道他刚才隐藏了实力?”

    巽风狻猊自然完全不能明白苏尘刚才在生死的关头,斗罡步的神通竟然瞬间突破了,自然速度大涨。

    “好快!”巽风狻猊有些诧异地低声说道,“修为如此低劣,蝼蚁一般的修士,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速度?太奇怪了!”

    眼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巽风狻猊自然不会乐意。

    无数道狂风在巽风狻猊的四爪之间凝聚,化作无数风暴漩涡。

    巽风狻猊一声怒啸,瞬间冲天而起,以快逾电光的速度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