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血钩

    更新时间:2016-01-09 22:57:13本章字数:3067字

    苏尘置自身于险地,引妖兽巽风狻猊诛灭阴旬、李铭等人,要说完全就是为了磨砺斗罡步的神通,那自然是完全不可能的。

    虽然匿息丹能够大大降低苏尘的危险性,但是利弊相较,未免也太过悬殊了。苏尘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向来就是嗤之以鼻的。

    苏尘引妖兽巽风狻猊,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收揽陶仲之心。

    苏尘最初对于陶仲,并不是十分看重。

    苏尘认为,丹道不过是小道,修行之道,还是需要依仗自身,一步一个脚印。

    借丹药之助,提升自己修为的方法,无异于歪门邪道,功效有限。

    但是,借助天灵丹一举突破到灵寂中期的境界之后,苏尘现在已经完全改观了。

    修炼之道,实质上就是假借天地灵气而滋养自身的过程。而灵丹之助,往往能够让这种滋养的效率提升不知道多少倍。

    苏尘身边有一个陶仲这样在整个炎州都能够排得上号的炼丹高手,竟然置之不用,简直就是空守着一座宝库而不知道怎么花一样,称得上暴殄天物。

    丹鼎宗的长老陶仲,还有丹鼎宗的镇宗之宝――涅?炉,其中的效益恐怕连瞎子也能够看得出来。

    苏尘虽然以魂契强行纳陶仲为仆,又赐之以血颅魔经,恩威并施,但是并未完全令陶仲归心。

    陶仲毕竟是丹鼎宗的长老,人老成精,而且性情坚毅,怎么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收服的?

    苏尘要令陶仲归心,只能抓住他的死穴――仇恨!

    陶仲所在的丹鼎宗,整个宗派尽殁,仅于他一人生还,其中的仇恨称之为仇深似海,一点也不夸张。

    陶仲一介残躯,甚至愿意签订耻辱的魂契,而且更附身在妖兽之上,堕落为妖兽一脉,他心中仇恨的念头,足见一斑。

    苏尘要收揽陶仲,就只能紧紧地抓住这一点。

    因此,苏尘借巽风狻猊之手,屠杀阴旬、李铭、宁明等三名尸心宗筑基期的弟子,绝对会让陶仲大为快意,甚至感激流涕。

    不过,苏尘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竟然能够通过此契机获得了斗罡步的突破,可谓意外之喜。

    苏尘心中极为快意,不但斗罡步突破,自己领悟了斗罡四式之一的“彗掣”,而且更令陶仲臣服,可谓一石二鸟。

    “血罗刹!”陶仲一声怒吼,浑身精血破体而出,瞬间化作张牙舞爪,凶气逼人的六臂血罗刹之形。

    苏尘微微一滞,不禁问道:“陶仲,你这是做什么?”

    陶仲兴奋地说道:“主人,这群尸心宗的妖人,都有灵寂期的实力,实力极为强横。”

    “其精血之强大,比我以前吞噬的碧鳞蛇、血鬃熊等妖兽的精血,还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他们的鲜血……”

    苏尘猛然打断陶仲,微微皱眉说道:“陶仲,我不是说过了吗?欲速则不达。你现在体内的精血尚未完全消化,时常躁动不安。这三人与三头本命尸鬼的精血,恐怕你一旦吸入,即使以六臂麓猿的强悍身躯,也绝对无力承受……”

    陶仲有洪荒异兽――六臂麓猿的躯体作为身躯,其日后的修为,绝对是难以限量的。

    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苏尘自然希望他越强大越好。

    但是,苏尘很清楚,修炼之道,绝对不可能寻捷径,一蹴而就的。

    陶仲微笑着说道:“主人,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吞噬他们的精血,而是要将他们的精血炼制为血刃。”

    “血刃?”苏尘微微一愣,对于血颅魔经,他只是粗略地翻看了一下,对于其中的内容,自然是不甚了了。

    陶仲微微一笑,言简意赅地解释道:“主人,你看我的精血所凝化的血罗刹,它手中的六柄开山血斧,就是六柄血刃。不过,这六柄开山血斧,只不过是最低阶的血刃而已。”

    “只要借助这六人的精血,我就能将六柄血刃重新祭炼一番。”陶仲兴奋地说道,“祭炼血刃,虽然不会提升我的修为,但是却能够大幅度提升我的实力。而且,祭炼血刃并不会引起反噬,何乐而不为?”

    “血刃……”苏尘也知道魔门功法诡异无常,难以以常理揣度,马上说道,“那你就赶快祭炼吧!”

    陶仲闻言,也不矫情,瞬间盘膝而坐,心神合一。

    他嘴里念念有词,念着一套诡异繁琐的咒文,周身血光大作。

    六臂血罗刹凶气喧天,六臂之中的六柄开山血斧挥落在地,开始吸纳地面上四溢的精血。

    地面上四溅的鲜血,仿佛无数条纠缠不休的蠕虫,纷纷朝着六柄开山血斧的方向蠕蠕而行,攀上六柄开山血斧的斧面,缓缓没入其中。

    苏尘看得啧啧称奇,也不多说话,屏息以待,静观其变。

    陶仲的脸上露出分外痛苦的神情,周身血汗狂涌,很快浸透了他身上的毛发。

    六柄开山血斧在无数仿佛蠕虫一样精血注入之后,嗡嗡作响,时亮时暗,不是迸发出耀目的血光,仿佛有灵性一般。

    陶仲手中捏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法决,双手超前猛然一指。

    瞬间,六柄开山血斧竟然仿佛液体一般,形状不断变化,流动不休。

    恍惚之间,苏尘有一种六柄开山血斧,仿佛毛虫破茧化蝶的感觉。

    随着六柄开山血斧的蜕变,陶仲周身的血汗也越流越多,简直就像在血池里面泡过一样。

    他浑身颤抖,就好像落在冰窟之中,身无寸缕的人一样。

    陶仲猛然一声低哼,涅?炉瞬间出现在手中,一枚晟妖丹被他掏了出来,塞进嘴里。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苏尘、陶仲二人,猎杀了数目众多的妖兽,自然也已经炼制成功了几枚晟妖丹。

    不过,苏尘、陶仲修为不够,苏尘没有凝化仙火的能力,陶仲更没有凝化妖火的能力。因此,只能借助涅?炉之中的灭度之火炼制晟妖丹,炼制较为缓慢,现在也只冶炼了七枚而已。

    陶仲吞下晟妖丹之后,似乎镇定了不少,身体抖动得也没那么厉害了。

    但是,一炷香的工夫之后,陶仲故技重施,又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他一咬牙,又是一枚晟妖丹送进嘴里。

    如此反复再三,陶仲吞下第五枚晟妖丹的时候,他身体的剧烈抖动才完全停止。

    这个时候的陶仲,已经仿佛虚脱了一样,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六柄开山血斧,早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不复最初的形态。

    苏尘惊讶地发现,六柄开山血斧,已经化作六柄血钩的形状,峥嵘锋锐,寒气逼人。

    苏尘啧啧称奇地望着六柄血钩之际,陶仲也在端详着这六柄全新的血刃。

    “逆道血钩!”陶仲虽然面色发白,却是满脸兴奋之色,高兴地说道,“不愧是筑基期的修士的精血,竟然能够凝聚出逆道血钩……”

    虽然苏尘对于血颅魔经没有丝毫了解,但是只看陶仲的神情就知道,这逆道血钩,应该算一种极为强横的血刃。

    趁着陶仲休息的工夫,苏尘开始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阴旬、李铭等三人,现在只剩下残尸破躯,寻找他们身上的储物囊,倒是颇有些麻烦。

    不过,很快阴旬、李铭的储物囊都落入苏尘的手中,不过宁明的储物囊完全损毁,其中的物品似乎已经无法取出。

    苏尘很快将两人储物囊之中的物品取了出来,这两人身上的东西倒是不多。

    两人手中各有一枚功法玉简,玉简上都写着炼尸奇方四个古篆的大字。这玉简暗暗透射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炼尸奇方?”苏尘喃喃说出这两个字,问一旁的陶仲道,“这是尸心宗的修炼功法吗?”

    “不错,”陶仲点点头,说道,“尸心宗的炼尸奇方,是尸心宗一脉的修炼功法的大成,其中几乎记载着尸心宗炼尸的所有手段。尸心宗从入门弟子,到高等长老,修炼的都是其中的功法。”

    “什么?竟然将所有的功法都记录在一件玉简之中?”苏尘皱皱眉,疑惑地说道,“他们就不怕宗派之中的功法泄露吗?”

    “如果宗派之中出现叛徒,岂不是就直接带着宗中的心法遁逃了?还有,像我这样,缴获了尸心宗之中的炼尸奇方,岂不是就获得了他们一宗的修炼功法?”

    “哪有那么简单?”陶仲苦笑着说道,“尸心宗的弟子入门之时,都被种下了焚心咒。如果宗门之中的弟子有丝毫背叛之心,或是泄露宗中功法,瞬间就会烈火焚心而死。”

    “而且,这些玉简之中,都有禁制。这些禁制,就跟主人你们众妙门的禁制一样,只要有第二人的神念扫过这玉简,这玉简就会瞬间损毁。”

    苏尘摇摇头,有些可惜地说道:“可惜、可惜,要是能够修炼这炼尸奇方,炼制几头强大的血尸,倒是不错……”

    陶仲也略显可惜地说道:“的确,据说炼尸奇方之中有一种炼制活死尸的方法,十分适合用来炼制我们那头??……”

    苏尘又指着两枚血手掌一样的魔器,问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