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回归

    更新时间:2016-01-10 17:18:41本章字数:3098字

    这两枚血手掌形态的魔器,戾气逼人,仿佛被剥了皮的人的手掌一样,纹路清晰,十分诡异。

    陶仲仔细地端详了那两枚血手掌一番,然后肯定地说道:“这是尸心宗弟子门中的信物,能够用来辨别身份。其作用,与主人你在众妙门中的身份玉牌的作用是一样的。”

    虽然这两枚血手掌对于苏尘没什么用,不过苏尘还是将收入储物囊之中。

    苏尘又清点了一下从阴旬、李铭二人的储物袋中取出来的仙晶,不禁颇为动容:“想不到,这两人的储物囊里面没什么法宝,仙晶倒是很多,足足有三千枚之多……”

    仙晶就是修真界的货币,是由高度凝练的仙气凝化而成的,在修真界也颇为珍贵。

    苏尘在众妙门中虽然用不到这种仙晶,但是对于这些修真界的常识还是知道的。

    苏尘一挥手,三千枚仙晶已经落入储物囊之中。

    静等陶仲恢复得差不多了,苏尘微微一笑,说道:“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回去吧!”

    “是!”陶仲微微一笑,应声说道。

    望着身后越来越远的浮戮妖境,苏尘的嘴角扬起一道刚毅的弧线:浮戮妖境,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众妙门。

    得一窟。

    得一窟洞窟之侧的洞壁上,写着几行古篆的大字: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气。

    得一窟,是众妙门之中兑换贡献值的地方。

    众妙门的弟子,能够将猎杀的妖兽、采集的仙草、炼制的仙丹、所画的符篆,冶炼的法宝等种种东西,在得一窟之中兑换成贡献值。

    当然,这种贡献值也会记载在各峰之上,增加五大灵峰各峰总的贡献值。

    王巢端坐在得一窟的正中央,懒洋洋一一清点自己跟前这些弟子们所贡献的材料。

    王巢慧目如炬,看东西完全不用第二眼。

    他只需瞟上一眼,就能够瞬间报出兑换的价值,快得惊人。

    “狐狼草三株,四百贡献值。”

    “天蝎蛛的毒牙两枚,两百贡献值。”

    “魔门噩煞宗的下品魔器――鬼恨云翳枪一杆,二百五十贡献值……”

    ……

    得一窟正中央的弟子们闻言,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太不公平了!狐狼草可是我在海角云峰上采摘回来的,海角云峰离我们众妙门相隔何止万里!就算我御剑而行,也得来来回回花上一整年的工夫……”

    “就是!我这头天蝎蛛,可是二级上阶的魔兽,而且天赋神通更是剧毒无比,怎么可能只值两百贡献值?”

    “还有我这杆枪,噩煞宗的弟子的实力,可强悍得紧呢……”

    众人的窃窃私语自然不可能瞒过王巢的耳朵,王巢一声冷哼,虎目猛然一瞪:“我完完全全是按照我们众妙门的规矩来的,你们要是不乐意,就别换呗!”

    看到众人还是一脸不信服的神情,王巢勃然大怒,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看看这株狐狼草,斩切狐狼草之时,要从根上三寸开始斩断,否则灵气大泄,其效用至少会降低一半。你这枚狐狼草,很明显是随意斩断的,效用差的不行……”

    “还有这天蝎蛛的毒牙,你这小子简直就是人头猪脑!天蝎蛛的剧毒,都在毒囊之中,你只取毒牙,却不取毒牙之后的毒囊,简直就是买椟还珠的傻瓜!”

    “还有你这鬼恨云翳枪,你当我是瞎子吗?这鬼恨云翳枪上坑坑洼洼,很明显在你与这名噩煞宗的弟子战斗的时候,被你的仙器斩过不知道多少次,早就大大受损了……”

    ……

    王巢舌战群儒一般,挥斥方遒,将一干弟子全都说得哑口无言。

    王巢看一干人等全都哑口无言,这才愤愤然地坐下,冷冷说道:“你们以为,收集材料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一刀就能解决吗?这其中的学问,大着呢!”

    王巢正唾沫横飞地教训着一干弟子,苏尘不合时宜地走了进来。

    “这位师兄,我要兑换贡献值……”苏尘看了一眼被王巢念得灰头土脸的一干弟子,不禁愣了一下。

    “哦?”王巢皱皱眉,说道,“你也是我们众妙门的弟子?你是新加入的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苏尘淡淡一笑:“我是逍遥峰的苏尘,一直在自己的洞府之中修炼,很少出来。师兄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

    “你就是在龙蛇演武之上,以灵寂初期的修为,战胜灵寂中期的管冲,一鸣惊人的苏尘?”王巢愣了一下,惊喜地说道。

    一旁的一群弟子,也是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地说道:“这就是那苏尘?看上去似乎……很普通?”

    “就是啊,根骨似乎也并不是特别出众……”

    ……

    “咦,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怎么已经是灵寂中期的修为了?果然不但人生得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王巢看着苏尘,赞叹地说道,“这天赋,啧啧,也是颇为不俗啊……”

    王巢大笑着说道:“我是正一峰的王巢,我师弟孙灏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呢!若不是你以一己之力,破除万木困龙阵,我那师弟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苏尘微微一笑,面不改色地说道:“孙灏师兄谬赞了,我不过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

    “孙灏师弟就对我说,你这小子谦虚得过头!”王巢微笑着说道,“今天一见,果然如此!怎么样,你要兑换什么东西?”

    苏尘微微一笑,笑着说道:“事情都有先来后到,前面这些师兄还没兑换完呢!况且,我兑换的东西有点多,怕是会耽搁大家的时间……”

    王巢冷冷地瞟一旁的众人一眼,瞟得他们噤若寒蝉。

    “不用担心,”王巢冷哼一声说道,“我看他们,还没那个胆子。你救了我孙灏师弟一命,如果我不给你点便利,那以后孙灏师弟岂不是要来找我麻烦?”

    王巢拍拍胸脯,大声说道:“放心,有我在,让他们等到明天也可以。”

    苏尘微微苦笑,心中暗道:我就是怕,恐怕他们真得等到明天……

    盛情难却,苏尘也没有办法,只得说道:“王巢师兄,能不能腾出一块地方,我要放置这些材料。”

    王巢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说道:“当然可以!那边那几个,把你们的东西放到一边去!”

    ……

    苏尘取出储物囊之中的材料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差点喘不过起来。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目光齐刷刷地在那堆积如山的材料上逡巡。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王巢的眼珠子更是都要掉下来,颤颤巍巍地说道:“苏尘师弟,这些都是你猎杀的?我看其中,好像还有一两头二级上阶的妖兽……”

    苏尘一阵苦笑,他就是为了避免这种状况,才希望让其他人先兑换。他实际上希望,自己兑换的时候,完全没有外人在场。

    人怕出名猪怕壮,苏尘对于名声并不看重,其实只想默默无闻地修炼,没有丝毫想要显摆的意思。

    很多人沽名钓誉,却难以成名,苏尘只是希望能够籍籍无名地静心修炼,但似乎名声总会自己找上他。

    实际上,苏尘取出的储物囊的材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其中有数目不小的一部分,被陶仲作为炼丹的材料挑选走了。

    如果将所有的材料全部堆积起来,其数目恐怕还要恐怖得多。

    苏尘面露苦笑,嘴唇发干。他很清楚,自攀登通天壑、龙蛇演武战胜管冲之后,自己恐怕要第三次轰动众妙门了。

    苏尘顺口扯了个谎,微笑着说道:“这两头二级上阶的妖兽,相互争斗,斗了个两败俱伤。因此,被我捡了便宜……”

    苏尘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还是微微有些不适,不禁说道:“王巢师兄,帮我清点一番吧!”

    “哦,那是当然!”王巢这才猛然醒悟,马上开始清点。

    王巢只是清点了几块材料,脸色马上变了:“苏尘师弟,这些材料都是你自己割取的吗?这简直就是宗师的级别!选取的部位、切割的刀工、保存的手段,全部都是已臻化境一般。”

    “这怎么可能是新手所为!”王巢不能置信地说道,“即使是我这种老手,也达不到如此妙之毫巅的境界。”

    陶仲心中明镜似的,陶仲作为丹鼎宗狩妖部的主事人,他取材料的手段,恐怕在整个炎州,也能够排得上号。

    以王巢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取材料的手段的不寻常。

    “这些材料,都是苏尘师弟你自己割取的吗?”王巢双眼冒光,又问了一遍。

    苏尘当然不能泄露陶仲的秘密,心念一动,说道:“我无意中得到一件古籍,上面就记载着取得材料的经验心得。我完全是按照上面的步骤,一一割取的……”

    王巢两眼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苏尘师弟,能不能将那件古籍给我看看……”

    他又怕苏尘不愿意,马上说道:“我可以用秘籍、丹药、法宝来换,什么都可以!”

    苏尘心念一动,马上笑着说道:“好!不过我没有带在身上,等兑换完了,我回去拿来给你……”

    “太好了!”王巢几乎要跳起来,精神大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