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画符

    更新时间:2016-01-11 18:52:41本章字数:3031字

    “一万五千三百贡献值!?”王巢清点完毕之后,震惊之情完全无以复加,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抖抖索索地说道:“苏尘师弟,你现在的贡献值,已经直追本门御丹期的弟子了……”

    一旁围观的弟子,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毕竟,那是一万五千贡献值。

    这个数字对他们其中许多人来说,简直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苏尘依旧是面不改色,将自己的身份玉牌递给王巢,微笑着说道:“多谢师兄……”

    王巢在上面轻轻一抹,一万五千三百的贡献值,已经记录在玉牌之中。

    王巢将玉牌递还给苏尘,生怕苏尘会忘记似的,又提醒地说道:“苏尘师弟,那本古籍,记得给我拿来……”

    “王巢师兄,”苏尘笑着说道:“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一定会记住的。”

    王巢难得老脸一红,他也是关心则乱。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癖好,而王巢对此简直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成为得一窟的管事。

    “王巢师兄,”苏尘朝着王巢点点头,微笑着说道,“那我就先走了。就在这两天,我一定将古籍给你拿过来……”

    反正有陶仲这本活古籍,苏尘料定两天之内绝对能够完成一份,因此也是胸有成竹。

    王巢微笑着目送苏尘远去,脸上笑容荡漾不化。

    王巢心中暗暗思量:我应该用什么去换那本古籍呢?是秘籍、还是法宝?

    他猛一转头,望向已经等候了很久,颇有些不耐烦的其他弟子。王巢转过头的时候,就像戴上了一张面具一样,猛然又恢复到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王巢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懒洋洋地说道:“你们,一个个地将你们要兑换的东西送上来,快点!一个个来……”

    下面的弟子赶紧赔笑着送上去,心中却都在腹谤:这王巢师兄变脸的速度,简直比得上凝婴期修士的飞剑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王巢似乎看穿了这些弟子们心中的想法,冷哼一声说道:“要是你们有苏尘师弟一半的本事和天赋,我也对你们低眉顺眼,前倨后恭的。不过,以你们这点微薄的本事,也只能在我这装孙子了……”

    “说得冠冕堂皇,”一个弟子不满地小声说道,“还不是为了一本古籍?”

    另一个弟子也赞同地说道:“不错,真是有奶就是娘……”

    “什么?”王巢就仿佛被点着了的火药,几乎要瞬间爆炸,“刚才的话是谁说的?”

    这几个弟子当然不会傻傻地站出来,躲在人群之中,也不说话。

    “哼!”王巢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之中,有几个人在灵寂中期的时候,就能够赚得一万五千贡献值?别说一万五千,八千的有没有?”

    下面的弟子都不说话,的确,他们还真没有如此本事。

    王巢狠狠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怒气冲冲地说道:“如果本门能多几名苏尘师弟这样的弟子,我们众妙门早就居炎州之首了。你们这些家伙,本事不济,嘴上功夫倒是了得……”

    “又是一炉龙虎烈阳丹,”龙虎真人满意地一笑,豪气万丈,“今年,我们龙虎峰必定又是独居鳌首。”

    众妙门每一百年一次的五峰评比,就要开始了。

    每一次的评比,都关系着这一百年众妙门中五峰资源的分配。龙虎峰有龙虎真人也炼丹药,因此年年都独占鳌头。

    其次就是灵宝峰,灵宝峰的灵宝真人擅长冶炼仙器,自然也仅逊龙虎峰一筹而已。

    接下来依次是凝真峰、正一峰、逍遥峰。逍遥峰每年都居于末尾,自然不必多说。

    当然,五峰之间的差距,向来都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五峰真人与五峰的弟子,同样都在力争上游,互不相让。

    龙虎真人将五峰玉牌拿出来,神念瞬间扫过:“果然,我们龙虎峰还是独居榜首……咦,这是什么?”

    龙虎真人满脸诧异,甚至怀疑自己的五峰玉牌是否损坏了:“逍遥峰一跃到第三了?这怎么可能?”

    龙虎真人的神念又扫了一遍,由上至下依次是龙虎峰、灵宝峰、逍遥峰、凝真峰、正一峰。

    “怎么可能?”龙虎真人诧异地说道,“逍遥峰的贡献值暴涨了一万多?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通灵至宝?”

    这时候,龙虎真人的入门弟子逆鳞也走了进来。

    看到龙虎真人一脸若有所思的诧异神情,逆鳞笑着说道:“师父,你是不是在考虑逍遥峰贡献值大涨的事情?”

    “哦,你知道什么?”龙虎真人不禁问道。

    “师父,”逆鳞苦笑着说道,“不是我知道什么,是整个众妙门都知道了!”

    “哦,什么事情?”龙虎真人更诧异了,不耐烦地说道,“小子,别跟师父我打哑谜……”

    逆鳞耐心地说道:“逍遥峰的弟子苏尘,不知道取哪猎杀妖兽,竟然猎杀了好几十头!那些妖兽的材料,足足换取了一万五千多贡献值。”

    “一万五千贡献值?”龙虎真人几乎要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小子,到底在哪里猎杀的妖兽?怎么猎杀了这么多头?”

    逆鳞又说道:“根据正一峰的王巢师兄所说,其中竟然还有两头二级上阶的妖兽。虽然苏尘师弟说他是遇到两头妖兽相争,两败俱伤,但是我却觉得不可信。”

    龙虎真人也是眼中发光,微笑着说道:“这小子,比我想象中的还有有趣得多……虽然现在修为低劣,但是日后的造诣,实在是不好说啊!”

    “这苏尘,竟然凭一己之力,让逍遥峰足足上升了三位?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凝真真人喃喃地说道,嘴角竟然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凝烟望着自己的父亲,一阵疑惑:要是往日,自己的父亲听说被逍遥峰超过了,肯定会勃然大怒。这一次,这是怎么了?

    自己的父亲竟然不急不恼,似乎心情还不错?

    凝烟甚至有一种摸摸凝真真人的脑袋,看看他是否发烧的的想法了。

    凝真真人忽然转过头,看了凝烟一眼,微笑着说道:“女儿,你不是一直想感谢那苏尘的救命之恩吗?上次我们邀请他时,他以要闭关进入灵寂中期推辞了,这一次,他应该推辞不了了吧……”

    凝真真人这么一说,凝烟白皙的脸颊立刻鼓了起来。

    她柳眉倒竖,嘴鼓得跟球似的,一副河东狮的样子:“他哪里是因为闭关?分明就是像躲着我!还邀请他干嘛,我才不愿意见那个家伙……”

    “哦,”凝真真人饶有深意地一笑,“那就算了吧……”

    “不行!”凝烟马上说道,她看到凝真真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瑰丽的红晕,“那个……本姑娘恩怨分明,他既然救了我,本姑娘自然要答谢他。”

    “哦?是吗!”凝真真人看着凝烟,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淡淡的弧线。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旁低着头的管冲,眼角猛然暴射出一道嫉恨的凶光。

    灵枢窟。

    “你这小子,”乐鹫的下巴几乎要磕到地面上,“你这小子在哪坑蒙拐骗的?怎么弄来了这么多贡献值?”

    苏尘一声苦笑,无奈地摊开手说道:“乐鹫师兄,你是不是与慕蛟师兄呆得久了,两人互相影响了?我刚才去百宝窟,慕蛟师兄也是一模一样的话。”

    “你究竟干了什么?怎么换了这么多的贡献值?”乐鹫疑惑地说道。

    “我只是出了一趟远门,猎杀了一些妖兽而已……”苏尘自然不愿意多谈,轻描淡写地说道。

    乐鹫见苏尘不愿多谈,自然也不会勉强,他微笑着说道:“苏尘师弟,你想要什么秘籍?”

    “上次我来看的混元万象典,是否还在?”苏尘微笑着说道。

    “当然还在,”乐鹫取了出来,递到苏尘的面前,“还要什么?”

    苏尘淡淡一笑,微笑着说道:“不需要了,功法太多,反而会分心,还不如将自己有限的精力集中在一处。”

    几经转折,苏尘很快回到了心斋洞府。

    苏尘将一枚空玉简扔给陶仲,微笑着说道:“陶仲,将你在丹鼎宗中所学的的取得材料的种种经验心得,全部输入玉简之中。”

    陶仲微微一愣,问道:“主人,收集材料、冶炼丹药的事情,不都是由我来完成吗?主人你还是专心修炼,提升修为为上。”

    苏尘淡淡一笑,说道:“并不是我要,而是众妙门之中的一位师兄要。我稍微查探了一番,这位师兄至少是御丹期的修为,实力深不可测。他要换这秘籍的东西,绝对不会差,我们何乐不为?”

    陶仲这才了然,马上将玉简接在手中,缓缓将自己的心得经验注入其中。

    苏尘的储物囊灵光一闪,洞府之中瞬间堆满了金色的符纸与各种画符所用的材料。

    不错,苏尘就是要画符。

    有太古通灵秘?、万卷灵笔两件画符至宝在手中,如果不修炼画符之法,岂不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