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七绝星器

    更新时间:2016-01-13 18:54:10本章字数:3164字

    七杀戊土与罗?庚金一样,都源于九天之上星辰坠落的陨石。罗?庚金源于罗?星之上的陨石、七杀戊土则源于七杀星之上的陨石。

    要论珍稀程度与炼制法宝的效果,七杀戊土相较罗?庚金,还要略胜一筹。七杀戊土凶气逼人,戾气冲天,冶炼出来的法器威力极为不凡。特别是以七杀戊土冶炼魔器,其威力更是难以想象。

    苏尘

    之所以如此兴奋,不仅仅是因为七杀戊土的珍稀与妙用。更重要的是,根据北辰残卷的记载,七杀戊土是冶炼其中一种强大星器的主要材料。

    苏尘手中仙器虽然富余,但是星器却是一个都没有。

    苏尘最初以

    重水

    庚金冶炼的黯殇珠,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在龙蛇演武时的第一次出手,就被损毁了。

    但是,那枚黯殇珠的威力,却绝对给苏尘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枚黯殇珠不但抵挡住了灵寂中期的管冲鲸鲵吞虚玄功的全力一击,而且更将他击成重伤。其恐怖的威力,甚至惊动了清虚子等人。

    更重要的是,苏尘炼制黯殇珠之时,并不是以罗?庚金炼制的,而是以极差的仿冒品――重水庚金所炼制,实际上其威力不足真正黯殇珠的十之一二。

    如果能够以七杀戊土炼制星器,其威力完全是可想而知。

    苏尘心中大喜过望,嘴里却客套地推辞了一番:“这如何使得?这七杀戊土的珍稀程度世所皆知,我可受不起……”

    王巢豪爽地大笑着说道:“我们不过各取所需而已,有什么关系?苏尘师弟你这本秘籍,在我看来,才是举世无双呢!苏尘师弟,再推辞,可就显得矫情了……”

    苏尘这才按捺着心中的狂喜,不再推辞,将七杀戊土收入储物囊之中。

    苏尘又问道:“王巢师兄,你从哪弄来的这七杀戊土?据我所知,所有九天星辰的陨石,都十分珍稀,凤毛麟角一般。许多修真之士,都曾经为此争破了脑袋,也难以求得一丝一毫。”

    苏尘早就有冶炼星器的打算,对于星陨之石也颇有了解。对于九天陨石的珍稀程度,苏尘也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

    虽然王巢已经是御丹期的修士,但是这七杀戊土,也不是他能够轻易弄得的,

    王巢淡淡一笑,微笑着说道:“这七杀戊土,是我当年斩杀一头妖兽――吞山鳖所得。那块七杀星的陨石落下的时候,应该刚巧被吞山鳖所吞下,因此没有被修真之士所发现。”

    王巢摇摇头,说道:“这七杀戊土对我来说,实在是鸡肋,食之无益,弃之可惜。用来兑换贡献值,颇有些不值当,而我又不懂炼器之道,无法将此冶炼成为一流的法宝。”

    王巢打趣地说道:“这七杀戊土落到我的手里,真可谓明珠暗投了。现在将它交换给你,也算是各取所需……”

    苏尘微微一笑,作揖说道:“那就谢过王巢师兄了……”

    苏尘心念一动,斗罡步之中的第一式――彗掣已经祭起,冲天而起。

    仿佛彗星掠过长空,苏尘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无踪。

    苏尘心情大为畅快,嘴角洋溢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能够获得七杀戊土,实在远远超出苏尘的意料之外。

    “根据北辰残卷的记载,以七杀戊土为主要材料,配合上玄一弱水、寒蟾

    毒液

    等几种材料,再以星辰之力淬炼,就能够冶炼出一种极为强横的星器。”

    “七杀碑!”

    苏尘微微一笑:“

    七杀碑

    如果能够冶炼成功,其威力恐怕远胜黯殇珠百倍不止!”

    “三绝星器――

    杀破狼

    ,”苏尘自言自语地说道,“分别为七杀碑、破军锤、贪狼珠。”

    “七杀碑以七杀戊土冶炼,破军锤以破军庚金冶炼,

    贪狼

    珠以贪狼乙木冶炼。”

    “如果还能弄到破军庚金、贪狼乙木,炼制成三绝星器,我的实力绝对能够大幅提升。”

    “如果三绝星器在手,即使是御丹期的修士,我也应该有一战之力!”

    苏尘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得陇望蜀的意味了,不禁苦笑着喃喃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何必想那么多?步步为营,一步一个脚印,才是修炼之道。”

    苏尘一番思索之间,已经到达了自己的心斋洞府。

    苏尘心念一动,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没入洞府之中。

    屏气凝神,苏尘举起万卷灵笔,正准备继续画符,耳边猛然响了了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

    “苏尘师弟,苏尘师弟……”

    苏尘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听出来,那似乎是石鸿的声音。

    苏尘与石鸿相处得不错,双方关系也较好。但是,石鸿这个时候前来苏尘的洞府,倒让苏尘有些诧异。

    心念一动,苏尘瞬间出现在心斋洞府之外。

    “石鸿师兄,”苏尘瞟了石鸿一眼,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惊讶,“石鸿师兄,你竟然已经进入筑基期了?石鸿师兄的天赋,果然是我远远不及的……”

    苏尘看着眼前的石鸿,精气内敛,神光满溢,很明显是进入筑基期的征兆。

    石鸿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撇撇嘴说道:“苏尘师弟,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被师父关了禁闭,直到我进入灵寂期,才能够出关。花了这么长时间,我总算出来的……”

    苏尘微微一笑,问道:“石鸿师兄,有什么事吗?”

    “哦,差点忘了正事!”石鸿一拍脑袋,马上说道,“我的师父凝真真人,为了答谢你救了我师妹一命,希望邀你前往我凝真峰的聆音洞府一聚。”

    苏尘微微一愣,耳边猛然响起陶仲的声音:主人,那小妮子看上你了……

    凝烟美艳绝伦的容颜瞬间出现在苏尘的脑海之中,一颦一笑,十分动人。但是瞬间,苏尘的脑海之中又出现另一张倩影,超凡脱俗,清丽动人。

    夏馨……

    苏尘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良久,苏尘淡淡地笑了一声,说道:“凝真真人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段时日我忙于炼制符篆,实在脱不开身来……”

    石鸿听得出来,这已经是很明显的婉拒了。

    他也了解苏尘性情刚毅,难以动摇,也没有多加勉强。

    石鸿微笑着说道:“你意志坚定,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多加考虑一番,我师妹虽然脾气有些暴躁、性格略显乖张,但是为人其实十分善良。而且,我师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

    苏尘心中一紧,脸上却依旧是一脸淡然:“石鸿师兄,我会考虑的……”

    石鸿离开之后,苏尘遥望苍穹,脑海里又依稀浮现夏馨的影子。

    成为众妙门之中的弟子,了解了修真界之中诸多的常识之后,苏尘也渐渐察觉到当初遇上夏馨的不寻常。

    自己当时似乎中了类似于幻术一类的术法,否则绝不会莫名其妙地将九鼎负鳌诀径直交到夏馨的面前。虽然当时自己刚刚离开归藏山,正是警惕性最低的时候,但是也绝对不会毫无警惕之心。

    因此,他也曾经怀疑,自己对于夏馨的那一丝情愫,就是真的是爱呢?还是仅仅只是幻术的后遗症?

    不过,因幻术而生的爱,难道真的不是爱吗?

    假戏真做、戏假情真,其中的虚虚实实,又有谁说得明白?

    但是,苏尘很确定,在夏馨将那枚斗转星移灵符贴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四目相对,那种不言而喻的感觉,的确是真真切切,刻骨铭心的爱!

    不过,爱能够经历得起时间与距离的考验吗?

    苏尘很清楚,自己与夏馨的种种过往,就好像黄粱一梦一般,已经早就烟消云散了。

    他们两人就像两根相交的直线,在相交的刹那,注定了日后渐行渐远。

    但是,苏尘还是忘不掉。

    苏尘没有刻意去忘掉这种感觉,这一丝情愫暗藏在他的心底,静静地躺着,等待着爆发的一天。

    想到这里,苏尘的嘴角,出现一丝奇怪的笑容,像欣慰、又像忧伤。

    希望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苏尘心无旁骛,聚精会神地望着眼前的符纸,那目光简直就像要将符纸点着一样。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万卷灵笔已经出现在手中。

    一瞬间,万卷灵笔已经在符纸之上笔走龙蛇,画出一道道旁人难明的轨迹。

    苏尘行笔之间,完全是毫无滞碍,一气呵成,显得酣畅淋漓。

    很快,一张散发着淡淡灵气的引灵符,就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苏尘看着眼前的引灵符,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引灵符,是灵符之中最低阶的符篆,极适初学者练习画符时所使用。”

    “这段时日以来,我已经前前后后画了三十多张引灵符,对于画符之道的领悟,似乎又到了一层境界。”

    “这一张引灵符,居然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画好了,而且这灵效,似乎比第一张引灵符也要强出至少一半。”

    苏尘一抬手,引灵符破空而出,瞬间贴在天仪?的后背之上。

    瞬间,无数股虬龙一样的灵气疯狂涌动,朝着天仪?的灵壳狂涌而去。

    天仪?发出一声声兴奋的龙啸之声,疯狂地吸纳周围狂涌的灵气。在狂涌的灵气之中,天仪?鳌龙戏水一半,时隐时现,十分神妙。

    苏尘看着天仪?的样子,微笑着说道:“足足三十多枚引灵符,可真便宜你了!不过,这段日子,你这体型怎么丝毫不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