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巫觋万符录

    更新时间:2016-01-21 23:24:38本章字数:3062字

    “苏尘师弟,那七妙酒糟,是否能够给我们了?”苏尘与天鸣等人稍微聊了一阵,虎门心眼最直,心里完全藏不住事情,很快就按捺不住,急切地说道。

    “虎门,你怎么这么无礼?”天鸣还准备好好酝酿说辞,想不到竟然就这样让虎门唐突地破坏了,不禁大为恼火。

    天鸣狠狠地瞪了虎门一眼,转头对苏尘说道:“苏尘师弟,虎门这人就是这样,粗枝大叶,还望你不要介意。”

    “这七妙酒糟,本来就是你虎口夺食,从鬼王隼的嘴下夺得,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天鸣一边说着,心里同样一边慢慢酝酿着说辞。天鸣的想法,是增加自己这方的筹码,来换苏尘手中的七妙酒糟。

    毕竟,如果不是苏尘,这七妙酒糟早就被鬼王隼给掠走了。而他们三人,只不过隔山观虎斗,根本没有发挥一点作用。

    于情于理,苏尘都应该是这七妙酒糟的所有者。

    苏尘微微一笑,和善地说道:“虎门师兄性格耿直,是个很好结交的人,我又怎么会在意?”

    “况且,”苏尘笑着说道,“我们原本就已经谈好了,你们得七妙酒糟,我得汨罗灵砚。既然已经谈好了,又有什么好迟疑的?”

    苏尘一抬手,摩云鹘的嗉囊已经横躺在地面上。

    七妙酒糟透过摩云鹘的嗉囊,散发着浓郁的酒香,淳厚芳香,妙味无穷。

    苏尘只是闻一闻这酒香,竟然就生出一种醉意,不禁暗暗称奇:怪不得龙虎真人对此如此痴迷,果然有其不同凡响之处。

    而对面的天鸣,则是微微一滞。

    苏尘如此慷慨,这么轻易就将七妙酒糟交给他们,实在是大出天鸣意料之外。

    天鸣意外之余,对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情,也颇有些不好意思。

    苏尘倒是毫不在意,面色如常。

    对于天鸣、山呼、虎门三人,苏尘很有好感。虎门、山呼性格都较为质朴,天鸣虽然有时候爱耍些小聪明,但是心性其实是很不错的。

    因此,苏尘也没有太多要求,就直接将七妙酒糟送给三人。实际上,苏尘也是想结好三人。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天鸣颇有些不好意思。

    天鸣思索了片刻,猛然一咬牙,从储物囊之中掏出两样东西。

    其中一件,是一件乌黑色的沉篆砚。

    乌黑色的砚石凝重厚实,散发着一种凝实的气息,很明显是沉仙灵石;沉篆砚之中的沉积的水,清冷森寒,自然是汨罗江之中的沧浪寒水。

    这件沉篆砚,自然就是汨罗灵砚了。

    另外一件,似乎是一块研墨用的石头。这块石头乌黑如墨,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却散发着淡淡的森冷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冷意。

    天鸣真诚地说道:“这汨罗灵砚,既然是我们约定好的,自然理应给你。而另外这块九幽石,权当苏尘师弟你帮我们这么大的忙得奖励?”

    “九幽石?”苏尘猛然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上古有承天四柱,是支撑天地的四做顶天立地的巨峰。

    四峰之中,有一座名为北冥阴山,属于黄泉所在,镇压九幽,是一座阴气逼人,鬼魅丛生的阴山。

    上古一位妖仙,竟然截断地脉,引动黄泉,将黄泉之水与北冥阴山,完全炼制成一件法器――九幽印。而炼制九幽印的无数废渣,就化作无数枚九幽石,落在天衢大陆各地。

    虽然九幽石不过是炼制九幽印的废渣,但是其珍贵与神妙,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可以说,天鸣手中这一枚九幽石虽然小,但是其价值恐怕还要胜过汨罗灵砚。

    苏尘当然不能接着,赶紧推辞道:“天鸣师兄,我们早有约定,我收下河洛灵衍就足够了,又怎么能再要你的九幽石?”

    一旁的山呼淡淡一笑,坦诚地说道:“这块九幽石虽然珍贵,但是体积太小了,根本没有太大的用处。既不能冶炼成法器,由于幽冥之气太重,对我们修为也无益。留在我们身边,无异于明珠暗投。”

    虎门豪爽地拍拍苏尘的肩膀,也大笑着说道:“苏尘师弟,这次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这块九幽石作为谢礼,绝对值得!”

    “这块九幽石,可以作为砚石使用,用来研磨放置在沉篆砚之中的材料。”天鸣微笑着向苏尘解释道,“这块九幽石源于承天四柱之一的北冥阴山,其中蕴藏着浓重的幽冥之气,以及黄泉之水。”

    “以九幽石研磨沉篆砚之中的材料,研磨出来的画符墨更具阴寒灵气。以这样的画符墨,只要配合上不错的画符笔,画出来的符篆必定是灵气袭人,威力更甚。”

    “而且,以九幽石研磨的时间长了,同样也能够使得沉篆砚更具灵性。你看这汨罗灵砚之中的沧浪寒水,其森寒阴冷,早就胜过了汨罗江之中的沧浪寒水不止一筹。”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苏尘感激地对天鸣点点头,九幽石、汨罗灵砚同时收入囊中。

    苏尘心中大为快意,嘴角不禁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古人云,送人灵卉,手有余香,诚不欺我也!一个简单的善念,竟然让我意料之外地得到了一枚九幽石!

    当然,苏尘自然也不会因此就变成了乐善好施、修桥补路的大善人。对于心怀善意的,苏尘自然不介意投桃报李,对于心怀恶意,苏尘也不会吝啬阎王手段。

    苏尘本来就有破妄明眸,现在又修炼了河洛灵衍,对于心胸坦荡之士与暗藏祸心之人,还是能够看个**不离十的。

    因此,苏尘倒也不惧口腹蜜剑,表里不一之人。

    “九幽石、汨罗灵砚、万卷灵笔、太古通灵秘?。”苏尘微微一笑,“炼制符篆的一切必备品,我全齐了,而且恐怕绝对是整个众妙门数一数二的。不对,不是数一数二,而是稳居鳌头。”

    “看来,老天爷也想让我修炼符道!既然如此,我就好好修炼符篆之道吧!”苏尘遥望苍穹,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雄心。

    另一边,高师兄正在清点鬼王隼的尸体,取其妖丹,以及其能够用于炼制丹药、法宝的有用的身体部分。

    高师兄猛然发现了贴在鬼王隼后背上的灵符,他竟然像发现了宝藏一般,极为兴奋,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几岁。

    高师兄惊喜过望地跳了起来,望着苏尘地说道:“苏尘师弟,这枚符篆,是你炼制的?”

    “不错,”苏尘愣了一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枚符篆就能够令高师兄容光焕发,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道,“这枚符篆,名为九嶷压顶符,是我本人炼制的。有什么问题吗?”

    高师兄望着苏尘,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显得极为激动。他低声说道:“这枚符篆,至少也是三级灵符!你究竟花了多长时间,才学会这九嶷压顶符的?”

    苏尘对于符篆之道,也不甚了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算起来,大概有半年的时间……”

    “半年!你竟然只花了半年的时间,就成功地炼制成了三级灵符!”高师兄满脸震惊之色,几乎有些失态地说道,“三级符篆,已经是极为高等的符篆了。天!你这小子,恐怕是炼制符篆的天才!”

    苏尘微微一愣,不禁说道:“高师兄,你是否弄错了?我所炼制的这枚九嶷压顶符,是我修炼的一本关于符篆的秘籍之中,最低等的符篆。”

    “我前前后后服用了多枚养神丹,才勉强领会了这枚九嶷压顶符。而且,更是失败了数十次,才勉强成功了一次,哪里称得上炼制符篆的天才?”

    苏尘自然不能透露自己的太古通灵秘?的名字,毕竟,这本太古通灵秘?来路不正,还是见不得光的。因此,对此苏尘也就干脆含糊其辞了。

    高师兄完全没有注意到苏尘的含糊其辞,他已经被苏尘的话中透漏出来的一层深层的涵义,完完全全地镇住了。

    他大为惊喜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枚三级符篆,不过是你那本秘籍之中最低等的符篆?”

    苏尘点点头,淡淡地说道:“不错,我不知道这枚九嶷压顶符是否是三级符篆,但是它的确是我的那本符道秘籍之中较为低等的符篆。”

    高师兄满脸红光,一脸的皱纹似乎都减轻了不少,他大笑着说道:“苏尘师弟,能否将你那本符道秘籍给我看看?”

    苏尘闻言,不禁有些迟疑不决。

    高师兄马上就察觉到自己的要求颇有一些不合理,淡笑着说道:“如果不愿意,也不用勉强。不过,你究竟看过什么关于符道的秘籍,怎么连灵符的等级都不知道?”

    “灵符等级?”苏尘说道,“我只看过一本炼符纲要,此外我修炼了就是我那本符道秘籍了……”

    “你这小子,连巫觋万符录都没有修炼过,竟然就修炼如此高等的符篆?”高师兄苦笑着说道,“你赶紧去灵枢窟买一本巫觋万符录,参悟一番就知道了!”

    “多谢高师兄指点。”苏尘愣了一愣,很快醒悟过来,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