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三清巨像

    更新时间:2016-01-23 18:16:21本章字数:3008字

    等苏尘踏入清虚子等人所在的元妙殿的时候,对于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是清清楚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苏尘心定神闲,倒也没有特别紧张。

    苏尘缓步踏入元妙殿之中,不禁暗暗称奇。

    三具足足有数十丈之高,看样子是完全由庚金打造的巨像,凌然傲立于元妙殿的正中央,散发着一种仿佛源自于洪荒巨古的威势。

    这种强大的威势,竟然像万丈巨岩压在身上一样,让苏尘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一旁的石鹤看到苏尘的表情,微笑着说道:“我刚刚进入元妙殿的时候,表情与你差不了多少……”

    “这三尊巨像是三清巨像,是我们众妙门的始祖――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的雕像。”石鹤介绍道,“自从众妙门建立开始,这三尊三清雕像就一直伫立于此。”

    苏尘望着三尊仙风道骨,不怒自威的三尊雕像,不禁暗暗称奇。

    这三尊三清巨像虽然是死物,但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雄厚威势,即使是清虚子、五峰真人,也远远不及。

    苏尘心念一动,双眸仿佛浸在水银中一样,猛然闪过无数道凌乱的银光。

    河洛灵衍!

    苏尘的神念疯狂运转,河洛灵衍开始迅速剥析眼前的三尊三清巨像,苏尘瞬间陷入一种无知无觉的境界之中。

    道!

    大道!

    大道万千!

    苏尘心念狂震:三尊三清巨像,竟然仿佛由无数细微的大道组成的一样,每一点每一滴、每一隅每一处,都蕴藏着无数的大道。

    一瞬间的工夫,苏尘感觉自己仿佛福至心灵一般,道行竟然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疯狂地增长!

    更奇妙的是,他感觉眼前的三清巨像,虽然各自摆出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但是却绝对不简单!

    那似乎是一种功法,一种苏尘从未见过的功法。

    这种功法的归藏万千、内韵无穷,是苏尘从未见过的。

    但是,其纷繁复杂的程度,同样也是苏尘完全难以想象的。

    瞬息之间,苏尘的神念已经完全枯竭。

    猛然,苏尘突然觉得三清巨像骤然变大,狠狠朝着自己的面门撞了过来。

    轰隆一声,苏尘整个人被弹出数十丈之遥,狠狠砸在地面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好!”石鹤赶紧掠了过去,手中掏出一枚回春丹,迅速给苏尘服下。

    苏尘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好像都要裂开一般,神魂竟然都受到了剧烈的震荡,好像要脱壳而出。

    他赶紧服下石鹤的回春丹,屏气凝神,迅速开始稳住心神,缓缓消化回春丹的药力。

    很快,回春丹的药力就在苏尘的周身上下蔓延,修补苏尘受伤的躯体。同时,苏尘也渐渐稳定住自己动荡不安的神魂,缓缓平息下来。

    一旁的石鹤苦笑着说道:“苏尘师弟,你也太胆大妄为了。竟然第一次踏入元妙殿,就敢对三清巨像如此无礼!”

    石鹤苦笑着说道:“这三清巨像,原本就是用灵虚庚金打造,灵妙无常。众妙门历代掌门人都在三清巨像的面前,悟道修炼,领悟天地大道。这三清巨像,早已经沾染上了灵性,威力雄浑。”

    “若是亵渎三清巨像者,必定会受到其雷霆一击。”

    “你这小子,还算命大!”石鹤拍拍苏尘的肩膀,“幸亏你在众妙门之中的通天壑中磨砺躯体,肉躯、神念远胜常人。否则,刚才三清巨像的一击,绝对让你人魂俱灭。”

    苏尘虽然吞下了回春丹,但还是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毕竟,三清巨像那一击的威力,还是十分恐怖的。

    苏尘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苦笑着说道:“石鹤师兄,你也不提醒我一声……”

    石鹤无奈地摊开双手:“谁能料到,你这小子第一次进入元妙殿,竟然就敢以神念扫视三清巨像?每个第一次进入元妙殿的人,个个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你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包天……”

    石鹤微笑着说道:“也是因为你不过是灵寂中期的修为,所谓‘大人不记小人过’,三清巨像不会全力施为。如果你有我这样的修为,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苏尘还琢磨着日后修为提升了,再来探一探这三清巨像。石鹤的话,瞬间就让苏尘完全打消了念头。

    不过,三清巨像其中蕴藏的大道与功法,的确让苏尘颇有些眼馋。

    刚刚那一瞬间的工夫,伴随着苏尘神念的完全枯竭,苏尘却获得了一种其所未有的妙悟。

    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苏尘想一想都觉得意犹未尽。

    苏尘很清楚,三清巨像之中所蕴含的功法,恐怕比自己的九鼎负鳌诀、北辰残卷,还要博大精深得多。甚至可以说,这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九鼎负鳌诀、北辰残卷在人族的功法之中,绝对是数一数二。但是,三清巨像之中的功法,却是隶属于“神”的功法,完全大不相同。

    不过,苏尘很清楚,自己恐怕只能与这套神妙的功法失之交臂了。

    苏尘淡然地一笑,倒也没有特别失望。苏尘经历大大小小的磨难已经不少,而且踏入修真之途也已经近三百年的时间,早就已经得失不惊了。

    能够争取,苏尘自然尽力而为。但是事不可为,他也不会太过勉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苏尘不敢再瞟三清巨像一眼,赶紧跟着石鹤,朝着元妙殿的内殿走去。

    ……

    “怎么回事?”清虚子看苏尘一副元气大损的样子,不禁皱眉说道,“石鹤,苏尘不过灵寂中期的修为,你竟然以大欺小?”

    石鹤苦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我哪还有心思与苏尘师弟切磋?”

    “师父,这都是苏尘师弟自己惹的祸,我可比窦娥还冤啊……他竟然以神念攻击三清巨像,结果就不必多说了吧!还搭上了我一枚回春丹……”石鹤故作可怜地说道。

    窦娥是上古一名由殇入道,以悲痛欲绝之心妙悟大道的修士。

    据说,窦娥受尽冤屈,由殇入道,一身神通竟然改天换地,使得六月降雪,亢旱三年。其神通之强,可想而知。

    石鹤以此为喻,自然是诉苦了。

    清虚子自然不会理会石鹤的诉苦,他的心思,已经完全系于苏尘的身上。

    转过头,急切地对苏尘说道:“苏尘,听说你现在在修炼符道?而且,你竟然在半年之内,炼制了一枚三级下品的灵符?”

    “那枚灵符,名为九嶷压顶符。”苏尘微微一笑,刚刚炼制的九嶷压顶符已经出现在手中,“我当初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误打误撞,就给炼成了……”

    “误打误撞能够炼制成三级下品的符篆?”一旁的灵宝真人苦笑着说道,“当年你那枚黯殇珠,是不是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苏尘,你这小子实在低调得有些不像话,怎么老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苏尘微微一笑,打趣一般地说道:“灵宝真人,在你们这些修真界的大鳄面前,我这样的小鱼小虾,自然得低调些了……”

    另一边的凝真真人接过苏尘手中的九嶷压顶符,猛然发出一声惊呼:“这是中上等的符篆?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清虚子从凝真真人手中夺过九嶷压顶符,仔细地看了片刻,同样也是一脸的惊异之色。

    清虚子严肃地转过头,对着苏尘说道:“这枚符篆,的确是你炼制的?”

    苏尘苦笑一声,也摊开双手:“掌门人,这的确是我炼制的。我总共炼制了两枚九嶷压顶符,第一枚,在百卉园贴在鬼王隼的后背上了;这是第二枚,是我三天前炼制的。”

    一旁的逍遥真人细细一看,说道:“掌门,虽然我不如掌门你以及凝真真人通晓符篆之道,但是这枚符篆上面墨迹未干,恐怕苏尘并没有撒谎……”

    清虚子与凝真真人互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你这小子,绝对是炼制符篆的天才!”清虚子摇头叹息地说道,“只花了半年的时间,竟然就炼制出了三级下品的灵符!而且,不过炼制九嶷压顶符的第二次,竟然就达到了中上等的境界。”

    苏尘赶紧说道:“掌门人,这是因为我从天鸣师兄那里弄到了九幽石、汨罗灵砚。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因为有这两件灵物相助,草才能炼制出中上等的灵符。”

    万卷灵笔来路不正,苏尘自然只能隐瞒了。实际上,炼制符篆能够如此迅速,万卷灵笔才是功不可没。

    清虚子、逍遥真人等人,突然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似乎达成了什么协定似的。

    苏尘破妄明眸敏锐无比,这一切自然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很清楚,清虚子等人应该是早就商量好了,因此现在只需要打个眼色就明白了。

    苏尘故作不知,静静地等他们下一步的动作。

    清虚子微微一笑:“苏尘,愿不愿意成为本门的首席画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