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乾一

    更新时间:2016-02-01 15:30:13本章字数:3022字

    雷虎惊慌失措,眼中尽是慌乱之色,他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不能杀我!我的大哥雷云就在雷澜竹林之中,只要我死了,他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叶秋一声冷哼,冷冷地说道:“斐扬师兄,是你们几人杀的?”

    雷虎为求生存,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他为了震慑叶秋,大声说道:“我大哥雷云,可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手中的法器――阳乌箭更是后天上品仙器。如果你杀了我,肯定逃不脱我大哥的追杀……”

    叶秋冷然一笑,声音冰冷至极:“放心,我很快就会送你的大哥一同去见你……”

    雷虎见叶秋要下杀手,惊慌地说道:“我是炎州雷家的子孙,你若是对我下手,绝对逃不脱雷家的追杀……”

    “哦,”叶秋微微一愣,不禁有些迟疑,“雷家……”

    叶秋对于雷家,也颇知一二。

    雷家是炎州赫赫有名的修真世家,以火系仙法闻名,其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而且,雷家懂得一种饲养三足乌的方法,使得这个家族成为诸多宗派的重要拉拢对象。

    三足乌,据说是金乌的后代,是一种十分强大的火系灵兽。如果有一头三足乌作为兽仆,战斗力绝对会扶摇而上。

    更重要的是,三足乌一身都是宝,而且是火系灵宝。

    它浑身上下每一寸部位,每一根羽翎,都能够制成火系仙器或是灵丹。

    对于火系的修真之士来说,三足乌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宝。因此,雷家一直是诸多修真家族拉拢的对象,只是雷家总是保持着超然的身份而已。

    因此,雷家的实力,还是颇为让叶秋忌惮的。

    雷虎见叶秋迟疑,赶紧说道:“我们雷家法宝、秘籍都多得惊人,只要你放我走……”

    雷虎正说着,声音猛然戛然而止。

    七杀碑所释放出的整整七支七杀骨箭已经完全刺入他周身的要穴之中,将瞬间他杀死。

    七杀骨箭疯狂地吞噬雷虎的魂魄、精血,很快就将他蚕食得只剩下一张厚皮。

    叶秋一声冷哼,冷笑着说道:“雷家?你身殁于此,有谁会知道是我干的?况且,既然你被雷家送来众妙门修炼,看样子必然是旁系子弟,否则又怎么会需要搞些剪径抢掠的行当?”

    叶秋一招手,雷虎手中的离火珠已经瞬间没入他的手中。

    离火珠入手滚烫,散发着浓浓的热气。

    叶秋一抬手,一滴鲜血已经滴在上面。

    雷虎既然已经身死,叶秋自然能够轻松地滴血认主。

    接着,赵常的凶魅剑,同样也成为叶秋手中的一件法器。

    叶秋翻了翻三人的储物囊,里面虽然也有不少仙器、秘籍,但是叶秋都一点瞧不上眼。毕竟,这些都是三人从灵寂期的弟子那里夺得的,并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

    其中的丹药、仙晶等稍微有点用处的东西,则被叶秋收入囊中。

    叶秋一声冷哼,淡淡地说道:“凶魅剑、离火珠,此行倒是收获颇丰……”

    遥望天际,叶秋的嘴角扬起一丝愁绪一般的笑容:“斐扬师兄,这三人已经身死,也聊祭你在天之灵了……放心,那雷云的脑袋,我也很快会取走的。”

    雷云筑基中期的修为,自然是叶秋远远不及的。

    即使叶秋用尽手段,恐怕也不会是雷云的对手。毕竟,修为之间的差距,相差还是太远了。

    叶秋并不傻,没有鸡蛋碰石头的意思。

    反正来日方长,这件事可以稍微缓一缓。

    叶秋很有自信,当自己进入筑基期的时候,就是那雷云授首之时。

    “天殛紫雷竹,”叶秋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先去将天殛紫雷竹取走再说……”

    天殛紫雷竹乃是十三仙木之一,其珍稀程度可想而知。

    如果被别人捷足先登,叶秋恐怕就欲哭无泪了。

    叶秋心念一动,神念迅速朝着记忆之中天殛紫雷竹所在的位置扫荡而去。

    他的身躯猛然一震,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天殛紫雷竹之侧,竟然还有别人!

    而且还是筑基中期的修为!

    雷云?

    叶秋心中猛然涌起一个念头,一瞬之间,诸多事情豁然开朗。

    照理说,斐扬毕竟是众妙门之中的弟子,更是雷澜竹林的管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雷云等人应该不会愿意与斐扬撕破脸,甚至杀死他。

    即使斐扬碍着了雷虎的事情,雷云也不一定愿意冒着很有可能被发现的危险,杀死斐扬,除非有足够的动机!

    如果是为了天殛紫雷竹,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恐怕是雷云、斐扬都发现了天殛紫雷竹,而为了独吞这株灵竹,雷云动手杀死了斐扬。

    这样一来,前因后果就一清二楚了。

    叶秋正想着,一道仿佛伺机待发的毒蛇一般的神念,顺着他自己的神念的延展方向,猛然朝着他狂涌而来。

    叶秋瞬间切断了自身的神念,防止对方的神念发现自己。

    对方的神念迅速用过这片区域,但是完全没有察觉叶秋的气息。

    叶秋有鼋息之法隐匿气息,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雷云的神念在叶秋周围扫过数遭,但是完全无法发觉叶秋的气息,因此朝着更远的地方横扫而去。

    叶秋面色不改,悄无声息地朝着天殛紫雷竹与雷云所在的位置,缓缓走去。

    雷云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冷芒,喃喃地低声说道:“刚才好像有一道神念扫过这里,难道是我的错觉?”

    他一声低哼,自言自语说道:“有备无患,还是让雷虎、丘和等人在旁边护卫一下……”

    雷云心念一动,神念迅速开始四展,搜寻雷虎的踪迹。

    但是,竟然是一无所获。

    雷云的心中,瞬间涌起一丝不祥的感觉:“我不是让这厮留在雷澜竹林之中,不能出竹林一步吗?这小子究竟干什么去了,难道死了?”

    当然,死了只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

    雷云相信,除非是御丹期以上的修士,否则绝对没有人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干掉这三人,让他们连遁逃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雷云恐怕完全料不到,他竟然一语成谶……

    雷云思索之间,眼前雷光猛然暴涨,他一声低哼,瞬间投入到眼前的斗法之中。

    他的面前,一头三足火鸟在他的操控之下,正与天殛紫雷竹之中的乾一神雷凝化的玄鸟,进行着一次次火星四溅的碰撞。

    这头三足火鸟足有五六丈长,炎翎如焚,火气熏天,仿佛一头浴火重生的火凤凰一般。

    这头三足火鸟,就是雷云的阳乌箭所化。雷云的阳乌箭之中,蕴藏着一头幼年夭折的三足乌的精魄,炎气逼人。

    而数百年的光阴之中,天殛紫雷竹又成长了不少。

    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同样也是三四丈之长,雷羽生电,紫电四溢,雷光纵横。

    三足乌的精魄,与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不断地发出一次次生猛的碰撞,发出震耳欲聋一般的恐怖声响,震得周围的雷音墨竹也是轰鸣不断。

    幸亏这株天殛紫雷竹在雷澜竹林之中人烟稀少的深处,否则必定会引来其他的修真之士。

    三足乌的精魄,明显占据上风,不断地轰击着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之形,狠狠地撞击着它的躯体。

    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不过勉力支撑而已,显得分外狼狈。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雷云分外不悦。

    雷云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对付这株天殛紫雷竹,应该并非难事。

    但偏偏雷云修炼的,是家传的火系功法――?乌御火灵法。

    雷火雷火,雷与火,总是密切相关的。

    雷火两系功法,属性上极为契合,相辅相成。

    因此,雷系功法、火系功法相拼斗时,很难完全破除对方的功法。

    而眼前这头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也是如此。

    雷云以?乌御火灵法驱使阳乌箭,其火系功法的威力,何止乾一神雷的数倍!

    但是,依旧难以完全摧毁这头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

    不过,经过这数月之间持续不断地狂轰滥炸,天殛紫雷竹之中的乾一神雷,已经尽显疲势。

    还需要五六天的工夫,就能够完全诛灭这头玄鸟!

    到时候,这株天殛紫雷竹,还不是任我采颉?

    想到这里,雷云的嘴角,猛然扬起一丝凌厉的笑容。

    在雷云狞笑之间,叶秋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雷云的身后。雷云与天殛紫雷竹的斗法声势浩大,自然完全淹没了叶秋的声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过叶秋很清楚,自己肯定当不了那头黄雀。雷云毕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与自己相差实在太远了。

    叶秋以河洛灵衍推算数遍,但是结果依旧是胜机渺茫。

    但是,虽然做不成黄雀,却有当渔翁的机会。

    坐收渔翁之利。

    趁着雷云诛灭乾一神雷所化的玄鸟,斩断天殛紫雷竹之际,叶秋有七成把握能够夺得天殛紫雷竹,然后逃之夭夭。

    叶秋有十足的自信,如果自己全力逃跑,雷云绝对没有丝毫办法。

    他屏息以待,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玄鸟之形,越来越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