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翼火蛇

    更新时间:2016-02-04 20:19:49本章字数:3087字

    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星辰之力狂涌,灌入七杀碑之中。

    七杀骨箭仿佛七头怒态狰狞的毒蛇,瞬间从七杀碑之中钻了出来。

    这七支完全由累累白骨堆积而成的骨箭的箭镞之上,阴森可怖的骷髅头眼中血光迸射,森白的牙齿不断磕碰,发出桀桀怪笑之声。

    七杀骨箭接连吞噬了雷虎、丘和二人的精血魂魄,杀意暴涨,凶焰更甚。

    苏尘望着掠空而过的七杀骨箭,眼中瞬间闪过一道精芒。

    太虚天衍诀,与修真之法相差甚远,反而更像魔功。

    而北辰残卷之中记载的星器,同样也更像魔器,而不像仙器。例如苏尘最初炼制的黯殇珠,煞气冲天,威力强大,一旦使用必定是非死即伤。

    而苏尘现在炼制的七杀碑,就更像魔器了。七杀骨箭竟然能够吞噬修真之士的精血魂魄,助长自己的杀意,甚至比许多魔器还要歹毒得多。

    但是,其威力也同样如同魔器一般,杀伤力巨大,凶横无比。

    一瞬间,七杀骨箭已经插在阳乌箭的周围,瞬间将阳乌箭封锁在其中。

    七杀骨箭之中的七杀杀意,能够封锁住阳乌箭与雷云之间的联系。

    这样一来,即使雷云脱困而出,也完全不用担心他能够驱使阳乌箭。

    而逝去了阳乌箭之助,雷云无异于断了一只臂膀。

    苏尘的七杀骨箭刚刚封住阳乌箭,雷云就已经破阵而出。

    雷云浑身血痕,面露狰狞,仿佛九幽之中冒出来的魔王。看样子,在苏尘的百转浪漩剑阵之中,雷云应该也吃了不少苦头。

    苏尘眼中流光闪烁,嘴角已经扬起一丝弧线。

    实际上,即使不用河洛灵衍,苏尘也能够瞧出,雷云的灵力消耗了不少。

    “你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诡异功法?好厉害!”雷云一声冷哼,满脸狠厉之色,“灵寂中期的弟子之中,不,灵寂期的弟子之中,你应该稳居第一……”

    “多谢夸奖,”苏尘一声冷笑,“雷云师兄,谬赞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雷云冷冷地说道,“难道是哪个修真世家的直系子弟?”

    “我的身份,”苏尘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你去阴曹地府问雷虎、丘和等人吧……哦,我忘了,他们已经魂飞魄散,没有机会下阴曹地府了。”

    “什么?”雷云虎躯猛震,骤然一惊,“你竟然能够杀掉雷虎他们……”

    雷云心中剧震之隙,苏尘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猛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苏尘以言语挤兑,又抛出这样一个重磅炸弹,就是为了令雷云心神失守,以捕捉到一线可乘之机。

    “恒殒!”

    苏尘一声冷哼,重脚仿佛恒星陨落,烈阳崩裂,狠狠朝着雷云的脑袋砸了过去。他的脚上星辰之力瞬间崩碎,化作无数道耀目的流星,天女散花一般出现在雷云的眼前。

    斗罡步之中的恒殒,强在乱战。恒殒一式,仿佛恒星陨灭,瞬间爆发出万道星辰之力,令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雷云一声冷哼,毫不慌乱,双手猛然扬起万丈凌厉的火光,将苏尘的恒殒一式瞬间消弭于无形之间。

    “可笑,以你灵寂中期的修为,竟然妄图杀死我?”雷云嗤笑一声,冷冷地说道,“真是痴人说梦!”

    雷云说话之间,猛然感觉双臂一沉。

    两头深黑色,仿佛从九幽之中蜿蜒而出的幽蚺,已经狠狠缠绕在他的胳膊之上,将他紧紧锁住。

    “辰坠!”

    恒殒一式是以一化万,而辰坠一式,则是由万归一。

    无数道星辰之力瞬间凝聚与一点,凝聚在苏尘的脚上。

    仿佛一颗坠落的星辰,苏尘的重脚猛然砸下,狠狠砸向雷云的脑袋。

    苏尘前面的每一招,每一式,不过只是层层铺垫的陷阱而已。他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这一刻,以一记“辰坠”,击碎雷云的头颅。

    雷云现在不过筑基期的修为,没有凝聚出元婴,肉躯一旦身死,人也就完了。

    而脑袋被轰碎,雷云必死无疑。

    雷云猛然发出一声怒吼,瞬间化作一道快逾闪电的流火,朝着远方狂涌而去,就要迅速遁逃。

    苏尘很清楚,这肯定是一种类似于血遁的遁法,虽然能够无视攻击的遁逃,但是绝对会令元气大损。

    雷云先破了天殛紫雷竹之中的乾一神雷,又与雷煞寒蜈一番恶斗,再破开自己的百转浪漩剑阵,加上现在又使用了元气大损的遁法,现在必定是强弩之末。

    绝对不能放他走!

    “想逃,逃得了吗?”苏尘一声冷哼,彗掣神通瞬间祭起,化作一道慧光,以肉眼难及的速度追了上去。

    ……

    雷云现在心中没有半分疑虑,雷虎等人肯定已经葬身于这个看似普通的灵寂中期的弟子之手了。

    “好可怕的神通!好深沉的心机!恐怕全盛时期的我,也不一定有十成的把握,能够解决这个看上去仅仅只有灵寂中期的修士。”

    “雷虎等人在这个修士面前,肯定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我恢复功力,再找这厮算账!反正他得了天殛紫雷竹,肯定也不愿意别人知晓,我的事情自然就不会泄露了……”

    雷云心中还在打着如意算盘,对于?乌御火灵法之中的遁法――“赤火遁”,他还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他自认自己筑基中期的修为,又以元气大损为代价施展遁术,绝对能够轻松遁逃。

    但是,苏尘的猛然出现,很快打破了他最后一丝信心。

    “怎么可能?”雷云面如死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区区一个灵寂中期的修士,竟然能够追上我雷家的赤火遁!”

    苏尘可不管雷云的震惊,手中一道火光骤然突出:“廿八衍斗之术――翼火蛇!”

    猛然,一头肋生双翼的烈火巨蛇扇动着一对滔天火翼,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雷云狂噬而去。

    “火系神通?”雷云虽然元气大伤,但是依旧戾气逼人,“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认为区区凡火,能够对我以御火为长的雷家的人有效吗?”

    雷云手中猛然捏了几个法决,幽蓝色的烈焰再次冒了出来,密布他的表面。

    雷云一声冷哼,狞笑着说道:“你这头火蛇,就化作我地幽离青炎的养料吧!”

    苏尘冷冷一笑,脸上闪现一丝嘲讽的笑容,只是默然不语。

    他冷漠的目光之中,翼火蛇已经瞬间咬上雷云的身躯。

    “怎么可能?”在雷云惊骇若狂的目光之中,翼火蛇竟然在疯狂地吞噬雷云身外的幽离青炎,纳入体内。

    瞬息之间,雷云体外的幽离青炎竟然被完全吐纳干净。

    “龙骖天叱剑诀!”

    现在的雷云,孱弱得就像刚出世的婴儿一般,已经不需要苏尘多出手了。

    苏尘手中的缠龙尺瞬间化作骐骥灵马之态,轻易地击碎了雷云的头颅。

    翼火蛇瞬间溃散,一枚赤色的珠子,落入苏尘的手中。

    这枚赤色的珠子,自然是从雷虎那里缴获,刚刚才滴血认主的离火珠。

    廿八衍斗之术,究其根本,就是凝聚体内源自九天的星辰之力,引动天地之间的五行及日月之力,凝化二十八星宿之相。

    廿八衍斗之术是地级神通,甚至还在河洛灵衍之上。

    要以星辰之力引动五行之日月之力,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对于星辰之力的修为要求极高。即使修炼到碧霄境境界,也很难引动五行即日月之力。

    但是,却有一种折中的方法,同样也能够使用廿八衍斗之术。

    这种方法并不复杂,就是自身修炼五行的功法,然后以体内的五行之力,辅助星辰之力,自然就能够演化廿八星宿之形。

    苏尘当年在归藏山之中,之所以能够施用氐土貉一式,就是因为修炼了八荒剑鼎罡诀,能够吸纳厚土曜气。当然,当时那一式的威力,连万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现在再回看起来,显得十分可笑。

    “想不到廿八衍斗之术之中的一式――翼火蛇,竟然如此厉害!”苏尘望着手中的离火珠,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

    “应该是借助了这枚离火珠,才能达到如斯威力。”苏尘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枚离火珠,是修炼千年的赤蛇的内丹冶炼而成,与翼火蛇一式形意皆合,威力自然不同凡响。”

    当然,其中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苏尘以河洛灵衍的神通,在一旁冷眼参悟雷云施展?乌御火灵法整整三天的时间,使得苏尘对于火系功法同样也有一定的了解。

    否则,即便有离火珠之助,苏尘也难以发挥离火珠的威力。

    苏尘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离火珠与阳乌箭,这两件火系至宝,或许能够配合廿八衍斗之术,成为我的一大杀手锏。我先以水、土两系的九鼎负鳌诀对敌,猛然改成火系神通,绝对让人猝不及防……”

    苏尘右手一样,七杀碑瞬间暴涨数丈,狠狠将雷云的尸体砸成一团肉酱。

    七杀碑仿佛饕餮巨口,瞬间将雷云的尸体全部吞纳其中,甚至连灵魂也没有放过。

    苏尘一招手,七杀碑再次没入他的手中,雷云的躯体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衣服已经储物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