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幽离炼器灵术

    更新时间:2016-02-04 20:21:05本章字数:3067字

    苏尘右手凭空一抓,雷云的储物囊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雷云已经身死,苏尘自然能够轻松滴血认主,一滴鲜血很快滴在上面。

    苏尘的神念静静扫过雷云的储物囊之中的物件,一一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除却极冰珠之外,里面竟然只有一件后天下品的火系法宝――离火铲,这对苏尘用处自然不大。

    但是,极冰珠是冰系法宝,与苏尘修炼的功法相契合,对于苏尘倒是助益不小。

    苏尘将极冰珠滴血认主,同样也将离火铲收入储物囊之中。对然离火铲用处不大,但是下品的火系法宝,也并非就是一文不值,还是有些用处的。

    对于灵寂期的弟子来说,其实下品法宝就已经十分珍贵了。只是苏尘“横征暴敛”,手中的法宝相较一般灵寂期的弟子,要多得多而已。

    苏尘一滴血滴上极冰珠,一头冰螭瞬间破珠而出,怒态峥嵘,昂扬舞爪,寒气四散奔腾,气势极为不凡。

    雷云修炼的毕竟是火系功法,根本难以发挥极冰珠的真实威力,与苏尘大不相同。现在,极冰珠落在苏尘的手中,威力自然大不相同。

    “?乌御火灵法?”苏尘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一枚玉简已经出现在手中。

    “不可能的,这雷云看样子不过是雷家的旁系子弟,不然也不会被派来众妙门之中修炼了。照理说,这样的旁系子弟,不可能拥有?乌御火灵法的完整秘籍……”

    苏尘的神念扫过玉简,走马观花一般地粗略阅读了一番,果然不出苏尘所料,其中不过只有前三重的功法而已。

    不过,前三重的功法,已经能令苏尘受益匪浅了。

    苏尘并不需要修炼?乌御火灵法的功法,而只需要领悟其中御火的法门而已。

    苏尘修炼的九鼎负鳌诀,是水、土两系的功法,参悟一下截然不同的火系功法,两相参照,也很有益处。

    收起?乌御火灵法前三重的功法之后,苏尘手中光芒一闪,又出现另一本功法。

    “幽离炼器灵术?”苏尘神念扫过这一枚玉简,脸上很快就闪过一丝恍然。

    “怪不得,”苏尘喃喃说道,“原来幽离青炎,是雷云修炼的炼器之火。不过,这家伙修为未到,修炼出来的灵焰不过呈现蓝色,还属于尚未大成的境界。如果真正修炼到幽离青炎的境界,我那一式――‘翼火蛇’,也不一定是对手……”

    苏尘一抬手,幽离炼器灵术的秘籍,也已经没入他的储物囊之中。

    这两本功法,很明显不是众妙门之中的功法,看样子应该是雷家的功法。否则,如果是众妙门的功法,苏尘的神念扫过,玉简绝对就会损毁。

    此外,雷云的玉简之中,还有不少的仙晶以及少量的丹药,苏尘自然不会客气,全部收入囊中。

    苏尘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被七杀骨箭封印的阳乌箭之旁。

    七杀碑一展,七杀骨箭已经没入石碑之中。

    这连续的几场战斗,七杀碑吸纳不少精血魂魄,杀意更浓。

    回去之后,苏尘以星辰之力再次淬炼一番,将这些怨气冲天的精血魂魄全部炼入七杀碑之中,绝对能够使七杀碑的威力再次提升。

    “上品仙器――阳乌箭?”苏尘的嘴角扬起一丝悻悻然,“这应该是我的第一件后天上品仙器了。很可惜,是一柄火系仙器。其真正能够发挥的作用,恐怕还不及离火珠、极冰珠两件法器。”

    苏尘用阳乌箭的箭簇割断食指,同样也是滴血认主,然后收入囊中。

    “斐扬师兄,”苏尘遥望天际,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这几人都形神俱灭,也算慰藉你在天之灵了……”

    很快,就只剩下这一株天殛紫雷竹了。

    对于这株天殛紫雷竹,苏尘倒显得没有太多办法。

    不管是何种仙木,都必须在砍伐之后的最短时间内,炼制成为法器,才能发挥最佳的效果。否则,在其被砍伐之后,灵气会渐渐消散,效果会变得越来越差。

    而苏尘、陶仲都不懂得炼器之道,更是没有炼器的灵火。砍伐回去之后,这株种天地之灵秀的天殛紫雷竹恐怕只能放置一旁,没有太大的用处。

    那未免就太过暴殄天物了。

    而且,这株天殛紫雷竹尚未长成,至少还需要数万年的时间,才能够完全长成。现在砍伐,炼制出来的仙器固然强大,甚至很有可能是先天仙器。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发挥出天殛紫雷竹的真正强大功用。

    但是,如果放任这株天殛紫雷竹放置在这里,谁知道日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故。

    “不如……”苏尘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将这株天殛紫雷竹,直接移植到我的心斋洞府之中?心斋洞府之中的灵气,胜出这雷澜竹林不知道多少倍,应该可行!”

    苏尘心念一动,破妄明眸之中猛然凝聚起无数道灵力。

    瞬间,他的一对眼眸仿佛烈日一般,闪烁着万道寒光。

    天殛紫雷竹位于地面之下的根须,在他的眼前变得纤毫毕现。

    “咦,这是什么?”苏尘微微一愣,他在天殛紫雷竹的根须之上,竟然发现了十余枚赤红色,椭圆形的石头。

    这一块块石头,大概鹅卵石大小,似乎散发着一股股炽热的热气。

    苏尘心念一动,缠龙尺已经插在地面上。

    灵木之气衍化的无数道缠龙藤仿佛植物的根须一般,缓缓深入地表之下,朝着那十余枚“鹅卵石”缓缓探了过去。

    苏尘小心地以神念操控缠龙藤,轻轻地缠上这十余枚“鹅卵石”,层层包裹之后,将其轻柔地拉了上来。

    很快,十余枚“鹅卵石”,就堆积在苏尘的面前。

    “这是……”苏尘微微一愣,低声说道,“雷煞寒蜈的卵?”

    苏尘心中瞬间恍然,怪不得雷煞寒蜈如此疯狂,寸土不让,竟然不顾天敌,硬生生地与雷云大战,原来不过是护犊情深而已。

    十余枚雷煞寒蜈的卵,呈映目的赤红色,鲜艳刺目,散发着腾腾的热气。苏尘很清楚,这十余枚卵能够孵化出极为凶横的妖虫――雷罡火蜈。

    等这些雷罡火蜈长到三千岁以上,第十八次蜕皮的时候,阳极生阴,就会化为更为凶狠的妖虫――雷煞寒蜈。

    这十余枚雷煞寒蜈的卵,看样子被雷云的火系功法所伤,有几枚已经完全蒸熟了,其中的生命迹象已经消失无踪。

    剩下的,只有八枚卵还是完好无损的。

    苏尘割破手腕,鲜血??地滴在这八枚卵之上。

    妖兽也能够通过滴血认主的方法,进行收服。但是,其过程并不简单,必须完全驯服一头妖兽,令其心甘情愿地建立兽契才行。稍有不慎,甚至可能出现反噬其主的现象。

    不过,苏尘倒不用担心这一点。八枚雷煞寒蜈的卵,尚未孵化,现在还未具灵智,自然能够轻易收服。

    苏尘的神念一动,鲜血已经完全没入八枚雷煞寒蜈的卵之中,与其中尚未成型的雷罡火蜈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很快,八枚雷煞寒蜈的卵的蛋壳竟然变得依稀透明起来。苏尘甚至能够看到,尚未长成的雷罡火蜈在其中游曳不定。

    一股心神相通的感觉传来,苏尘很清楚,这八头即将孵化的雷罡火蜈,已经被自己完全收服了。

    苏尘将八枚雷煞寒蜈的卵放置于怀中,开始着手天殛紫雷竹的移植。

    天殛紫雷竹表面上不大,根须却蔓延十余丈,十分惊人。

    苏尘小心地以缠龙藤在天殛紫雷竹的根须以外的位置缓缓挖空,很快,包裹着天殛紫雷竹的泥土,就被挖成一个圆球的形状。

    苏尘一抬手,天殛紫雷竹以及他根须上的泥土,全部没入苏尘的储物囊之中。

    苏尘瞬间化作一道掣空的彗星,朝着心斋洞府疾驰而去。

    储物囊之中,是不能装入活物的。例如,如果将八枚雷煞寒蜈的卵放置其中,雷煞寒蜈的卵就会很快死亡。

    天殛紫雷竹是植物,而且生命力顽强,但同样也是活物,能够在储物囊中坚持的时间不长。

    苏尘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天殛紫雷竹再放置入自己的心斋洞府之中,才能避免天殛紫雷竹的死亡。

    很快,苏尘就消失在天际之间……

    数月之后,雷澜竹林之中的众妙门弟子们渐渐察觉了一件事情,雷虎、丘和等一群人竟然骤然消失无踪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对于这件事,雷澜竹林之中的弟子们不但不忧心,反而感觉兴高采烈。雷虎、丘和这几人,无异于害群之马,他们能够消失,所有人高兴还来不及。

    自然,也就没有关心这群人的踪迹了。

    后来渐渐流传了一种说法,据说雷虎、丘和等人因为斐扬常常阻了他们的好事,于是与雷云偷袭斐扬,并杀死了他。后来,因为害怕东窗事发,这几人就逃出众妙门了。

    总之,众说纷纭,但是这几人的确再也没有出现过。

    只有天逸隐隐觉得有些不寻常:四人消失的时候,正好是苏尘进入雷澜竹林的时候。

    难道是巧合?

    但是,天逸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