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更新时间:2016-02-10 23:16:55本章字数:3594字

    一间古色古香的优雅厢房的门前,一身紫衣的姜云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他步伐极稳,不紧不慢,每一步的跨度都一样,不多不少,且在其落步间,悄然无声,但是却有一种神奇而特殊的场域缓缓荡开。

    这是一种状态,是每个高层次生灵的基本表现,因为他们的生命力浑厚得难以想象,一举一动间,都会产生罕见的异象。

    厢房门前,姜云轻轻的扣门而唤:“娘,我可以进来吗?”

    他轻缓的声音落下后,厢房的门随之‘吱哑’一声打开,走出来一位白衣美貌侍女。

    “大公子,请进!”白衣侍女很漂亮,脸带笑靥,声音很柔弱,对着姜云恭敬一礼后,随即退了下去。

    “云儿来了?来,坐下说话!”厢房之中,端坐在豪华坐榻上的温婉美妇美貌如花,面带浅笑,轻点螓首后,柔和的声音如山泉般纯净悦耳,她一身华丽精致的宫装衣裙,将其衬托的雍容华贵,但她却不会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反而使人觉得很亲切与温和,但是细看之下,会发现在她光洁的眉间隐隐的有着一缕忧虑之色。此时,她看着站在厢房中挺拔而英武的儿子,感受到他壮硕魁梧的体魄内那种如渊如海的生机,美眸中盈满了赞赏与骄傲之色,使那那眉间的忧虑也有些浅淡。

    这位美妇正是忠义侯姜天的夫人,姜笑与姜云的母亲,芷云夫人!

    “云儿此来,可是为笑儿的事?”芷云夫人看向坐到左手边的儿子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红唇轻启,轻声问道。

    “是的,由于军中告急,北原天狼皇蠢蠢欲动,孩儿不得不于三天后出发,回到军中,着手准备御敌事宜!而小笑由于‘天心体质’的原因,不得不提前踏入修命一途,现在正值极为关键的时刻。而且小笑才三岁,身体尚且娇嫩,韧性不够,所以一些强大霸烈的拳法无法修行!虽然气力惊人,但凝炼血气却很难,无法与其他大孩子一般顺理成章的修行元血境!况且修命一途本就是逆天之举,每踏出一步都要极为慎重,机缘与心智二者缺一不可!以小笑的情况,必须要有至亲之人守护在旁,进行最为准确的指导,并且以防不测发生!”姜云的浓眉紧锁,眉宇之间腾起一股难以消散的忧虑之色,随着他低沉至极的话语传出,坐榻上的芷云夫人美眸中亦有担心之芒闪动,光洁眉间的忧虑之色更为明显。

    “天心体,天心体,天之心,凡之体!我的笑儿才三岁啊,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本该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却不幸得此厄体,我的笑儿真可怜,小小年纪就要去承受一个大人都不能承受的沉重?!”芷云夫人低下螓首,轻轻喃喃着叹息说道,她望着面前英气十足的大儿子,想到那个可能在以后会一生平庸的小儿子,她的神色更显哀伤。

    因为天心体这种体质真的很可怕与难缠,名字虽然听起来很是霸道,寓意拥有者有一颗号称‘天之心’的七窍玲珑心,但这种体质的隐患也尽在于此!天之心,凡命之人不可得!这个凡命讲的是命格,命修因具逆天之意,行逆天之举,遭天所忌,咒所生后代皆为凡命命格,以示天威!

    而七窍玲珑心却是天心,凡命无法承受住它的霸道,虽然它会赋予拥有者极高的智慧与才情,但它却有自己的意识,需要以拥有者的生命力为养料进行成长,非常的邪异,一个不慎,便会被吸尽生命元气,成为一具‘人干’!所以,天心体质之人,普遍的短命,即使踏上命修一途,也只能无奈止步于命府境,依旧无法长寿!

    “娘,我很担心小弟的情况!孩儿此去军中,也不知何时归来,只能在这两天对小弟的命修启蒙进行一次超强度的灌输,定下元血境的修行路线,接下来,就只能交由母亲和姜伯看护好了!”姜云目露沉思之色,把心中所想对芷云夫人说了出来。

    “娘的修命之法太过阴柔不合适笑儿,而你们姜伯的修命之法总体上则比较偏门与另类,属于他自己摸索与感悟所得,他人修之,难有所成!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笑儿自己去领悟与精修,即使是你和你父亲也无法完全帮他迈过这个坎儿!唉……”芷云夫人微微摇头,此事真的很让她头疼。

    “娘,您放心,小弟很早慧的,可能是天心体的缘故,我总觉得他有自己的想法,您和姜伯只要看护好小弟避免发生什么意外就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自己,我们姜家儿郎皆为天地之龙,我们要相信他!”姜云微微沉吟,目光湛湛,豪气冲天的说道,他的声音很醇厚且具有磁性,听着很舒服,极具感染力。

    殊不知,此时姜云的一句安慰芷云夫人的话,却不经意间被其说中了。姜笑的确对自己的体质有着想法与态度,尽管是有一只‘虫子’在为其指点,但这种情况也算作是一种机缘,更准确的说法是气运与福缘!

    “正此时节,实乃多事之秋!上京城中,鱼龙混杂,各个势力纷乱混杂,皆各怀心思。四方疆土虽在我姜家和独孤家的铁蹄下不断扩大,但朝中有魏雨昌等老狗祸害朝政,终究会出事,所以,如果发生什么事,母亲一定要先与姜伯商量,谋后而定!”

    厢房中,姜云因为要于三天后返回军中,他担心他们父子远在前线,剩下母亲和小弟留在家中,上京城中有些人会生出什么不轨的想法,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尽管在他印象中,母亲一贯强势果断,是个十分坚强的女人。而他曾经也和此时的姜笑一般自小习惯了母亲的翼护。直到他长大成人,参军之后才发现,作为一个妇人,尤其是政敌暗布的侯府夫人,在上京城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该是多么的如履薄冰啊!

    所以,不知在何时,姜云开始懂得去呵护与帮母亲分担一些东西,尽管有时因为军政要务有心无力,他也会暗中关注,或如此时一般,做出一些提醒!

    “咿呀?哥哥也在呢?娘亲,笑儿饿了,肚子都在‘咕咕’叫了呢!”厢房里,姜云与芷云夫人交代事情时,门突然被轻轻推开,探出一颗小脑袋,然后嫩声嫩气的话语飘了过来。

    “我的小笑儿饿了吗?来,告诉娘亲,笑儿想吃什么了?”原本在听着姜云讲话的芷云夫人,美眸中的沉思之色尽去,转而溢满了浓浓的宠溺之色,看向摇摇晃晃走过来的小姜笑,连忙站起身来,把他小小的身子抱了起来,一起坐在了厢房中央的坐榻上。

    “嗯……笑儿想吃娘做的桂花糕了,哥哥你要不要吃呢?”小姜笑歪头想了想,大眼一亮,小嘴咂了咂,吞下一大口口水,而且为了掩饰,还转头看向姜云,坏坏的要拉上他一起!

    “哈哈,好啊,我们让娘亲做桂花糕给我们吃!”姜云原本阴沉的虎目也是盈满了笑意,朗声笑着站起身来,不禁伸出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小姜笑的小脑袋。

    “唔,娘亲……你看……哥哥他又在摸笑儿的头头,你不是说过这样会不长个子么?你快替笑儿打他!快!”小姜笑在芷云夫人怀里反抗的扭着身子,无奈之下只能用撒娇来让芷云夫人来阻止姜云的暴行!

    “云儿,娘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许这样摸你小弟的头!”芷云夫人杏目圆睁,冲姜云佯怒道,然后伸出素手,轻轻的抚摸上姜笑的小脑袋,并且柔声说着:“笑儿,别害怕,摸个几下还是没事的啦!”

    小姜笑扁了扁嘴,大眼睛露出很无辜与委屈的神色,对着芷云夫人还有姜云气鼓鼓的愤怒说道:“娘亲和哥哥都在欺负小笑,你们简直太坏了!”

    姜笑那气鼓鼓的样子,像只愤怒的小老虎,乌溜溜的眼睛满是委屈,看得芷云夫人二人一阵朗声大笑!

    上京城,丞相府,丞相魏雨昌的书房里。

    与忠义侯府的欢声笑语不同,这里的气氛很严肃与沉闷。

    不大的书房内,在一圈围着一张圆形楠木桌子的太师椅上,一位位身着暗红色衣服的官员正襟危坐,眼睛齐齐的望着正中央身穿青衣,背负双手,背对众人而立的一道身影,面色极为恭敬。

    “听前线来报说,南疆独孤辰的大军,只出动了五千锻骨境的命修就强行攻下了大燕王朝的军事要塞‘临山城’?!你们怎么看?”青衣身影缓缓转过身来,低沉的声音随之传来,让在座官员皆侧耳去认真的听!

    待他转过身来,才得以看清楚这是面色威严的中年人,他眉毛粗而浓,留着很长的胡须,一身气质很独特,文雅之中又有着一丝霸气!

    这位中年人正是大齐王朝的丞相,魏雨昌!

    “哼!一介草野莽夫而已,生命层次再高,实力再强,依旧不长脑子!守卫边疆要地,却不知谨慎而行,只会一味强攻,真乃莽夫之举耳!依我看,早日将其换掉才好,把边疆要地交给如此莽夫,总有失守之日!”一位尚且年轻的长脸官员不仅不为独孤辰将军的胜利高兴,反而极为抵触与反感,不屑的出言诋毁道。

    而且,在场的几位官员也都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看样子,他们尽皆在暗暗的观察与揣度魏雨昌的想法与态度。

    而那位年轻的长脸官员见到自己发言后,魏雨昌并没有做出回应,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好在又有官员出言发声,缓解了他的尴尬。

    “马大人此言欠妥,想那独孤辰乃齐皇陛下亲封的镇南大将军!岂是有勇无谋之辈?!在下看来,独孤辰以五千锻骨之修奇袭临山城可谓用兵如神,谋略通天!丞相当心,必须仔细分析此人的各方面资料,以防其成为阻挡丞相前路的绊脚石!”这是一位上年纪的官员的回应,魏雨昌听之,缓缓点头,目露奇异之芒!

    这看得一旁的马姓年轻官员面色更加阴沉,默然不语。

    “张大人此言合情合理,分析得十分客观,以我之解,也只能如此!”魏雨昌略一沉吟,微微颔首道。

    “其他人还有想法尽管说出来!”

    “在下同意张大人的说法!”

    “在下也同意!”

    “我也同意。”

    “丞相,学生想说的是,一些关于忠义侯姜天的!”突然,一个红衣俊朗官员一步跨出,恭敬发声。

    此言一出,众官员纷纷侧目。

    “哦?”魏雨昌眉头一挑,目光灼灼得看向说话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