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 极品灵剑

    更新时间:2016-02-11 23:55:24本章字数:3432字

    丞相府,魏雨昌的书房里。

    一身青袍的魏雨昌,一手背负,一手握着一卷书,面色极为阴沉的站在一方书架前。

    “一天半了,暗羽还没有传来任何音信,虽然他的生命印记尚未消散,但可以肯定是出事了!魏雨昌,这次我们失算了,这个忠义侯有点意思!只是不知道,他能陪我们玩多久呢?!”突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这声音极为空洞,且蕴含着一丝莫名的怪诞意味,让人听了有种寒毛倒竖的惊悚感。

    “暗皇!别说风凉话了!你不是说过,以这个暗羽的实力,就算是刺探元帅府,也能全身而退么?为何此次只是去刺杀一个侯府的幼童竟有去无回!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的话,我们的合作恐怕不能长久了!”魏雨昌面沉如水,双目通红,直直的盯着书架,好像强忍着极大的怒气一般,一字一顿的说道。

    看样子有些咬牙切齿,尤其是那双通红的眸子,甚至有些失去理智的意味!

    因为原本手到擒来的事情竟让他左等右等,等了一天多!那任务完成也就算了!这还不够,最后只听到暗皇一句‘任务失败’的答复,这实在让他万分的不愉快。不愉快的背后更隐藏着他浓浓的担忧!

    因为,一天半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一个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来说,那可就另当别论了,那可是事关生死大事。尤其是暗皇培养出来的杀手!所以,暗皇才会肯定对魏雨昌说‘任务失败’,只因他心里有数,他对自己培养出来的杀手太过了解!

    而且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暗羽已经被姜家的人拿下了,因为他的生命印记尚未消散,那证明他还不曾身陨!

    但就是这种猜测,直让魏雨昌心中不由得一慌。

    他并不是担心那个暗羽的死活,而是担心他筹划多年的秘密可能因此已经暴露了,虽然杀手在任务失败后,有自绝其命的手段,但是现在看来姜家竟然有人可以将暗羽于一瞬间制住,不给他自绝的机会!所以,他的秘密十有八九会泄露!

    若如此,他多年的准备功亏一篑不说,还会招来杀身之祸!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推测!

    但要真是这样的话,他要面对的可不止是姜家的报复了,可能还要面对大齐王朝的最强者……齐皇!

    这种推测很让魏雨昌坐立不安,而这种深深的不安带来了无法摆脱的焦虑,焦虑的后果带给他的是心境紊乱,极易动怒!

    “魏雨昌,你的心乱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一开始合作就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吗?而且,这条船只要上了,中途就不能下去,否则只有船毁人亡一个后果!而你之前居然说不能合作了?!竟有对本皇动怒的意向,简直是太愚蠢了!”突然,书架上一副卷轴‘刷’一声猛的展开,里面传来之前那道阴测测的声音,依旧令人不寒而栗。

    此刻,魏雨昌书房里的这幅画面简直太诡异了。

    一副幽深如同深渊一般的黑洞烙印在一副一尺长的卷轴上缓缓旋转着,而里面竟然是一个有智慧的生灵,不难猜出,在与魏雨昌一直对话的就是它了。

    只是这实在太令人不可思议,甚至有些荒诞不经!

    “呼!暗皇,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你发火和质疑。接下来,希望我们还能继续诚心去合作,我尽全力助你恢复实力,而你助我夺取大齐天下!我们还是最好的伙伴!刚才是我一时心急,着相了,还请勿怪!”魏雨昌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乱成一团的心境,目光渐渐清澈后,对着画卷沉声说道,样子极为诚恳。

    若是有人听到这段对话,必会震惊莫名,当今大齐王朝丞相魏雨昌竟然在密谋大齐的天下?!竟如此胆大包天,大逆不道!这还是那个迂腐异常,只会坚持祖宗法制,守护大齐王法的魏丞相吗?

    “嘿嘿,这才对嘛!魏雨昌,我告诉你,你只要尽心尽力的帮助本皇恢复实力。别说这大齐王朝,就是这整个浩渺的大澜疆域我都可以帮你夺到手!我知道你是怕暗羽会暴露你的大计,不过你不必如此担心。只要你能在这半年内帮我找到那种灵物,这整个大齐王朝我们都能横着走!更何况,事情尚未确定呢!”暗皇听此,满意的回应。而那画卷一个上卷,重新化为一副卷轴,立到了书架上,成为一副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卷轴,毫不起眼!

    “哈哈,好!得暗皇此言,本相甚觉大事可成,大业可期啊!”魏雨昌听此,激动的面色通红,只觉胸中有万丈豪情,不禁仰天大笑,震得长长的胡须都一阵抖动。

    “呵!别高兴的太早了!我们还是先分析下这次的刺杀行动吧!我敢肯定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那卷轴不断震颤,旋即传出暗皇那阴测测的声音,依旧令人心中发毛。

    “暗羽作为一个开了第五府的命府之修。而且还修了我的暗渊影命术,躲过命府巅峰的命修都毫不吃力!就是让他去刺探高手如云的元帅府,也能全身而退!但一经落入忠义侯府,便如石沉大海,了无音信!而且还未身死,生命印记尚存!这是为何?”暗皇阴测测的声音低低传出,连连发问,似在深思。

    “你的意思是,忠义侯府里至少有着一个不得了的存在。不仅能将暗羽的暗渊影命术堪破,还能于电光火石间,将其制住,不给其自绝的机会?!”魏雨昌也不傻,瞬间就听出了暗皇要表达的意思,他不禁脸色一变,目光微沉,一手握着书卷轻轻敲打着另一只手,沉思着回应道。

    “魏雨昌,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这代表着姜家不止有一个人突破了命府境的桎梏,晋升到了另一个生命层次!否则不可能将偌大的侯府完全守护住,根本不给暗羽一点可乘之机,还能瞬间将其制住!”暗皇低声说着,字里行间表达出的意思让魏雨昌眉头紧锁。

    须知,命修之人,一出生便遭受到天地的压制,从一个境界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就如同登天一般难以攀登!这两个大境界之间的鸿沟更犹如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然而,世间事情都有两面性, 比如说,修命开端的三大境界,就数锻骨突破到命府最难突破,有的人穷其一生也不能突破!

    由此类推,命府境的每一步,没开一府,都尽如这般。而那突破命府境的桎梏晋升到下一层次,难度更是呈几何倍增!

    但相反,一经突破,那得到得好处也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尤其是那种晋升带来的生命层次的高贵,灵魂最深处的质变,令无数命修为之发狂,前赴后继的去探索!

    而现在,他们推测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一个在上京并不起眼的侯府里,竟有可能隐藏着一位命府之上的修命者!这太惊人了!

    因为上京城中,王府都有十来个,侯府更是有几十座!这其中有世袭封侯的,有战功封侯的。

    但每个侯府的价值或许都不及一个命府巅峰的命修珍贵!不说命府境突破多么难,单单说那种生命层次带来的那种高贵而不屈人下的性格,就知道一个侯府能有一个命府巅峰的修命者,更何况是命府之上呢?那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我懂!这还代表着,姜天的总体实力早已超出我们的想象,恐怕已经可以与齐皇比肩!否则不可能驾驭得了这种级别的强者,且看似不止一个!”魏雨昌蹙眉道。

    “所以呢,你大可放心!姜家就算从暗羽嘴里逼问出来什么,也不会将我们捅出来的。因为我们也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暗皇不仅不担心,反而自信答道。

    “嗯?你的意思是……这姜天也不老实啊!哈哈,倒真是给了本相一个惊喜呐!只是不知那独孤辰会不会……”魏雨昌先是面带疑惑,而后双目精光连闪,阴险的说道。

    只因这种猜想太令人震惊了,说出去定要引发轰动,震惊整个大齐王朝的!

    而且,对于他这种玩弄朝政的人来说,这里面可是大有文章可做!

    “呵呵,那可说不定啊!你们这些臣子,心里想的是一套,表面做的又是一套。尤其是掌握着大权的人,一经上手便不想放下了!本皇真的很担心你们齐皇会不会早就防着你们呢?!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已经惹了姜天,就不要去动独孤辰那边,否则你即使有本皇相助也不会讨到半点好处!”暗皇淡淡说道。

    “这么说,我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了?哈哈,不得不说,暗皇你的智谋可比我们这些玩弄朝政的家伙强出太多了!得暗皇相助,本相大事可期啊!本相在此恳请暗皇能全力助我谋得天下!”魏雨昌一脸轻松,而后面色一肃,对着书架上的卷轴恭敬一礼说道。

    “哈哈,魏雨昌,你太客气了!本皇也是有要求的,不要忘了你答应本皇的事!”暗皇哈哈笑道,声音依旧可怖。

    “定不会让暗皇失望!”魏雨昌严肃点头。

    旋即,他嘴角现出一抹阴险的笑容,在心底喃喃自语道:“嘿,姜天,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呢!我想有些人听到这些,会很高兴!”

    姜笑不知道,因为他那一颗神秘的金蛋,竟会将整个姜家致于濒临破灭的边缘。

    不过话说回来,这实在不能怪魏雨昌与暗皇的推测有误。因为就是姜云与姜伯也只能猜测是有神秘高手相助!

    但是对于魏雨昌来说,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人们知道,当一个人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坏心思,且遇到一些事情时,他会不由自主的往那边靠,往那边考虑!

    这也就是为什么,好人的眼中,常常都是一些美好的东西。而坏人的眼中几乎全是负面的因素!

    “圣物?被封印在天地精粹凝成的实物中的生灵?!这世间真的有如此神奇的生物?”一间密室内,魏雨昌坐在一张华贵的龙椅上,盯着手中的眉头紧锁,目中有浓浓的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