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 另起渊源

    更新时间:2016-02-11 23:56:22本章字数:3034字

    姜笑不知道,仅仅因为他那一枚神秘的金蛋,竟会将整个姜家推到风口浪尖处,即将承受整个大齐天下的舆论冲击!

    而他此刻,依然无忧无虑的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躺在床上,用小手拄着下巴,盯着面前的金蛋,小眉头紧皱着琢磨要怎么说才能让姜云教授他那个肌肉律动的拳法!

    “哎呀,真是愁死宝宝了!虫虫你说这可怎么办啊!我要怎么说才能让哥哥教我修习肌肉律动的拳法呀?”

    “咝咝咝”金蛋回应一声,突然一跳,化作一道金光钻到了姜笑的小衣服里。

    “什么?哥哥来了!”姜笑大眼朝窗外一望,小身子在床上一骨碌,把被子蒙到脸上开始装睡。

    “咚咚咚”

    “小弟,起床了吗?娘从宫里回来了,带回来好多好吃的,让我来叫你起来一块去吃呢!”果然,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姜云那温和醇厚的声音就随之传来。

    “啊?哥哥来了呀,我已经起床了!马上就来!马上就来!你稍微等一小会儿哈!就一小会儿!”姜笑已一听有好吃的,立马双眼放光,掀开被子,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一件小衫就匆匆忙忙的直奔门那边而去!

    那速度简直比遇到那位杀手时,躲那一匕首刺杀还要快!这直让怀中得金蛋一直闪着金芒亮个不停,显然很惊讶姜笑的表现!

    “好!”姜云应了一声,负手站在门外等着姜笑。

    然而,他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就被推开了,他恍惚间看到一道小身影飞奔出来了,而后就看到姜笑一脸期待的站在他面前仰头盯着他,那哈喇子都快耷拉到地上了!

    “这速度……果然就是一小会儿!”姜云愕然的看着自己像个小馋猫般的小弟,有些忍俊不禁,而后哈哈一笑,将他一把抱起扛在肩膀上,向大厅走去!

    “哥哥,快点啊!我饿了!”姜笑在姜云肩膀上,一路不停地催促着。

    “哈哈,好,小笑抓紧我,哥哥带你飞!”姜云看看肩膀上一脸天真的姜笑,宠溺的笑了笑,脚下轻轻一跺,莫名的场域随之荡开,姜云的身后瞬间拉起了一道道幻影,因为那速度太快了,超越音速。

    “哇!真好玩!”姜笑开心的叫道,在侯府内外撒下一串串童真的笑声,一瞬间整个侯府盈满了蓬勃的生机与朝气!

    同时又好奇的睁大了眼睛,他在细心的感受着那种虽然让他感觉很亲切,但是又有种特殊威严的气息,大眼中有些期待与艳羡!

    他以前听‘虫虫’说过,这是进化到高层次生灵那种来自命格的高贵!一动用自身力量,就会有那种威严于不经意间散发出来,若是加持到独属于自己的‘命术’上,会威力倍增!

    所以,他很期待以天心体的特殊性修到元血境会是怎样的情景?且以他三岁之龄,他的生命层次在提升后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同的变化!

    “呀?好香!好香!哥哥快放我下来!”然而一到大厅门口,闻到饭菜找香味的姜笑瞬间就将这些抛到了脑后,迫不及待的跳下姜云的肩膀朝大厅奔了过去。

    “笑儿!快过来,来娘这边坐!”大厅里,芷云夫人一身华贵的金缕玉衣立在大圆桌前,她素颜朝天,如同出水芙蓉般,一身气质成熟而高贵,有种不容侵犯之感。看到姜笑那放光的大眼盯着满桌的美食,甩着小脚急急的跑了过来,美眸中瞬间盈满了笑意。

    “娘,这么多好吃的?好多我都没见过哎!看样子就很好吃!”姜笑盯着饭桌,小嘴角都滴下了长长的口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舍不得移开半点,且说出的每句话都没有离开吃!

    “小弟,你刚刚不是嚷嚷着饿了吗?怎么看着不动了,快动筷子呀!”姜云走进来,见姜笑愣愣的站在饭桌旁,大眼睛一眨也不眨,以为他出什么事了!

    “呃……这么多好吃的,我想到底该先吃哪一种呢?”姜笑抬起头,一脸痛苦的看了看姜云与芷云夫人无奈的说道。

    “呃……”姜云无语了,原来是因为这个而为难!这个小弟的逻辑,他显然是跟不上的。

    “笑儿,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行的话,每一种都先吃点,这可是宫里的御厨做的,称得上人间美味!”芷云夫人温婉一笑,轻轻抚了抚姜笑的背,柔声说道。

    而后,转过脸,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姜云:“云儿……”

    “啊?娘?怎么了?”姜云见到芷云夫人露出这种神色,心中一突,大感不妙。

    “你确定还要瞒着我吗?你姜伯怕出什么意外,可是知会了我一声,而你居然想继续瞒着我?!”芷云夫人俏脸微寒,美眸含煞,娇声喝到。

    “娘,我也是不想让您担心呐!小弟这不好好的吗?况且有父亲布下的暗手守护小弟,一般宵小根本不够看!”一见芷云夫人真的生气了,姜云暗道一声瞒不住了,立即慌忙解释道。

    而一旁的姜笑,嘟着油乎乎的小嘴,却是有些放心了。他想,既然哥哥和姜伯认为是父亲的暗手制服的那个杀手,那他就不用担心会暴露出金蛋了!

    而姜云的本意是不想让芷云夫人知道姜笑被人刺杀的事。

    并不是他怕因没守护好侯府和小弟受到责罚。而是因为在这上京城中,她一个女人需要通过一些贵妇去经营打点关系,扩大人脉圈子,使得这个庞大的侯府得以运转开来,在上京立足。

    这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因为这不仅要耗费极大的心力,而且还要有很高的情商!

    所以,他想为母亲分忧,不想让她为此担心!因为他深刻的知道,忠义侯府能够在上京城屹立这几十年,并不仅仅因为父亲手握兵权的震慑力,也因为有芷云夫人尽心尽力的打开整个上层社会的人脉圈,挡住了一些人暗中使得绊子。

    “没事?!你还好意思提出来,万一你父亲的暗手出问题了呢?没起作用呢?那你小弟岂不是要就此夭折?!”芷云夫人一听就怒了,因为她不管怎么想都是一阵后怕。

    “娘,你不知道,实在是那个杀手的隐匿手法太诡异了,不同于我见过的任何一种命术!而且是开了第五府命府之修。所以,让他躲过了我和姜伯的感知,潜入了小弟的房间!好在幸亏有父亲布下的暗手,瞬间就将其制住了!”姜云一边观察着芷云夫人的表情变化,一边诉说道。

    “什么?!开了第五府的命府之修?!”芷云夫人震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俏脸上一片苍白,毫无血色,显然是后怕不已!

    “娘……你刚才该不会是诈我的吧?!”姜云见芷云夫人听到那个杀手的修为境界后那么大的反应,瞬间知道自己被诈了,随即一阵无语的说道。

    “哼!诈你怎么了,你和你姜伯合伙瞒着我!我知道你们不是为了逃避责罚,而是想为我分忧。你们以为我一个弱女子在这龙蛇混杂的上京城中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然而这次事关系到你小弟的安危,况且这件事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针对姜家的阴谋也说不定!”芷云夫人脸色依旧不好看,缓缓坐在椅子上喝了点口茶水,瞥了眼姜云后淡淡说道。

    “呃……那娘您是怎么发现我们瞒着你的呢?”姜云一问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心境真是乱了,竟问出如此愚蠢的话来!

    芷云夫人能知道这件事,自然是已经感应到那杀手的存在了!

    “哼!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下不为例,吃饭吧!”芷云夫人淡淡哼了声,看向正在睁着滴溜溜得大眼在她和姜云之间来回瞧。遂微微一笑道:“笑儿,快吃饭,一会跟你哥哥学拳法去,你哥哥明天要回到军中了,你一定要用心学知道吗?”

    “啊?哥哥这就要回军中了?还没在家里待几天,小笑还没和哥哥玩够呢!”姜笑一听到要学拳法,大眼睛瞬间放光,这可谓正中他下怀啊,但随即又听到芷云夫人说姜云明天就要回军中,小嘴一撇,有点小失望。

    才一天?!能学到什么?那可是一整套拳法啊!

    转眼时间已至辰时,盛烈的阳光下,姜笑与姜云并肩而立。

    “小弟,我将要教授你的这套拳法名为虎魔拳法,是军队作战的常用拳法!一是因为这套拳法的实用性,二就是它能够锤炼遍全身的肌肉,引动全身肌肉律动,由此熬炼出身体各处的气血!”姜云下盘极稳,似蹲非蹲,全身上下由此散发着重如山岳的沉重气势,加上他醇厚的声音,显得阳刚霸气!

    “哦!”姜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学着姜云的样子笨拙的摆着架势。

    “小弟,看好了!这是虎魔拳法的第一式,虎魔扑食!”

    “第二式,虎魔狂撕!”

    “第三式,虎魔剪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