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惊觉

    更新时间:2016-02-12 23:07:57本章字数:3026字

    “夫人,那杨老阉狗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姜伯坐下,禁不住问道。

    “正要说此事!哼,那老阉狗此来,表面上是来告知后天宁萱公主七岁诞辰之事,实际上是来敲打我姜家的!”芷云夫人面色一寒,冷冷的说道。

    “哦?怎讲?”姜伯听此言,眉头一挑,讶然问道。

    “那老东西嘴上说是代齐皇慰问军人家属,但是张口闭口都是侯爷如何如何!而不是大将军!这像是问候军人家属的样子么?明显是齐皇的意思!看这样子,齐皇是要忍不住对老爷动手了!”芷云夫人美眸冰寒,冷声道。

    “如此!依我看,对侯爷动手,倒不至于,不过敲打却是真的。因为,侯爷的龙牙大军可不是摆设,齐皇不敢轻举妄动的!若不然,也不会让第一元帅——唐古,把大公子绑到身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齐皇此意所在,却是要针对大公子的封侯之事!”姜伯目露沉思之色,一阵沉默后,缓缓分析道。

    “哦?针对云儿的封侯之事?也对!看来齐皇让姓杨的老阉狗一直强调对老爷称呼为‘侯爷’而不是‘大将军’的意思就在于此了!齐皇的意思是我姜家不能一门两候了?呵,前有魏雨昌,后有齐皇。这群人还真当我姜家可欺不成?”芷云夫人接着姜伯的思路向下分析,美眸中冷光更甚。

    “不!齐皇不止这个意思,而且他们二者不同!魏雨昌所想的是要把侯爷绑在他的战车上!因为这样,独孤家也就顺带着站到了他那一边!这样的话,王朝的一帅八将就有六将站到了他那边,只剩一帅两将站到齐皇一边,如此他就有绝对的优势取胜。但他和齐皇比起来,却是棋差一招,因为他刺杀笑公子在先,就算他靠我姜家有强大家兵的舆论来对姜家施加压力,逼反我们,使我们不得不站到他那一旁。然,我们因为笑公子先前的事,完全有借口与他撇清关系!他以为只要是帝王者都会对‘造反’的谣言宁可信其有么?看来他还是低估了齐皇对他的忌惮!”姜伯捋了捋白须,目中精光不断闪动,细细为芷云夫人分析道。

    “而且,只要我们不将魏雨昌刺杀笑公子的事告知齐皇。而且,对于拥有强大家兵的舆论死不承认,证明我们并无反意。齐皇他也不会傻到得罪姜家,再树强敌的!所以,对于不久要来到的舆论风波,我们最大的对手只是魏雨昌,而不是齐皇!因为到了那时,举国一致针对姜家的话,齐皇虽然需要侯爷的协助,但也有心无力,无法帮我们镇压住汹涌的舆论浪潮!”

    “嗯?那这样的话,姓杨的老阉狗此次带来齐皇的敲打,却是为何?”芷云夫人面露不解的问道。

    “呵呵,一个棒子一个甜枣的道理夫人应该懂吧!这只是棒子到了,剩下还有甜枣呢!而且这次的甜枣应该不会小了!要不然,齐皇也不会让杨老阉狗反复强调‘侯爷’之称了!夫人想想,若要是大公子封了候,把侯爷往哪摆?所以,这次的情况特殊,可能不止大公子封侯之事这么简单!”姜伯呵呵一笑,说出了事情的关键。

    “哦?不只云儿封侯之事?难道……老爷也要……看来,我理解错老阉狗口中那个‘侯爷’的意思了!我还纳闷那个老阉狗这次怎么会那么客气?”芷云夫人素手捂住红唇,惊讶道。

    “不!夫人理解的没错!我先前说了,齐皇此次派人来,本就有敲打之意,且不止一个意思!因为,老阉狗反复强调的这个‘侯爷’有着不能一门两候的意思,也有着大公子封侯后,侯爷的爵位问题!而最后是哪种,还要看我们怎么做了!齐皇本意就是这个意思,他需要我们的表态,对他交个底,然后他再依此做出回应。所以,我刚刚才会说齐皇比魏雨昌要技高一筹!”姜伯把事情捋清楚后,缓缓道来。

    一句不停地说了这么多,姜伯忍不住端起茶盏轻抿了口茶水,而后等着芷云夫人的选择以及反应。

    “如此看来,还真是这样!魏雨昌用的是逼宫之法。而齐皇却是将选择权交与我们。两相对比之下,魏雨昌的手段还是落了下风!呵呵,帝王之术?果真是把人心摸的透彻啊!”芷云夫人听此,不禁感叹道。

    “齐皇要我们表态?这其中又不知暗藏什么玄机!依我看,他已经把云儿绑在了唐帅身边,就是想让唐帅收了云儿的心!王朝第一元帅的名头可不是盖的,而云儿这么多年来又多受他的照应与恩惠,加上云儿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对于此事,他恐怕是不会离开北疆,要与唐帅站在一边了!”芷云夫人有些忧虑。

    姜伯抿口茶,微微一笑道:“夫人,对此不必太过纠结担心!老头子我在侯爷还是少爷时就跟随侯爷了,我太了解侯爷的为人了!对于此种情况,他必定会站在齐皇的一边的,因为这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对于谁是君主不重要,爵位高低也不重要,但是这个承载他太多回忆的地方,他是不会让别人轻易破坏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去干扰大公子的选择。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对齐皇表态的同时,多为姜家争取些利益!”

    “嗯!可是我总觉得帝王心思太可怕,要我们站在他一边恐怕不只是表个态的问题!我就怕因此会让齐皇把云儿作为利用的对象”对于难以猜测帝王心术,芷云夫人很担忧,她怕儿子被算计或者当作一个政治工具。

    “夫人不必担心。若是我们表态,大公子封侯之事基本就定下了!但是齐皇要把大公子以及姜家绑在他的战车上,恐怕就不止封侯了!所以,我才说,这次的甜枣会很大!”姜伯幽幽说道。

    “姜伯的意思是,齐皇为了让姜家站在他那边。齐皇恐怕会大出血,用以收姜家心?!”芷云夫人惊讶道。

    “夫人可以想想唐古大元帅!”姜伯端起茶盏,提醒一下。

    “难道是……”芷云夫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对了!那老阉狗还对我说,此次的宴会,不只是为了宁萱公主七岁诞辰之事。还有公主以七岁之龄,成功凝出了六轮血阳,直追老爷、云儿和唐古大元帅!所以,这次宴会要姜家必须要到场,同时要笑儿也去,说是让他和小公主见个面认识认识!”芷云夫人,回过神来,想起来老太监对她说的话。

    “哦?看来此次的宴会会很有意思咯!后天,就是初九了吧!齐皇选这个日子难道也有什么用意不成?”姜伯眉头一挑,猜测道。

    “不错,听老阉狗说,钦天监在一个月前,推演出这个月的初九会有九星连珠的天象出现!这对我们命修来说可是不得了的大事!虽然天地排斥我们,不允许我们汲取充斥在天地间的巨大能量。但是,星辰变动间,会喷涌出无数命修先辈曾经为了弑天断道的逆天之意,以及蕴含在星光里的残缺的命术烙印!齐皇的目的在于收集命修先辈的逆天之意,为宁萱公主的锻骨境铺路!”芷云夫人解释道。

    “钦天监?哈哈,倒是同道中人啊!只是原来不知道他们这一脉除了预测吉凶之外还能推演星宿的列张!果然了不得!”姜伯一听钦天监,脸上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因为这钦天监可是大齐王朝独有的职位,不隶属任何部门,独立于各大官职之外,属于供奉之类!

    但钦天监可谓是最为神秘的一类修命者,他们修行最初不修血气,专修命魂!

    这看似不像是人族修命的路子,但是要成为钦天监的必要条件就必须是纯正的人族,其他的就算有一丝的他族血统都不行。

    专修命魂,不修气血。这看似没有正统路子的命修强大,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

    这一脉能力向来逆天,能预测祸福吉凶,沟通阴阳,凝聚陨落命修的逆意。

    传说上古有强大的钦天监先辈,能蒙蔽天道,强窃天机,监视诸天天道运行,帮助修命者度过一次次大劫。

    “钦天监的神奇本领只存于传说中,具体如何,除他们那一脉外没有人会清楚!”芷云夫人眸泛异彩道。

    “好了,我看看笑儿去,打了半天拳,一定是累了,不然早跑过来偷听了!”芷云夫人摇头一笑,对姜伯说道。

    “好,那老头子就下去了!看看那个杀手去。他前几天可是被笑公子整惨了!”姜伯也是一笑,想起某个画面后,有些忍俊不禁。

    “去吧!”芷云夫人点头,想起听姜云说的姜笑做的那些事,噗嗤一笑,再次摇了摇头。

    显然是对姜笑的调皮捣蛋有些无奈,但想起魏雨昌派来的那个命府之修后,俏脸一沉,叫住了走出大厅的姜伯。

    然后,某个内心以及灵魂快要崩溃的杀手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