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三章 杀念如潮

    更新时间:2016-02-14 23:29:05本章字数:3049字

    殿厅中,姜笑眨了眨大眼睛,四下里望了望,见到众人如同丢了魂魄一般,一个个软到在地,脸上的惊恐和畏惧之色尚未完全褪去,他也眼睛一闭,倒在芷云夫人的怀里!

    “好了,前辈终于开始动手了!萱儿,有此机遇,希望你能得到命修先烈的绝世逆意,助你再次突破桎梏,能凝得七轮血阳!能拥有堪比北原天狼皇那个家伙的天娇义女的绝代生命之基!”齐皇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手握着黑色圆石,朝宁萱公主走了过去。

    齐皇目光看向手中的黑色圆石,目中有奇异之芒闪动,最后他面带期待之色的把圆石放到了宁萱小公主光洁的额头上。而后静静地站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看着,等待着圆石发威。

    只一会儿,就听到“嗡”的一声轻鸣,感觉好像是天地在共振一般发出的奇异声响。

    刹那间,那颗黑色圆石立刻就变得不再朴实无华了,开始从若有若无的发光渐渐地变得刺目和璀璨了起来,如一颗小太阳一般,悬在了宁萱小公主的额头,那刺目的光就化成一缕一缕的撑开,化成一道金色的帷幕将宁萱公主笼罩在内。

    蓦然间,那如小太阳一般刺目的圆石,喷薄出一道炽盛的光束,穿透大殿的顶部,直射那片无边星海而去,贯穿了整个天地!

    最终接触到星海时,好像烟花一般散开,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隐没在星海之中!

    “嗯?还真是等不及了啊?!这么快就动手了,此时的先烈逆意被星辰杀意压制的太厉害了!又能从其中得到多少好处?”黑袍人眉头一挑,身形一止,看着贯穿天地的那道炽盛的光束,摇了摇头,继续绕着整片星海飞。

    边飞边有一道道黑色的幽芒从他掌指间激射而出,没入星海中消失不见!

    渐渐地,随着幽芒进入的越来越多,“哗哗哗”整片星海开始翻腾,里面的一道道众生生命印记化作的幻影开始渐渐清晰,变得真的如同魂魄一般的东西。

    这渐渐清晰的幻影中,有一道和宁萱公主极为相像的幻影缓缓飘摇,在星海中沉浮。

    突然,这道幻影一阵颤抖,朝着一个方向激射而去,一看之下,正是那道黑色圆石发出光束的方向!

    “刷”的一声,光束开始爆闪,将那道幻影一刷而过,随后开始收缩,几乎是一瞬间就回到了地面上的殿厅内!

    “成功了?!果然!钦天监前辈的手段就是强大!成功的从星辰杀海中把萱儿的生命印记攫出不说,还净化了其中的杀生大意,保留了最完整的先烈逆意!可谓是虎口夺食,化腐朽为神奇!”齐皇目光微滞,看着眼前的宁萱公主的额头上方,再次变得朴实无华的黑色圆石,面上有着一丝狂热之色。

    “唔,父皇?萱儿这是怎么了?啊……这……这……其他人都是怎么了?怎么都这副失魂丢魄的模样?!”宁萱公主眉毛轻颤,缓缓醒转,睁开眼睛就看到齐皇一脸狂热的握着一块黑色的圆石,而周围参加宴会的宾客全都软软的横列在地上、座位上。

    这幅场景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即使是之前齐皇告知过她宴会可能会发生变故,要她不必担心,因为那是能够让她突破天生桎梏,从此筑下七轮血阳的深厚生命之基的大机缘!

    “萱儿,别惊讶,他们生命无碍!这是九星连珠裹带的天意压制!他们一会儿就会醒转,现在正在承受着九大星辰的审查,只要是命修,无论强弱,都逃不过的!你以后就知道了,作为命修,有时候强大了,并不是一件好事,除非你能够强大到超脱这片天地的地步,就像我手中所持之物的主人……”齐皇微微一叹,目光有些复杂的说道。

    这涉及到一些密辛,若不是现在九大星辰代天行道,审查众生,他是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的!

    “什么?审查众生?针对命修?我们不就是命修吗?是谁要审查我们呢?还说,谁都逃不掉,不论多强!那么父亲和哥哥呢?也和娘一样昏迷不醒么?父亲那么强,会昏迷吗?齐皇都没有事,那肯定有很多人能有办法摆脱审查了,我坚信,父亲也一定可以的!”姜笑暗中听到齐皇的话,心里大惊,不禁默默的揣测道。

    殿厅之外,星空之下,黑袍人依旧绕无边星海而行,手臂连连舞动,一道道幽芒接连不断的被打入无边的星海中。

    “钦天监?他……这一脉又出现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地面上,以特殊手段逃过九大星辰代天审查的,依旧清醒着的诸多命修,皆震惊的抬头仰望那道,身裹黑袍,气势惊天动地的伟岸身影。

    此时,举世皆寂,唯有他一人在星空下舞动,独立于世间,凌驾于凡尘之上!

    “起!此界的生灵,接受命修先烈逆意的洗礼吧!齐皇小子,天心体小娃,还有那群自作聪明的家伙们,这下你们要吃亏了!”黑袍人一声大喝,而后喃喃说道。

    话音落下,他抬手振臂弹出最后一道幽芒。旋即,摊开手狠狠的一握,从无边星海中穿梭而来一条条细小的黑色光束,被他尽数收拢于掌中,狠狠一握!

    这一握之下,可谓引起了惊天动地的大震动!

    “嗡”

    “嗡嗡嗡”

    那些被打入星海中的幽芒开始闪烁,好像成为了一个个黑色的结,且每个结都有一道黑色细如丝线的光束被黑袍人,也就是钦天监收拢于掌中,紧紧握着!

    整个连起来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星海连带着紫雾腾腾、紫光炽盛的九大星辰都笼罩住,要将其一网打尽!

    而就在此网撑开的瞬间,大星震动,九颗紫色的星辰投影开始大放光芒,好像真的变成了星空最深处的那九颗星辰本体一般,隆隆运转间,一道道生命印记被碾压过去,又被一股莫名的排斥力扫出星海,但又被那张巨大的网兜住了!

    也就是说,九大星辰此次代天行道,审查众生,目的就是探查此界有无超脱某个限制的生灵,有的话就会被那种屠戮众生的杀生之意磨灭,若没有就会如此一般,被导出然后生命印记回归本体,本体就会醒转过来!

    可是,那张巨大的网阻止了这个进程,把审查过的生灵全部留了下来,不让其就如此返回本体中!

    而就在此刻,钦天监此举好像终于被天意察觉到了一般,不再像之前那般可以轻松的躲过九大星辰携带着的大意志的探查!

    因此,无边星海中,九星连珠的投影突然一顿,而神奇的是,星空最深处的那九颗星辰的本体却依旧不受影响,仍处于九星连珠的状态中缓缓运转着!

    这一下子,二者就不同步了!随之而来的是,那九星连珠的投影刹那间暗淡了下去,整片星海泛起一股滔天的大杀意好似要屠戮众生,磨灭此界!

    “醒来吧,命修先烈们!睁开眼看看命修没落的今日吧!当年的逆天而上的不屈斗志,今日都化作了苟且偷生!命修今日已无路!故请先烈降下福祉,赐下逆天战意,为我等不肖后辈指一条明确的路!”黑袍人,也就是钦天监,目中泛起紫色的波光,开始对着星海祷告!

    “归来吧!先烈们!”钦天监一手握住收拢到掌中的黑色丝线,另一只手对着胸口狠狠一拍,吐出一团泛着红色宝光的血!

    此血一出,就自行飞出,缓缓飘浮在了星海上方,星海随之瞬间翻腾起来,一波波的滔天巨浪互相碰撞激荡,交织出如同实质一般杀意。

    天意如刀,杀意入剑!虚空在此强大的杀意之下开始大面积的崩溃,并且尚在四处蔓延中……

    那景象,好像面临天塌地陷的世界末日一般,若是众生全部清醒着,恐怕在此煌煌天威之下,也只能无力反抗,坐以待毙!

    “呜……呜……呜……呜……”

    猛然间,无边无际的星海之中,传来了一声声悲壮的号角声,如同从远古传来,悠远而苍凉!

    号角声中,一道道幻影渐渐凝实,他们身着古老的服饰和战甲,分散在星海的四方,听到号角声后,他们齐齐的朝一个方向聚拢而去。

    然,他们和众生生命印记不同,这是命修先烈的残魂,曾经战天斗地,失败后仍化为一道逆天之意,对抗着星辰中的绝世杀意!

    且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泽被后人,传承自身一生独有的逆天之意!

    “恭迎先烈降临!”钦天监摘下帽子,躬身拜下,高声叫道。

    “嗖嗖嗖”

    那团如同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宝血化为无数道红色的血芒,朝那群命修先烈激射而去,一经触及,就瞬间没入后者们的残魂里消失不见。

    星海开始“哗哗”的卷动,随即不断有大杀意如火山般喷薄而出,直袭命修先烈的残魂!

    但里边的星辰投影在钦天监的手段下,已经快到消散的地步了,不能再维持如此浓重的杀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