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冰寒领域

    更新时间:2016-02-14 23:29:57本章字数:3265字

    无边星海中,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其完全笼罩,好像把整片星海割裂成了一块块破碎的个体。

    钦天监目光一闪,抬手擎天,浑厚的力量顺着手臂喷涌而出,手中的黑色丝线随之狂舞,如同一条条黑色的蛇在舞动。

    黑色丝线被钦天监一拉,瞬间绷直,星海上渐渐升起一张黑色的帷幕,缓缓铺展在整片星海上空,欲在阻隔这片星海与星空最深处九颗紫色星辰联系。

    当真是遮天蔽日,掩盖了天机,蒙蔽了天意!

    果然,遮天蔽日的大帷幕一经展开,九星连珠的投影就变得越发的暗淡,那股欲要屠戮众生的绝强杀意也随之变得漫无目的的断断续续的爆发,不再像之前那样有目的的针对命修先烈的残魂!

    “天意终于消散了!”钦天监长吁了口气,目中紫芒爆闪,他一手擎天,另一只手抬起再次一掌拍向胸口,吐出一大团泛着晶莹宝光的血!

    那团神异非凡的血,蕴含着海量的生命元气,它一个膨胀之下,轰然爆开,化为漫天血雨打落在命修先烈的残魂之上,为他们注入了浓郁的生命元气。

    “嗡”

    “哗哗哗”

    钦天监的宝血洒落之下,无数命修先烈的残魂因为生命元气的灌输,身影开始渐渐凝实,身披古老的服饰和战甲,一个个身形雄奇,气势磅礴,且这股气势仍在暴涨!

    那是一种逆天战地的绝强逆意。那是在一种,不论实力强弱,心中唯有那股逆天而行的执念。不论前路如何,唯有那股坚信自身能够超脱天地的决心!

    他们傲立在星海之上,如同一座座魔山在那矗立着,其上缠绕着镇压天地的宏大气息!

    那沉重如渊的气息压的星海陡然一沉,哗啦啦的向四周疯狂的席卷而去。

    “命修后辈,歃血为祭,请先烈降下逆意,传承后辈!”钦天监面色一白,紧紧地咬了下嘴唇,高声叫道。

    钦天监在献祭命修先烈,为的是向命修先烈们表达后辈们的崇敬之意,同时让他们以后能够不再承受星辰杀意的压制,从日日煎熬中解脱出来。

    “什么?竟是钦天命术,偷天换日?!呵呵,看来这次为了清醒不止是付出了大代价,连先烈绝世逆意的传承也错过了!”

    “钦天命术?真是久违了!只是可惜了先烈的绝世逆意!”

    “竟能够遮掩天机,蒙蔽天意?!那又如何?终有一日,老夫必能超越尔等!”

    “嘿嘿,钦天监?这次你可逞了英雄!不过,本座可不想承你的情!”

    “…………………………………”

    陆地上清醒着的命修皆抬头望天,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皆在心中发出各自的感叹。

    他们并不都是人族命修,是这天地间的最为强大的种族内的至尊,比齐皇那种靠着钦天监赐下宝物而避过此劫的命修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呵呵,有时候想要保持清醒,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有得必有失,你又何必执着于此?!”北疆之外,三千里连营的最中央,一座血红色的帐篷内,一位身披黄金战甲的将军摇头叹息道。

    “刷刷刷”

    星海中,一道道命修先烈的残魂得到了钦天监血液中生命元气的灌输,化为了一缕缕流光飞舞着,去寻找最为适合自己后辈命修,进行一次逆意的传承!

    “咔嚓”

    突然,那道黑色的遮天帷幕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出现一丝丝的裂纹,好像有崩溃的趋势!

    “嗯?钦天命术,偷天换日!给本尊顶住!”钦天监眉头一挑,怒喝一声,袖袍振荡,强悍的力量狂涌而出,穿透星海,直直的填充到了遮天帷幕之上,对其上的裂纹进行修补。

    “咔嚓咔嚓”

    然而,钦天监的手段没有太大起到作用,那道遮天帷幕上的裂纹密密麻麻的蔓延开来,转瞬间就显出了崩溃之势!

    “什么?钦天监的手段失效了?难道这次九星连珠会牵扯到什么因果吗?”

    “这不可能吧!老祖曾留下遗言,说动用祖器就能安然度过此劫的!可这下看来,好像并非如此啊!”

    “失手了?天机和天意难道觉醒了?钦天监都没有挡住!唉……也不知道会不会降下这九颗灾星?!”

    “………………………………”

    遮天帷幕上的裂纹密密麻麻的互相交织在一起,如同一张破碎的脸庞,也如一个被打碎的瓷器!

    陆地上的众位命修,除了极少数的异类以外,皆是现在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存在,而他们此刻却大惊失色,有些忌惮。

    因为此次可能并不是九大星辰代天行道、审查众生,择出来对天地能够构成威胁的生灵,而后将其磨灭!

    故,此次很有可能会引起天意的真正觉醒,对世间命修进行一次大扫荡,大清除!

    “嗯?不好!钦天监前辈失手了!”殿厅内,齐皇突然色变,目中露出惊慌之色。

    “父皇?出什么事了?!”宁萱公主从没见到过齐皇出现过这种神色,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

    她娇小的身子上包裹着浓郁到实质的血气,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生命元气,她美眸中的血色尚未褪去,有一丝妖异的美,看上去有些不同于她之前那种空谷幽兰般的娴静气质,而是有些艳丽与妖冶!

    “萱儿不用担心父皇,最重要的是,你现在情况如何了?”齐皇目光灼灼的盯着宁萱公主身上那股浓郁的血光,面上有些疑惑之色。

    “已经成了!只是现在仍在温养中!所以,血气还有些驾驭不住!”宁萱公主轻轻点头,淡淡说道。

    即使是如此情况下,她也不改原来的性格,但是加上那浓郁的血光以及通红的美眸,却是有点矛盾的气质!

    “成了?!好!好!好!只要萱儿成功了,那么就算发生什么事也不重要了!”齐皇一听此话,激动的满脸通红,声音颤抖着说道。

    “钦天监是啥?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还有什么事情失败了?宁萱公主什么成了?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还有之前那股强大的生命元气波动,他们父女这都是要闹哪样啊?”姜笑躺在那里装晕,实在是半天一动不动的,都累死他了,他在暗中听到齐皇父女的对话后,不禁腹诽道。

    殿厅之外,星海上的遮天帷幕尽数崩裂,化为黑色的光点上下飞舞,露出星空最深处的九颗巨大的紫色星辰。

    它们依旧是九星连珠的排列方式,如一串佛珠般悬挂在星辰点点的星空里,场景惊心动魄,骇人心神!

    “哈哈,还是让你们失望了!这下那群自作聪明要保持清醒的后生们要遭劫了!”钦天监无奈的摇头苦笑,面色苍白,眸中沧桑无比,使他显得有些苍老。

    他不是没了手段,事实上他还没有尽力,前后也只是用出了偷天换日一招命术而已!

    但在那无边星海之下,他就那么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目光穿透星海而过,轻轻的望着星空最深处的九大星辰,显得无比的苍凉与孤寂!

    “唉,如此人物,却对天意无可奈何!呵呵,我辈命修,就真的如此不堪么?”

    “为何不出手了?这就畏惧了?根本不像我命修的作风!钦天监?呵呵!”

    “不该如此的!是真的涉及到某些可怕的因果了吗?本座得不到先烈的逆意可惜倒是不重要,关键是那些后辈们得不到传承逆意,那才是真的可惜呢!”

    “九大星辰在天意觉醒下,要降下大意志了!这下如本尊一般清醒的同道们这下恐怕要遭劫了!”

    “…………………………………”

    陆地上,此界最强大的十数人,各有心思,在心中暗暗叹息道。

    果然,只一会儿,星空最深处的的九颗紫色星辰开始“轰隆隆”的运转,而且最可怕的是,它们竟然开始向下方缓缓坠落。

    “哗啦哗啦”

    整个星海瞬间暴动,滔天巨浪开始四处席卷碰撞,其中那绝世凶猛凌厉的杀意,再次开始有了强大意志的加持,瞬间有了目的,向那些命修先烈的残魂碾压而去!

    “呜呜……呜呜……呜哇哇……哇……”

    苍凉悠远的号角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有些弱,如丝如缕的若有若无,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而那些渐渐凝实与清晰的先烈残魂,也渐渐虚幻,最后在一个扭曲之下,化为一个个泡沫无声无息的没入星海中。

    只是他们身上那种战天斗地的绝强逆天之意,让人炫目良久,久久回味,难以忘怀!

    “唉,先烈的残魂竟然也残缺到了如此地步,连一丝丝的执念都被天意磨灭了!老友们,老五让后辈们见笑了!老五不能再出手了!唉………”钦天监戴上黑袍上的帽子,渐渐没入到虚空里,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唉,真的无法避免了吗?钦天监都退了!”

    “钦天监失手了,那接下来是要对我等这些高个子的出手了吗?”

    “嘿嘿,倒是不算天意觉醒!不然这次我等命修就没有活路了!”

    “………………………………”

    陆地上,各族清醒着的最强者见到钦天监退下后,目光都有些忌惮,但同时又有那种命修独有的逆意在胸中翻腾。

    “唔,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何会躺在这里?”

    “啊……你这个臭男人竟敢枕在本小姐身上,是不是企图占本小姐的便宜?”

    “嗯?我们不是正在参加皇宫宴会吗?为何都昏倒在地?”

    “………………………………”

    天意觉醒,先烈残魂再次沉没,星海杀意滔滔,九星连珠坠落!

    众生生命印记再次回归本体,清醒者因摆脱了天意审查的攫取,遭天所忌,“哗哗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