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 隐患

    更新时间:2016-02-15 23:14:57本章字数:3067字

    忠义侯府,姜笑的小房间里,姜笑小腿盘着坐在床上,小手托腮,紧皱着眉头,大眼睛盯着放在面前静静不动的金蛋。

    “虫虫,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的了呢?从那九颗紫色的大蛋蛋出来开始,你就帮我保持着清醒,然后,你就没有反应了!”姜笑感受着自己体内让他心惊肉跳的那种狂暴而浩瀚的血力,可谓十分担忧。

    他现在非常需要金蛋在,因为没有它压制天心,以及帮他解决一些疑惑,他无法安下心来。

    同时,他也特别担心金蛋的情况,怕它会出事,毕竟那九颗星辰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另一方面是,自从他凝练出九轮血阳以后,到现在已经七天过去了,他感到自己的力量仍旧在不断的增长,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按常理来说,六轮血阳的话,血力能达到十万八千斤的力量,往上走就是传说级别的了!尤其是姜笑这种凝练出九轮血阳的怪胎,那直接就无限接近上古第一元血境的百万斤力量了!

    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血力虽然在随着凝练血阳的成功,在对自身的不断温养上,力量在不断地往上暴涨,可依旧远远达不到百万斤力量!

    而且,芷云夫人和姜伯并没有因为九轮血阳的事过于兴奋和激动,而是对此事表现出浓浓的担忧,隔三差五的把姜笑叫到尚武院中,让他与姜家的锻骨境侍卫进行对战!

    但除了表现出九轮血阳元血境的变态之处,能以强悍的血力对抗几大锻骨境而不落败外,并没有看出其他什么不正常的情况!

    而且,芷云夫人和姜伯连连几次对姜笑旁敲侧击,问他一些奇怪的事,问他有没有与一些陌生人接触过!

    他们这些举动让姜笑非常不解,

    其实他也明白这都是他凝聚出九轮血阳带来的!

    事实上,最不安的仍然是他自己!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身的情况了,之前对于凝练血阳的事他都没有着落,可这次竟然一举凝练出九轮血阳!

    “以我的血力,之前尚在熬炼之中,且有虫虫结合新的虎魔拳法和我的天心体的特殊之处为我打造的适合我修行元血境的最佳修炼方法!可现在却突兀的多出来九轮血阳!”姜笑的小眉头皱成了川字型,显然心中也是对这种事颇为怀疑!

    而且,怪事不止这些,因为金蛋已经陷入了类似沉睡的状态,所以没有金蛋压制天心。

    若在正常情况下,姜笑的天心体质早该像那天在宫里的情况一样,已经发作了!

    可是那天心竟然没有一点动静,也没有像之前那般去贪婪的掠夺他的血力!

    “是虫虫对它使了什么手段吗?不应该的呀!”姜笑低声自语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是,姜笑也说不出这事妖在哪?

    不论如何,引起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本就在于那九轮血阳!

    “笑公子,来客厅一趟!”突然,姜伯的声音传到屋里,打断了姜笑的思绪。

    客厅里,依旧如以往那般,芷云夫人坐在首位上,一双素手交叠着,依然是很优雅的姿态。

    她身旁站着两位白衣侍女,静默而立,也如往常那般宁静安详。

    可是姜笑发现,无论是姜伯还是芷云夫人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芷云夫人一脸憔悴,好像没有睡好的样子。

    姜笑心中一突,有点不好的预感。

    “笑儿,把你叫过来是想对你说一件事,此事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芷云夫人轻轻出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一些,但说着说着,眼圈还是止不住开始泛红了。

    “唉……”姜伯一声长长的叹息,背着手转过了身去。

    “娘亲,姜伯,到底怎么了呀?笑儿做错什么了吗?”姜笑虽然早慧,到这种场面还是不曾遇到,当时就被二人的样子吓到了。

    “笑儿,你没有错,你先听娘说,因为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整个姜家!”芷云夫人站起身把姜笑抱到怀里,下巴抵到他的小脑袋上,柔声说道。

    只是那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嗯!好!”姜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乖乖的点头。

    “姜伯,你来说吧!”芷云夫人张了张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罢了!此事还得从笑公子你上次遇到杀手行刺说起!”姜伯背着手转过身,缓缓说道。

    “因为侯爷留下了后手,所以那个杀手并没有得逞!而经过我和大公子的几番审问,已经可以敲定此事实乃当朝丞相魏雨昌所做!”

    “至于魏雨昌为何做出此事,目的我们不难猜到!毕竟,笑公子你自小就被侯爷对外声称身体有恙,无法修行,侯爷也因此为你前去王屋山采莲!这些事,不说整个大齐王朝,就这上京城中还是人尽皆知的!”

    “而那魏雨昌派出杀手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早年大公子也曾一度消沉过,是后来经过某件事才强势崛起的!所以,魏雨昌他们的担心就在于此!”

    “他们怕侯爷这次是有心而为,因为有大公子和侯爷就足以某些人忌惮了!若是再加上笑公子你,又是一个天才的话!他们,将寝食难安!”

    “所以,他们才会派出杀手来进行一次刺探!好查明笑公子的真实情况!”

    “然而,他们此次试探起初或许并没有杀意!但是,有侯爷的后手在,那杀手还是瞬间被擒住了!”

    “如此一来,就暴露了那杀手以及魏雨昌的某些底细!因为,这杀手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刺杀等任务,修的命术乃是歪门邪道!且从他的口风之紧来看,此人应该是魏雨昌暗中培养的死士!暗中培养死士,这在大齐的罪名不可谓不重啊!”

    “所以,那杀手一被我们擒住,魏雨昌那边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被我们察觉了!”

    “但相反,我们察觉到他们那些秘密的同时,也暴露了我们姜家的实力!虽然他们自己的误解以及臆测与我姜家并不符合!但是,因为实际上,侯爷曾在与大燕王朝的对战中,找寻到一座先烈遗迹………所以,此事一旦暴露,就算有再多的嘴,也说不清!”

    “但偏偏就在这时,笑公子你成功的凝练出了血阳!凝练三轮、四轮、五轮都没关系!可是笑公子却在那么多人面前一举凝练出九轮血阳!可谓是一鸣惊人呐!”

    “这并不是说,九轮血阳不好。相反,是太好了!但这世上有些事却是过盈则亏的!一旦过了某个限度,就会适得其反!”

    “你凝练出了九轮血阳,可是还有人连一轮,连半轮都凝练不出呢!所以,此种刷新整个修命界的事,势必会把笑公子你推到风口浪尖处!”

    “所以,这次正是魏雨昌出手的机会,他不仅可以利用之前刺杀得来的信息造谣,而且此次又有笑公子凝练九轮血阳来大作文章!可谓是万事已俱,也不欠东风!”

    “然,这次也不仅仅是来自魏雨昌的危机,更多的还来自大齐王朝之外的各个修命古族!”

    “例如,北原的天狼族!西域的夔牛一族!东海的蛟龙一族!虽然他们的修命之法与人族大相径庭,但是殊途同归,最后还是为了走出一条完整的路来!”

    “所以,你的九轮血阳可就了不得了!那可是有可能窥探到一丝对整个修命界在往前再进一步的玄妙的!毕竟,上古命修先烈自从战天而败后,天地间就没有再出过八轮血阳以上的元血境了!”

    “所以,那被埋没已久的上古修命之路,有可能因此被挖掘出来!”

    姜伯在大厅里缓缓踱步,把此事前因后果以及影响娓娓道来,长吁口气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很没形象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说了这么多,他真心累了!

    “所以,姜伯和娘在七天前就给你父亲传音了!你父亲刚刚回信说,现在不止上京城已经暗流涌动,就连整个大齐王朝都蠢蠢欲动,目光直视忠义侯府!就是为了笑儿你的九轮血阳!所以,你父亲的意思是,上京城甚至整个大齐王朝都已经不适合你待了!而且,齐皇也是这个意思!”芷云夫人接着姜伯的话,把话慢慢说清楚了,但说到最后,她的美眸已经禁不住盈满了泪光。

    “因此,侯爷和齐皇都建议笑公子你立即离开上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姜伯喟叹道。

    “娘亲,姜伯,可是笑儿觉得我的九轮血阳存在很大问题!有些时候,我甚至有种错觉,感觉那九轮血阳并不属于我自己!”姜笑一听说要离开家,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出来,遂把这些日子一直隐瞒不说的真实感受说了出来。

    “娘和你姜伯也有这种感受!笑儿你的九轮血阳来的来梦幻,太蹊跷了!从开始打拳修炼血气也不过刚满一个月而已,那血气怎么可能支撑你能凝练出九轮血阳呢?可是,这是在众目睽睽下发生的事,就算我们全家都觉得这九轮血阳不对劲,可是外人谁能相信?”芷云夫人幽幽一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