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 姜沐风

    更新时间:2016-02-19 23:30:19本章字数:3043字

    虽然警惕,但是脸上未曾表现出来,“颖儿师姐,你找方鸣有什么事吗?”

    李颖儿貌似很受用方鸣那声颖儿师姐的样子,而后一脸认真的看了看周围小声在方鸣耳边道:“我给你说啊,那个方鸣也是今年新招收的弟子啦。但你知道他有多可怕吗?”

    方鸣配合的摇了摇头。

    “这方鸣长的青面獠牙,全身脓包,邪恶无比,他还会吃人肉的!听说还要挑战我们其他六峰最强大的弟子!太可恶了!”李颖儿一副怕怕的样子,蹲在地上藕臂紧紧抱在胸前,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生怕那个邪恶的方鸣会出现。

    方鸣这次真的想喷血了,青面獠牙?谁青面獠牙了!全身脓包?你才脓包!邪恶无比,还吃人肉?

    我不被人家当成炉鼎豢养,就已经谢天谢地拜祖宗了,我还出来作恶,那我得有几条命啊。

    “额……你见过他?”方鸣小心翼翼的道。

    “没有,我听师兄师姐他们说的,我还听说她很狂妄的说要在半年之内踏平我们封魔宗!”李颖儿小声在方鸣耳边道。

    这话是我说的?一年内?我记性不好,你们别骗我啊!也拜托你长点脑子好不好,别人说咋样你就信啊!

    “既然这么说的话,那这第七峰不是很危险?”方鸣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双手抱着肩恐惧的扫视着周围。

    看着方鸣的样子,李颖儿赶忙换上了一副大姐大的模样,装出那种很成熟的样子,拍了拍方鸣的肩膀,“没事的啦!有师姐我在的这,我会保护你的!我今天就是专门来教训那个可恶的邪恶之徒的!”

    说罢,李颖儿挥舞着自己的小粉拳恶狠狠地道。

    方鸣惋惜的看着李颖儿,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儿,好好的怎么就想不清楚事情呢!

    “还真把自己当师姐了?!我是你师叔好不好!”方鸣在心里暗暗道。

    “我能察觉的到,你修炼的那个基础灵诀也太低级了,连自主运转都做不到,呐,这个给你!”也许是觉得和方鸣熟稔了,李颖儿很是大方的递过了一册书,上面写着劫天炼魔诀五个大字。

    方鸣神情怪异的看着莫荨儿,第一次见面,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就随便送出功法!

    要知道功法是不可随便乱传的,这精灵般女孩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单纯?

    这劫天炼魔诀方鸣脑海中有,祁老魔曾经修的便是此法,但是凝聚出来的魔丹是增强肉身根基和力量的,并不适合他。

    不过,比紫阳宗的基础修行法门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不收白不收,又不是傻子,为什么不收?!

    “对啦!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就是方鸣……”

    ……

    一束光芒顽强的刺破黑夜,从遥远的远方一路奔波而来,撒落汗水,滴落草尖成露。

    一扇扇尘封的厚重石门缓缓打开,这一天,是平凡而又特殊的一天。

    第七峰上,山顶洞府之外的空地上。

    罗云天微笑着看着方鸣,道:“我们又见面了……我的名字你还记得吧?”

    “罗云天。”方鸣点头道。

    “啊!师弟,你们认识啊?!”李颖儿一脸惊讶的看着罗云天和方鸣,小嘴微张,煞是好看。

    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精致的木雕,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摔坏一般。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李颖儿撅着小嘴朝罗云天兴师问罪。

    罗云天苦笑,有这么一个极品师姐的话,还能说什么呢,这根本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

    “师姐,我们昨天才认识,而且我还没得及和你说上一句话你就走掉了啊!我这想说也没处去说啊。”罗云天道。

    “好吧,先原谅你了!”李颖儿歪头想了一会儿道。

    “我拜入第六峰峰主门下了,她是我师姐,也是第六峰弟子中的第一人。”罗云天对方鸣道。

    “恭喜!”方鸣道,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可是他还是觉得罗云天这个人不错。

    “我那儿有点酒,还算不错,要不我们去喝点?”罗云天看着方鸣微笑着邀请道。

    一边,李颖儿举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木雕不断摩挲着,呵呵的笑着。

    好像完全忘记了今天来的目的,只听得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拂过山上,整个世界都好像顷刻之间纯净了很多。

    “谢谢!有些事终究还是要面对,习惯了逃避,又能走出多远!”

    方鸣知道,罗云天是希望自己先去第六峰暂时躲避,当然也可能没有安什么好心。

    这不能怪方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作为一个十一叶的绝佳炉鼎,谁都会这么想,当然也有可能有人不会这么想,所以那些人作为炉鼎都死了。

    “而且,师父久久不现身,可能把这当作是我拜师的考题了吧,我总不能第一题就撇开不做吧!”方鸣心中叹道。“既然如此,则索性便玩的漂亮一点!”

    “你知不知道他们的一些消息。”方鸣苦笑着问道。

    虽然身为这第七峰少峰主,但到现在连对手是谁都不清楚,完全是两眼一摸黑。

    “我知道的也不多,第一峰第一人,也是封魔宗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林天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吧。”

    “第二峰的我听说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神秘的女人,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她的名字,见过她面貌的有没有人我就不知道了,她的实力仅在林天之后。而且就连第二峰都有很多人不知道她的存在,第二峰表面上的年轻一代第一人是一个叫云梦然的女人。”

    方鸣眉头微皱,很多东西摆明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是怕就怕的是他们的神神秘秘,如同杀手和刺客一样,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他们就会给你致命一击。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神秘让人看不透他们,这也是他们装神秘的目的,看不透的对手是可怕的,因为他们会给对手在心理上造成压制。

    “第三峰的是一个叫吴狂的人,听说他是一个疯子,他……很可怕!”

    有人曾说,世界上有两种人是最可怕的,一种是疯子,另一种是傻子。

    他们不懂得畏惧是什么,他们认定一个目标之后就倾尽所有,他们的行为完全没有办法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考虑和推测。

    他们心无旁骛,因为心无旁骛,无牵无绊所以他们总是达到那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第四峰的是一个叫的姜沐风,排名第四!第五峰的是一个叫娄天雷的,第六峰就是我师姐李颖儿。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至于他们的性格什么的我也不知道。”罗云天道。

    方鸣神情猜疑的盯着罗云天,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别告诉我你昨天专门查了一天。”

    罗云天神情惊愕,看着方鸣就像是看着一头野人一般,良久才道:“这不是在每一峰的山脚旁的石碑上就有刻的吗?第七峰没有?”

    方鸣尴尬的挠了挠头,第七峰有个屁的石碑啊!连个正式的弟子都没有,还有什么好立石碑的?!

    一片巨大的枫叶上面站着一个手摇折扇,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比起罗云天也差不了多少,在他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妩媚。

    枫叶向第七峰疾驰而去。

    方鸣眼睛一眯,终于来了么!

    落地的瞬间,那巨大的枫叶急速缩小,被那美男收了起来。一脸亲和的笑容,却不失那种高贵之气。

    “打扰两位雅谈,敢问哪一位是方鸣方师叔?”声音也让人如沐春风,他就像一个亲民的皇子。

    “我就是,这位师侄是?”方鸣仔细的看了半天眼前之人才问道。

    “嘻嘻……师叔?辈分大有时也挺好玩的!”远处听到谈话的李颖儿转过头望向方鸣,眯着大眼睛笑道。

    “第四峰姜沐风见过方师叔!师叔果真如传言那般气宇不凡,气质令人折服啊!虽然师叔比我们高上一个辈分,但毕竟和我等年龄相仿,以后我们就是自家兄弟!”姜沐风微笑着拱手道。

    方鸣愣了一会儿,难道他们今天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怎么此人一来就开始套近乎,把自己往他一起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不会的!

    “这位师弟看上去也很是不凡啊!师弟也是新来的吧?”姜沐风又看向罗云天道。

    罗云天弯腰行礼,如果说姜沐风看上去像一个亲民的皇子的话,那么罗云天就是一个儒雅公子,当然他真的是一位儒雅的公子。

    “我叫罗云天,现在拜在了第六峰,正如师兄所说,虽然方师叔比我们辈分高,可是我们都是封魔宗的弟子,是一家人!若是有人想破坏我们这个‘家’的关系,我们都不同意,对吧,师兄?”

    姜沐风眼中闪过一丝异芒,不由的多看了罗云天几眼,心中暗道此人不简单,难道他看出什么了?不然怎么一开始就来断自己的路?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重点就是方鸣,也就是说方鸣出了事就是自己无能?

    他是谁?和方鸣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