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 银根

    更新时间:2016-02-19 23:31:04本章字数:3016字

    罗云天还是那幅万古不变的微笑表情,好像怕不微笑就严重影响了自己温文尔雅的气质。

    “九叶的天纵之资,就道气运加身的天道宠儿!被祁师叔评价百年必超,若成长起来封魔一宗横踏北荒的奇才!好一个罗云天!”姜沐风笑道,欣慰的看着姜子沐,就好像看待自己后辈一般,很是开怀。

    “师兄谬赞了!”罗云天不卑不亢。

    “我很期待!”姜沐风继续笑着说道。

    方鸣眼神一凛,他感觉到了一丝杀机,虽然非常的淡,淡到方鸣自己都以为是错觉,可是仔细的看了半天姜沐风的脸后方鸣确定了。

    此人阴险,性格奸诈,做事小心谨慎,猜疑之心重,与这种人打交道不可示弱,否则万劫不复,这种人最好唱空城计。

    十几年的静心雕刻,别的没有掌握,可是必须掌握看人,发现人最为细微的表情,每一个动作代表的含义,不然的话如何能活灵活现的雕刻!

    “啊?姜师兄你也来啦!”李颖儿一脸惊喜的看着姜沐风大声喊道。兴奋的跑过去抱着姜沐风的胳膊。

    姜沐风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李颖儿的头,道:“方师叔初来乍到,我们这些做师侄的自然得来看看!”

    “姜师兄,他可坏了!别看他慈眉善目的,他可是吃人肉的!”李颖儿认真的道。

    “哈哈哈,颖儿你听谁说的?方师叔可是千年不遇的奇才,他是好人。再者,记得对师叔尊敬些,虽然祁师叔祖很疼你!”欧阳傅忍不住笑道。

    方鸣眉头一挑,这姜沐风看来好像根本就没有找他麻烦的意思,但是他们会真的那么好心?

    如果他们真的有那么好心的话,或许自己师父的弟子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吧!

    说话间一道虹光跨空而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轻踏其上,说不出的唯美,神色清冷,面容虽不是绝美,却有着一股仙临凡尘的气质。她就如水中初绽的莲花,美艳却又生人勿近。

    “云梦然见过方师叔,恭贺方师叔成为祁师叔祖的弟子。”

    声音如同她的人一样的冷,她也不跟其他人打招呼,目光直接穿过人群直接落向了方鸣,就好像原本就认识方鸣一般。

    方鸣点点头,冲其拱了拱手。

    “五千中品灵石,中品丹药六十,第二峰的小礼!”

    云梦然挥手间一个小瓶子和五千灵石就堆在了方鸣的面前,方鸣没有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终于知道这些人要做什么了!

    因为方鸣是祁圆圆唯一的弟子,也是第七峰的少峰主,而祁圆圆长年在外。

    没了强大的师父,在封魔宗内,方鸣的修行资源肯定会被克扣与压榨。

    他们此举便是一种另类的豢养,打算着待方鸣成长到某一地步时……

    这尊绝佳炉鼎,可近神之道,谁能抵挡这诱惑?

    猛然间,方鸣全身一凛,冷汗布满了额头,他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样,那……

    李颖儿,对就是李颖儿,如果真的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的话,那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先看看吧,林凡心想。

    第一峰,不灭峰上!

    高耸的山峰之上,两个人正喝着酒。

    “你的酒酿的越来越好了,我以后喝酒就来你这了。”

    “只此一顿,我的酒可不多,酿好酒需要最好的粮食,最好的技术,时间的积累和沉淀。”

    “可是一旦酿出便是醇香醉天地,不是么?”

    “是啊!可是你的粮食对了吗?”

    “对了!我感觉的到!他就是那最好的粮食。”他的目光穿越虚空,投向了第七峰的方向,嘴角泛起笑容。

    “唉!希望你成功,你浪费的粮食太多了,我浪费不起了!”说着他的目光也投向了此时此刻的第七峰。

    第七峰。

    方鸣看着面前的丹药和灵石没有动,只是对云梦然微微一笑。

    云梦然秀眉轻皱,但马上又舒展开了,她知道,如果那么简单的成了的话才不太正常了。

    也不再说话,站到了旁边,拉过李颖儿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不好好修炼,一天到晚乱跑什么。”

    忽然之间,所有人都抬头向第七峰北方的方向望去。

    一股幽香,淡淡地,却又扭动着不断钻入每一个人的鼻孔。此刻整个第七峰无论男女都一副陶醉的模样,狠狠的抽着鼻子在空气之中争夺着那淡淡的香气。

    少女的体香?不是!某种花香?亦不是!这是一种奇特的香味,它让人陶醉,让人难以自拔,可是却不勾一丝人的欲望,它让人甘愿堕入无尽花海构建的血色地狱。

    当然也有人并未如此……

    姜沐风手中折扇一扇,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

    柳如絮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好像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影响她。

    李颖儿挂着纯真的笑容,叫道:“白姐姐来啦!”。

    一个绝色少女款款而来,她赤着脚,全身白衫如雪,不沾丝毫尘埃,周身香气缭绕,那香气不浓不淡,不凝不散,她的容貌并非绝世,可是她举世无双!

    一双玉足轻轻踏在草尖上方一寸,似在地却不在地,嘴角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意。

    “姜师兄和云师姐过来的真早!都来给咱们的小师叔献殷勤?”白清清温声道。

    她软绵绵的声音在别人听来或许是一种享受,可是对于姜沐风和云梦然来说就是绵里藏针。

    来的着早?无利不起早,可是方鸣身上有什么利呢?大家都是清楚的。

    是方鸣有魅力?魅力在哪儿?就在他是绝佳炉鼎!她这是在引导方鸣的情绪!

    云梦然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她不想反驳,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天生香气缭绕的女人。

    姜沐风脸色一沉,但马上又恢复了笑容,淡淡道:“我倒是觉得小师叔的魅力大的原因,不然怎么连师妹你这天生天香的美女也过来,不是吗?”

    姜沐风的意思很简单,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你说我别有所图,你不是吗?

    白清清不再接姜沐风的话,转头看向方鸣,盈盈一笑道:“白清清见过方师叔,清清在第三峰修行。清清看第七峰虽然婢女众多,但能与师叔交心的实在不多,要是师叔不介意的话,就常来找清清和颖儿谈天!”

    不得不说她比云梦然要会说了太多太多。

    “我倒不介意,就怕影响师侄修行,况且对师侄清誉也有影响!”方鸣道

    白清清咯咯的笑着道:“怎么会呢,先不说师弟你十一叶的逆天之资,就凭师叔这俊朗的长相,清清也不会介意他人说些什么的。”

    白清清离方鸣很近,她身上那天生的香气将方鸣包裹。

    方鸣偷偷的使劲吸了几口,不可否认,确实非常的香,可是有如此一个香气缭绕的美人在眼前,却升不起一点心猿意马的心思。

    白清清看了一眼地上的灵石和丹药,视线却没有停留,笑着道:“祁师叔祖在宗内德高望重,她老人家收徒弟可是一等一的大喜事,这是第三峰的一点心意,还请师叔笑纳,虽然知道师叔不会缺这些东西,可它却是第三峰的心意不是。”

    说话间素手一挥,一堆灵石和几瓶丹药堆在方鸣凡前面,依旧是五千灵石!丹药六十!不多,不少!

    方鸣微微一笑,点头道:“那我就代表第七峰先谢谢了!”

    他说的是第七峰,而不是我谢谢你了,虽然第七峰的弟子只有他一个弟子,可是说出是第七峰的分量还是不一样的。

    我今天接受了这些东西,不是我个人接受,而是第七峰接受,日后你们也别想用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理来压我,方鸣这样想着。

    本来在看到云梦然给出的那一堆的时候他想着要放弃的,可是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凭什么不要?为什么不要?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白清清淡淡一笑,似早就料到了方鸣会这么说一般,玉指轻弹,一把紫色水晶锻造的刻刀浮在了空中,紫色的刀精致异常,就如同一弯紫色的月亮。

    “听颖儿说,你喜欢雕刻,所以呢,这把刻刀就献给师叔了,希望师叔喜欢!”白清清道,眼中一缕狡黠闪过,“这可是清清私人送给师叔的礼物哦!若是不要,清清会伤心的!”

    方鸣额头青筋直跳,刚才的那些他以第七峰的名义接了,可是这女人她竟然不放弃,私人礼物?

    “谢谢白师侄,这把刀我很中意。”方鸣点头,目露赞赏道。

    “当然好啦!紫月刀可是玄级中品,你以为呢!当初我要的时候,清清姐都不给我!”李颖儿嘟着粉嫩的小嘴,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姜沐风啪的一声打开折扇,优雅的摇着,对白清清笑着问道:“前几天还见吴师弟来着,怎么吴师弟不过来一下,小师叔刚拜入宗内,怎么说也得来见个礼啊?”

    姜沐风这一招不可谓不毒,一下子就将第三峰的第一人吴狂推到了狂妄自大,不尊前辈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