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 美人倾城

    更新时间:2016-02-28 13:07:06本章字数:3158字

    水家水御天和水潋晴两兄妹,不愧修仙域一代天骄之名,两人无论修为气质都远远胜过众人,又是出自东荒最强势力水灵台门下,身份尊贵之极。

    水域天自幼就暴露了惊人的资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二十岁便臻至蚍蜉境第九重巅峰,在年轻一代高手中几乎无人能敌。但他因此养成了骄躁的脾性,稍有不顺心就会大动刀戈,生死相向。

    其妹水潋晴继他之后,成为水灵台又一个天资纵横之人,被家族倾心培养,虽然同样受尽宠溺,却性冷如冰,极少与外人说话。

    本就生得一副颠倒众生的容貌,再加之性如寒冰般的清冷气质,顿时让神荒无数男儿为之倾倒。

    此次如此多的年轻高手聚集此地,正是因为五年一次的猎兽大会。玉澜界灵兽众多,如能得到一只潜力巨大的灵兽作为坐骑,就能实力大增,这种诱惑不只吸引年轻修者,就是那些功参造化的顶尖高手也对此执着不休。

    不过那些人追求的,不再是这些实力弱小的灵兽,而是藏于上古禁地和无边海域之中的上古凶兽,蛮兽,甚至星空古兽。

    “奇怪,这次为何没有看见公孙常,小妹,你不是和他一起回来的吗?”轻蔑的看了一眼周围奉承之人,水域天转向站了许久却不发一言的妹妹,微笑问道。

    听到公孙常这个名字,水潋晴本就清冷的脸更加冰寒了一分,淡淡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如何知道他的去向。”

    水域天咦道:“小妹,你不是——”

    水潋晴玉脸涨红,眸中露出一丝恨意,冷声截口:“不要再提起他,他是个无耻小人,只恨我没有早些认出他的真面目。”

    胸口一阵起伏,水潋晴银牙紧咬恨不能将那无耻小人碎尸万段。

    “小妹?”水域天轻轻叫了她一声,见她仍然轻咬贝齿眼波中露出痛恨和悲苦两色,顿时眉头轻皱。

    天际又有流光飞来,融入众人之中。水域天极目远眺,又清点了一下族人数目,淡淡道:“我们的人已经到齐,大家现在就开始寻找自己的灵兽。记住,一定不能越过缚灵山口。”

    “是。”众人齐声回应,转眼间就只剩下水域天兄妹和三名族人。水域天眺望一眼坠月湖的方向,又回头看着魂不守舍的水潋晴,道:“小妹,哥哥这次先帮你抓住一匹天马。”

    水潋晴轻点臻首,眸中终于露出一丝欣喜,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哥哥。水域天展颜一笑,与她一起向坠月湖飞去。

    群山之间,一弯碧蓝的镜湖被众山环绕,形状极似一轮残月,湖面波平如镜,将天际流云,暗夜流星捕捉成像,绝美无伦,因此取名坠月湖。

    除了湖中倒影,坠月湖最为盛名的是成群天马常在此栖息,时而跨跃湖面,展翅飞过,对影相照,宛如仙境。

    远处,几道流光飞驰而来,看到湖畔安详踱步的洁白马群,双眼大亮。“陆师兄,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抓一匹天马来。”一个女子挽着一个男子的手臂,细语哀求,声音又柔又腻。

    男子方脸虎目,闻言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抓一匹回去。”旁边几人一见不由大笑起来,“师妹,你说一个字,陆师兄敢说不吗?哈哈哈哈!”

    男子正要怒骂,突然看见五道流光从头顶一啸而过径直飞向坠月湖,“他奶奶的,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先老子一步!”

    “是水域天!”身后一人失声叫道。

    天空中的一道目光突然回身射来,惊的方脸男子一个哆嗦,伸手一拍刚才多嘴的那人,颤声道:“找死啊,你不怕他听见扒了你的皮!”几人当即落下一座山峰,耐心等待起来。

    以水域天的脾气,是不允许他在狩猎时有其他不相干的人存在的。

    “小妹,天马易抓,却不好驯服,这次就看你有没有缘分了。”啸声一止,水域天和水潋晴等人停在坠月湖的上空,一齐往湖畔的天马群望去。

    水潋晴悄然捏紧了十指,对他点了点头。

    “少主,有你出马,小姐定能得偿所愿。”一个族人自信笑道。水域天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一边飞向湖畔,手中同时召出一杆青铜长枪。

    身经百战,他从来都是抱着必胜的信念。一个小小的天马群,还不在他的眼里。

    天马六识敏锐,看见流光飞来瞬间警觉,在原地嘶噪起来。一头性子极烈的天马四蹄一震,跃上半空,浑身冲出一道白光,如流星一般撞了过来。

    水域天轻喝一声,身形侧翻,长枪在手中一转重重敲在一闪而过的流光上。“哗!”流光撞进湖里,水花四溅,荡漾的湖水中只见一道白影越来越亮,眨眼间又破水而出朝水域天再次撞来。

    “来的好!”水域天满脸兴奋之色,长枪一抖,霹雳一般刺破长空迎了出去。“嘶——”这一次轮到白影避退,感觉到长枪枪尖侵入骨髓的锋芒,那头天马急忙昂首转身往湖中逃去。

    水域天速度陡然一增,青铜长枪一震,枪尖射出数百道青色气芒瞬间将奋蹄挣扎的天马封印在内,长身回望,大笑道:“小妹,为兄帮你把这匹天马降服了!”

    一望之下,他脸色立变,瞪着悄无声息出现在一名族人身后的黑衣人,失声叫道:“小心!”

    “噗!”一缕血花在半空扬起,那名族人眼中犹然带着一抹惊震从半空坠了下去。黑衣人杀完一人,又鬼魅般飞向另一名水灵台族人。

    水域天双目赤红,青铜长枪散去真气,怒吼着飞向黑衣人,长枪气芒四射,显然已注入了十成的真气。他暴怒之下,浑身真元疯狂涌动,几乎瞬移一般来到那名族人身前,一枪刺向他身后正欲偷袭的黑衣人。

    水潋晴早被兄长的一声大喝惊醒,看到身死的一名族人,惊怒交加,召出一柄清水长剑破空刺去。

    “桀桀,果然有些能耐。”黑衣人抛出一句沙哑的话,突然弃了那名水灵台族人,转身扑向飞驰而来的水潋晴。

    “小姑娘,随我走一趟吧。”阴测测的对水潋晴说了一句,水潋晴甚至还没有明白过来,就被几道凌空飞来的几道劲气封住了经脉,软软朝下倒去。

    黑衣人呼啸而至,一把接过她的身体,脚下一点,化作一道残影向远方窜去。

    “小妹——”水域天此时才知道中了敌人奸计,盛怒欲狂,同样化作一道流光紧紧追去。

    树林中,黑衣人突然停止,迎上一个劲衣大汉,催道:“快走!”

    劲衣大汉连忙接过眨着惊恐的双眼一动不动的水潋晴,嘿嘿一笑,向着另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站住!把我妹妹放下!”水域天驾着流光疾驰而来,转眼就只有百丈的距离。黑衣人眼中划过一丝冷笑,脚下一动,瞬间又和他拉远了距离。

    飞了片刻,劲衣大汉落到地面,抱着水潋晴一边凝看,一边脚步如飞的向前跑去。“哈哈,好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要不干脆跟了石爷我,让石爷我金屋藏娇!”

    水潋晴眼不能动,口不能言,想到自己竟然落在这样的歹人手里,心中又惊又怕,一滴清泪顿时从眼角滚落,划过玉脸。

    “哭什么!石爷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再哭我现在就扒了你的衣服!”劲衣大汉牛眼一瞪,凶光满面的恐吓道。

    水潋晴心中更惧,珠泪登时哗哗涌了出来,但一想到大汉要扒去她的衣服,急忙拼力止住眼泪。

    劲衣大汉心中得意,脸色看似平静,实则心痒能耐,几次忍不住隔着裙裳双手在水潋晴温滑如玉的肌肤上游动起来。水潋晴美眸一滞,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一张小脸犹如梨花带雨般凄艳。

    “放下她。”

    一个声音在劲衣大汉奔跑之时突然传进他的耳里。声音幽寒无比,让人如临冰窖。水潋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隐隐涌出些微熟悉的感觉,绝望的心忍不住生出一丝期盼。

    劲衣大汉脸色一变,站在树林中环身四望,大喝道:“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给老子滚出来!”

    轻风拂过,树叶哗哗掉落,那个声音仿佛是消失了,许久没有响起。劲衣大汉却仿佛如临大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双目警惕,额头微微渗出细密的汗珠。

    “嗡……”

    一声轻的的几乎无人听见的刀鸣突然自身后响起,劲衣大汉亡魂皆冒,啊的一声往一旁跳去。肩口热辣,即便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惊醒过来跳身躲开,还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刀划破了左肩。

    劲衣大汉大惊失色,抱着水潋晴往放刚才所站之处望去。

    一个提着一把古怪兵刃的高大男子淡淡的站在树林中央,目光深邃,脸庞犹如万年寒冰一般冷漠。

    念师古。

    水潋晴瞧着来人飞扬的长眉,静如寒潭般的双眼,和刀凿斧削般的脸,一颗心砰砰直跳,心道:原来世上竟有这样的奇男子,虽然年纪轻轻,气息却宛如渊渟岳峙,睥睨群豪,卓尔不群。

    她的脸颊霎时飞上两朵云霞,横立的眼波盈盈向他望去。

    “小子,你是谁!”劲衣大汉感受到念师古身上浓郁到极点却蓄而不发的杀气,满身寒毛根根炸起,有些心惊的问道。

    念师古缓缓向他走了几步,道:“把她放了,我放你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