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野庙门前震雄风

    更新时间:2015-09-07 12:01:40本章字数:3030字

    时值正秋,夜凉如水。一座荒废的庙宇孤立在山野之中。想是年久失修,已经残破不堪。一尊土塑佛像倒在神台之下,尘封土积,满壁蛛网,杂七竖八的尽是落叶败枝。一张废旧的铁门倒在门前。

    偏偏此时,一个黑袍大汉走近破庙之中,他进去的时候,抱着一堆干柴。在殿中心居然生起火来。

    他被江湖人称剑神,正是威名赫赫的薛影中。

    剑不离身是他的习惯,他盘膝坐在火堆旁边,剑在他的旁边。月光从大门照射进去,看得出薛影中面色焦黄颇为憔悴。虽然身上穿着一件破旧棉袄,也挨不住这秋末之夜带来的寒气,总要找个暖和的地落脚。

    他收到了少林寺方丈法云的飞鸽传书,千里赴少林,这一路奔波劳苦,实在有些累的慌。只有在这所废旧的庙宇借宿了。

    荒废的破庙,阴森可怖的气息。这要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只怕是一夜的不眠之夜。可是薛影中大风大浪闯过来的英雄人物,自然对这些无谓。

    薛影中把神台前面收拾了一下,找来了一些干草铺垫好,准备在此好好睡上一觉,也好养足了精神,明天上路。

    夜里的风总是恐怖的可怕,而且四周高山林木,长草丛生,偶尔传来的狼啸令人着实害怕,甚至就藏在庙宇附近一般。

    薛影中早就闻到了人的气息,而且他们和狼一样,隐身在暗处。这不由得使他烦心不已。重新坐回到火堆旁边:“你们就出来吧,有话挑清楚了,这样跟着我也不是个事吧”原来薛影中从出发到现在,一路上一直有一波人在跟踪他,其实早就清楚,只是为了要探下他们的目的而已,可是这样不眠不休的实在令人烦心。

    长草之中钻出来七八个大汉,他们头上戴着用干草做成的帽子,身上穿的和草几乎是一个色的衣物,如果不是薛影中耳朵极其灵敏,感应出了他们的气息,也不会察觉到他们会藏在长草之中。

    中间的那个汉子叫林元金,也是跟踪薛影中到此处的领头人和发起人:“薛影中,你父亲杀人无数,残害江湖同胞,父债子还,今天我们就是取你狗命来的”。

    “敢问阁下,谁没有杀过人,谁的双手的是清白的,在江湖中讨生活,如果依你这般,父债子还,那岂不是辈辈要打”。薛影中淡淡的说道。

    “你少废话,今天要嘛是你死,要嘛,是我们死,总要给江湖同胞一个交待”。

    “你张开江湖同胞,闭口江湖同胞,似乎是刻意来为江湖同胞打抱不平的是吗”?

    “都说了不会给你废话,看箭”他口中的‘箭’字刚出口,突然就是‘嗖嗖嗖’数声,火光暴现,他们在箭头都喂有易燃火药,这几支箭飞来,大殿上都是干草易燃。硬是想要把他烧死。

    薛影中固然意外他们有此一着,左掌一挥,一股劲风卷起门前的铁门迎接了上去,铁门横着飞出,箭头射在铁门上,纷纷折断落地,薛影中纵身藏在铁门之后,眼看要铺盖到众人身前,足下着力,铁门被一股内劲给激开,从中一断,薛影中两足外翻,将铁门从脚下甩落,分别砸到了林元金左右的人。

    林元金眼看铁门朝自己身上砸过来,这一次出其不意,防不胜防,只有闭上眼睛,突然听见旁边的人‘哎呀哎呀’的叫唤起来,铁门居然从中间断开砸到了身边的人,一个黑影已经落到林元金跟前,一把带鞘的长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剑不会轻易出鞘,一旦出鞘必须见血,我不清楚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希望你马上离开,否则,长剑出鞘,血流成河,别忘了”。薛影中制服了众人,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头也不会的走近庙宇之中,因为他知道,他们不敢再有过分的行为,因为他们也怕死。

    薛影中朦朦胧胧的醒过来,天已经大亮,清晨的天气总是很清凉。薛影中整了整衣服,提起长剑准备上路。却突然发现,庙宇外居然躺着八个尸首,薛影中一阵骇然,这八人不是昨晚偷袭自己的那八个人吗?

    林元金扑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身亡,他捉起死者的脉门,发觉对方筋脉尽断,内脏出血,显然是被人用内力给震死。这些人的死因一样。显然是一个人所为,但是可以一掌将人毙命的高手,还真是少见。

    薛影中在睡梦中,外人却在离他不足十米处杀死八人,而他浑然不知的,这种高手,莫不是和自己齐名的刀妖于战平。

    想想江湖中高手排名榜,拥有这种高深莫测功夫的,也只有刀妖于战平。可是于战平为人慷慨,一向博施济众。这样杀人又不是他的作风。

    看着荒野尸横,如临雾水,实在猜想不透。

    薛影中将八具尸首草草安葬了,下了山来。再距二十里就到了少林山脚下。对面远远的过来三乘快骑,马上的人瞧见薛影中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绕行的意思,居然冲着薛影中撞过过去。又是针对薛影中的敌人。

    薛影中呆在原地没有动,一匹马已经奔到跟前,前蹄扬起,长嘶鸣叫一番,双足就要往薛影中的头顶踏落。薛影中横剑高举,马蹄格在长剑之上,薛影中力贯长臂,猛的推出,诺大的一匹马所乘坐骑的人忽然便向后飞跌出去,马上的汉子手掌在马背上一撑,人已经离鞍飞出,‘刷’的一声,将手中长鞭挥出,便如一条灵蛇卷向薛影中,薛影中提剑欲格,被对方长鞭卷起怒咋呼一声:“撒手”!用力提鞭,薛影中把剑一侧,从鞘中拔出长剑,飞起一足踢到剑鞘口:“给你了”剑鞘回打过去,顿时将那名使鞭的汉子撞翻在地,鞭哨随着剑鞘的冲击力回打过来,结结实实的在这名汉子脸上划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薛影中用剑鞘伤到一人,突然被第二个汉子的长鞭打来,回剑之际,被长鞭卷起,第三人的鞭子便从薛影中的头顶甩落,薛影中运劲夺剑,一时也挣脱不开,可是头顶的鞭子眼看落下,突然松劲前扑,对方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松力,这一运劲,却是把薛影中直接个拉了过来,让他躲过了头顶那一劫。

    薛影中扑到对面汉子跟前,长剑疾转,已经脱掉他的鞭子,直取他眉心,适才受伤的那个汉子这时候甩出鞭子打向薛影中,薛影中没有及时避过,被鞭头打中右臂,登时一阵火辣的痛处,衣服被打出一个大洞,身形侧翻出去。

    这三人并肩站在地上,目光都死死的盯着薛影中,脸上布满了杀气。

    “神鞭三贺,你们这又是为何”薛影中自认为可没有得罪过这三位,他们在江湖中被称为神鞭,自然是鞭法奇特,同样是三兄弟,同样师出同门。他们最大的喜好就是用各门各派的功夫研习到鞭法上。

    大哥贺又先,二弟贺又再,三弟贺又问。都是武林中最大的武痴,专业抢夺各门各派的武林绝学。

    先前受伤的那个汉子正是兄长贺又先,只听他说道:“我们所为何来,薛老弟应该知道,虽然你剑术了得,不过我们三兄弟联手,你未必有胜算,你自己想清楚了”。

    “你们想要我的武学秘籍,呵呵,它在我心里,早就记熟了的”。

    “那你就写出来,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二弟贺又再尖声说话。

    “长剑不出鞘,出鞘必见血,三位可不要后悔”。薛影中冷冷的放下了一句狠话。突然气贯长虹,一道青光已经围绕到了三人的身旁。

    贺又先兄弟三人自负联手可以打的赢薛影中,这才敢来问他要武学秘籍,实有胜算把握。不过对方既然号称‘剑神’,不管自己兄弟三人如何自负,仍是不敢小觑于他,只有专注迎战。

    这三个兄弟,可算是各门各派全部抢了个边,他们把抢来的秘籍进过改研练习成鞭法,更是高深莫测的,比起他们秘籍上的武功更是略胜一筹。

    他们所用的鞭子全部是用牛筋所制,长五米,而且转动灵活,穿缝走隙,只要对方有一点破绽,置地于死,这比起任何的刀、枪、剑,都要有一定的好处,迅猛时犹如猛虎下山,近攻时犹如灵蛇盘旋。他们在每一次的战役中都能获胜,唯一的热点就是他们的武器可软可硬,可伸可缩的牛筋鞭,对手完全不能掌握他们的去向,就像他们口中的虚实相交一般,可是鞭子每一次都是实交,只要递出去便要甩到底,只是不能够掌控的是对方直打过来,目标却是缠绕你的兵器。他们每一次对敌,无非就是两个人主攻抢夺他的兵器,另外一个人从背后、或者身侧、前方进行肉体攻击。

    薛影中既然被称作‘剑神’在剑术上必然有着不凡的造诣。所以他们的主攻目标不在伤害薛影中,而是步步紧逼,夺他手中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