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法云方丈说往事

    更新时间:2015-09-07 12:07:00本章字数:3535字

    薛影中在经过一番恶战,身心疲惫,牵过来适才他们骑的坐骑,驾马而行。穿过一片丛林就是少林寺的山脚下。薛影中远远看见少林寺的楼阁屹立在山顶处,心里总算落了一块石头。双腿力夹,马腹吃痛,飞一般的朝山上奔去。

    少林寺门前是几百个石阶组成的山道,一眼看上去少林寺三个字若隐若现,云雾缭绕。一位穿着少林僧衣的小沙弥在拿着一个扫帚在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清扫落叶。看见薛影中上来,双手合什:“阿弥陀佛,阁下就是薛施主吧”。

    “嗯,是法云方丈……”。他话没有说完,那名小沙弥就道:“我们方丈让我在此处等候你多时了,这就随我来吧”。

    小沙弥走在阶梯上,越走越快,气不喘,身不晃,显然内力浑厚。薛影中紧随其后,展开轻功才与沙弥走在一起。

    走近少林寺的阁门。小沙弥领着薛影中穿过练功房来到后厢,来到了少林寺主持屋子里。只见一个白须年近七十的高僧坐在蒲团上。左手掐弄着珠子,右手敲着木鱼,面容祥和。嘴唇微动,似乎念念有词,

    高僧的背后墙壁上写着偌大的一个佛字,很是庄严。

    小沙弥把薛影中领进屋子之后,退出了房门,把门给关上。那名打坐的高僧正是少林主持法云禅师。

    法云缓缓睁开眼睛来,叹道:“哎,薛施主,又杀人了”。说着脸上一派不忍的神色,似乎对薛影中所杀的人感到痛惜。

    “大师料事如神,可是你可知道,那三人是要来抢夺我手上的秘籍,我不杀人,但也不会被别人来犯我”。薛影中坦坦荡荡。

    “嗯,我理解薛施主的处境,不过,得绕人处且饶人,不必妄加杀孽”。

    “大师教导的是,薛影中记住了”。

    父杀孽原因如此

    法云从蒲团上站起来,走到薛影中的跟前:“可知道,我找你来,所谓何事”?

    “请大师名言”薛影中只知道法云要对自己说的事关重大,关乎到自己父亲,但是具体何事就不得知了。

    “你父亲当时因为走火入魔,滥杀无辜,危害江湖同道,掀起一场血风腥雨,得罪的江湖人不在少数。后来他被我恩师点化,皈依我佛,并且放下屠刀,自废武功。只是想证明给江湖同盟,承认自己当年所犯下的过失,可是还是有一些人,潜伏在少林寺中,意图杀害你父亲,其实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夺得你父亲的绝学。你父亲是在少林寺被人杀害的,说起来,我们少林寺也有责任。但是他临终时交代了一句话,恩师转达给我,我必须要给你说清楚了”。

    薛影中知道父亲生前曾经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死的时候自己都还没有出生,自然不知父亲生前留给自己的遗言:“请大师相告”。

    “你父亲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天地不容。可是正真让他走火入魔的其实是‘嗜骨香’它是一种剧毒,因为你父亲练功时,闻到了它的香气,所以才导致练功走火入魔的。才会有剑神成杀人狂魔的事情发生”

    “我父亲怎么会中毒,到底是何人要害我父亲”薛影中心目中的父亲就是一个伟大慈爱的父亲,可是许多江湖同胞找到薛影中就是因为他的父亲前来寻仇的,他真不知道父亲到底为何会从一代大侠演变成一个杀人狂魔,只知道他结下的仇家如今都找上了自己。

    “你父亲身中嗜骨香,心性大变,肆意杀孽,在江湖中可算是不小的一场浩劫,而害你父亲的人自然是因为窥视你家的‘玄灵剑八式’”。

    “还请大师明示,什么人如此狠毒,居然陷我父亲于不义”。

    “人已经被你杀了,你还需要追问下去的吗”?

    薛影中这一生杀人无数,多数是穷凶极恶之徒,再者就是因为别人来抢夺他家的秘籍。不过陷害父亲的人即是被自己所杀,现在想起来,也只有神鞭三贺颇有嫌疑:“大师所说的,莫不是神鞭三贺”?

    “嗯,正是他们三人”。

    薛影中想起父亲被嗜骨香所害,不是本意的杀人屠宰,被人定为‘杀人狂魔’此等心情,可要让父亲何等难过,甚至最后步入少林,自废武功。一个习武者最看重的就是自己一生的修为,既然肯废去一生的修炼,可见他也是对自己所为悔恨难当,只有自废武功方证明对以往过失的悔改。

    “这是我父亲让你告诉我的”?

    “自然不是,只是老衲有必要让你知道事情的原委,你父亲晚孽杀掠,只希望你不要走他的后路,得饶人处且饶人,妄不可随意杀人,多行善事,多积福禄。尚可长命百岁,也算是替你父亲偿还孽债”。

    薛影中黯然神伤,想起父亲一生惨变,命运波折。一切皆因神鞭三贺而起,虽然三人已经被自己所杀,心底萌生的仇意不减,但是洞入空门的父亲,显然已经把一切仇恨放下,临死之际也牵挂着儿子,只怕为己寻仇,徒增罪孽。

    “如果不是神鞭三贺已经被我所杀,我一定会为父亲讨回公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虽然不是他们亲手所为,却是因他们而起。我父亲要我放下仇恨,我怎么能够呢”?

    法云听他说话言辞激动,面露凶相,似乎神鞭三贺的死让他尚不解恨。不禁劝导:“万物皆有生灵,即使大奸大恶之徒,也逃不过死之一字,是他杀也好,是自命也罢,人已经死了,能放下的就放心吧,毕竟你父亲的遗愿就是不希望你再徒增杀孽,他在晚年已经杀了太多无辜的人,有生之年是难以尝还死者亡灵,只有希望他的儿子可以多行善举,以慰他在天之灵”。

    薛影中若有所悟,沉思半晌说道:“也许大师说的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偿还父亲当年的过错,如果父亲在天之灵,也绝不想看到我再杀戮”。

    法云见他顿悟,心里甚是欣慰,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凡是求忍,只要他不是他奸大恶之徒,且给他一条生路”。

    薛影中忽然说道:“对了大师,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法云奇道:“何事”?

    “这是我家的剑谱秘籍,也是所有江湖人士想据为己有的东西,我把它今天留在少林寺,希望大师代为保存”。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灰色包裹递到法云手中。

    法云轻轻的把包裹打开,里面赫然是两个蓝色本子,正是‘玄灵剑八式’。法云惊叹道:“这……这恐怕不妥”。自然觉得人家的东西丢在自家之中,而且又是如此珍贵之物。不免觉得极为不妥。

    “我想过了,只有少林寺才是剑谱的最佳保存之地,而且……”薛影中停顿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忧郁之情,继续说道:“而且在下无妻无子,更无授艺之人,今年的腊月初三,已经决定和刀妖于战平一决胜负,胜败如何,尚是未知之数,暂请大师代为保管,它日遇到中意青年,当可授之,延续剑神传人”。这一席话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却是关乎到了薛影中的生死之事,言下自认为对于战平没有胜算把握,可是在交代后事一般。法云劝解道:“天下之大,武学之奇。需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刀妖剑神在江湖中齐名数十载,各有所长,各有所破。何须为了一时名气,而做出并无把握之事情呢”?

    “我会答应父亲不在杀人,但是和于战平的战役,我是没有选择的”。愁上眉间,显然无可奈何。须知道,江湖决斗无非就是两个人分出高下,就算不争你死我活,可是结果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他们看中的是名,假如刀妖于战平战胜,薛影中也将会绝迹江湖,他的名已毁,人活着也只有苟且偷生。

    薛影中在法云大师的劝说下,在少林寺盘恒数日。这日午后,吃过了少林的素斋,沿着来路循回。

    当他路过杀死神鞭三贺的地方时,尸首已然不见,只有地上那些已经干枯的血迹。

    薛影中驻足当地,回想起来当日和神鞭三贺的激烈打斗的场景,仍是历历在目。似乎就像刚刚发生的一般。虽然连杀他们三兄弟心里颇为心酸,可是一想起来陷害自己父亲的他们三人。也觉得甚为痛快。

    薛影中路过一个小镇,买了一匹快马,连夜奔驰,第二日清晨,总算来到了一座繁华的洛阳城。

    洛阳城,悠悠历史的帝王之都,沧桑岁月的历史见证。被称为华夏第一大都,当年大禹始建立大都。使之洛阳城成为了最为繁华昌盛之地,其中陶瓷艺术在洛阳城极为兴盛,一致后来有‘洛阳唐三彩’就是说其中的陶器制品闻名与世。

    看着买卖成群,昌盛祥和的洛阳城。拥挤的街道,高牌的酒楼。从饭馆里流露出来的腾腾香气,不禁让薛影中十分感慨。毕竟行了半天一夜,这一路上滴水未尽,真是人饥马渴。他随便找了一家饭馆,早有跑堂的前来招呼:“唷,爷,您里面请,里面有座位”。

    薛影中把马匹缰绳交给跑堂的:“把我的马儿喂好,一会还要赶路”。

    “得嘞,您就放心吧”。古代客栈多是接引许多外来人士,有住房酒菜,当然也备着马粮和棚圈,专门有人伺候客人的马匹,当然这都是算在钱里的。

    毕竟清晨吃饭的人不是太多,大多数都是在客栈住房的在厅上吃饭,也就七八个人。薛影中找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地方坐下。

    薛影中穿着破旧衣衫,满脸络腮胡子,形状比较邋遢,掌柜的是一个三十开外的人,穿着一间紫红色的罗缎绸衣,眼睛上驾着一副小眼镜,正在低头对着账本打着算盘,透过眼镜的缝隙看见进来的这个人,停下手中的活,径自走到薛影中的面前,笑道:“客官不是本地人?需要点什么”?

    “能填饱肚子的就行”。

    “哦,可以填饱肚子就行,是吧,好的,那我马上吩咐厨房给你准备”。脸上却满是狡狯的神色,显然对薛影中这一身的打扮不太信得过他会有钱。可是自己开张做生意,总不能名言赶走客人,即使他没钱。对自己声誉也有影响。

    不一刻时间,只见一名跑堂的端来了一碗清面,这碗面中没有任何的菜系,只是用酱油醋调制了一下给端过来的,薛影中也不在乎,大口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