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洛阳城中露锋芒

    更新时间:2015-09-07 12:07:33本章字数:2962字

    这时只见从大门外进来一名少年,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脚上穿着两只露着脚趾的草鞋,身上披着不知道谁的一身衣服,十分宽大,已经不知道缝了多少补丁,蓬头垢面,毛发直竖,是一个小乞丐。

    那名掌柜的眼见少年进来门前,急忙骂道:“小兔崽子,你又来,昨天刚给你一个馒头,你没够了你,去去去,快走,别妨碍我做生意”。说着就从柜台内出来,哄着青年。

    “求求你了,你给我些钱吧,我妹妹生病了,她需要看大夫,求你了,求求你了”说着双膝一弯就跪在了那名掌柜的面前,不住的磕头,额头碰在地板上,‘邦邦’而响,额头上瞬间就磕出一个大泡来,但还是一下一下的给对方磕头,非要磕到对方给钱不可。

    薛影中仰头喝下碗中的面汤,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见那孩童可怜:“需要多少钱”?

    跑堂的和店掌柜的包括所有在场的全都向薛影中看去,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汉子,都在想他能有钱?

    那孩童听见薛影中说话,便如捉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双腿跪着就移到薛影中的面前,深深的给薛影中扣了一个响头:“谢谢大侠救命,但是妹妹高烧,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钱的”。

    薛影中见着孩童虽然脸色较差,依稀可见容貌清秀,虽然在乞求别人的施舍,但神色自带一股傲气,不由得十分欣赏,低下头看着孩童的眼睛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是不可以随便给人下跪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少紫,我现在一文钱都没有,哪来的黄金啊”?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居然把薛影中的一句古话当做了真的黄金看待。

    薛影中把杨少紫扶了起来,笑道:“你妹妹高烧,你的父母亲呢”?杨少紫还没有答话,边上的跑堂的说了起来:“她母亲生他们兄妹俩时,难产死了,父亲终日思念爱妻,丢下了两个孩子,陪他们母亲去了……”欲还要继续说下去,看见掌柜的恶狠狠的眼光扫过来,急忙低头住嘴。

    掌柜的继续说道:“这两个孩子生世的确挺可怜的,我们这些做生意的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也没少资助他们”。毕竟是做生意的吗,总要在外人的眼里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的爱幼之心,完全不理会刚才撵骂孩童的事。

    “那你就给他钱,让他去给他妹妹找医生吗”?薛影中顺口对店掌柜说了起来。

    掌柜的一怔,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眼睛看向跑堂的,跑堂的会意,急忙说道:“你是不知道客官,我们也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毕竟他老是出现在我们店里,会影响食客的”。

    “哦这样啊,其实我也没钱哎”眼睛看向杨少紫说道:“不过我手里有剑,可以抵给他们,多少可以换些银两”。说着就拿起手中的长剑:“老板,你开个价吧,这把剑跟了我三十年,应该还够你给这位小兄弟的医药费的”。

    掌柜的看他脸上一副漫不精心的样子,只道他在开玩笑:“客官,您就别拿老儿开涮了,我们做的是正儿八经的生意,要你的剑有何用途啊”?

    薛影中一本正色的道:“可是我真的没钱啊,只有拿剑抵账,等我有钱的时候,再来赎回它”。

    “你真的没钱”?跑堂的疑惑的问着。

    薛影中点点头。

    掌柜的脸色一沉:“哼,没钱你也来,吃了我们的面不说,居然还要我们给小乞丐医药费,你以为自己是谁啊,皇帝也不能够这么厚脸皮吧”。

    跑堂的也说:“想吃我们的霸王餐?你小子等死吧”。说话间,只见从后院出来两条大汉,站在薛影中的身后。这二人模样一样,身材一样,胖瘦一样。腰如水桶,脸庞奇大,上身裸体,肚脐的脂肪肉坨在腹下。虽然身短臂短,但瞧这模样,也是大力士般人物。

    薛影中回头看了一眼这两个大胖子,笑道:“真没想到,我初到洛阳,就遇到打手,不过我不想为难他们”。

    “哼,口气真是不小啊,待会就找人抬你出去吧”。跑堂的硬气的说道。

    薛影中低头对杨少紫说道:“你往边上走吧,免得伤到你”。杨少紫依言走向旁边。

    只见那个掌柜的对两个打手一使眼色,身后的这名胖子伸出薄扇般的肉掌左右夹击便向薛影中脸上拍去,薛影中耳听风声呼呼,凌厉的掌风贴着面颊而来,急忙仰头,此时他还在板凳一角坐着,臀下用力,头靠在身后胖子的前胸,板凳突然向上挑起,两个凳腿已经夹住胖子的头部,胖子不得不用手去板凳腿,薛影中已经站在了对面,不等他脱下板凳腿的夹击,手臂回缩,将胖子的头部扣在桌面上,跟着向右侧甩出,正好击中另外一名胖子的脸颊,板凳丢落在地上,两个胖子一阵目晕头沉,尚未清醒过来,薛影中翻起一张檀木桌子便罩在两人头上,‘咔嚓察’一声响,桌腿朝天,木屑四溅,硬是将桌面撞出两个大洞,头从桌面套出,便似戴着一个木质枷锁一般,形状十分可笑。两个胖子也自被檀木桌子这么撞击,已然失去了直觉,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那名掌柜的眼看着精心饲养的这两个打手居然在对方举手抬足间就打爬在地上,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不由的吓得心胆俱裂,接下来会不会就会轮到自己身上呢?自己身子骨弱不禁风,可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哭丧着脸,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大侠饶命,有话慢慢说了”。那跑堂的一见掌柜的都糗成这摸样,也早跪在地上,尽是不敢正眼看薛影中一下,生怕这一看就会遭他毒打一般,可恨自己适才出言不逊。

    薛影中伸手把掌柜的搀扶起来,温颜道:“不知道掌柜的怎么称呼”。

    这名掌柜的颤声道:“贱名不敢在大侠面前提及”。

    “那你说还是不说呢”?薛影中微气。

    “贱名常来客”。只怕吓的没有尿裤子。

    “现在可以用我的剑来抵账换些医药费给那位小兄弟不可”。掌柜的常来客尚没有搭话,杨少紫一个箭步冲到前来,跪在薛影中的身前,深深的给薛影中磕了一个响头:“大侠,你收我为徒吧,大侠,好不好”。

    杨少紫兄妹要家没家,每天都要看着富人的脸色过日子,遇到好心人,总要施舍他一些,可是遇到那些横蛮不理之人,不值不给他分毫钱粮,反而处处捉弄于他,让他年幼的心里产生的极大的愤慨之情苦于年少无知,又无武力,无论何时何地,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今日见到薛影中以一抵二,而且是面对的两个比他身材宽阔好几倍的打手,让他猛然间有了拜师的念头,幻想一下自己以后像薛影中一样的身手,还怕何人来。

    薛影中从小就遇到过算命先生,曾经说他命中无妻无子,只有在机缘之下,尚可认识他命中的唯一嫡传。听见杨少紫那一句‘我想拜你为师’的话语,薛影中不禁心中大动,看着眼前这个平常的孩子,那眼神中渴望的流露,也许正是自己的机缘,不由得对杨少紫多添了几分喜欢。当然也决不可能因为这一句话,而就认定杨少紫做自己的嫡传传人。

    薛影中把杨少紫扶了起来,深深的看着杨少紫,这个满脸幼稚又十分诚恳的孩童:“现在不是你该对我说这些话,而是想想怎生救你的妹妹才是”。

    常来客这时走到薛影中的面前,随手将一包银两递了过去,再也不敢对薛影中要那碗饭钱,反而又送给他十几两,虽然心里不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薛影中接过来常来客手中的银两:“我把剑押给你”。说着就把长剑递到常来客的面前,常掌柜的急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大侠拿去用就是,这个剑我就不收了”。

    “好吧,这些钱我会还你的,做生意都不容易,别以为我是什么强盗恶霸”。常来客还真把他当成了强盗恶霸,又有什么办法,可是听到了他说的这一句话‘做生意都不容易’不免觉得这个强盗恶霸还真有点通情达理,不过还不还就是未知数了。

    薛影中告别了常来客和杨少紫朝西而去,路过一家豪华赌场门前时,就听见里面喊大吆小,杂乱无章的的声音不绝传来。杨少紫驻足呆立,突然指着这家赌场说道:“这里原来是我家的,可是后来我父母死了,城里的有钱人便强迫我和妹妹搬走,他们把我家改成赌场”。薛影中‘哦’了一声,想想看他小小年纪,历经波折,和妹妹相依为命,着实不易,对他更添几分爱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