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当街惩霸削他志

    更新时间:2015-09-07 12:08:24本章字数:3101字

    薛影中跟着杨少紫转过大街,走近一处比较偏窄的巷子里,这些巷子原是洛阳老居民的住宅,死的死搬的搬,几乎已经没人在此居住,杨少紫走到最后一家门才推门走进去,木门年深日久,门框转轴显然不太灵活,推门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声响,杨少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门推开,院子很小,几乎走两步就直接踏进屋里来,屋子摆设十分简陋,一床一桌一凳,别无它物,桌子腿甚至都是用门头桩子顶着的,满壁的尘土,墙角还挂着蛛网。房顶多处露天,一些顶梁木已经朽烂,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危险。

    杨少紫看见薛影中抬头望着屋顶的窟窿,无奈道:“下雨天就多处是雨水,没办法,那些人抢夺了我们的家,只留给我们这么一间房子,如果不住的话,只怕就露宿街头了”。

    杨少紫领着薛影中来到床前,只见一个面色发黄的小女孩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个打着补丁的棉被,虽然闭目休息,但是呼吸急促,额头汗如珍珠。显然难受异常。

    薛影中伸手在小女孩的脸上一模,略有微烫,右手拿住小女孩的手腕,脉象错乱,哪里是普通的感冒,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你妹妹不是生病,是中毒了,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年幼的杨少紫知道中毒可比生病可怕的多,吓的脸色刷的变了:“我……我不知道,我妹妹怎么会中毒,大侠一定要救救她”。自己有时候带回来的食物本不甚干净,说妹妹中毒,杨少紫自然知道是因为吃了不洁的食物。

    薛影中点点头,把女孩身上的棉被给掀开,解开女孩的衣扣。毕竟杨少紫的妹妹不过六岁,薛影中自然无所忌讳,运功在女孩的背部和胸部推拿了几下,但觉女孩微微醒转,这才为她穿上衣服,并且把被子给她盖好。

    小女孩身子豁然好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猛然看见一个满脸胡须的汉子坐在床边,吃了一惊,身子一缩,半个头埋进被窝,看见哥哥在一边傻笑,小声道:“哥哥。他是谁”。

    杨少紫兴奋道:“别怕小妹,他是我师父,刚刚就是师父救的你”

    薛影中愕然看着面前这个杨少紫,薛影中没有有承认,他自己倒把薛影中当成了师父,不过也没有令薛影中反感,反而内心欢喜的很,大概很喜欢徒弟的感觉吧.

    杨少紫扶着妹妹起床,并且要对薛影中行拜师之礼,薛影中一口回绝,心里却被眼前的少年搞的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才好。

    薛影中在和两个孩子聊天过程中,知道了杨少紫的妹妹叫做杨小敏,自幼父母双亡,生活到现在的地步,也全指望杨少紫的厚脸皮行乞要饭的结果,不然就算不冻死也饿死了的。

    薛影中一半可怜杨少紫兄妹,一半也认为无依无靠的两个娃子,确实应该为他们找一份家。

    薛影中领着两个孩子走过洛阳一条街,人人都诧异的望着杨少紫兄妹。大街小巷几乎无人不识杨少紫,一个要饭的孩子,奚落过他的,施舍过他的,这时见他第一次带着他的妹妹出来,并且跟着一个邋遢的汉子,汉子手中还提着一把长剑,心里都十分好奇。

    赌场的人听说了杨少紫跟着一个提剑的汉子在洛阳街到处张扬,早按耐不住,出来七八个大汉当路拦截杨少紫,这些人都是赌场上的打手,也是曾经抢夺他家的一份子,更是因为杨少紫要饭而奚落过他的人,

    杨少紫突然看见面前的八条汉子,早吓得躲在薛影中的身后。

    薛影中看见杨少紫兄妹的表情,知道眼前之人非善类,看他们个个怒目圆睁,凶神恶煞,便似想要吃人一般,旁边路人一见他们到来,纷纷躲在两侧。

    领头的是一位年过三十的人,四方大脸,双眼凹陷,嘴唇奇大。只听他道:“怎么。杨少紫,找到靠山了?信不信我再摔你几个跟头”。显然此人经常欺负杨少紫,并且摔过他跟头。

    杨少紫躲在薛影中的身后,一直没敢答话,薛影中低声对杨少紫说道:“他是不是经常欺负你”?杨少紫恐惧的点点头,低声说:“他们人很多的师傅,我们不要招惹他吧”。薛影中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杨少紫的肩头,示意让他放心,面向一干众人说道:“第一次来洛阳就让我碰到了不平之事,你们这么多的大人,居然和个孩子一般见识,还欺侮于他,当真不知羞耻”。对面的一个汉子回答道:“你算什么多东西,轮的到你来说话”。

    “在下薛影中,初到贵地,也希望各位以后不要为难这两个孩子”。

    ‘在下薛影中’这四个子说出口,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堂堂剑神?别说自己八人,就是有八十人也不够他一剑杀的,惊惧之色显于脸面,但是一闪即逝,薛影中固然是剑神不假,可是对方自称薛影中也许只是咋呼而已。

    领头的那个大嘴的汉子说道:“我就纳闷了,堂堂剑神会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出面……”他话没有说完,突然感觉一阵疾风扑到面前,‘啪啪啪’数声响过,汉子双颊被打,登时肿如面包,脸上鲜然的印着五个指印。这一出手在电光石火一瞬间,别说这人没有防备,就是防着薛影中,也难以抵挡薛影中那如电如风的身手。

    这时口鼻流血,眼睛模糊,便躺倒在众人身上,说话时已然口齿不清:“是谁……谁打我”。便似在嘴里嚼着东西说话一般。

    众人哪里还敢不相信对方是剑神不假,护着领头人往赌场奔去。

    杨少紫看见薛影中这一手绝技,如醉如痴。不由得惊喜万分:“师父,你教教我这招吧,出去,回来,就把他的脸打成猪头,太厉害了,你教教我吧”。

    薛影中笑道:“有机会的,我们现在去赌场,把你的房子抢回来”。

    杨少紫一阵欢喜,随即又低落下来,杨小敏说道:“哥哥,我们不要去赌场好不好,那些人好凶的”。

    毕竟女孩子性格温柔,总是不喜欢抢夺打杀的。薛影中蹲下身对杨小敏说:“可是那里是你们的家,难道你不想把它夺回来吗”?

    “夺回来又怎么样呢,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只有我和哥哥,我们住在那里又能如何呢”。薛影中听见了杨小敏一席话,颇为惭愧,难以想象她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会说出如此深明大义之言,是啊,最亲之人已经离他们而去,即使夺回来又如何,徒增思念的伤悲之情,又能得到什么呢?

    杨少紫看着薛影中:“师父,其实,无所谓了。小敏说的对,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们住在那里,两个孩子又能有什么作为”..心念一转,突然喜道:“除非师父和我们在一起,教我武功,我们住在一起,那多好”。他了解到了薛影中的重要性,无人能与之抗敌的神功让杨少紫十分羡慕,不一定要学会他的武艺,只要他留在自己身边一天,就没有人敢小瞧自己。

    薛影中看着两个天真的孩子,低头沉思间,突然听见脚步声响,只见迎面过来三十多人,当先的一个五短身材,身材比较肥胖,不过皮肤细嫩,光头竖耳,身上穿着比较华贵,右手玩弄着两个鹅蛋球,看见薛影中,赔笑道:“咱洛阳城真是贵人多聚地啊,居然来一位大侠,哈哈哈,薛大侠,不如舍下小叙一番”?此人姓王名贵龙,是洛阳城最大的地痞,也是赌场的老板,抢夺杨少紫房子的幕后主使者。

    他原来在赌场中,突然听说有人自称是剑神薛影中,并且不费吹灰之力把自己手下的人打成了猪头,此人的武功不可小觑,他虽然不认识剑神,可是身负这种武功的人,也绝计不会假冒剑神的的名头来咋呼,奇就奇在剑神居然变成了杨少紫的后台,这件事十分棘手,只有跟多了些人,当街迎见这位所谓的剑神薛影中。

    薛影中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看到他身后站着那些人分明是适才逃离现场的人,只是那个挨耳光的没有跟来。正色道:“在下不是来跟你小叙的”说着伸出手臂揽着杨少紫兄妹,继续说道:“你们抢了两个孩子的房子,却让他们住着漏房简易的屋子,于心何忍”。

    王贵龙笑道:“呵呵呵呵,薛大侠不要误会,我和杨崽子的父亲呢……”他心直口快,平日里便是‘杨崽子’称呼杨少紫,这时当着薛影中的面脱口而出。只见薛影中满脸怒色的瞪着自己,急忙赔笑道:“呵呵,我是说和杨公子的父亲是好朋友,他父亲临终前把两个孩子交托给我,我也是为了磨练两个孩子的意志,这才去锻炼他们的,完全是为了他们好”。

    薛影中听到他那句‘杨崽子’已经对他十分厌恶,可是他的花言巧语狡辩更令薛影中反感,冷冷的道:“磨练孩子的意志?杨少紫满街乞讨,你这是在磨练他的意志?杨小敏因为乱食食物中毒,你不闻不问,也是在磨练孩子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