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神秘鞭人灭贵龙

    更新时间:2015-09-08 09:50:31本章字数:3020字

    王贵龙故作紧张的道:“什么,小敏中毒了,哎呀,少紫,你怎么不来找我啊,我……我最起码也能帮我找个大夫啊”。

    杨少紫见他当着薛影中的面子故作好人,心里烦恶之极,本来害怕于他,此时怒气冲冠,上前一步朗声说道:“你少假慈悲了,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向你乞讨时,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说‘你个杨崽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你爷爷门前要饭,找打不是’我说‘求求你了王老爷,看在你占着我家的份上,就设施一点吧,我们兄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你一点不同情不说,反而找打手拖我出去,给我放狠话‘你就是饿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只怪你爹当初欠债于我,这房子就当他抵债了’我说‘我爹没有欠你钱,是你耍赖’可是你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让人把我赶了出来”。

    王贵龙没想到杨少紫敢道出实话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不敢动怒:“呵呵,这个小孩子的话,怎么能信呢”?皮笑肉不笑的王贵龙,笑起来已经十分牵强。

    薛影中突然用剑指向了王贵龙,吓得王贵龙倒退一步倒在身后人群中,手下的人急忙把王贵龙搀扶起来。薛影中瞪着王贵龙,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答应父亲,此时你已经人头落地”。

    王贵龙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慌忙的点点头,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掌心的两个鹅蛋也滚落在地上。

    回到住宅的王贵龙,憋了一肚子气,把所有怨气都撒到了丫鬟的身上,把丫鬟骂哭,掩面奔出屋门。

    王贵龙手掌重重的在案上一击:“真是岂有此理,哪里冒出来的高手,不知道被杨崽子灌了什么迷药,居然敢针对老子,老子不服,老子要他的命”后面的这两句说的十分恶毒,便似对他的千百年诅咒一般。

    王贵龙身边的一个人探身说道:“爷,别和他一般见识,依我看,那人就算武功好点,但未必就是剑神薛影中,人家剑神怎么会管这等琐碎之事呢”。

    王贵龙心中沉思,半晌才说道:“你说的对,堂堂剑神,怎么会管杨崽子的事情呢,下去调查清楚,这人的真实身份,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洛阳,包括杨少紫兄妹”。

    “是”可是他人还没有离开大厅,便听见一个声音传来:“就是你们动用了全洛阳的武师,也未必能杀得了薛影中”。

    声音传来就在二人的头顶上,不约而同的都向上看去,只见一个少年居然卧在横梁之上,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修剪指甲,身上穿着一身黑衣。

    王贵龙一股凉气直冲脑门,门卫森严居然被人侵门而入,而且卧在房梁之上,今天真是高人都叫自己给遇上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在上面干什么”?王贵龙发声问道。

    房梁上的青年侧头看着王贵龙,微微一笑,侧身从房梁上翻落,身轻如燕,王贵龙害怕,向后退开一步。

    “你们不用去调查了,那个人就是剑神薛影中,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黑衣青年正色的说着。

    “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王贵龙看着青年疑惑的问着。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也不要问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唯一能帮助你除掉剑神的人就行”。

    王贵龙上下打量着他,身材瘦小不说,身边连个兵刃都没有:“就你,连个家伙也没有,人家可是剑神,有剑防身的”。

    青年微微一笑,突然便向王贵龙手下伸出手掌,蓦然间,只见一条黑色物事从他掌心飞出,瞬间便将王贵龙手下的头颅给缠住,那人早吓得屁股尿流,发声不得。

    “见识一下我的兵器吧”青年说罢。突然只听见‘咯咯’一声脆响,缠在那人头上的物事突然收紧,将对方头骨挤碎,哼都没哼一声死去了。

    王贵龙看的目瞪口呆,便如痴了一般。不是被青年的兵器所震,而是被青年的杀人手法所慑,浑身冷汗直冒。

    青年用手拍了拍王贵龙的肩膀,王贵龙如从恶梦中惊醒,着实吓了一跳。

    “怎么样,我的兵器,比起他的剑如何”青年问道。

    王贵龙眼睛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那个头骨被挤碎的尸首,听到青年问话,颤声回答:“你……你厉害”。

    青年微微一笑,在王贵龙耳边低声说道:“我这就去杀剑神,不过你看不到了”。

    王贵龙听见那一句‘不过你看不到了’早吓的魂不附体,耳听得青年仰天长笑,笑声渐渐远去……..

    薛影中听了杨少紫兄妹的话,没有去赌场。径自来到了常来客的饭庄,随便点了几个菜,两个孩子饱餐一顿。

    常来客早就听说了剑神薛影中,对他更是百依百顺,白吃白喝也乐意,毕竟人家是剑神,江湖大人物,肯屈尊到小店,那是蓬荜生辉的大事。对他的店来说也是有好处的,生事的人自然也少很多。对杨少紫,附近凡知道的都把他当做剑神传人看待,这是杨少紫从没有过的殊荣感。

    附近一个裁缝铺子,掌柜的亲自为杨少紫兄妹定做了了一套衣服,并且扬言只要小店不倒,伺候杨少紫到老,本来也给薛影中准备了一套,薛影中婉言谢绝。

    洗过脸换上了绸缎庄的衣服,两个乞饭儿童真是变了个人一般,男的俊雅可爱,女孩清秀容娇。逢人见到就说果然是剑神传人,那就是不一般。杨少紫听在耳里。乐在心中,渐渐的也茁长了他心中的狂傲之气。

    第二日清晨,薛影中和杨少紫兄妹吃过饭,突然见一波人涌进店里来,其中有四个人抬着两个尸首走近来,并且把尸首就放在薛影中的面前,这些人自然是王贵龙的手下,跟着围了好一些过路和商人,把屋子围的水泄不通。

    薛影中看见这两个尸首,颇为诧异,居然是王贵龙和他的一个下属,头颅已经变形,显然被外力将头骨致碎而亡,但是两人脸上依旧是布满恐惧之色,似乎生前被什么东西吓到一般。

    当先的是一个年过四十的黄脸汉子,只听他气冲冲的道:“薛影中,我们知道你是剑神,知道你从开始就想杀我们老板,替杨少紫抱不平,可是也不必背后下这么毒的手,老板死不瞑目,用尽他最后的气息写出剑神两个字,你怎么说”?

    头骨致碎,只有瞬间死亡,哪里还会有余力用血写出‘剑神’两字来,薛影中虽然没有在现场,也能想象出来凶手的目的,可惜这些莽夫哪懂得这些。

    “你的意思是我杀死了你家老板”薛影中淡淡的道。

    黄脸汉子说道:“不是你还会是谁,我知道你武功高强,就是我们大伙一拥而上,也不够你一剑杀的,可是今天,就算死,也要给老板讨个公道”。随声附和的声音此起披伏:“不错,给们一个交代”。

    “你杀我们老板,有本事把我们都给杀了”。

    “堂堂剑神,居然背了痛下杀手,实在好生可恶,实在愧对‘剑神’两字”。

    杨小敏从昨天王贵龙离开之后,便一直陪在薛影中的身边,并且在常来客住房,直到晚上睡觉时才和薛影中分房而卧,上前一步问道:“那你们老板是啥时候被杀的”。

    黄脸汉子道:“昨天和你们分手之后,老板在家中被杀”。

    “那你们真的误会薛叔叔了,昨天我们一直在一起,根本没有出过常来客的店门”杨小敏理直气壮的回答。

    黄脸汉子斜视杨小敏:“哼,他帮你们除去一害,你们自然帮着他说话”。杨少紫也道:“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掌柜的,昨天我们真的没有出过店门”。

    常来客这时挤在人群之后,听到提了自己,急忙从人群中挤身出来,向着众人见了一礼:“王老板死的实在可怜,但是薛大侠昨天真的在小店没有出过门啊,我想各位是不是搞错了”。能够替剑神薛影中说上几句好话,对常来客说,可是莫大的荣幸。

    黄脸汉子说道:“你放屁,我看你是害怕薛影中再杀了你吧,我告诉你,薛影中我们杀他不得,我们还是能够杀得了你的”。

    常来客心中一凛,急忙低下头去,不敢言语,虽然有剑神在身边,可是这帮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自己可不是剑神传人,真的杀起来,剑神未必肯出手相助,死的还是自己。

    “你们老板的死实在蹊跷的很,虽然不是我亲手所为,不过依你之言,显然杀你老板的人是冲我来的”。薛影中若有所悟的说着。

    黄脸汉子道:“什么冲你来的,分明就是你杀的,我们杀你不得,可也要让大家看清楚了,堂堂剑神,居然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生意人痛下杀手,真是可恨,该杀”。

    薛影中对这干乌合之众,当真一点办法也无,据理说不清,动武又不行:“你们执意要认为是我杀的,我也没有办法”。